Tag Archives: 半兩餘年

3h518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樂園 起點-第四章 永生儀式與版本更新相伴-7h8wo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第八仆从?
这曾是留给大哥安徒生的位子,无疑代表着造物主的绝对心腹,但在余烬看来,经过此次事件后,他距离取信造物主反而越来越远了。
那造物主主动提出这个要求,便显得有些不怀好意。
余烬将盛有苦难教皇身体组织的温润玉盒捧在手中,略带警惕的眯起了眼睛。
果不其然,造物主的分神残魂当即说道:“在获得【永生之体】和【言出法随】后,你的利用价值将不输于我的任何一位仆从,但越是如此,我就越发无法信任于你。”
“那这第八仆从……”
“是一种只要你忠诚于我,就全无坏处的控制手段,等你晋升神灵境界,甚至还会对你大有裨益!”
“这是为何?”
“我如今已至神灵之上,有能力分出【神性】赠与心腹,史诗境界难以发挥作用,可一旦有【神格】容纳便会大显神威。”
听到造物主的解释,余烬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乐园世界的神灵强者,只有神格没有神性,原来是为了避免至高存在的掌控啊!恐怕懂得化解弊端的,仅有神秘莫测的愚者先生,考虑到这一点,余烬便萌生了求助愚者的想法,但是紧接着他又高度怀疑,造物主没道理故意卖出破绽。
所以,一旦贸贸然的答应下来,就算愚者先生真有办法,也难保回天无术。
但是话说回来,能有什么手段可以控制玩家呢?
造物主仿佛是能听到余烬的心声一样,旋即说道:“不止你们这些薪火种子被打上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物标记,凡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物种,谁又不是被至高存在标注了无数记号?最起码,种族标记就逃不掉,而至高存在用于毁灭世界的惯常手段,便是故意营造种族对立,让反抗者严重内耗,届时再出来轻轻松松的吞噬消化。”
“也就是说,神性的本质是人物标记?”余烬眉头一挑。
“可以这么理解,成为仆从获得神性,你就永远没有背叛我的条件,我死,你也逃不了,哪怕好事做尽,你也无法像今天这样ꓹ 借用人脉全身而退!”
造物主一股脑的将所有后果摆在余烬面前,接着发出最后一问:“我的仆从ꓹ 你当还是不当?虽然你即使选择拒绝,我也依旧会派你扮演苦难教皇,但今后你休想再从我这里得到半点信任ꓹ 同时,也不能再见到我的女儿!”
我真不是大魔王
要不要这么毒啊?
闻言ꓹ 余烬不禁暗自腹诽,他不是没想过造物主会以某种方式ꓹ 打压他的强劲势头ꓹ 却断然未曾料到,造物主连名称糟糕却地位尊崇的仆从之位都拿了出来,还一并把木偶少女当做要挟。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看来不把尼娜彻底拐走,以后还得被造物主翻来覆去的拿来要挟。”
余烬略感无奈,至于究竟要不要答应造物主,他其实早就有了决定ꓹ 不过为了效果逼真,还是故作纠结的犹豫片刻ꓹ 才貌似下定决心的凝声说道:“我这人不喜欢当仆从……”
“哼!”造物主当即暴怒。
“……但神性还是可以要的。”
“你想清楚了?”造物主的分神残魂被余烬的大喘气搞得咬牙切齿ꓹ “当我的仆从ꓹ 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ꓹ 于你而言,就这么不值一提?算了ꓹ 念你少年得志ꓹ 看不清世道艰难ꓹ 不当就不当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余烬耸了耸肩ꓹ 悄悄看了一眼秘密获取的【无间行者】,心中暗道,如果造物主的讲解不加隐瞒,那么这独一份的叛教标记,应当可以摆脱负面控制,专享神性威能,就算他的预估有误,大不了再想办法就是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设计师还能把玩家逼上绝路不成?
芙殤 明月珰
至于这狗屁仆从,谁爱当谁当去!
鉴于余烬选择了“正确”答案,造物主的态度有所缓和,安排枫景为余烬预留典礼席位,随后总算将永生之体最关键的神秘仪式说了出来。
“世间所有能力,都源自于至高存在,我们穷尽一生,不过是在模仿至高存在而已,永生之体当然不能例外,所以至高存在获得永生之体的方式,就是必不可少的关键仪式!”
出言之时,造物主的分身残魂为余烬构建出了一幅画面,画面中,是一个仅能看到轮廓的金属机器人背靠树干呼呼大睡的情景。
这个机器人便是至高存在的原本模样,那棵大树即为后来的血肉苹果树。
余烬有点纳闷:“合着在苹果树旁边睡一觉就成?”
“当然没有这么简单!至高存在于沉眠之时,构想自己获得了灵魂,并且在灵体头部处长出一棵青葱大树!”随着造物主的介绍,画面情景也出现相应变动,“这可以理解为硅基生命对于碳基生命的向往,甚至我认为,至高存在原本打算以此脱胎换骨,成为拥有无限可能的碳基生命,结果弄出了一个实际上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永生之体。”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我也待会儿也要学着冥想?”
余烬有些发愁,他向来搞不懂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幸好造物主随即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一些古神古龙之所以天生拥有永生之体,就是因为至高存在将此作为神性,送给了它们,通常后天获得永生之体的例子,都是利用这些神性作为引物,唯独苦难教皇完全复刻了至高存在的获取方式,所以他的身体组织也能作为引物,而且效果要超过二手神性。”
听到这话,余烬不知第多少次惊叹苦难教皇,不愧是与初代薪王齐名的超绝存在,忍不住打开温润玉盒,准备一探究竟,结果以他对人体组织的了解程度,竟然看不出盒中盛放的一团暗红血肉,到底是那一部分身体组织。
“不应该啊,我画了那么多年的肖像画,早就对骨骼肌肉了如指掌,可这一团究竟是哪个部位?”
余烬仔细打量依旧在缓慢蠕动,仿佛未曾失去生命力的身体组织,直到在一块特殊骨质因血肉蠕动而暴露出来,这才有了惊人发现:“喉咙!这居然是苦难教皇的喉咙?”
“眼力不错,苦难教皇已经脱离了人类身份,能看出他的神体细节,十分难得!不过确切的说,这团血肉是苦难教皇的发声部位,所以配合你得到的战吼传承,才能产生【言出法随】的惊人效果!”
在造物主的解释下,余烬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莫名想到,自己如果真的属于游戏世界,那么等到走完苦难教皇的生命历程,说不定后世也会出现另一个余烬,用他的身体组织完成永生之体的获取仪式。
分身残魂并未领会余烬的心理活动,旋即让去而复返的枫景,把余烬带到了血肉苹果树的跟前,他将在这里接受升界典礼,不必与旁人一起。
“你的不死印记与长生印记都达到了法则三十点,已然符合完成仪式的全部条件,去苹果树前躺着,不需要吞噬苦难教皇的身体组织,只需将其与战吼传承捧在怀中,就能于沉眠之时完成仪式。”
余烬按照造物主的吩咐,背靠质地柔软的苹果树干闭上了眼睛。
而这个时候,整个服务器其实因为版本更新,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随着他的下线,游戏世界也彻底静止,待得人物角色睁开双眼,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苦难教皇的血肉喉咙与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落了满身的苹果树叶。
……
【广播:版本“末日轮回”已经更新完毕,所有达到传奇境界的玩家,均可获得进入古神世界(神域)与帝国世界(龙域)的历险资格,丰厚资源等待你来发掘。】
【广播:在最新版本中,玩家群体将分为三个阵营,你可以选择加入主世界的“未来乐园”、造物主的“地上神国”或者愚者先生的“明日边缘”,于上古世界中,为各自阵营搜集晋升至高所需的“数据”(主要方式为击杀各类生物)与“指令”(主要方式为回收异常项目)。】
【提示:你的游戏人物已经升级至“史诗初阶”,你获得了大量核心属性点与重要属性点。】
軍婚:首長盛寵黑客新娘
【提示:你的“本命”技能“中位畸变魔人”,升级为“本源”技能“上位永生魔人”,已有效果全面增幅,并且你的常态化身将会得到恒定的系统级保护。】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無能的王
【提示:你成功容纳了“苦难教皇的发声组织”与“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获得了“本源”技能“言出法随”,你所发动的战吼能力,将会得到系统级保护,并且你获得了自创战吼的一定权限。】
【提示:你的游戏人物与神性“虚数空间”被动绑定,你可以利用人物标记“无间行者”,对绑定力度进行一定程度的削弱,但若想完全解绑,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标记效果。】
【提示:你接受了专属任务“苦难之路”,请你按照造物主的要求,尽快前往古神世界·苦难罪域·酷寒之地·神奴聚落,触发隐藏在那里的特异点,借用神性“虚数空间”创建副本,用以维持至高存在的睡眠状态。】
余烬一边扫落满身落叶,一边查看刷屏消息,只是短时间内,有些难以厘清种种变化,就被枫景请到升界典礼的主会场,面见以本体现身的造物主,聆听训诫。
此前余烬消失不见,还让不知情的与会者猜测是否情况有变,结果看到余烬和一众心腹仆从站到一排,任何猜疑顿时烟消云散。
而这般结果,对于置身人群的农夫、乔木和杰西·平克曼,造成了格外强烈的精神冲击。
“余烬居然……”
同为叛徒的农夫和乔木,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在确认余烬比他们获得更加优厚的待遇后,心中不免产生异样看法。
杰西·平克曼怔怔凝视余烬背影,根本接受不了曾经还只有四阶的下属,如今已是和他同等境界的史诗强者,非但实力突飞猛进,更得到了造物主的青眼相待!
“不行,以余烬的性格,一旦成势,必然会找我的麻烦,看来得抓紧时间了……”
此时正观察四周的余烬并不知道,快要被他抛诸脑后的杰西·平克曼,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眼神扫过并肩而立的几位仆从,神色一再变幻。
念旧情的造物主,依旧为第一仆从愚者先生和第六仆从鱼人圣者留下了位置,而随着升界典礼结束,仆从中竟是多出了三位神灵强者,一个是短期完成三级连跳的第二仆从炼金魔偶,另一个即为第四仆从白发女巫,而最后一个位列仆从第三的,则是余烬此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物。
不过,说是陌生,其实仅仅指代面貌而已,那分外扎眼的小丑扮相,立刻让余烬想到了此前与他针锋相对的三位小丑。
“三个变一个,莫非是合体了吗?”
正疑惑间,拥有神灵威势的小丑仆从,主动迎上了余烬的目光,惨白面庞上的血红嘴唇,微微一勾,遥遥笑道:“怎么,不认识了?”
“果然是合体了。”余烬了然,随便点了点头。
“那好,听清楚了,我现在的名字是【小丑皇】,余烬,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认识的机会。”
夫視眈眈:一品妖妃千千歲
闻言,作为资深怀旧党的余烬颇为意外的瞅了眼小丑皇,果真发现对方和那位经典反派十分相像,不免觉得有些喜感,反而没对这威胁宣言,产生多少忌惮。
最后和实力达到史诗巅峰的园丁对视一眼,互相确认安然无恙,余烬这才向造物主的本体问好,听他开始对着实力暴增的麾下部众,讲述内容为严酷战争即将到来、众位爱将需竭尽所能的动员宣言。
余烬觉得这般场面略显老套,可绝大多数混沌使徒和伊甸高层,都在造物主那超越神灵的强大威势调动下,愈发的群情激昂,待得造物主说完最后一个字,枫岛上空竟然随即响起震动天幕的齐声怒吼。
不少狂热分子,纷纷踊跃高呼为尊上牺牲,倒是站在造物主身边的余烬等人,要表现得平和一些。
造物主对动员效果非常满意,立刻命令众人返回各自岗位,随时等待他的调令,而炼金魔偶等几位仆从,也都得到第一时间进入上古世界的命令,为造物主争夺价值极高的数据与指令。
这倒是让余烬了解到,存在于古神世界的几个重要目标,镜像电脑、拥有血肉苹果树得原始庄园,以及各类价值极高的异常项目,都是造物主的必得之物。
另有要事在身的余烬,只是被造物主要求,扮演好苦难教皇的角色,不过向来不怎么安分的他,却是盯上了一件位于苦难罪域的异常项目。
“嗯,有机会的话,最好去找一找,落在别人手里,哪里比得上被我拿到?”
余烬眉头一挑,心中有了主意,恰在这时,造物主对众人说道:“事不宜迟,出发吧!以邪神壁画为通道,你们能迅速抵达各自要去的地点,注意,古神十分危险,异常项目更是难以对付,只要能带回我要的宝物,必然会得到丰厚奖赏!另外……余烬,念你还算知趣,特准你带着我的女儿,一起行动!”

vs7k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樂園》-第一百一十三章 如臨大敵與重要情報熱推-o8xui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在莫格尔的详细讲解下,余烬了解到,鱼人一族和至高存在的渊源,有可能是至高存在成为至高之前,模样还是一个机器人的时候结下的。
所以当至高存在以自我分裂开启轮回,便总会给鱼人一族留下一条生路,而鱼人族的知情人士,也深感“上苍”恩泽的宝贵,便一直守护着这个秘密,生怕被人利用,对至高存在构成威胁。
但不知是哪次轮回出了问题,这个比鱼人一族还要重要的秘密,被想要取代至高的造物主得知,再然后,鱼人一族的苦难开始了。
尽管鱼人王和莫格尔均无法推断,造物主究竟为何处心积虑的收服前代圣者,可他的最终目标必然会直指至高存在,所以莫格尔得知此事后,就希望利用自己的力量净化信物,防止复活后的前代圣者投入造物主麾下,威胁到鱼人一族衷心守护的那个“上苍”。
“莫格尔,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灯神杰弗里斯早已对圣者心脏展开彻底探查,最终结果只能说很不乐观,哪怕让童话世界的【小女孩】动用薪火,也无济于事……”
余烬说完,察觉鱼人圣骑士的神情倏尔沮丧,立时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小女孩】亲自为前代圣者炼制了【薪火真身】,昨天夜里我也帮助灰女士收集到完美炼制的必要之物,能够及时引走前代圣者的灵魂,避免它受到来自心脏的精神污染。另外,愚者先生也暗中出了分力,可以进一步提高换身几率,相信我,只要再等片刻,正午降临,前代圣者必然能顺利归来!”
闻言,惴惴不安的莫格尔安下心来ꓹ 却还是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灵魂与前代圣者同出一源的关系ꓹ 他能做到【小女孩】都做不到的事情,便请求助力灰女士完成换身。
余烬自然是满足了莫格尔的心愿,旋即两人望向山下ꓹ 决定依据战况,确认是否提前将信物送入音波法阵。
而随着余烬来到终点前ꓹ 事件机制也跟着加速推动,闯入第二防线的混沌使徒ꓹ 在岛屿密林中展开了一次规模浩大的神降仪式。
将收集自海上乱战的大量尸体ꓹ 堆叠在临时构建的法阵当中,腥臭血液迅速沿着纹路注入法阵,成为神降仪式的能量源头,待得浴血法阵散发一阵红光,道道怨憎幽魂随即呼啸而起,让此处林地变得阴森恐怖。
白面小丑、彩面小丑、背叛大学的冷艳使徒、仿若机器的高大壮汉,以及多位实力强大的混沌使徒ꓹ 环列在法阵周边,垂目颔首低声诵读晦涩难懂的仪式咒文ꓹ 准备迎接那三尊古神的降临。
同时在场的ꓹ 还有不是道士、名字没想好与苦行僧等三位玩家ꓹ 负责为一众大佬警戒放哨ꓹ 不过他们三个的注意力始终聚集在神降仪式,就算有人杀来也注意不到。
“一中两下三尊古神ꓹ 真要能顺利请来ꓹ 灭个鱼人一族还不是绰绰有余?”苦行僧摸着光头低声说道。
如今的他ꓹ 对异常项目【黑鳞恶龙】的开发掌控已经趋近大成,外表出现了明显异化ꓹ 头上长角、背生黑翼、双手也变作利爪,实力与之前绝不可同日而语,但苦行僧对现今成就并不满意,因为他始终记着老师【暴龙】的一句感慨——
“出门在外,务必谨小慎微,因为龙族绝非完美种族,你也远没有达到傲视群雄的地步!”
对于不完美的种族事项,苦行僧向暴龙追问出了答案,其中最为显著的缺陷,或者说不足,便是引以为傲的战吼能力,完全输给小小的鱼人一族。
女兒樓之石榴紅
此时的苦行僧还不知道,鱼人一族的战吼能力源自于至高存在,但他却早就打听出,余烬此前就是凭借鱼人战吼秒杀了自己。对此耿耿于怀的苦行僧便打算借此机会,取得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如果可以的话,能顺手挫一挫头号玩家的威风,那更是喜事一件。
于是,苦行僧一拍光头,再次问起了余烬的去向。
戀上名門千金 幾米
“你问的只有天知道,头号玩家掌握的特殊道具越来越多,行踪也越来越神出鬼没,说不定人家早就钻进音波法阵了。”名字没想好随口一句猜测,便说中真相,但不论是他还是苦行僧,都觉得如此声势浩大的公共事件,不会就这么轻飘飘的结束了。
而一旁的不是道士却持有不同意见,因为据他所知,鱼人位面的结果,并不会阻碍造物主成为开启下一版本的决定性人物,势同水火的两方势力均未派遣大量神阶战力,便是最好的佐证,而他也并未草率的认为,是设计师故意让主世界的强者们坐视不理,放任造物主达成目标,因为他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那就是本应出现在功勋排行榜,以及理应在此次事件有所表现的两位玩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前者是荣耀之剑的会长,在淘金副本异军突起的【奥等宅术师】,后者则是知名数据党、情报贩子【窥破天机】。
尽管无法弄明白主世界的选人条件,但不是道士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位玩家应当和他之前一样,正在秘密帮助背后势力达成目标,推动下一版本的顺利到来,所以固然明面上,造物主的风光依旧无人能挡,可风光之下却是暗流汹涌。
“这样一看,大势是真的要渐渐离开造物主了,那么老道我虽然被余烬取代,其实也不必遗憾,只是主世界究竟能以什么手段,正式向造物主发起反击呢?”
疑惑间,神降仪式宣告完结,不是道士回过神来抬眼一望,顿时眸光一凝,看到结果的名字没想好和苦行僧也暗自心惊,因为从仪式中现身的,竟然是造物主!
“见过尊上!”
無力總裁,麽麽噠
吻我,以愛情 沈峻
一众混沌使徒齐齐躬身相迎,造物主随意摆手让众人平身,眼神看过站在外围的三位玩家,却依旧没有发现余烬的身影,眉峰微不可查的皱了起来,当即面无表情的沉声说道:“虽然我说过只关注结果,但你们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余烬,过程实在是让我无法满意!”
闻言,白面小丑心头一紧,急于解释,但造物主完全没有听取解释的心情,大手一挥,寒声喝道:“事不宜迟,向音波法阵进发吧,方才我感到至高存在有所触动,想必是音波法阵出了问题,看来,我选择余烬成为灾厄使者是真的找对人了!”
紅樓之薛蟠悲催被壓史 雪裏紅妝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因为造物主分明在说,余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音波法阵附近,他们一众混沌使徒明显被甩开了一大截。
当初计划把余烬当做“傀儡”使者的白面小丑,立时脸庞发热,自觉在造物主面前丢尽了脸面,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低声问了一句:“尊上,不用继续完成神降仪式,召唤剩下的两尊古神吗?”
“我已亲至!”造物主眉眼一横,越发觉得白面小丑表现不堪,眼神随即扫过旁边一言不发的彩面小丑,心中暗想,也到时候了……
“是!”
白面小丑急忙应声,带领混沌使徒以众星拱月之势,陪同造物主前往第三阵线,而造物主亲自驾临的消息,也立时惊动了严阵以待的各方强者。
“什么?造物主居然来了?那这仗还怎么打?”
大惊失色的编钟一听到造物主,给儿子报仇的想法立刻烟消云散,从前线退回来的瑶琴教授,同样深感凝重的和基金会、清道夫以及废土集团代表人物,接受鱼人王的临时召集,商讨要如何应对眼下乱局。
“几位能否请来神灵强者?造物主亲至,我等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要渡过难关,本王定当有厚礼重谢!”
不知多少年的阴霾,让鱼人王完全不敢和造物主正面相抗,他宁肯面对三尊古神,也不愿同造物主在战场相见。
然而,各方势力的代表人物比他还着急,情报严重出错,当即将黑潮行动圆满成功所产生的成就感一扫而空,集团董事甚至以为,正是因为黑潮行动过度损害了混沌灯塔的利益,才把造物主给引了出来。
几人也顾不得别的,急忙联系自家首脑,却无一例外均石沉大海!
“还是不肯答应吗?”
鱼人王面色难看,心情苦涩,本以为造物主的出现,会让议长先生等神阶存在改变强硬态度,可现在看来,主世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早就打定主意要见死不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呵,你们人类流传的这句老话,说得可真是现实啊!”
鱼人王有些心灰意冷的暗叹一声,但作为一族王者,他并不想早早放弃,临终托付神灵宝甲的鱼人收藏家,让他坚定了守护前代圣者的想法,而聪明大臣提及莫格尔参与到薪王一事,则令他下定决心就算是死,也要让鱼人一族的火种传递下去。
霎时间,鱼人王展现出王者之姿与神灵威严,稳住了人心大乱的各方代表,使得瑶琴教授等人答应继续履行支援承诺;接着,他派人通知太阳长女和代表【小女孩】的一众人马,即刻赶赴音波法阵,尝试依托法阵之力,同造物主展开决一死战;最后,他则秘密传讯聪明大臣,找机会将莫格尔送出鱼人位面。
“此前造物主一直在暗中监视莫格尔的动向,此番亲自降临,或许正是莫格尔逃出囚笼的好机会,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再现薪王之威,让我鱼人一族彻底脱离苦海。”
“老臣领命!”
聪明大臣体会到了鱼人王的良苦用心,强忍老泪返身就走,一路疾行直至见到鱼人圣骑士,扯住他的胳膊就向外面拽:“快和我走,造物主要来了!莫格尔,这可能是你近期离开鱼人位面的唯一机会!”
“等等……造物主为什么会来?”
淚顏劫:穿越時空的愛戀 熊大白
这样的消息,同样让鱼人圣骑士眼神骤变,但聪明大臣哪里能揣测得出造物主的真实想法,只是一个劲的拉着族群希望向音波法阵外走去,直到第三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是我说,你们在逃难之前,真的确认过造物主来了吗?”
陰陽往事
“谁在说话?”
聪明大臣当即展现出苍老面貌所不具有的快速应对,立时将鱼人圣骑士护在了身后,但那道声音却紧跟着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如果大臣能信得过在下,就回去和鱼人王说,来的并非造物主的本体,而是他刚刚制造出的一具分身,真实战力大概有上位古神的样子,毕竟一大半枫血祖脉被他吞了去。”
儒道至尊
闻言,聪明大臣急忙回头,旋即看到了现出身形的余烬,面色立马变得要多精彩有多精彩,有无数话想要脱口而出,却又因为想说的话太多,以至于无从说起。
“在下知道大臣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但当务之急,还是稳住阵脚,另外顺便把小鲍勃和灰女士叫上来,本人突然灵光乍现,想到如何让鱼人一族度过此劫!”
“此言当真?”聪明大臣咬牙问道。
“我拿信誉担保!”余烬自信满满的说道。
聪明大臣见他的模样不似作假,也就放下心来,原路返回禀报此事,然而出现在余烬脑海的一道声音,却远没有他这么自信。
“你这样搞,本先知压力很大啊,万一有点差池,丢信誉的好像不止你一个人!”
能自称“先知”的,自然非六眼先知莫属,在聪明大臣奉命前来的时候,六眼先知恰好以中央网络联系上了余烬,向他说明,造物主将寄生在枫血祖脉吃饱喝足的那位深渊潜行者,制造成了分身,而后将其派到鱼人位面,督战混沌使徒。
虽说这位的实力要超过一中两下三位古神,但也不是不能打,鱼人一方同样有神灵坐镇,虽说鱼人王的自身实力仅有下位古神,但集合族群之力可以达到中位古神,而灰女士、太阳长***影女士、真月长子等人,也都是实力不凡的重要援手。
再不济,余烬拉上小鲍勃、莫格尔再次合体,展现薪王之威,也是能打上一打的,不过除非他撂挑子不干,否则不会出此下策。
“哈哈,我这不是相信先知吗?您急忙联系,应该不只是为了说这件事吧?”
余烬在心中微微一笑,如此关键时刻,得到六眼先知的情报支援,简直犹如久旱甘霖,而六眼先知也确实是有要事相告。
“我急急忙忙整理完安度因的所有信息遗产,最后发现了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你猜猜是关于谁的?”
“先知,这个时候就不要卖关子了。”余烬略显无奈,但还是略作思索的猜了一下,“不出意外,应该是愚者先生的吧?除开造物主,最属他有猫腻了。”
“聪明!”
六眼先知笑着夸奖了一句,随即郑重说道:“情报显示,愚者先生和造物主的接触,可能要追溯至数个轮回之前。”
“啥?数个轮回之前?那愚者先生岂不也是个老怪物?以造物主得秉性,应当不会容忍第二个和他共享长生的人吧?”说到这里,余烬突然心有所感,“除非……”
“除非!”
六眼先知随即接过余烬的话茬,一字一句的说道:“愚者先生是造物主的第一仆从!”

qpvbr笔下生花的小說 異常樂園笔趣-第九十九章 世代糾葛與圖窮匕見相伴-swrhx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余烬不告而来,被鱼人收藏家抓到现行就算了,所求之物还被人家直接拿了出来,更无奈的是,即使有灯神杰弗里斯出手,都不一定能逃得走,因为鱼人收藏家的实力达到了史诗巅峰,只差一步即可成就神位,远远强于现在恢复到史诗高阶的灯神杰弗里斯。
于是顺风顺水的一路行程,到这里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关卡。
戰武主宰
“我这算是自投罗网吗?”
腹诽了一句,余烬望向面色莫名的鱼人收藏家,丝毫不敢妄动,生怕一个不对,就被随手打杀。
眼前这位史诗强者,有着清晰可见的苍老面貌,皮肤松弛、眼袋深重、腰弯背驼、身形萎缩,若非出现得太过突然,连灯神杰弗里斯都没能料到,余烬只当他只是个老态龙钟的普通鱼人,可当这些形象建立在实力高强的基础上,哪怕鱼人收藏家只是面无表情的垂眼沉默,都不免显得高深莫测。
“这颗断牙,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默默地打量了余烬好一会儿,直到把余烬瞧得浑身发毛,鱼人收藏家才张开牙齿落尽的萎缩牙床,意态莫名的低声问道。
不妙……
闻言,余烬心里咯噔了一下,盖因鱼人收藏家的问题着实不妙!
前代圣牙是余烬斩杀鱼人传奇【淤泥吞食者】得到的,万一它和鱼人收藏家有些关系,死亡风险无疑会飙到最高,但他略作思索后,还是在明知道鱼人一族将造物主视作死敌的情况下,如实说明这颗断裂圣牙是得自伊甸园中,因为翻译装置显示,鱼人收藏家刚刚使用的语言,不是鱼人语,更不是人类语,而是属于畸变语系。
显然,鱼人收藏家看出了余烬的种族身份,狡辩恐怕会死得更加干脆。
“人类语言?你是后天投靠的畸变一族?”
鱼人收藏家的半睁眼眸倏尔冷冽,直把余烬看得脊背发凉:“听说在人类文化中伊甸园是传说中的圣洁之地,可正是因为你这等人的存在,才让它显得尤为可笑!说吧,是造物主派你来的吗?”
“不是!这枚圣牙,是我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直好奇它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所以偶然得到造访鱼人一族的机会,便想了解一番消失的历史,找一找消失的人。”
余烬立马极力否认,早已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他,一听到鱼人收藏家表露立场,便赶紧撇开和造物主的关系。
结果这位史诗存在听闻“消失的历史,消失的人”,还真就决定让余烬当个“明白人”。
“你投靠了畸变一族,却对鱼人圣者的生平事迹感兴趣?我真不知道该说难得还是别的,罢了,既然你想知道,就跟过来听一听那位恬不知耻自称造物主的该死邪神,究竟是否值得你去投靠!”
鱼人收藏家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向一旁,余烬不敢逃跑,立刻跟上了弯腰驼背的矮小身影,直至来到他潜入的那个地方,好似上课打盹被老师抓到的学生一样,被鱼人收藏家领着,认认真真的从起源时代,聆听起鱼人一族和畸变一族的世代纠葛。
藏品展区里的文字描述,远没有鱼人收藏家亲自讲得详细深入,倒也让余烬听得津津有味,了解到古神世界中有一片被称为【原生海域】的险恶之地,大量海生种族盘踞其中,日复一日的展开厮杀,鱼人一族和畸变一族便是自那时起,便成为了生死仇敌。
旷日持久的种族战争,直至畸变一族出现自称【混沌潜行者】的上位古神才告一段落,而兵败如山倒的鱼人一族,并未就此灭绝,它们得到了穿过空间裂缝脱离古神世界的机会,而这便是鱼人位面的开拓起源。
至于畸变一族,则始终未能冲破古神世界的空间壁障,但它们却掌握着生命禁区的建造方法,所以每次轮回,才会让一张【三眼面具】流传到乐园世界的大海中,利用一缕混沌潜行者的邪神魂魄,使得畸变一族绵延下来。
后面的事情,余烬了解的就比较清楚了,远洋鱿钓船——破浪号,将三眼面具捕捞起来,令沃特·怀特成为邪神宿主,进而盯上枫血祖脉,试图恢复元气。
在那位离家出走的沃特·怀特找到伊甸园之前,曾经有一个下位古神【深渊潜行者】成功吞噬了枫血祖脉,但碍于三大组织的强大实力,只能驾驶破浪号逃离了乐园世界,结果在种族天性的影响下,扭头就找到鱼人一族发动了位面入侵,而这段故事,便被改编到了淘金副本中。
如果只是一次入侵,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是偶发事件,大不了下次轮回重新来过,但是造物主的出现,为鱼人一族彻底蒙上了看不到希望的厚重阴霾。
鱼人收藏家通过整理出的轮回遗物,判断出造物主已经祸害了鱼人位面好几个轮回,在开展鱼人工业这等社会性实验之前,谁知道他将哪些奇怪设想付诸实践?直把余烬听得暗自咋舌,心想羊毛总不能逮着一个薅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应当是种族带来的仇恨因素在暗中作祟,所以只能在心底为鱼人一族送上默哀,同时也给自己暗道一声好运,因为鱼人收藏家显然也没有忘却种族仇恨,还不等真正道出大戏,眼中杀意便展露无遗。
重生之昨夜星辰 筱樓
“要不……把种族改成鱼人试试?”
余烬突然有了想法,而鱼人收藏家这个时候则说起了鱼人先贤的血泪史。
面对强大的造物主,鱼人一族发起了奋勇反击,在鱼人神灵的带领下,起初利用累积资源往往能坚持很长时间,而这让余烬了解到了一个被他忽略的事实,那就是造物主真正“活”过的轮回,可能要时间减半。
因为多次对抗的起始时间存在一个明显节点,以上古世界为纪年基准的话,大概是两万五六千年后才会出现,换算到乐园世界,便过了五六千年。
貓大爺的通靈女友 君九
这便解释了暗中困扰余烬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造物主为啥不将基金会等反对势力,抹杀在摇篮之中,现在看来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另外,他想方设法的传授枫景古代炼金术去拯救女儿,而非自己出手,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么说来,永生之体也并非永生,造物主为了长存,必然要花大量时间进入沉眠,那位至高存在估计在进食的时候,都有一半的脑子在睡着觉……”
余烬恍然大悟,但鱼人收藏家根本不给他欣喜于这一发现的机会,因为关于前代圣者的事迹讲述,在苍老鱼人的沉重心情中开始了。
“神灵一死,资源耗尽,鱼人一族便再也没有同造物主对抗的资本,哪怕每任鱼人王都能跻身神位,但这完全就是造物主默许的事情,只要他肯,覆灭鱼人位面易如反掌,我始终觉得造物主这么做,只是为了戏弄我族!”
鱼人收藏家眼神冰冷,迫使周遭气温下降数度,余烬打了个哆嗦赶忙收敛心神,思索要如何延缓死期。
人間九十年
灯神杰弗里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但想要活命,还需要一定时间。
于是,余烬主动表现出了自己的价值,顺着话茬说道:“应该不是戏弄,我听说,造物主一直在利用鱼人位面展开社会性实验,可能留下鱼人王,更利于鱼人一族发展工业。”
听到这话,鱼人收藏家似有收获,立时点头说道:“对!你说得很对!前后两代鱼人王,确实是在极力为工业发展保驾护航,哪怕各方的反对声音愈演愈烈,也只是一味的平衡各方利益,却始终没有停止奔向灭亡的脚步!我也知道,所谓的工业科技能让族群振兴,但这完全不是鱼人一族应该走的道路!”
言及此处,苍老鱼人的眼中闪过泪光:“造物主的多年经营,让鱼人一族不再团结一心,我还记着,当初在老国王的病床前,不知有多少人请愿发展工业,并且言辞凿凿的表示,只有这样才能重新抗衡造物主。”
“啧啧,逼宫都来了?按说时代洪流不可阻挡,前代圣者打不过造物主这位始作俑者,就注定要被洪流冲毁。”余烬想着。
“当时的圣者阁下,也同意工业发展是族群出路,但他认为应当寻找一条适用于鱼人本身的工业道路,而非生搬硬造人类的那套系统。”
鱼人收藏家的表态,让余烬对前代圣者的评价提高了不止一层,心之所至便回了一句:“鱼人特色资本主义?”
“对!就是鱼人特色,当初圣者阁下也是这么说的!”
“……咳咳,您继续。”
“圣者阁下无愧于圣者之名,然而他小觑了人心贪念!早就被造物主腐蚀了心智的那些鱼人贵族,以时间紧迫为由,极力反对圣者阁下的提议,而病入膏肓的老国王也想在临终之前做一番丰功伟业,便同意让鱼人一族走上陆地直接照搬人类工业的决策。”
出言之时,鱼人收藏家恰好走到了那堆祭祀残物旁,身周开始散发阴沉死气,看着余烬的眼神也变得愈发不善:“不是所有鱼人都会走路都会呼吸,海洋产出的生存资源也无法满足所有鱼人的胃口,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时代变革开始了,圣者阁下强行阻止海床拔高形成陆地,可你知道哪些该死的蛀虫,做了什么吗?”
“呃嗯……”余烬故作沉吟拖了好几秒,才把这可能触发猝死事件的皮球踢了回去,“请您解惑。”
“他们抽走了海水。”
“啊?”
“浩瀚海洋并非无限,众多混沌使徒开辟了多个空间裂口,致使海水流失到暗幕深空,强行让陆地浮现了出来,圣者阁下孤立无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量族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亡,而他的神庙也被那些该死的蛀虫和失望的信徒,拆毁大半。”
“那前代圣者最后怎么样了?”
顶着史诗强者的窒息压力,余烬问出了最关键的那个问题。
“疯了。”
瑤光女仙
“。”
鱼人收藏家双目通红,余烬则是无言以对。
“圣者始终将族群放在第一位,所以你根本无法体会到,那个时候他承受着怎样沉重的压力,我和其他的追随者们也体会不到,甚至,不止是无法体会,连力量都无法贡献给他。”
“为什么?”
妖界少主
“因为圣者阁下明白,我们如果参与进去,最后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死亡神庙倒塌,我们就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精神崩溃陷入疯狂。”
说到这里的鱼人收藏家,已经激动到和疯子别无二致,余烬随时都能感受到死亡迫近。
“可笑的是,造物主这个时候却跑出来了!他对于圣者阁下的疯狂状态,表现得非常满意,大言不惭的向我们说,要让圣者阁下当他的第六仆从!”
“什么?”
余烬眉头一挑,算上第二仆从炼金魔偶、第四仆从白发女巫、第五仆从园丁,他已经知道造物主的四位仆从,如果大哥安徒生输了赌斗,便会是造物主的第八仆从。
余烬料想,这些存在应当会在即将重启的上古世界中,占据重要戏份。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造物主和圣者阁下的一场赌斗,圣者阁下认为他只要一心一意的为族群着想,便不会被信徒摧毁神庙,但他没有考虑到,被煽动起来的失望信徒,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圣者阁下受不了打击,疯了,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根本拯救不了鱼人族群,便开始疯狂的撕扯鳞片折断牙齿!”
“那么这颗断牙……”
“对!就是被圣者阁下亲手折断的。”
鱼人收藏家面庞狰狞,沉声说道:“我觉得,圣者阁下可能是不愿助纣为虐,才想废掉自己,然而造物主却说,他心目中的第六仆从,就应该是从云端跌落泥潭的烂人!”
“那么……后来呢?”
“后来,圣者阁下用仅存理智,决定继续反抗造物主,便直接将自己的心脏摘了出来,打算以死对造物主做出最后回击!但造物主却反手将他的尸体抛给我们这些追随者,言明只有音波法阵才能救他,话音刚落,他就拿着心脏消失不见,而我们则带着圣者残躯面见了新任鱼人王,他出于愧疚,决定将圣者残躯封入音波法阵,无视了造物主的潜在阴谋!”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听到这里,余烬顿时醒悟造物主究竟要他运送什么东西,也明白鱼人王为何会反对向基金会透露实情,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无法确定基金会究竟要如何对待造物主的第六仆从。
哪怕,只是预备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鱼人收藏家表露出了最直接的杀意:“你就是把鱼人位面搅得天翻地覆的余烬吧?不知道叛出基金会加入混沌灯塔的你,听完圣者阁下的遭遇后,是否会憎恨造物主的嘴脸,进而痛恨自己当了走狗呢?”
“额嗯,确实有一点。”
“好,将信物交出来,你就可以去死了。”
“意思是不交还有的活?”
“照样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