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hv7ay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七十九章 咒殺看書-zyrzx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与此同时。
十余位巫手臂挥动,周围的水汽随着风浮动汇聚,很快凝聚出十几滴蠕动悬浮的水珠。
水珠急剧扩大,逐渐变成不规则的厚重水片,像是一面面晶莹剔透的水镜,悬立在众位巫面前。
水片中有墨汽弥漫开翻涌,逐渐汇聚成一头头狰狞纷杂的凶兽。
这是大元巫创造的可远距离窥视的巫术。
大元巫并不吝于教氏族元巫们巫术,但这门巫术对天赋和领悟能力要求极高,整个氏族只有十余位氏族元巫会。
無良刀仙
当然叶羲也会这门巫术。
他的领悟能力足以碾压所有的氏族元巫,所以在大元巫教授的基础上,他又对此做了改造和创新。
此刻他站立在星湖之畔,整片星湖都变成凝固的镜面,镜面上倒映着的不是头顶前仆后继、不断冲击防御护罩的凶兽群,而是几十公里外的场景。
湖面比水片宽广不知多少,能查探到的画面也比其余巫要宽阔不知多少。
湖面上的场景不断闪动跳跃。
叶羲快速搜寻着头领兽。
很快画面定格到一片巨鼠上。
这些巨鼠可不是像木鼠那样温驯的杂食生物,它们身上长得不是柔软的皮毛,而是一根根坚硬利刺,颀长的尾巴上更是长着像蝎子一样的毒针,寒光闪闪,被刺一下就会立刻毙命。
每一头巨鼠都有马一样大,眼睛发着渗人红光,攻击力惊人。
团团巨鼠的包围中,有一只不起眼的小鼬豺狗身体低伏,体积连身边巨鼠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找到了。”
叶羲眼眸微微眯起,伸出左手,掌心面向那只小鼬豺狗,五指张开,骨节收紧成爪状。
當男孩愛上女人 吳棱
重生之妃常謀略
功夫神醫 步行天下
平静的湖面骤然凌乱,画面被打乱,有高温白汽弥漫开来。
几十公里外。
小鼬豺狗身体突然剧烈痉挛,眼珠子和嘴边流出黑色血液,在地上痛苦打滚哀嚎,周围的巨鼠疯狂躁动起来,有的居然还踩在小鼬豺狗身上。
三个呼吸后,小鼬豺狗蹬了下腿僵硬在地上不动了,彻底失去气息。
周围躁动的巨鼠瞬间解除控制。
所有巨鼠清醒过来,它们睁着一双双红色眼珠,迷茫地看着周围,显然很恐惧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但很快,另一头小鼬豺狗发出召唤,这些巨鼠再次陷入疯狂。
在叶羲杀死小鼬豺狗后不久。
一只蜻蜓也发现了目标。
它悬飞在半空中,在密集汹涌的凶禽群里极力定住身形,将视线对准地面那只蠕动前进的旱地巨章。
控虫的恙部落战士极力控制住心中的狂喜,闭着眼睛打了个手势。
海賊之逆刃之劍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两名大巫立即上前,两人一左一右搭上那位战士的肩膀ꓹ 随后齐声念出尖利刺耳的巫咒。
两名大巫眼球上翻,四只眼睛只剩下眼白ꓹ 有青黑色的诡秘纹路从眼周疯狂蔓延开来,看起来霎是恐怖。
被作为巫术媒介的恙战士反应更剧烈,他剧烈地痉挛着ꓹ 口角溢出鲜血,五官因为剧痛而扭曲狰狞ꓹ 看起来竟跟刚被叶羲咒杀的小鼬豺狗一样痛苦。
三十里外。
被蜻蜓盯住的那只旱地巨章八条触手猛地一缩,接着颓然扑倒在地上ꓹ 它的口部大口大口呕出黑色液体ꓹ 生命气息急剧下降,周围被控制的兽群混乱起来。
就在他们对付旱地巨章的时候,控制水镜的十余位元巫中,也有一位找到了头领兽。
那是一只独眼怪物。
那位元巫直接将手伸进水镜中,抓住独眼怪物的头颅,手指收紧,用力一拧!
“吼——!”
被重重凶兽保护着的独眼怪物爆发出尖利的哀嚎ꓹ 头盖骨处有绵密的咔嚓咔嚓骨裂声不断响起。
独眼怪物滚地哀嚎挣扎了很久,最终死去。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人们兴奋地为他们计数着。
恙战士配合大巫咒杀了三十六头头领兽ꓹ 十余位元巫杀了九头ꓹ 站在星湖畔的叶羲单独咒杀了足足十一头。
人们想欢呼庆祝ꓹ 却又怕惊扰他们ꓹ 只能用激动湿润的眼睛互相看着周围的人,然后互相锤几下闷拳发泄心中的喜悦。
然而好景不长。
在凶兽潮中的侦查虫终究太危险了ꓹ 它们就像是处在狂风暴雨中的蝴蝶ꓹ 仅仅是无意识的攻击ꓹ 就足以给它们带来毁灭。
蜻蜓和黑壳甲虫们接二连三地死去。
终于有名恙战士的所有侦查虫都死去,这为他的身体带来极大伤害ꓹ 他喷出一口鲜血,昏迷萎顿下去。
几名医巫连忙大步上前,为他医治。
接着是第二名恙战士吐血倒地——他的侦查虫也全部牺牲了。
渐渐的是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直至所有侦查虫全部阵亡。恙战士配合大咒巫的模式全军覆没,再也出不了力了。
看到这一幕的人们脸色灰败,双拳攥得死紧。
虽然在昨日的排演中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但真正面临,心里还是接受不了。
紧接着,控制水镜的元巫们开始支撑不住了。
所有的元巫面色憔悴,眼窝凹陷,比连续熬了十天十夜没睡觉的人看起来还糟糕。这种巫术实在太消耗精神力,最年老的嗥氏厉巫身体开始摇晃。
他用骨杖支撑着地面,极力稳住自己晃动的身体。
身体虽站住了,但水镜中的画面难以再维持,开始发生混乱,水镜里凶兽的模样溃散得不成型。
“啪嗒!”
终于水片崩溃,悬浮不住,猛地砸落到地面上,溅起一阵水花。
厉巫的的袍角被溅湿,眼角也随之湿了。
上錯竹馬萌妻來襲
天價萌寶:厲少的心尖寵 慕沙沙
他用骨杖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嘴唇翕张再次默念巫咒,还想再杀几头,一群嗥氏战士冲上来扶住厉巫,半强制地将他搀扶下去。
厉巫竖起眉毛虚弱呵斥:“走开,我还能再杀几头……!”
“您休息一下吧,休息完再杀,您已经尽力了。”
嗥氏战士们红着眼眶将他搀扶到一间石室内。
武意凜然 熊大
医巫治疗不了这种精神创伤,但蚌部落蚌珠之类的奇宝却可以加速恢复精神力。早在昨日羲城就准备了这么一间堆满各种恢复类奇异宝物的石室,让元巫们尽快复原。
十余位元巫的精神力相差不大。
很快他们也都坚持不住了,被战士们挨个扶到石室内休息。
最后就只有叶羲还在咒杀头领兽。
叶羲没有其他元巫那样精神枯竭到站都站不住,但眼中也带了一抹倦意。他没有强撑到最后,提前结束,去往石室休息。
走之前他看了眼苍辛,苍辛明白他的意思,凝声肃然道:“您放心。”
叶羲现在是所有人的主心骨,叶羲不在,大家心中发慌,现在唯二能让众人安心得就是身为苍氏族主的苍辛了。
苍辛接过指挥棒,有条不紊地指挥众人,让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不要去管外面冲击的凶兽潮。
石室里的元巫们休息好后,再次出马咒杀头领兽。等精神消耗到极致了,再去石室休息。
如此反复循环。
这样持续了一天一夜后,他们总共消耗掉了百余头头领兽。
然而即使死了这么多头领兽,凶兽潮也没有丝毫褪去的迹象。头领兽们这次似乎铁了心,要一口气灭掉所有人类。
“砰!!”
“砰!!”
防御护罩外巨大恐怖的撞击声不断。
四面八方密集得到处都是。
重生之無奈黑客 孤獨的大豬
防御护罩外变成尸体的海洋,那些全是被巫纹杀死的凶兽,后面的凶兽疯狂持续地撞击这些尸体,尸体又撞击到防御护罩上。
防御护罩的巫纹已经不再炽亮了。
壞總裁的俏丫頭 w武筱雨
一块块刻着巫纹的源石失去能量进而粉碎。
能量越来越稀薄。
它快要到极限,即将撑不住了。

t5wbg引人入胜的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txt-第九百七十三章 被迫喝海水的巨樹讀書-dxslt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荆棘雀大军、戾阳鸟、囊鳞翼龙群浩浩荡荡地振翼起飞,天空乌泱泱的全是凶禽,像是候鸟在大规模迁徙。
钝头海蛇这次没载人,吞入腹中的都是行李,它们身躯扭动,光滑油亮的蛇躯顺着嶙峋礁石纷纷滑入海中,没激起什么浪花。
站在岸上,能依稀看到蔚蓝的海面下,一条条粗壮的钝头海蛇像离弦的箭,向远处飞速窜去。
最后出发的是海巨蹼。
五木部落坚持要把他们的五颗巨树送走。
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海巨蹼。
也只有这样庞大的海中巨兽,才能托得起五木部落的巨树。但饶是如此,一次也只能托得起一颗,得来来回回五趟才行。
高衙內新傳
五木部落最先出发的是净树。
它迈着粗壮的根须,踩着岸边的礁石,一点点迈进海水中。
当触到咸涩的海水时,根须像被烫到的鱿鱼触手,忍不住向后缩了一下,然后整颗树抬着那几根吸到海水的根须定在原地不动了。
五木部落的人纷纷安慰。
“祖宗您忍一忍,很快就到了!”
“您不用一直喝海水的!”
五木部落的人还给海巨蹼抛喂源石,五木酋长很客气地对海巨蹼叮嘱:“拜托您游得时候快一些,我们祖宗年纪大了泡不了海水,谢谢您了!”
海巨蹼将吞了源石和海水卷入腹中,然后抬起象鼻,悠长地喷了口水汽,像是在回应五木酋长的话。
它回头,用象鼻戳了戳净树树干,示意它快点上来。
總裁爹地傷不起
“祖宗别怕!”
“祖宗您可以的!”
在众人的鼓励下,净树终于再次踏入海水中。
它所有根须崩得笔直,尽力让自己少吸收海水,然后小步在海水中行走着。净树被海水齁得受不了,一路走,一路叶子簌簌地掉,活像是脱发。
海巨蹼半沉在海水中,只露着双眼睛。
净树一点点踩到海巨蹼的脊背上,树根卷起,在海巨蹼身上缠了一圈,缠在腹部的根须不可避免地浸泡海水,咸得又狠掉了批叶子。
海巨蹼背着巨大的净树出发。
叶羲和岸上的人目送他们远去。
……
各部落老幼这么一撤走ꓹ 仿佛把剩下人的魂也一同带走了。
交易区变得萧条,没什么人再去摆摊交易ꓹ 每个战士都在反复打磨自己的刀矛,羲城到处是刺啦刺啦的磨刃声。
一种悲壮沉寂的气息在酝酿。
叶羲迈步走进自己的石屋。
宽阔的石床上,沧雾双目闭阖静静地躺着沉睡。
石床周围铺满了源石ꓹ 丰沛的肉眼可见的源石能量充盈空间,一部分没入沧雾体内ꓹ 一部分与石床周边的防御护罩融在一起,不断加强防御护罩。
剩下一部分则流入床底。
床底下ꓹ 小花七歪八扭地躺着ꓹ 小呼噜打得富有节奏。
叶羲抬手,手掌贴住防御护罩的一刹那,防御护罩以掌心为圆心,消融得无影无踪。
这个特殊的防御护罩有隔绝声音的效果,在消失的瞬间,外界的声音霎时灌入沧雾和小花的耳内。床底下小花的呼噜声停了,沧雾的睫毛也颤了颤ꓹ 似要醒来。
叶羲坐在石床边。
轻轻呼唤沧雾:“醒醒。”
沧雾艰难地睁开眼帘,眼中还有未消散的水汽ꓹ 见是叶羲ꓹ 嗓音沙哑地哼了声:“嗯?”
问完后她坐起身ꓹ 半耷拉着眼睛ꓹ 没精打采地转头四处看了看:“这次我睡了几天?”
叶羲:“你睡了三天了。”
沧雾怀了孕。有了孩子的沧雾变得很嗜睡,能连续睡个五天五夜ꓹ 醒来后大吃一顿ꓹ 然后继续睡。
所以这次外面即使天翻地覆ꓹ 海窟窿都破了,沧雾还什么都不知道。
沧雾打了个哈欠ꓹ 慵懒问:“才三天,为什么叫醒我?”睡意消散了些,耳朵微动,听到外面此起彼伏的磨刀声,沧雾身体一凛,脑子变得更清醒:“发生什么事了?”
叶羲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几天后羲城有一场大狩猎,你不用管。我叫醒你是想问问你饿不饿?”
沧雾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饿了。”
叶羲:“好久没去蓝金珊瑚林了,我们去那待一会,捉些海兽海鱼进食怎么样?”
沧雾惊喜一笑:“好啊。”
石床底下的小花还未醒来,它翻了个身,懊恼地嘟哝了一下,举起藤蔓堵住自己的两个耳孔,淌着口水又打起呼噜来。
蓝金珊瑚林还是那么美丽。
察觉到两人的到来,乌鳞和青皮长颈龙都从别的地方赶回来,高兴地围着他们转圈,并猎来肥美的猎物放到他们面前。
吃饱喝足后,沧雾又起了困,她打起精神问叶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要瞒我。”
对于沧雾会察觉,叶羲没有任何意外,淡淡地说:“氏族防线崩了。”
沧雾瞳孔一缩。
總裁的惹愛男妻
“那你……”
“我会留在羲城迎接凶兽潮。”
“氏族都败了,羲城又能怎么样?”
鬼宿舍:東11幢 廣工男
“羲城未必会败,更重要的是,我不能退。”
沧雾沉默。
周围的海水似乎变得冰冷。
沧雾:“走吧,我们回去。”
叶羲拉住她缓缓道:“不,我希望你留在这,等到岸上安全了,我再来找你。如果我没来找你,那么阿雾,以后就不要去岸上了,那里会很危险,头领兽仇视一切人类。”
“你想让我躲在这,让自己的伴侣独自战斗?”沧雾沉了脸色,即将发怒。
她不想多说,鲛尾卷起叶羲,就要带着叶羲离开蓝金珊瑚林。
夏日青荷之學霸別跑 子裏美
还未游了半米,突然她的脑袋一阵剧烈嗡鸣,像是有只铜钟在耳畔震了一下,接着视野内的一切变得模糊,不可抗拒的眩晕和黑暗袭来。
叶羲接住沧雾倒下的身体。
都市異動
沧雾不可置信地望着叶羲,瞳孔暴怒地缩成竖瞳,像在质问他:“你在对我用巫术?!”
但纵使再愤怒,那双美丽的眼睛还是缓缓闭阖,陷入了沉睡。
叶羲抱着沧雾来到一朵巨大的橘色海葵旁。
轻轻将她放到海葵中央。
橘色海葵床上,沧雾无知无觉地躺着。银发海藻般铺陈开来,鲛尾鳞片折射出绚丽的彩光,雪白的皮肤散发出朦胧的光辉,整个人像是一尊沉睡的海中女神雕像,完美得不真实。
叶羲将手放在她微微凸起的腹部,巫力如同他的眼睛渗透进去,看到了里面刚刚成型得胎儿。
他眸光一动,神色变得温柔无比:“我看到她了,她是个像你一样好看的女孩。”
叶羲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抱歉阿雾。”
海葵缓慢合拢,然后缩到珊瑚丛中消失不见。
叶羲回头,发现乌鳞和青皮长颈龙定定地瞪着他,四只眼睛睁得滚圆,离得极近。
它们看见了一切,但又不知道要不要攻击叶羲,在那里犹豫。
叶羲朝它们笑了笑,没有因它们是战兽忽视它们,向它们详细叙说了岸上发生的一切,最后嘱咐它们。
“阿雾就交给你们了,保护好她,不要离开这里,拜托了。”

0ycie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討論-第九百六十八章 猜螞蟻展示-he0ub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呼——滋啦滋啦……”
一阵柔和的风卷过,干燥的地面上,细微的金属粒子和雷石碎末被轻轻卷起,摩擦出微弱的电光。
这里是雷石平原。
这里地质十分特殊,金属含量极高,而且盛产会自放雷电的雷石。
毫不夸张的说,假如赤着双脚走在路上,都能感觉电流滋滋地从脚底板中窜上来,电得人头发竖起,全身发麻。
平常就这样了,一旦爆发沙尘暴,那景象堪称恐怖。
无数金属微粒和雷石碎末被席卷而起,电光连绵,雷光滚滚,所过之处万物难存。
而这样堪称天险的地方,却是雷部落世代绵延的家园。
在雷石平原的最中心,矗立着千百座巍峨庞大的圆形石堡,它们大小错落,形状活似一只只倒扣在地面的浑圆黑碗,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石堡坚固,不怕雨淋和雷打,舒适度却不佳。
它入口太小,又没有窗,待在里面又黑又闷,所以雷部落人除了晚上睡觉,一般都走出石堡活动。
今天也不例外。
“呜哇哇哇!”
“咯咯咯!”
一群光屁股小娃娃大叫着奔跑。
奔跑时,脚底和雷石碎末摩擦,紫色的电光隐隐在脚底板闪烁。娃娃们的头发都被电得蓬松炸起,活像一只只毛绒绒的刺猬。
雷部落人体质特殊,即使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娃娃都不怕被电,赤脚跑得欢实。
相比于开开心心的小娃娃们,雷部落的大人们看起来就没那么欢乐了。
絕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風來 伊汐嘉
我的時空旅舍
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忧虑的阴云。
一块巨型雷石旁,两个妇女边缝补兽皮边小声说着话。
“你说最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看我们的长老和酋长每天绷着脸。”
“我听人说,是凶兽海出大事了!”
“凶兽海?难道氏族翻脸杀我们派过去的人?!”
“到底啥事我就不知道了,但听说昨天我们元巫又卜筮了好几次!”
缝兽皮水囊的女人吸了口冷气:“又卜筮了?这得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才一直卜筮啊……”
她也顾不上缝水囊了,身体前倾,急迫地问:“那卜筮……什么结果你知道不?”
缝兽皮裙的妇女小声说:“这我哪能知道,我连元巫大人卜筮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估摸着不太好。”
她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压着嗓子用极惊悚的表情说:“还有,我听说,霆岩大人死了!”
“什么?!”
缝水囊的妇女骇然,几乎要跳起来。霆岩是雷部落下一任酋长候选人之一,年轻有潜力,被酋长元巫看好,也是她们雷部落的骄傲。
她定了定神,卡着嗓子问:“凶兽海消息……已经传过来了?”
“没有,据说是卜筮出来的,我也不知真假。”
缝水囊的没心情缝水囊了,慌乱地说:“肯定是真的!”
他们的元巫是卜巫出身,卜筮一卜一个准,从没出过错。
缝兽皮裙的妇女其实也没什么心情缝,粗糙的手按了按半成品的兽皮,无力地将背向身后的巨型雷石,忧心忡忡:“我瞧着这些天气氛不对,恐怕要出大事,我看我们……啊!”
她感觉背被猛烈电了一下。
强烈的电流使得她猛地跳将起来。
她回头一望,傻在原地。
敗家子別惹我
缝水囊的妇女也跟着她一同愣在原地,仰头望着眼前这块巨大的雷石,呆傻傻地瞪大眼睛。
“雷石,雷石它变出字啦——!”震惊的喊声响彻雷石平原。
五个呼吸后。
几乎半个雷部落的人都黑压压围在了这块巨型雷石旁边。
雷酋长搀扶着颤巍巍的老元巫,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表情凝重的望着雷石上不断显现出来的文字。
与其他部落不同,这次字显现在雷石身上,每一横每一划的出现,都是火花带着电光,火星与紫色电蛇飞溅,滋滋作响。
雷酋长和老元巫都认识羲城字,他们没有喊人来翻译,脸色变幻地沉默看着。
“元巫大人,石头说得什么啊……”
有小孩扯着老元巫的袍角,仰头嫩生生地问。
雷部落的元巫是个已经活了四百来岁的女人,扎着两条拖地的麻花辫,走路要拄骨杖,人已衰老得不像样了,但眉眼可亲,爱笑又喜欢逗小孩,小孩们都很喜欢她,也不怎么怕她。
但这次老元巫没有笑着和小孩说话,仿佛没听到小孩的问话,依旧脸色沉凝地看着雷石上的字。
小孩的阿姆捂住小孩的嘴巴,弯腰将他抱走。
周围变得寂静。
等雷石上所有文字显现完,确定不再有新字后,雷酋长和元巫相视一眼,对大家说了声“都散去吧”,然后一同走进最高大的那座石堡。
黑暗的石堡中。
两人脸色凝重的相对而坐。
“虽然早就卜筮到大元巫的死亡,但我没想到氏族真的会败……”老元巫深深叹了口气。
她是元巫级的卜巫,对于一些凶兆比其他元巫更敏感。
在大陆之桥被彻底冲破的时候,她的眼皮就开始跳了。这些天她一直在卜筮,卜筮大元巫的生死,卜筮他们雷部落派去凶兽海的人的情况,卜筮雷部落的未来。
因为频繁卜筮,她现在头晕目眩,说话都有些吃力。
雷酋长有些急切地说:“您说,我们是留在这里好,还是答应羲城的邀请,去海上避难呢?”
老元巫闭上眼睛,很干脆的说:“卜一下吧。”
超能悍妻:拐個總裁當備胎 藍月公主
重生之溺殺
雷酋长立即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心跳声减缓,退后两步不再说话。
“铃铃铃……”
黑暗之处从四面八方传来了铃铛声。
它们从轻到响,从凌乱到整齐,最后响彻整座石堡。
老元巫的眼皮开始剧烈震颤,身体紧跟着触电般战栗,她的头顶冒出大量白色热烟,脸颊肌肉疯狂抖动。
这是梦境卜筮,其难度要比五木部落那种简单的卜个是或否要高多了,它能让人“看”到未来。
梦境卜筮虽难,但对于老元巫这样程度的卜巫来说却不难。
但最近这几次却十分吃力。
特别是这次,老元巫明显扛不住了。
两道细细的鼻血流淌而下,骇得雷酋长差点跳起来,他紧紧握住双拳,才没使得自己发出动静,打断老元巫的卜筮。
过了不知多久,卜筮停歇,老元巫睁开浑浊了许多的眼睛。
雷酋长急了:“您怎么样?”
老元巫有些头晕目眩地擦了擦自己的鼻血,然后笑了:“未来模糊不清,卜筮失败了。”她并不太意外。
老元巫说得轻松,雷酋长听到后却仿佛被雷劈……不,被石头砸了一样。
“怎么会……”他无法相信。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难的事情老元巫都能为雷部落做出预言,哪怕是陨石雨,老元巫都准确卜筮出来了!
怎么会卜筮不出是留还是走呢?!
老元巫慈祥地看着他:“我没法为雷部落指引方向了,你是想留还是跟着羲城人走呢?”
雷酋长直着眼僵坐在原地。
是留守在这里,还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
他们雷部落位于雷石平原,一旦卷起尘暴,那就是极凶之地,他对雷石平原的凶险有信心,对他们的石堡也有足够信心,但是头领兽连氏族都能击败,真的会怕他们这处天险吗?
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头领兽就不会追到海岛吗?
如果追到海岛,是不是还不如雷石平原安全?
怎么办?
怎么办!!
王爺的神醫小妾 0維
假若选错了,雷部落就完了,绵延了这么多岁月,由祖先交到他手里的雷部落,就因他而覆灭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浮出来。
雷酋长脸颊肌肉抖动,脸色难看得吓人。
“罢了,我来做这个决定吧。”老元巫忽然道。
雷酋长怔怔抬头,眼球还布满红血丝:“您不能再卜筮了,身体受不了。”
老元巫笑了笑:“是不卜了。”
“那您……?”
老元巫拿出一个小陶罐。
“这里面有两只蚂蚁,一只黑色,一只红色,一样大小,一样生活习性。等会我会摇晃这只蚂蚁罐,如果等会爬出来的蚂蚁是黑色的,那么我们就立刻出发去羲城。如果爬出来的是红蚂蚁,那么我们就留在这里。”
雷酋长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元巫,觉得荒唐极了:“那我们雷部落的生死,就让蚂蚁来决定?”
老元巫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笑意:“你可别小瞧这两只蚂蚁,它们是前前任元巫留下来的,在雷部落待的日子,比所有雷部落人都要久,也称得上是祖先吧。”
雷酋长还是不敢相信。
再次确认:“您是认真的吗?”
老元巫含笑点头:“嗯。”
雷酋长苦笑。
他是真的佩服他们元巫,竟然这么乐观豁达,连这种关于部落生死存亡的事情,也能弄得好像明天要不要采蘑菇那样轻松。
“我听您的。”他艰难的说。
名門獨愛 景小樓
老元巫将小陶罐放在面前,粗糙衰老的手指轻轻扣了扣罐口。
雷酋长坐直身体,定定地看着小陶罐,双拳渐渐攥紧。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有蚂蚁足肢爬动的声音,一切细微声音都前所未有的响亮。
未知颜色的蚂蚁即将爬出陶罐口。
雷酋长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