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君子與蘭

ymkv1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 愛下-第741章 財富密碼(下)熱推-kdm8y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在一开始的大呼小叫后,成功踩上实地的几名地精工人终于缓过气来,迎着下方那个精灵法师冷漠至极的目光,只能颤巍巍抓起钻机,朝着里维加兹的天灵盖突突。
不同于一开始尖锐刺耳的开凿声响,上方传来的动静,隐隐有些沉闷的回响。
兰洛斯脸上一喜,正要用钥石赋予的感知探查声波走向,一道如闷雷般震撼而又洪亮的嘶吼声突然从海岸上传来。
“你们这些小虫子,滚出我的地盘!”
海岸边突然平地涌起一道巨浪,随着海水如瀑布般落下,一个庞大到令人本能感到惊骇的身影缓缓朝着众人逼近。
那是,海巨人?
不同于因这三层楼高的体型而吓得大呼小叫、满地乱窜的工人与海盗,头一次见到这么个新鲜玩意儿,兰洛斯眯着眼托着下巴,竟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
没记错的话,海巨人这种生物曾是泰坦创造出来移山填海改造地形的工具人。这玩意儿四肢比脑袋都要粗壮,整体看上去相当不协调,但行动上虽然缓慢,却并没有什么别扭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家伙的力气肯定大得超乎想像,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那海巨人神色得意,满脸憨笑地看着这些仓皇失措的普通人,在将目光放在精灵身上的时候,似乎是因为这小不点儿没有害怕和慌乱而气恼,竟迈开步子直接朝这边走来。
兰洛斯无奈一笑,缓缓抬手,轻轻向下一扇。
啪!
马格纳斯飞击掌横空而出,兰洛斯使出对付大型生物的招牌战术,直接一巴掌狠狠扇在对方的面门。
受此巨力冲撞,五官几乎缩成一团的海巨人惨叫一声坐倒在地。满脸茫然地捂住面门,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与此同时,一巴掌打懵对方,兰洛斯化掌为拳,缓缓朝那巨人伸去。
砰!
刚想站起身来的海巨人只听一股劲风呼啸,下一刻,后脑勺突然迎来一股巨力。比例本就娇小的脑袋整个前倾,看起来像是要从身上掉下来一般。
受此重击,巨人直挺挺倒地,硬顶着晕乎的感觉想要站起,那飞驰在空中的巨型拳头立刻向下捶打他的脑门。
霎时间,海巨人惨烈的哀嚎与马格纳斯金刚拳重击脑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在孤岛上响起。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怒不可遏的吼叫声,越来越微弱,越来越接近哭嚎。
终于,金刚拳的魔力消耗殆尽,眼看那悬挂在高空的巨拳烟消云散,被脸上的肿胀和淤青装点得面目全非的海巨人发出一声怪叫,摇摇晃晃地准备站起身来。
哧啦!
夜封門 黑桃八
白炽的闪电划破长空,雷霆之枪撕裂夜幕,瞬间掠过海巨人的耳根,朝着海面远远延伸,直到极限。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跳跃的闪电于手中再次汇聚,兰洛斯缓缓举起雷霆之枪遥指巨人,低吼的闪电烧灼空气,迸发出阵阵刺耳的尖啸,“滚回去睡你的大觉。”
尽管对方不过自己手掌大小,但看着那个小不点儿,一股莫名的力量让海巨人惊骇万分。
恐惧光环,以海巨人笨拙的脑袋自然是无力辨识魔法的力量,他只知道,对方的一言一行,都充斥着令他肝胆俱裂的恐怖威势。
没有回应,没有反驳,浑身布满珊瑚和海草的大个子小心翼翼地迈动步伐,朝着来时的方向慢慢退去。似乎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就射出手中的雷枪。
看到这么个庞然大物乖乖听话退回海里,人群顿时沸腾了。可惜那精灵大爷手中的雷霆之枪还在嘶鸣,海盗们只有远远的顶礼膜拜,欢呼、呐喊。
看到再一次回归平静的海面,兰洛斯默默叹了口气。倒不是他心慈手软,主要是这海巨人实在是皮糙肉厚。金刚拳揍了那么长时间,却依旧没能给他留下影响行动能力的创伤。
考虑到时间紧迫,他也只能从精神魔法上的威吓着手。
“天呐!是黄金,黄金!”
与此同时,上方突然传来地精工人兴奋的大喊大叫,瞬间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兰洛斯自然也不例外。
解消雷霆之枪,精灵法师接连几个闪现跃上雕塑头顶。几乎在脚底踩实的瞬间,眼前一抹金灿灿的光辉差点让他一个不稳跌落下去。
龍現於世
超級煉神 逍凡
定睛一看,他的眼睛顿时闪耀起精光。里维加兹雕像的天灵盖已经被钻机打开一个偌大的孔洞,洞口之内,满满当当的黄金与珠宝堆积在一起,在夜色与火把的映照下,泛动着令人目眩神迷的财富气息。
发了,发了……
兰洛斯激动得手心满是热汗,连忙大手一挥,朝所有人喊道:“快!架设滑梯,用你们最快的速度,给老子全部搬空!”
——————
南蠻大王混三國 秋小鴨
“不——!”
舰队后方,里维加兹拿着望远镜一刻不离地放在眼前,看到孤岛上闪耀起闪亮亮的金色反光,顿时爆发出一道撕心裂肺惨绝人寰的哀嚎。
如此惨痛的刺激,以及刚才落水带来的寒意,竟是让地精大财主一口气没喘上来,眼一翻腿一蹬,整个人就这样直挺挺地朝后倒下。
“里维加兹大人!”
“大人!”
甲板上的随从和水手顿时慌了神,连忙扶住大财主的身体,用力掐住人中,以求唤醒气血上涌气急攻心的地精老板。
好一会儿过后,里维加兹悠悠醒转,无神的双眼直愣愣望天,满脸都是生无可恋。
不,还没完!
不顾随从焦急的呼喊,里维加兹猛地跳起,大步向前飞奔,直接扑向船头护栏,抱起那造型夸张的大喇叭,用尽生平最大的力气歇斯底里地大喊着:“约里克!给我拦住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
小金库被一锅端,里维加兹早已经是气得暴跳如雷,这一声怒吼,那叫一个声如洪钟惊天动地。隔着数百米的距离,竟也能一字不落地传递到舰队司令的耳朵里。
“是幻听吗?”掌握船舵的双手突然僵住,约里克疑惑地转过头去,对大财主气息的穿透力之强惊异万分。
但是,他显然是忘了自己正处于战场的中心位置。
轰!
一发炮弹从天而降,准确命中船头,粗壮的撞角应声断裂,整艘舰船在这一瞬间剧烈晃动。
“该死的狗杂种!快还击!”
约里克紧抓船舵,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站住脚跟,看到被炮击的是防护最为坚硬的船头部位,这才稍稍松气,连忙指挥水手进行反击。
回到明末當霸王
光之末裔
正如预料中那般,海湾舰队虽失了炮击先手,但仰仗数量上的优势,还是轻易将血帆舰队的阵线迅速向后推动。
特塞斯指挥着舰队且战且退,在敌方的火力范围极限反复横跳,每当避开对方的一轮炮击,立刻就返送他们十数枚炮弹。而这时候,追赶上来的海湾舰队就不得不硬吃一批炮火轰炸。
少年總裁之校園縱橫 淚思斷
不过,因为掩护阵线与雕像位置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逼近孤岛,血帆的速度也不得不减缓下来。看到这一幕,被动挨了那么多炮击的海湾舰队顿时激动了起来,火炮不要钱似的射击,转眼便击沉好几艘血帆的舰船。
可惜,还不等约里克放声大笑,血帆的舰船突然加速,朝着视野尽头的夜幕飞快逃离。
约里克突然想起里维加兹之前那声泪俱下的哭喊,连忙下令继续追击。
可这时,海上莫名其妙涌起一层厚厚的云雾,海湾舰队的视线严重受阻,外加夜色掩护,血帆很快便彻底甩开追击。

z2oqt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 txt-第736章 雙向買賣(中)閲讀-gnbv5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兰洛斯,又是兰洛斯。
大财主的办公室,里维加兹看着手里那张纸条,神色间满是焦虑。
之前因为加基森的要求,他就已经对这个外来精灵印象深刻。可谁知道,这才一天的时间,这个精灵的名字就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且还是以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方式。
他到底什么意思?是示好吗?是希望我绕开加基森和热砂集团私下跟他达成交易吗?可那个公关主管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才会即便是在目前这样的局势下还要赖在这里。
“里维加兹大人?”对面,凯特琳看到大财主盯着这巴掌大小的纸条出神,早已经等的不耐烦。
“嗯,我在思考问题呢。”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里维加兹收起纸条,停顿片刻后追问道,“那个兰洛斯,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没有,他让我照顾好他的同伴后,就直接离开了。”
“我知道了,那你就照他说的做,把他的同伴照顾好,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里维加兹双手拖住下巴,表情越发严峻起来,“顺便,出去的时候帮我把约里克喊来。”
听到这个名字,凯特琳不由眉头一挑。
约里克,藏宝海湾舰队司令,人称‘贝壳’,是整个望海角最坚硬的海上之盾。
为了剿灭这些间谍,里维加兹这是要大动干戈吗?虽然能理解血帆迫在眉睫的威胁需要尽快肃清,但抽调海上力量,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
虽然心里不断纠结,但这些凯特琳都没有说出来。毕竟黑水是黑水,藏宝海湾是藏宝海湾,就算都是同一个老板,但说到底,双方间没有义务和必要进行这种事情的沟通。
“没问题。”
挥挥手,凯特琳快步离去,留下里维加兹一个人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凝眉苦思。
那个精灵,到底想做什么呢?
里维加兹没有发现,即便血帆海盗的威胁近在眼前,但兰洛斯这个名字,反而在他脑子里占了更大的比重。
————————————
第二天正午。
红雾号上,特塞斯上将与肩膀上的鹦鹉一同怒目圆瞪,死死盯着面前那个,熟人。
“你又想干什么?真以为血帆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吗?”
指挥官菲尔拉伦的阵亡严重阻碍了血帆舰队的突击计划,由于今晚血帆的增援部队就要赶来汇合,特塞斯不得不临时扛起大旗,暂任指挥官一职。
陛下——本宮來自現代 沼液
可说起来,他本是身坐后方发号施令的统帅,如今却要顶着炮火带头冲锋,这不反而是降职了吗?
更可气的是,在他忙着接手这烂摊子的时候,这一切破事儿的始作俑者隔了一天就又回到了他面前。
兰洛斯拨开额前的发梢,也不做声,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地精,仿佛把将他层层包围的特塞斯和一众海盗完全当作了空气。
復仇三千金遇愛三惡少 何小琳
“尊敬的特塞斯上将,是,是我带他来的。”菲兹普罗克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
昨天黄昏,他就见识到了这位精灵大爷的实力,可谁能想到,这位大爷居然在那之前还跟血帆舰队交过手?而且对重新登上红雾号不仅没有任何抵触,反而只字不提,直到他们被一众气势汹汹的海盗包围,他才意识到不对劲。
乖乖,你不怕死,可我怕啊……
上将杀气腾腾的目光从兰洛斯身上挪开,悠悠投向地精。也是,把血帆的仇人光明正大的带回到血帆的船上,这不是堂而皇之地打人上将的脸吗?
想通这一点,菲兹普罗克连忙摆手示弱:“别激动,各位冷静一下,我带这位大爷……这位精灵来这儿是有正事儿要办。”
“如果你想拦着我。”特塞斯可不管那么多,摩挲着锃亮的刀锋,眼里仿佛已经看到了飞溅的滚烫鲜血,“我连你一起剁碎了喂鱼。”
菲兹普罗克快哭出来了,更让他委屈的是,这位精灵大爷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倚靠着护栏。这根本就是想让我背着口黑锅啊!要是惹得血帆跟风险投资公司闹矛盾,那我真就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啊!
不行,两个人我都得罪不起……
眼看特塞斯迈开脚步,强烈的求生欲驱使着菲兹普罗克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死死抱住了上将的大腿。
“躲开!”
听到利刃划破空气的呼啸,菲兹普罗克以生平最快的语速开口:“等等!我们有个计划,能削弱藏宝海湾的防守力量,同时还能抢到一笔巨大的财富!”
突然间,呼啸声停止了,海盗的叫嚣也消失了,菲兹普罗克声嘶力竭喊出的‘财富’二字,在这辽阔的海面上远远传开、直冲云霄。
月冷長平
这两个字在荆棘谷,无异于一场声势浩大的爆炸。只要这两个字出口,‘热情好客’的荆棘谷当地人都会投以注目礼,甚至是直接上来‘友好交流’。
特塞斯虽然不是常驻荆棘谷,但身为海盗,外加开战在即,他深知金钱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扶風琉璃
“你确定你没有被操控心智?”虽然收起挥砍的架势,但特塞斯并没有忘记前天晚上这个精灵对血帆的冒犯。
“你可能误会了一件事情,上将先生。”终于,兰洛斯开口了。
精灵目光轻蔑地扫了一眼脚下的红雾号,以及不远处的两艘护卫舰:“不管是前天夜里,还是现在,我都可以将这三艘小船沉入海底,只要我想。”
闻言,特塞斯仿佛听到什么荒谬到不可思议的话,放声大笑:“哈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无视对方的反应,兰洛斯依旧一脸淡漠,缓缓抬手打了个响指。
霎时间,狂风大作,一颗硕大的紫色流星在晦涩符文的簇拥下,自天际坠落,狠狠砸入不远的海面。
轰!
瞧你那膩歪勁兒
冲天的浪花在阳光下泛动着绚烂的流光溢彩,呼啸的海浪托起舰船不住起伏,所有人都因为这剧烈的晃动而怪叫不止,红雾号甲板,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扶着护栏,特塞斯瞠目结舌地看着精灵,这家伙的指尖还萦绕着淡淡的奥术能量,毫无疑问,刚才那颗奥术彗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可法师施放法术不是要吟唱咒文的吗?他刚刚还在聊天扯淡,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手势就施放出这般骇人的魔法?
怎么可能?!
“如果我有意对付血帆,不管是独自行动,还是协助藏宝海湾,你们都无力抵抗。”精灵摆动着手指,看起来像是在散去指尖浓郁的魔力残余,但放在特塞斯眼里,更像是在藐视血帆的自以为是。
“你,明白了吗?”
海浪渐渐平息,但特塞斯心中,却掀起了海啸。因为后半句响起的同时,眼前那个精灵根本没有开口!
瞬间转过身去,特塞斯却整个僵在原地。又一个兰洛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后方不过两米的舱室阴影下,更让他目眦欲裂的是,精灵手里,正抓着他的鹦鹉把玩。
幻象?镜像?暗影步?闪现?
刚才那一瞬间,他用了什么法术?用了多少法术?!
不,现在的关键不是这个……
噌!
手臂前伸,这个距离,特塞斯的弯刀几乎直接点在精灵的咽喉:“放开咸饼干!”

z9k5a人氣都市言情 艾澤拉斯之救贖 君子與蘭-第733章 輕功水上漂看書-dp6ke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兰洛斯,附近没有其他人了。”适时,仗着腿脚灵活在周围搜索残余的老陈也回到了精灵身边。
点点头,兰洛斯看了一眼在凯特琳不着边的‘调教’下越来越窘迫的吉安娜,无奈一笑:“我说,凯特琳小姐,你这个样子不觉得难受吗?”
闻言,凯特琳这才从故人重逢的喜悦中走出,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狼狈。虽然破损的衣服lu出大片肌肤,但她丝毫不觉难堪,反而是大大咧咧地展示起来:“面对这么一群敌人,只留下这么点儿小打小闹的擦伤,我骄傲都来不及呢,有什么难受的?”
“行了,大话还是留着回去再吹吧。”由于对方刚才的态度,兰洛斯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站那儿别动。”
精灵紧握剑柄,抬手一挥,只听一声嗡鸣,淡淡的圣光如飘絮般洒落在凯特琳的身上。
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凯特琳刚才还无所谓的表情顿时变得目瞪口呆。除了些许肤色上的差异,竟连一点儿疤痕都没有留下。
“你是牧师?还是传闻中的圣骑士?”凯特琳瞪大双眼,好奇地盯着精灵腰上的长剑,“可我明明记得你是提瑞斯秘法会的领导者?”
蕓蕓眾生之曙光
“没办法。”难得让这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兰洛斯的嘴角弯得格外张扬,“就算这么邋遢,圣光还是觉得在下值得托付。”
“这怎么可能?”虽然生于魔法王国,但作为人类,凯特琳对圣光信仰之类的东西有着天然的敬意。当初那个第一眼给她留下猥琐印象的诱拐嫌犯,居然能如此自如地使役圣光?
太疯狂了……
一旁,吉安娜看到兰洛斯抬手扔给凯特琳一记治疗术,顿时悄悄撅起了小嘴。
明明不用接触就能使用治疗法术,今早还抓着我的手那么久,这个下流的坏人……
虽然暗自腹诽,但吉安娜脸上却泛起了点点的粉红色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家伙对自己和其他异性的区别对待,莫名让她内心一阵雀跃。
“说起来,你好像在藏宝海湾混得不赖嘛。”兰洛斯也不再跟凯特琳纠缠圣光的问题,45°仰望天空,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忧郁转移了话题,“刚才那一轮炮击,是你自己的船?”
“那是当然。”提到这件事,凯特琳瞬间收起疑惑与惊骇,拍着饱满的胸脯,底气十足地炫耀道,“老娘现在是藏宝海湾第一剑客,更是实打实的黑水船长,你到荆棘谷随便找个人问问,看谁不知道老娘的名字……”
兰洛斯置若罔闻,自言自语一般说着:“耐普图隆的新娘?也对,你也到了这个年纪,是该发愁了,不过嫁给水元素领主会不会难度太大了?”
“那只是船的名字!诶?”凯特琳差点没一口咬掉舌头,气急败坏地反击道,随即突然反应过来,看向兰洛斯的眼神,再一次充满了难以置信,“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问,问就是先知。”双手抱胸的兰洛斯低垂眼睑,做作地缓缓摆动食指。
“我看神棍还差不多。”当初因为怀疑他诱拐吉安娜,凯特琳了解过他的情报,这个人要是先知,那藏宝海湾就是世界中心了。
“唉,大差不差。”兰洛斯微微一笑,一脸高深莫测的风范。
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
“如果你想算算跟耐普图隆的姻缘,至少我帮的上忙。不过前提是要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刚才那轮炮击的射程都快接近500米了吧?这个距离还能保证精度,我倒是对你那艘船的火力配置有些兴趣。”
“你不是先知吗?这种小事儿都不知道吗?”见对方这么快就露出马脚,凯特琳冷冷讥讽道。
葬天
兰洛斯却丝毫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你见过哪个先知捣鼓大炮的吗?”
“有道理。”凯特琳一拳砸在手心,恍然大悟,“你果然是个神棍。”
“是与不是另说,至少我帮了你的忙,邀请我们上船参观一下也不算过分吧?”终于被这女人不死不休的纠缠劲烦到,兰洛斯也懒得继续掰扯,直接点明主题。
“嘿嘿,可以是可以。”发出胜利的笑声,凯特琳见好就收,不过很快露出为难的神情,“不过我的登陆艇最多也就坐得下咱们三个,这位……”
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体型圆滚的熊猫人,兰洛斯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那没事儿,陈师傅会水上漂。”
希臘神話冥府之主
“你认真的?”显而易见,凯特琳是不信的。毕竟以这位熊猫人的体型在海面上狂奔的场景,她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到。
看到对方那也曾在自己脸上出现过的难以置信,兰洛斯眼睛一亮,恰是找到知音般微笑起来:“我也没见过,正好,今天咱们就开开眼界。”
——————————————
沿岸不远的海面上,一艘浑身涂黑的舰船收起船帆,静静停留在其上。望向岸上的丛林,二副瞥了一眼身边严正以待的炮手,不耐地朝瞭望台上的大副喊道。
“这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不行我可就带人登陆了。”
瞭望台上,被炎炎烈日晒得头晕目眩的大副收起望远镜,气冲冲地回应着:“你慌个屁,信号弹你又不是没有看到,是船长让我们等着的,你要是不乐意,等她回来找她嚷嚷去。”
終極雇傭兵 曹司空
“照这样下去,船长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二副撇了撇嘴,自顾自嘀咕着。
凯特琳虽然是个女人,但显而易见,她的船员还是相当信服她的。毕竟海上工作的女人本就稀缺,更何况凯特琳还是藏宝海湾名声显赫的第一剑客。
虽说算不上特别荣耀,但说出去,还是很有面儿的。耐普图隆的新娘号上,几乎所有船员都不希望他们的船长有什么闪失。
“有情况!”
瞭望台上的大副突然发出一声大喊。
所有人立刻回神,二副也连忙撑着护栏望向海岸。下一刻,他与一众炮手同时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一个圆滚的身影从岸边朝舰船的方向笔直疾驰,脚步轻点在海面,溅起点点浪花,整个人呈现出与身材完全相悖的灵活,居然他踏着浪花一路狂奔而来。
“火炮就位!”二副连忙回身,大手一挥,正要下令威吓性炮击。
曾有一個人,愛我如生命 舒儀
“等等,是凯特琳船长的登陆艇,船长回来了!”
循着声音,二副的目光从那个迅速接近的身影上挪开,看到浪花后面那艘同样疾驰的小艇,连忙收住差点挥下的拳头。

0oxpz好看的都市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 起點-第732章 好活當賞相伴-ejtgv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轰隆隆——!
兰洛斯几人眼睁睁看着雨点般的炮弹从海岸方向抛射过来,随之而来的轰鸣,让脚下的土地不断颤动着。
“看来那个叫邓肯的家伙小看了他的对手。”感受到脚下的震撼,老陈默默摇头。
盜棺 睡眠不足
兰洛斯看向炮击射出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战争果然是科技最大的推动力,兽人战争时期,即使是戴林的座驾,海上王权号的炮火射程也不过三四百米。可这一轮炮击,显然已经跨越了将近五百米的距离。
如果科技持续发展,在杀伤力方面超越魔法,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问题,几乎所有的穿越者心里都会有所对比,兰洛斯自然也不例外。想到这里,他对旅馆那两个地精工程师的兴趣,更大了。
“我们得赶快了,要是那个血帆间谍死了我可就白折腾了。”摇了摇头抛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兰洛斯不顾空气中传来的刺鼻硝烟,快步上前。
虽然覆盖式火炮打击杀伤力惊人,但老陈脸上并没有露出胆怯,反而是跃跃欲试地紧跟上去。反观吉安娜,则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精灵的背影。
她不是害怕,而是,她有些不太明白。一直到昨天,这家伙根本没有提过血帆之类的事情,怎么一早起来,这家伙就对藏宝海湾的形势这么了解了?
哦,对了,关于昨晚兰洛斯到底睡没睡的问题,她还没得到正儿八经的答案呢……
——————————
痞味少年之青春有夢
凯特琳藏身的岩壁早已经大面积坍塌,她缩成一团,等到第一轮炮火打击停歇的当口才推开身上的碎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大名鼎鼎的利刃小姐现在可谓是狼狈至极。浑身上下布满尘土和火药残留,衣服满是破洞,丝丝血迹遍布其上。但相比周遭那些大呼小叫扑倒在地的血帆海盗,于滚滚硝烟中挺直腰板的凯特琳,宛如不可一世的王者。
靈墨訣 琴璃殤
老爹送的魔法短剑让凯特琳成为了藏宝海湾的第一剑客,但面对众多挑战者,她依然能占据第一剑客的头衔这么多年,靠得,还是自己。
论蛮横她比不过其他人,但她远比其他人更狠,更大胆,更不要命。海盗敢做的她要做,海盗不敢做的,她一样能做。
“疯子,疯子!”邓肯双手抱头藏在不知道从谁手里抢来的盾牌下,浑身上下抖个不停,面门涨红,两眼瞪圆,气急败坏地朝着前方的硝烟咒骂,“你这个疯娘们儿,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
“既然这么怕死还做什么海盗?”凯特琳扫视一周,看到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人敢站起身来,她不屑地吐了口唾沫,“一帮怕死鬼。不如滚回娘胎去再回炉重造个几年吧。”
“哦,我忘了,你他ma早就被你们这幅怂样给气到入土为安了吧。”
“臭娘们儿,兄弟们上,干死她!”
化神戒
凯特琳舌灿莲花、张口就来,气得一众海盗气血上涌,邓肯也不顾什么炮击威胁,连忙带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正当海盗们捡起武器准备进攻时,凯特琳却洒脱一笑,抬手又是一枪朝天射击。
天眼
“臭小子们,今天奶奶我要你们所有人一起陪葬!”
“ma了个bi的!快跑!”信号弹熟悉的闪光映在众人惊慌失措的眼眸,方才那一轮炮击留下的硝烟和恐惧还未褪去,血帆海盗们还哪有勇气顶着炮火进攻?纷纷大呼小叫地四散逃开。
可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寒风在瞬息间环绕住整片空地,冰晶拔地而起,转眼便将空地上的所有海盗尽数包围。
看到这一幕,刚准备松口气的凯特琳再度绷紧神经,目光聚焦在冰墙唯一缺口处,那个突兀出现的人影身上。
“你,你是谁?”邓肯下意识停住脚步,随即想起炮火威胁,也来不及多问,厉声怒喝,“好狗不挡道,滚开!”
兰洛斯微微一笑,缓缓伸手向前一挥。
由奥术飞弹组成的风暴闪耀着迷幻而神秘的紫色辉光,映照在冰墙上,如同一场高贵优雅的绚烂星雨。
6环法术,奥术弹幕。
邓肯只听见雨点般的呼啸,随即哀嚎四起,短短两秒内,又彻底回归安静。他眼神剧颤,刚高高举起的拳头还来不及下令突击,僵硬地转动脖子回头看去。
方才在炮击下幸存的十来人,统统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等等……”
对他的求饶兰洛斯置若罔闻,大步流星靠近,一把按住了对方的脑门:“抱歉,我赶时间。”
惊悚的惨叫声突然在冰墙中爆发,凯特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这么多年的海盗生涯,她还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类,可以发出如此惨烈而又可怕的叫喊声。
“凯特琳姐姐!”
正当利刃小姐心悸之余,一个充满兴奋的可人声音如细雨般浸润了她莫名干裂的心田。
看到一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女飞奔而来,凯特琳先是一愣,随即眼中不自觉流露出许久不曾有过的温柔与亲和:“吉安娜?你怎么在这儿?”
“这就说来话长了。”虽然几年不见,但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在这位大姐姐的带领下在达拉然各种惹是生非,吉安娜非但没有感觉到半点隔阂,反而由衷生起怀念和喜悦。
故人重逢,她同样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先不说这些,我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炮击又要打过来了。”
闻言,凯特琳笑了笑,正要开口,前方遮挡视线的冰墙突然融化,那个方才给她带去莫名压抑情绪的灰发精灵,正一边掸去手上不知名的粉尘一边缓步走出。
“放心吧,那颗信号弹不是要继续开火,而是喊停。”
“啊?”吉安娜转过头看向精灵,一脸疑惑,“可凯特琳姐姐刚才说……”
“那是骗那些血帆海盗的。掩体没了,真要继续炮击,这位小姐怕就交待在这儿了。”兰洛斯笑着摇头,随后看向了这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女性,‘利刃’凯特琳,安斯雷姆的女儿,“我说的对吗?”
齊天大聖 被調教的萌正太
“猜得不错,不过你是……”近距离仔细打量对方,凯特琳这才找到了那股莫名熟悉的感觉来自何处:“哦!你是当年诱拐吉安娜的那个精灵!现在居然……”
“不,不是的!”
“……”兰洛斯笑容一僵,看向着急忙慌否认的吉安娜,一阵无奈涌上心头。你说你,脸红个什么劲,这不是让人更加误会了吗?
妖孽王爺請放手 雲煙夢兒
“我明白,我明白。”虽然相隔这么多年,但凯特琳依然是那个自作主张的老大姐,看到吉安娜脸色粉红,顿时露出揶揄笑容,一把将女孩儿搂到身边,用看似偷偷摸摸却正好又能让兰洛斯听清的声音说道:“虽然这个邋遢的精灵长得还算有模有样,但姐姐我可警告你,在达拉然那些年我就打听过,奎尔萨拉斯的那个游侠将军跟他不清不楚。还有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位蓝龙女士也是他带来的,听说前些年的战争期间,那个带队支援联盟的女精灵也是他的副官,还有还有……”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咳咳。”见对方把自己的户口本都快翻出来完了,兰洛斯连忙出声打断,“两位小姐,你们不觉得这地方的味道有些上头吗?”
“你好歹还上过战场呢,这点儿委屈就受不了了?哼,大男人怎么那么矫情……”凯特琳抬起头,十分硬气地扔了他一个白眼,随后又继续低头准备给不谙世事的吉安娜做思想工作。
“这,这些我都听说过。”吉安娜悄悄抬起视线,瞥了一眼气得嘴角直抽抽的兰洛斯,随即又快速收了回去。
其他不提,就之前兰洛斯因为达拉然之眼的事情被关押,本来派人就能处理的事情,希尔瓦娜斯不顾事务繁忙来来回回亲自跑了不知道多少趟,那段时间几乎整个达拉然的人都在讨论他俩到底什么关系。
之前吉安娜对此并没有什么其他感觉,但自从有了这些天来的经历,以及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听到这些事情,她莫名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不过你误会了,我跟他一起到这儿是因为肯瑞托的安排,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是这样,但凯特琳出门在外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出女孩儿脸上转瞬即逝的失落,她双目微眯,嘴角的笑容突然变得邪恶起来。
“我这里有药,迷倒他今晚你就可以把他办了,然后……”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如此出其不意又意料之外的发言让吉安娜骤然一惊,连忙慌慌张张地打断了她那极具画面感的言语。毕竟,这番话,跟昨天晚上怎么就那么相似呢?
长长的耳朵不住轻颤,兰洛斯脸上的怒气渐渐转变为敬佩,暗地里默默给这位海盗小姐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