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土爪

b5kmr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笔趣-【第三百九十四章 華臻你不就是想搞那個死人妖麼?】讀書-bnkpy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时间对华臻而言,每分每秒都显得弥足珍贵,自然不可能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费。
所以,玄吉与那个叫科菲的土著,二人之间的基形恋还没开始,就被他无情的终结了。
这其中自是免不了出现一些插曲,比如那个叫科菲的男人见华臻要带走玄吉,于是就用一种‘夺妻之恨’的眼神看着华臻,并说出“你们要对他做什么?”、“放开他,有种冲我来!”之类的话。
华臻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示意一下安德烈后,便拉着满脸写着‘老娘不高兴’的凉冰进入了数据拟态虫桥。
銷魂恩寵:致命首席強制愛 昕靈
千門聖手
而身为当事人的玄吉,任凭科菲如何绝望撕心的呼喊,也是全程无动于衷,因为在他的眼里,除了自家殿下已经再没旁人了。
……
虫桥内部,一艘小型飞行器中。
玄吉泪光莹莹地看着华臻的侧脸,几次想要起身过去说话,可都被凉冰狠厉的眼神吓到,故而打消了念头,他咬了下自己的下唇,又揉搓着自己的衣角,那模样当真是弱小无助又可怜。
万年前的那场突变,即使现在想起,仍记忆犹新。
殿下不知为何突然掉线,第六军团上至军团长肯特,下至普通天使战士,全都陷入极度虚弱状态,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同时面对第四、第五、第七三大天宫军团的猛攻,原本顺风碾压的局势瞬间调转,第六军纵使有高端战略武器以及先进战术技巧,在那种状态下也很难发挥出自身战力,进而对敌碾压演变成了一场屠杀。
作为第六军首席科学家,玄吉当时正在天宫西部疆域的一颗星球上研究某项课题,幸运的是他躲过了那场灾变免遭屠杀,可不幸的是,他也从那时起与第六军失去了联系。
一直以来,他都在尝试寻找第六军的下落,可是在这茫茫宇宙中,既要躲避华烨‘清剿判佞’的天宫势力,又要去搜寻一支落败的军团谈何容易,时间久了,希望一点点破灭,他也便放弃了。
然而让玄吉没想到的是,万年后的今天,奇迹出现了,殿下他竟然带人找到了自己。
不得不说,上天总是这样爱捉弄人~~
‘这个老碧池——’
凉冰看到玄吉这样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极力的平复后,才没好气的怼了华臻一下:“你之前跟我说有些事情就该交给男人来做,可是…这特么也算是男人?”她指着玄吉咬着牙说道。
可能是故意说给玄吉听的,凉冰根本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这也不怪她,一个正常的男人又怎么会露出这么恶心的表情呢?
华臻扯了扯嘴角,终于拿正眼瞧向一边委屈不行的玄吉身上,稍作沉吟后,他严肃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一万多年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玄吉,我还是要告诉你,搞基是没有出息的。”
“不…不是的殿下,您误会我了…”
玄吉慌忙的摆着素手,一幅极力想要解释的模样。
殿下带人找到了自己没错,但是也太能挑时间了吧?自己当时怎么就…
進擊在電影世界
凉冰冷笑一声,抱着肩膀翘起二郎腿:“男性天使都是一个德行,一旦离开了女人就会变得不快乐,不快乐就会自己去寻找快乐,哦不,应该说寻找刺激,比如万年前的华烨,身边不也总带着个叫做鲲鹏的死人妖么?
美女的貼身邪神 煮酒焚劍
所以说啊玄吉,你就不要再狡辩什么了,之前的一幕足以说明一切,毕竟我们眼不瞎耳不聋。”
“不…不是的…”
玄吉一听急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委屈巴巴的看着华臻,希望自家殿下能为自己说两句。
华臻也算够意思,不满的看着凉冰:“什么叫男性天使都一个德行?损他你就尽情损,干嘛要把我也带上?”
话音落下,玄吉差点以头抢地。
“你说呢?”
女人变脸速度是惊人的,前一刻还在不停冷笑的凉冰,转眼间凶相毕露,一把揪住华臻的衣领:“时空蔷薇这项造神工程叫艾希来明明是最好的选择,可你非要找这个死人妖,之前我还以为你是念及部下,现在看来…你小子不会也想找点刺激的事做吧?告诉你华臻,有我在你想都不要想!”
这种极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话华臻怎么可能会认,“你这臭丫头在胡说些什么?我性取向很正常的好不?”
“正常?”凉冰先是冷笑一声,随后快速凑近华臻,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吼道,“正常个屁,老娘每次穿睡裙到你卧房,你什么表现你自己心里清楚,换个正常人早就扑上来了好吧?你说你正常,那你倒证明给我看看啊——!”
这特么什么跟什么?
我不扑倒你就证明我找玄吉是为了寻求刺激,什么逻辑啊?
“你这小脑袋瓜里成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华臻抽出一只手捏住凉冰的嘴巴,恶狠狠的说道。
“哩嗦唔在想什么?”凉冰口齿不清的回答,“法正老良在一天,哩就别想单独接触喇个死人妖!”
手表也瘋狂 三月愛走了
“嘿,臭丫头还敢犟嘴。”
“#&@%*……”
他们这边大眼瞪小眼,甚至已经开始动手动脚,另一旁的玄吉则美眸流盼的看看华臻,又瞧瞧凉冰,慢慢地他蹙起了自己的绣眉,心中莫名的多了一股危机。
……
動漫時空巡邏員 驚濤白少
穿过大虫桥返回巨引源内部后,古斯与肯特他们已经先一步回来了,当他们看到被华臻带回的玄吉时,高兴与喜极不足以形容这三个人,曾经朝夕相处一分开便是万年,好在分开不是永别,如今他们又再次重聚了。
第六军中的那些老人也都围了过来,他们欢声笑语,语笑喧阗,华臻站在远处嘴角挂着浅笑看着他们,应对虚空未来要走的路很渺茫,荆棘与坎坷将无处不在,但是有他们在自己身边,自己并不孤单。
温润软嫩的触感突然自掌心处传来,华臻侧过头,发现凉冰这丫头不知怎滴牵住了自己的手,见自己看她时,还挑了挑好看的眉毛。
“华臻你不想让我参与的事,有危险是很定的,所以我不会参与,更不会去追问打听什么,但是,有一件事希望你能真心实意的答应我,”凉冰走到华臻身前,小手用力握了握,神情无比严肃,“让我陪着你吧,你遇到危险或者死掉了,至少我能看到,华臻~~我真的不想再次体会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了。”
话音落下,华臻眼睛忍不住大张一下,看着凉冰吹弹可破的俏脸,肉嘟水润的朱唇,以及那满是期待的目光,他沉默了。
让凉冰留下陪自己这种事,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甚至还在不停思考让她离开的方法。
情絲淚 古靈
文明的进步与发展虽然进展的路线不同,但最终达到至高点时所遇到的东西却是一样的——虚空。
女人,給朕開門:這個皇後有點悍
就目前而言,自己继承了盘古文明的遗迹,站在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发展钻研是否会走人家的老路落得同样结局,华臻也不敢保证,既然不敢就不能让自己珍视的人陪着,不是么?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幾字微言
“咚——”
異界智慧龍族
华臻没有说什么,抽出被攥着的手在凉冰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便笑着走开了。
凉冰站在原地,眉宇间隐含失望,她多么希望华臻能答应自己,哪怕是欺骗的也好,可是他没有,这也足以说明,他想让自己离开的念头一直没消退过。
‘到头来你和姐姐都是一样的,你们始终都拿我当小孩子。’她有些苦涩的想着,明显是误会了什么。
周围的喧嚣声欢呼声迭起,衬得她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华臻,老娘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想让我走?哼,门都没有!”

ub3mo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愛下-【第三百九十章 可以啊華臻,竟然敢懟老孃……】閲讀-bcvic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向上卷曲的大地如同巨型天花板,一应建筑、山林以及平原,全部呈现在周遭视野之内,看起来触手可及,但事实上这只是一种错觉。
这里的空间超乎想象的大,一个个高耸入云的巨构式塔状复合体,它们每一根之间都有着蛆结的‘纽带’相连接,塔的顶端,张牙舞爪地放射着盘错枝杈,众星捧月般遥对着这里最中央那颗正在燃烧的超级恒星。
每根塔柱的两翼位置,都有着两个百叶状的巨大圆轮,当第六军团旗舰编队,从百叶中被传送出来后,旗舰飞船上的人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静!
除了舰船的轰鸣声再也听不到其他。
此时的第六军上下已经集体失了音,并且除了安德烈,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惊掉了下巴,目光震怵的看着周围一切。
也不知过了多久,肯特才狠狠地合上自己下巴,他先是咽了下口水,随后碰了碰站在自己身边的古斯。
“喂古斯,这…这到底是哪儿?行星内部竟然有颗恒星,我…我没有看错吧。”
“……”
??
“古斯?”
半天都没得到回音,肯特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古斯这小子的表现竟然比自己还要夸张,下巴都要砸到地上了。
“我靠,之前搞得神神秘秘的,原来你小子也第一次见到啊——!”他的这口老槽实在不吐不快。
诚如肯特所言,古斯确实第一次见到这里的景象,也正因为如此,他心中的震惊才会比肯特强很多。
之前从华臻那里得到暗讯,大概意思就是想把第六军带到巨引源这里,身为华臻的贴身护卫,古斯不仅知道巨引源,而且想当年还在这里待过不短时日,自然是很熟悉的。
可是现在自己看到的这些都是什么?行星包裹恒星、夸张的巨构建筑体,这特么哪是巨引源啊?
本来之前还在跟肯特高深莫测的吹嘘,这回可好,装逼不成反遭打脸了。
“不是…之前殿下明明告诉我要来巨引源的,可是这里…”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古斯极力的想要辩解,奈何肯特根本不听,登时急的他满脸便秘。
“谁说这里不是巨引源了?”
就在这时,一道让众人无比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可能是周围的景象太过引人注目的关系,以至于直到声音传出,他们才发现舰船上竟多了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的模样,金色的碎发随意的披散在耳边,未经半点修饰,身材挺拔面容俊朗,抱着双臂,翘腿端坐于船舷之上,嘴角也噙着让众人无比熟悉的微笑,不是华臻还能是谁?
“殿…殿下!!”
主战航舰上的天使战士,多是第六军中的老人,可以说都是当初华臻亲手带出来的,所以当他们看着这位曾带领第六军留下无数传说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宛如做梦一样,如何激动可以想象。
男人之间的久别重逢永远都是感人至深的,身为军人第六军诸将很快便从激动中回过神来,没有过多的言语,他们用行动表达一切,齐唰唰地拂着胸口单膝跪下。
“第六军全体上下拜见殿下!”
铿锵有力的嘶吼,整齐划一的动作,神情振奋,喊声震天。
华臻殿下回来了,这一刻他们真的已经等得太久了,与华烨领导的天宫集团军交战期间,随着凯莎领导的女性天使增多,身为男性的他们开始受到冷言还有排挤,被迫离开天刃军的酸楚没人知道。
但即使如此,他们对华臻的忠心一如既往,即使万年过去,这份忠诚仍没有一丝减少。
时间终究不会为了谁而倒流,它只会无情的去呈现那泛黄的回忆,看着他们,又如何不叫华臻心生感动?
起身走到肯特身边,伸出双手将他扶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这位军团长,华臻满怀歉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肯特,我回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殿下~”
万年多的坚持等待,过程中经历数不尽的辛酸与坎坷,如今第六军的主心骨终于回来了,他又对自己说出这般感人至深的话,肯特感觉这一切都值了!
都市全能系統 金鱗非凡物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在此时此刻,相互对视的两个男人却红了眼眶,现在这个时候与北部战区看肯特自然是不同的。
……
凉冰有些失神的看着那边正逐一安慰着自己部下的男人,周围那些让人震怵的建筑景象,却是再也吸引不了她的目光。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声音,还有那熟悉的微笑,他一点都没有变。
华臻,韩旭。
当这‘两个人’的影子重合在一起,再看他,凉冰不禁自嘲的笑笑,暗道自己好傻,明明这家伙之前露出那么多破绽,可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伸手慢慢抚向自己小腹,她现在终于知道当初华臻以韩旭身份,强行植入自己体内的那个引擎是什么了。
‘次生物引擎么?哼,别以为这样老娘就会原谅你,迟了一万多年才兑现的承诺,老娘接受的心安理得!’
虽然这么说,但她的嘴角却勾着一抹好看的微笑。
口是心非,女人向来都是这样,女神亦是如此。
忽然身前一暗,想着心事的凉冰回神,抬起头原来是华臻走到了自己面前。
帶著軍隊玩穿越
她目光水盈唇瓣微翘,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并没有打算把数据屏蔽仪摘下,之前你来天城隐姓埋名,现在老娘跟你来个还之彼身,这回你也瞧不出我是谁了吧?
华臻确实没能看出这人是谁,在平均身高一米八往上的第六军团里,他要显得瘦小很多,才到自己的眉心。
按理说主战舰的这些第六军老人自己都该认识才对,即使不认识也会面熟,毕竟在自己的主观意识里,与他们分别也才不过二十多年,不可能彻底忘记。
可是现在,搜遍了脑中记忆,包括不久前指挥第六军与三角体交战,仍没能找到与眼前这人对上号的,
‘难道说是古斯他们新招的成员么?’
华臻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以新成员的身份,竟能同第六军这些元老诸将在主战旗舰任职,看来这小子在形体战争中立功不小嘛~’
他这般想着,伸出拳头在对方胸膛上捶了两下,刚要说些鼓励嘉勉的话,可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神級料理系統 我心浮誇
华臻眨了眨眼睛,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拳头。
‘什…什么情况?如果刚刚没感觉错,拳头好像被弹开了吧?’
凉冰也愣住了,‘卧…卧靠!他竟然怼老娘胸?’
她怎么都没想到华臻会突然来这么一手,怼的这个疼。
庶女要奮鬥 天如玉
原本嘴角噙着的浅笑瞬间不见,她整张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漆黑起来。
召喚神兵
“哎?内小子谁啊?我怎么没见过?”肯特压低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
“嗯?不知道哇,你们有认识他的么?”古斯小声回答,后又转头对一旁的诸将问了句。
“没见过。”
“我也是。”
“我去,我之前就注意到这人了,不过以为他是谁带上来的亲兵就没说。”
……
虽然是窃窃私语,但他们的说话声仍清晰地传进了华臻的耳中。
他看着对面正呲着小牙,一脸凶相盯着自己的‘天使士兵’,眼睛虚眯一下,也恰在这时他脑中竟鬼使神差般的闪过某只小不安分的影子,顿时吓了他一跳。
不…不会吧…
慢慢地后退一步,华臻额头见汗,他带着不确定的口吻,小心翼翼的说道:“凉…凉冰?”
“哼!”
被识破身份,凉冰索性也不再伪装下去,手伸向耳侧将数据屏蔽仪关掉,覆盖周身的黑色粒子重新聚合,瀑布一样的黑色长发倾泻而下,已是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貌。
不顾周围瞠目结舌看自己的古斯肯特等人,凉冰缓步向华臻逼近,哼笑一声,“可以啊华臻,竟然敢怼老娘胸,你说我要把这事告诉给姐姐,她会怎么收拾你呢?”
“……”
EXO之我的男神張藝興
靠啊!还真是这臭丫头!!

5v6k1優秀玄幻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第三百八十九章 華臻,這回老孃看你還往哪跑!】鑒賞-vg52r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浩渺的宇宙空间星系犹如水中的漩涡,红红绿绿,五彩缤纷,给壮观的宇宙增添了绚丽而又美妙的色彩。
某个不知名的星系中,恒星将自己的光和热洒向这片它所照拂的空域,黑色开始褪去,一片寂静的空籁,星火般的亮光开始不停的旋转。
此时一支旗舰编队正穿插在行星之间孤零零的航行着,排列整饬速度很快,不等细瞧就被一颗巨大的行星遮挡,过了不久当舰队穿过行星的阴暗面,被阳光直射到时,其全貌才真正的显露出来。
位于中央的主战航舰,整体就像一艘双桅横帆船,两侧有着一排排‘船桨’,它们上下摆动像是划水一般,为主战航舰提供着足够的动力。
高屋楼阁是舰船甲板上的一大特色,古老的暗金色雕纹完美的嫁接在主殿的外壁,两只高高的尖角直插天际,尽显张扬气派。
其他舰船造型与它差别无二,只是要比之稍小一些,紧紧围在它的周边,保持匀速航行着。
超級透視 妖刀
这支舰队不是别个,正是消失在北部战区的天使第六军团。
他们此行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清理海洋生物,之所以偷偷从战区跑出来,不过是收到了别人召令罢了?
“你小子说什么?殿下还活着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突然自主战舰中响起,滚滚的音浪似是要把整艘战舰掀翻一样,古斯看着对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肯特,表情有些讪讪。
“团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殿下让我对所有人隐瞒他还活着的事的。”古斯无奈的说着,又拿小眼神瞄了肯特一眼,“其中,你还是被他指名道姓的那一个。”
“啥?”肯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就凭殿下我俩这关系……”
“拜托团长,咱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你要是知道的话,那全世界岂不都知道了么?
‘肯特那嘴啊就跟棉裤腰一样,千万不能告诉他!’这是殿下的原话。”
“我……”
棉裤腰是个什么玩意儿肯特不知道,不过古斯的前半句他还是听明白了,虽然很想反驳,但却找不到丝毫的借口。
“那殿下为什么要对外人隐瞒他还活着?”暂时放下纠结古斯比自己先知道的事,他坐回原位皱眉问道,“不说咱们这些生死弟兄,凯莎小姐可足足等了殿下一万多年啊,这一万多年殿下他难道就不思念……”
“不是你想的那样。”古斯摆手将他打断道,“殿下他是在一年前才复活的。”
“什么?竟…竟然有这种事?”肯特闻言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船舱内某个正在校对航行数据的天使战士手指突然停顿了下,盯着光影面板的眸子也跟着微眯起来。
“说实话,当初听殿下这么说我的反应跟团长你一样。”古斯顿了一下,“至于殿下为什么要隐瞒,他却没跟我讲。哎,对了阿烈,你一直跟着殿下,具体情况你知道么?”
话音落下,他与肯特同时转头,向旁边铁塔一样端坐的莽汉看去。
见二人目光都投向自己,安德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不道。”
“……”
城主攻略
“……”
千山暮雪
两人同时无语,暗道一万多年过去,这夯货真的一点没变,还和以前一样。
……
当初华臻将安德烈托给杰斯照顾,他连个奔儿都没打就答应,而且每天还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像伺候活爹一样,不得不说杰斯这个人还是挺够意思的。
形体战争爆发前夕,凉冰和艾希这两个小不安分偷跑到了北部战区,为避免引起她们怀疑,华臻就没有把安德烈召回,叫他继续留在了杰斯那里。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没有华臻的允许,杰斯自然不会让安德烈参战,所以在战争期间,别人舍生忘死的与兽体打仗时,这夯货则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照顾,一日三餐顿顿落不下,每天所关心的也只有两件事: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殿下身边?今天该吃点啥捏?
后来华臻身份曝光,就没有了什么顾忌,他也便传讯杰斯,拜托把安德烈送到北部战区交给古斯。这样一来,一是不用继续麻烦人家杰斯,第二一点就是把安德烈放到古斯身边他也安心。
如今三个多月时间过去,三角体销声匿迹,其他兽体文明也是逃的逃散的散,足以说明此次形体战争神河体方赢得了最终胜利。
考虑到自己诸多计划实施起来人手紧缺,华臻就给古斯传了一道暗讯,叫他带领第六军避开凉冰和艾希,秘密离开北部战区与自己汇合。
……
“真没想到,当初殿下给咱们第六军搭载的屏蔽三角体能力的保护程序,里面居然还留有一手,”肯特突然一脸感叹的说,“竟能让咱们第六军在凉冰小姐和艾希的眼皮子底下离开北部战区,殿下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啊~”
超級金錢帝國 七世狂人
古斯闻言笑了笑,看着舰船暗能壁垒外的星光,也不由得感叹:“说起来这次出来援助天城,真正让我吃惊的反倒是凉冰小姐。”
“哦?怎么说?”
不远处那个调试战舰行进参数的天使战士闻言不禁慢下手上的动作,一双耳朵也跟着支了起来。
“当初那个调皮捣蛋,恨不得把整颗银翼星都搞翻天的小恶魔,竟然已经成了天城的天启王。”古斯摇头笑道。
“哈哈,可不是嘛,”肯特哈哈一笑,接过话茬,“不过本性还是一点都没变,咱们刚到天城那会儿,她不是还被凯莎小姐关着呢么?哎,殿下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古斯抿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的模板有點多 楚青風
“对对对,就是这句!哈哈……嘶——”
??
古斯疑惑地看了眼突然止住笑声的肯特,问道:“怎么了团长?”
離別曲
肯特显得比他还要纳闷,看着自己胳膊上立起来的汗毛,一边伸手搓了两下,一边转头瞧向战舰外说道:“我怎么感觉周围突然变冷了?”
“啊?有么?”
实在没找到让自己打冷颤的原因,肯特也就没再纠结,回过头对古斯问道。
“话说回来,殿下让咱们离开北部战区后与他汇合,可是具体坐标位置也没给咱们,这漫无目的的航行得到什么时候?”
“看我,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古斯拍了下自己额头,调出一张星图看了看,随后笑道,“好了团长,咱们就在这里停下吧。”
“停下?在这里?”肯特显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错,”古斯点了点头,看了眼星图上显示的时间,“这个时候殿下应该……”
“嗡——!”
他的话音还不等落下,不远处空域忽然浮起一道巨大涟漪,紧接着无数光影数据点亮,它们相互纠缠连接,很快第六军旗舰编队正前方,便出现一道由数据构成的巨大辕门,顿时,惊呼声一片。
“大家不要慌,这是殿下建立的数据拟态虫桥,”古斯一副过来人模样,安抚一下周围有些骚乱的天使后,转头看向肯特。
他嘴角勾起一丝神秘的微笑:“别怪我没提醒你肯特团长,通过这个虫桥后,你可要紧紧托住自己下巴,因为你将要看到的一切会超乎你的想象!”
“咕噜!”
另一边,那名调试数据的天使越过不停吞咽口水的肯特,看向战舰外已经稳固的拟态虫桥,明眸突然闪了闪,身后的羽翼刚想要张开,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放弃了。
他收回目光,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反应都已经到这了,我还急于那一时干嘛?华臻,这回老娘看你还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