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壇非雨

e3otd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 起點-第911章 兇獸大劫 神逆瘋狂!看書-lqlm3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扬眉与鸿钧,皆感知到了那起自西方,推动劫数的手段。
凭借运气所得残破造化玉蝶相助,鸿钧甚至窥探到了那起自西方手段的道。
一些未来的玄奇变化,也是有些感知的,就是有些模糊朦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要鸿钧能够确定一点,他与那西方存在,必然有争端便足以。
说实在的,这事儿不太好应对。
精分寫手成神記 卡列顛尼亞
起自劫数,修的又是无量劫。
一旦劫数所起,其力量必然增长。
也就是说劫数所起的状态下,双方的力量对比,乃是此消彼长。
抬头凝望那残破造化玉蝶许久,鸿钧眸色变幻,终究下了决断。
一道道气息玄妙汇聚,其背后形成一片虚无,似是那未曾开辟的混沌。
三道灵光融入那虚无,亮光消灭了黑暗。
诸多气息下沉,汇聚成一汪看得见,摸不着,甚至感知不到,虚幻至极的池水。
王妃在後院種瓜
三道驱散了黑暗的灵光,落入那池水当中,疯狂吸取那池水中的生长力量。
最终三朵莲花成型,摇曳。
鸿钧眼眸开合,神色坚定不移。
既然已经开始,便再无后悔,回头可言。
现在后悔,回头,游移不定,无疑是自己坑害自己。
前进的道路,就算是一片黑暗,也唯有硬着头皮咬着牙,向前挺进。
何况这条路,未必就见不得光亮。
成就玄妙之地,吸引玄妙灵气成就池水,模仿混沌,将精气神种植。
精气神花开三朵,然后寄托善恶自我,斩尸而出。
这是魔神根基断绝之后,借助造化玉蝶,以及往昔的修行经验,小心摸索出来的一种全新修行之法。
虽借助了混沌魔神的修行经验,与混沌魔神却始终不同。
而且借助造化玉蝶,鸿钧感知到洪荒天地,容不下混沌魔神的道存在。
故而此全新的修行之法,所行之道,可以谓之曰仙。
此法本是山中悟,人在山中自是仙。
鸿钧闭关,修行此全新摸索整理出来的仙道。
而扬眉虽说对量劫事多有关心,
麒麟的话,心情则是相当的不爽。
已然行之关键,再努力一把,便可破开一丝屏障,结果全让劫数笼罩给毁了。
大道修行,越是前行,越是艰难。
前夕迈进可能仅是呼吸之间,越到后期,越是艰难。
真正登堂入境之后,一丁点儿修为的突破,所需可能都是千年万年,无量岁月。
所谓一眼万年,到了相当境界之后,便不再是一个体会意义的形容词,而是无比的实际。
将修行的屏障突破一丝缝隙,自没有突破整体屏障那般重要。
然而有句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此仅差一点便可以完全功成的缝隙,极大影响着往后境界的整体突破。
要说影响完全,以至于将一番苦功以及所得混沌魔神之机缘全都废去,倒也不至于。
我的青春與你擦肩而過
毫无疑问的是,受此影响,少说也得增加千秋万载的修行时光。
就算时光的意义,于恒久长存的生命面前算不得。
那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啊。
妙手空花
何况受到打扰的心情,那叫一个暴躁。
“看来还真是陷入劫数中了。”
“既然如此,唯有顺应劫数所为。”
“你个混蛋!”
“不好好收拾一顿,焉能发泄此刻烦躁心情。”
受了影响的麒麟,眼眸深然盯着西方,心情自是很不爽的霸道。
“是谁?”
“胆敢暗中窥视本座!”
那自西方所起,推动劫数的言语,带着震怒以及惊疑不定所起。
似是有些怀疑自己的感知,是不是真的出错了。
理智与实际明确的提醒,断然没这个可能。
“是你吗?”
“若是你的话,这事儿就越发有意思了。”
好端端被窥视,何等的反应应对,自不必多言。
除了那冥冥中的感知,居然连一丝多余不妥的气息都没有。
可见此暗中目光,何等修为之高。
据藏匿西方的罗睺了解,这样修为的存在,包括他自己在内,也不过五指之数。
自己自然不能计算在内,那开天之初,阻截自己的老龙,也不能计算在内。
剩下的就是鸿钧,扬眉,以及那一身青衣,无尽玄妙的存在。
鸿钧与扬眉,倒是有些可能。
可能性却是不大,因为对这两个了解,还是相当深厚的。
目光传递不算什么难事儿,屏蔽自己感知,却是不见得有如此能耐。
陰緣結 桑鯉
唯一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一身青衣存在。
此番劫数,那一身青衣存在若是也插手的话,变数自是更多。
变数本就意味着无限可能,何况还是劫数中的变数。
罗睺并不担心劫数中的变数,给自身带来什么实质影响。
其身因劫数所成,其道自在劫数二字。
变数可能引起劫数的变化,以至于劫数更强。
而身在劫数中修量劫之道的自己,无疑是好处的最大所得者。
洪荒大地,因劫数所起,汇聚无量风云。
凶兽一族一番折腾,更是加剧了劫数的演化。
“吾乃凶兽王者神逆,今自当一统洪荒,登无上至尊位。”
以凶兽一族为根基,神逆所言震荡洪荒。
无数生灵心头都有一层阴霾遮挡,却因凶兽一族之势大,唯有默然无言。
其实内心深处,涌现真诚渴望。
希望能有一位无上修为傍身的存在站出来,阻止神逆,甚至是灭杀神逆。
心念与希望,是一种看不着,却真实存在,且无穷玄妙的力量。
来自诸多真情的希望汇聚天心,通过那悬浮的造化玉蝶,灌入了鸿钧体内。
得此浑厚力量相助,鸿钧所遇一切苦难险阻,都将不是问题。
“见过道友!”
看着眼前各有不同玄妙的自己,或者说是斩出的三尸,鸿钧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或许该是悲喜交加,最终归于的还是平淡。
喜的自然是成功开辟了一条不同于混沌魔神的修行路。
此刻能够功成,便说明先前一番所思,并无差错可言。
悲哀的缘故,除了洪荒天地将要遭遇一场大劫难之外,还有自身元素。
切实经历过,自然明白劫数恐怖。
此盘古不惜以自身成全的洪荒天地,如今要在劫数中走一遭。
简单的描述,却是大恐怖,甚至是大屠戮。
劫数一起,洪荒诸多岁月中孕养的生灵,绝大部分怕是要倒霉了。
自己的算计自有,但也不必将鸿钧想成那种仅是为自己,半分没将洪荒天地演化的无量生灵,放在心上的自私之辈。
有自己的打算与目的,根本性的实质,还是未曾受到任何的影响。
归于平淡的原因则是,反正该来的始终要来,如何变化,皆以实力玄妙对应即可。
想那么多,除了增升忧虑之外,半分无自身好处。
通过造化玉蝶的玄妙,鸿钧已然感知到一些事情,有些甚至是至为清晰的画面。
那该是冥冥中,天道的自然演变。
鸿钧隐约也明白了此一劫,将是何等的重要。
大道退隐,天道登场。
至尊神武 射天狼
兵仙戰場
此劫过后,天道将主宰洪荒无量。
无论是谁,成为此量劫中的胜者,都当成天道之下的代言人。
说实话,鸿钧对此真的挺有兴趣。
一番心念刹那动,因果已然成就。
因果牵动下,鸿钧与西方那位,必然有决定宿命的一战。
为保险起见,除了提升自己之外,更多的便是求贤访能,相助自身一臂之力。
因此缘故,鸿钧将自我留存,真身踏步无量洪荒。
这一日,鸿钧感知到了强烈的五行气息。
此种五行气息,让造化玉蝶动然。
历经岁月,对于此残破造化玉蝶,已然有所了解。
能有如此反应,必然与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牵扯莫大关系。
如此想着,鸿钧抬手抱拳。
正要开言祈求,一道熟悉中不耐的声音响起。
“既是熟人,没必要这么磨叽。”
“有什么事儿,直接摆在明面说吧。”
那几许不耐情绪言语,将鸿钧引入此五行气息浓郁所在。
“原来是阁下!”
得见麒麟的那一刻,鸿钧讶然,更是惊然。
惊然中,还有许多不解迷惑。
那一位存在,连开天大劫的凶险都能置身事外。
断然不该此等劫数,便可纠缠那位存在。
“你别看了,就我一个。”
“说来也是倒霉,就推开门看了这么一眼,便被无情拉入劫数中。”
麒麟语气自是说不出的郁闷。
“道兄既是全都明悟,便不再多做言语。”
“不知道兄可否答应如此请求。”
听懂了此言之意,麒麟再次颇为郁闷,向上翻了翻眼眸。
这家伙实在太没意思,直到此刻依旧劫气缠身,便该明白的。
话又何必非得往明白透彻了说。
紧接着,心情郁闷的麒麟依旧是什么没有说。
一身玄妙造化汇聚,出现在鸿钧面前,是一张与卫无忌相貌,相差不多的容貌身形。
“既是如此,便是大善。”
“鸿钧代替无量众生,表述最为诚挚的祝福感谢。”
麒麟一番变化,虽无言语,却也是态度的表达。
本来想着此地可能是极为难缠的,不曾想却是极为容易的。
“往后称呼五行老祖即可。”
一直沉默的卫无忌言道。
至此刻,五行老祖的名分,才算是堂堂正正。
搞定了五行老祖,鸿钧接下来又请来了两位修为至高的同伴。
该准备的,凭借造化玉蝶的提醒,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
接下来变数何等剧烈,都该牵扯不至于过大才是。
时间于恍然中,忽忽悠悠飘过。
劫数气息已然浓郁到了一定层次。
全面的大战,现如今还不到时刻。
小范围,小规模的冲突,去也已经控制不住。
劫气滚滚,终究将整个凶兽一族吞噬。
杀劫所起,万古寒然。
鸿钧与几位相约老友现身杀劫至中心。
“你们是来阻挡的?”
“可惜,你们还未曾有没那个实力。”
神逆在煞气影响下,满是狰狞嘶吼。
看着挺骇然,动静儿倒是未曾扩散到太远。
“有没有那个实力,总得打过才知道。”
鸿钧凝眸,似是有意无意瞥了几位相邀身影一眼,说道。
若换做个出生没多少时日,满脑袋都是热血的。
恐懼之心
仅凭这一句话,便足以刺激的嗷嗷长啸。
可惜,鸿钧寻求的,都是不知存活了多少岁月,恒态长久之存在。
什么没有见识过,鸿钧的心思焉能不知。
对神逆,倒也不一定有全神贯注的价值。
能看到鸿钧出手,自是弥补了价值差异。
一双眼眸转动,本来是想偷懒,也想看看情况,谁知道,没有接招的。
鸿钧没别的选择,只能自己动手。
手中拐杖向着出手的神逆一点。
力与力的碰撞,除了消磨之外,绝大部分扩散,弄出了不小动静儿。
“你是什么人?”
一招领教厉害,神逆满是警惕。
“不过闲散之修而已,又怎能跟道友相提并论。”
鸿钧并没有介绍自己的心思,何况这群老友。
能在这个时候,选择相助一臂之力,除了思量外,也是对自己的极大自信。
没那份儿本事,也入不了鸿钧的眼。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不管你们是谁,何等的能耐手段,都甭想能阻挡,此大劫之下的混滚前行!”
杀劫气息笼罩下,神逆已然不是往昔的神逆。
唯有一点不变,那就是信念的执着追求。
“大劫之下的滚滚前行?”
“走如今一遭,所求还真就无非如此。”
鸿钧不甘示弱,表明了态度。
神逆纵然是能耐,想鸿钧担忧,还稍微差些层次。
解决了凶兽劫,接下来真正要面对的,才是重头戏。
又是随手出击,打的神逆身躯翻滚。
也就是凶兽一族多有独特,换做其他生灵,估计已然是一掌崩碎。
不出手则以,出手基本上便是压着神逆打击。
自是惹得神逆嘶吼,无限狂暴下,进攻能力也在增长。
可惜,无论神逆发挥何等实力威能,鸿钧都可轻松应对。
即便不是压箱底的拼命手段,估摸着也都差不多。
能将神逆逼到这份儿上,自是鸿钧的能耐。
“这都是你们逼的。”
“吾不过想以洪荒整体威能,求之大道而已。”
其余几位冷眼观瞧,神逆于鸿钧手下各种的折腾挣扎。
终于一声嘶吼,竟是吸收劫气入体。

ticzw優秀都市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 線上看-第903章 以一敗三千!相伴-aplo5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看劫气翻滚,看劫数下的杀机森然,便该明白此起自大道之下,鸿蒙之初的劫数,何等恐怖。
称之为无量劫,一点儿都不过分。
劫数无量,杀伐亦是无量。
故此想要在此劫数中脱身,实在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白了,就是用全部的身家性命,进行一场决定宿命的豪赌。
输了,自然是什么都不说了。
决定宿命之战,输了,自然就是死的连渣儿都剩不下。
这不是一句形容词,而是无比残酷的事实。
在如此劫数的笼罩下,死的意味,就是灰飞烟灭。
赢了,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
獸魂大陸 鐵桶燈絲
就凭盘古这家伙施展出来的威能与杀伐,即便是处在劫数中,拼命搏杀一战,想要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盘古若是那么容易对付,也断然不会在比例如此失衡的状态下,还损伤这么多。
以至于诸多混沌魔神,陨落劫数中,肉身魂魄,自我意志,皆被盘古斧的锋芒,都天神雷的霸道所破除。
唯有一团血肉,以及难以磨灭的道韵留存。
从一定的层次以及角度而言,这些混沌魔神并未消亡。
有一团血肉,以及那难以磨灭的道韵留存,只要以无上手段,将分散的两者融合,孕养无量岁月。
这些混沌魔神自可回归。
驚世獸妃 zxj小z
理论上,如此所为,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从现实而言,这事儿却是不太容易所成。
此一场大劫,没有结局之前,敢问谁有这个精力与胆量想这些。
退一步而言,此一场劫数的最终胜利者,乃是这些混沌魔神。
凭盘古的能耐,此一番胜利,也必然是付出极大代价,方才能有所得。
抱着半残伤损之身得了胜果,第一反应除了喜悦之外,自然就是疗伤。
至于其他的事儿,还是等半残伤损之身恢复过来再说吧。
就算是如此,想要凭这些血肉以及道韵,将陨落的混沌魔神复活过来,也必然经历无量岁月。
那恐怕是个连混沌魔神,恒态长久生命,都觉得煎熬的岁月时光。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盘古败在了三千混沌魔神之手,这些混沌魔神,也未必就是赢家。
卫无忌站在那里,不在劫数中,难道他就真的只为了看戏吗?
鎖骨娘子
自没有这个道理。
凡事都有个可能的万一,即便是道,也存在遁去的一。
实在不敢说,盘古就已然是必须的完胜姿态。
万一中的万一出现,盘古败于混沌魔神之手。
那么届时身在劫外的卫无忌,必然入场,接续行盘古所为。
逃亡筆記 江南六爺
如此一来,卫无忌踏步入初始混沌,所行便有三数。
一是以道韵,召唤三千混沌魔神。
三千混沌魔神虽说是以卫无忌道韵所成,但最终的成就变化,与他并无太大的干系牵扯。
与其说是培育,倒不如说是召唤。
一场劫数下的大战,盘古与三千混沌魔神,杀伐涛涛。
此事就算是成就齐全了。
二是以盘古功成,身化洪荒为前提。
那么守护洪荒,便是卫无忌的职责。
三是以盘古败于三千混沌魔神为前提。
盘古功败,卫无忌理所当然接替。
三种缘故,三种可能,三段机缘,可实在是太有缘由了。
看着那劫数下的无量杀伐,一尊尊混沌魔神为道而不惧生死,依旧为盘古无情灭杀。
扬眉的一丝清醒意识,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站在混沌魔神的立场上,自该是同仇敌忾,势要灭杀盘古不可。
站在自身立场,却是无比的庆幸。
相对于劫数下的杀机森然,空心杨柳于焰火中烧灼的劫数,不是那么值得在意。
当然,这么想,不过也是一番苦中作乐。
不再专注于疼痛,似乎疼痛便减轻了不少。
混沌无垠,盘古与诸多魔神大战。
而在此大战场之外,还有一处小战场。
那就是五行魔神与麒麟的大道之争。
脚踏翻滚混沌,麒麟瞪大眼眸,昂首嘶吼。
张嘴喷吐,一道光辉五色纠缠,凝聚一体,似是一杆长枪,直奔那混沌魔神点杀。
不俗的威能,叠加绝对的速度,非要将那五行道的混沌魔神,捅个对穿不可。
直奔自身袭击,似是非要将自己捅个对穿的五彩光束,让此混沌魔神,感应到了无上的危机。
因危机感应而自然凝聚的眼眸,紧绷的心弦,达到了从所未有的高度。
修五行道的天赋自然,便是处在敌对状态,便是未曾见过如此神通。
也在所见光束杀机的刹那,自然明悟。
五行灭绝神光!
始之五行,终之五行。
经历生死轮转,实在是绝杀之道。
凭五行道的天赋,明白了此神通能耐的诀窍,想要创造一个差不多的,自不是难事儿。
唯一欠缺的,就是时间。
杀机生死就在眼前,什么事儿都得靠后再说了。
按理说,以五行而修行,深深了解诸多变化莫测。
对应差不多的手段,该是轻松自然。
可这话,却是不能这么说。
就打个比方来说,盾就一定克制矛,自是没有这个一定。
成功防御住矛的盾有,被矛扎穿的盾,也不是没有。
事儿,实在没什么绝对可言。
了解玄妙,更要谨慎小心。
干系生死,更干系大道之争。
一声嘶吼,沟通最为本质的五行法则,周身霎时五气翻腾。
道之争,超越生死数,实在没什么留情可言。
卫无忌的注意被微微吸引,这一场为道争夺的杀伐,无论最终结局如何,都将是值得铭记千古之绝唱。
观瞧大劫下的杀伐,无穷恐怖中,亦是看到了诸多玄妙。
原本仅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后来倒是不由自主陷入了玄妙领悟当中。
一阵儿蔓延灵魂深处的疼痛,让陷入感悟中,得了不少玄妙,而自身壮大的一丝清醒意志嘶吼。
若不是卫无忌弹指打出了一道光辉,这丝清醒意识,估计就得因痛苦而崩溃。
谢过卫无忌出手,即便是心中明白怎么回事儿,也还是忍不住抬眼观瞧。
那偌大的本源身躯,果然被盘古无情灭杀。
早已有所预料,还是忍不住感伤。
却见那砍杀了扬眉本源的盘古,一边以盘古斧以及都天神雷御敌,一边伸手入了扬眉所化本源之中。
一道光团,被盘古看似无意,丢弃战场杀劫之外。
一种渴望,一种亲近自然而生。
与那光团融合的瞬间,扬眉一丝清醒意识切实显化。
激动与感慨皆有,反正是无比复杂的看了卫无忌一眼。
人情因果,本来就有点儿还不清了。
现如今盘古来这么一手,无疑让他债上加债。
一番折腾,总算是脱离了劫数。
该是自此无灾无劫,尽是逍遥自在。
然而欠了这么多的债,又怎能逍遥自在。
盘古所为,自然不是为了谋求扬眉的回报。
确切的说,不是为了自己谋求扬眉回报。
他根本不需要这些。
于杀劫中明悟自身,于杀伐中修为至强。
相对于劫数初起时,如今的盘古修为迈进,实在是让人有些瞠目结舌。
修为迈进,目光所及,自然更深。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屬 正義大角牛
人情也好,因果也罢,这东西谋求越多越好。
当然,就这事儿,也得看层次质量,不能什么都谋求。
身在劫数中,虽说是凶险,然对修为而言,的确是无上的推助器。
盘古就是第一个身在劫数中的证明,那修为成长,真叫一个蹭蹭往上涨。
与混沌魔神的大战,越发的残酷,也越发的简单。
管你任何手段玄妙,就问能否扛得住这一斧子。
看着盘古从几许复杂动作简化,卫无忌眸中神光凝聚。
越是简单,越是玄妙,故此所言大道至简。
盘古的举动,无疑说明此一番量劫杀戮,推助其修为增长,已然触摸到了这个层次。
大道至简,盘古于一番劫数杀伐中,已然快要走出自己的大道。
该是可喜可贺的事儿,然而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小心。
当盘古力之大道,真正到达顶峰的刹那,这一场无量劫,针对盘古的考验,才算是真正开始。
“盘古,吾等跟你拼了!”
越是杀伐,越是不甘。
刺激之下,真叫一个疯狂。
什么才是真正的拼命手段,答案只有一个,抱着必死信念的必杀一击。
凌厉杀机汇聚,让身在局外的卫无忌心神一紧。
想都未曾来得及多想,随手一点,那长剑自是出鞘。
如此举动,可能拖累自身卷入劫数。
但卫无忌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拼命绝杀,纵是有三十六品混沌青莲防御,依旧被点破。
杀机无情落在盘古胸膛,就在要将盘古胸膛洞穿之际,一柄剑携带杀机而至。
剑光转动,于不甘嘶吼中,将那杀机,生生磨灭。
低头看了看已然破碎的胸膛,清晰可见心脏跳动。
一滴金色血液,自心脏处流淌,正好滴在了那柄救援而至的木鞘长剑上。
“如此,倒也算是缘分。”
盘古并不在意,吸了一口气,吞吐无量劫气,自身伤损,肉眼可见恢复。
轰隆隆!
于无穷劫气碰撞中,似有闷雷声响。
一种很不乐意的情绪表达。
量劫自无智慧可言,但无疑盘古举动,触动了量劫。
它的变化,是随着机缘形式而动,岂能随便干预。
说白了,就是该给的时候,自然会给。
没什么乐意不乐意,就是应该,必须。
盘古的一番所为,无疑是野蛮的抢劫。
奈何现在的盘古,已然不是劫数初始的盘古。
劫数初始的盘古,为了给兄弟的见面礼,为了试探,还得伤损自身。
现如今,根本没这个必要。
不需要的时候,不给也就算了。
需要了,不给试一试。
不给,自然是凭实力自己拿。
能做到这一点,盘古的修为增长是一番元素。
另外一番元素恐怕就是随着杀戮,无数混沌魔神的倒下,此一番无量劫,已然快要结束了。
盘古的修为增长,已然到了可以不受无量劫影响的地步。
再一个来说,与三千魔神的大战,不过是开场而已,真正的主场戏,重头戏,还得盘古来唱。
换言之,还是少不了盘古。
就是一些劫气的损失而已,损了也就损了吧。
自是自然间的发怒,心疼倒是没这个所谓的感觉。
“盘古,这一场,终究还是你赢了。”
劫气的变化,让命运魔神的意志,一片清醒。
诸多复杂,瞬时而过。
恨,自然是有。
悔,自然也是有的。
但这一切于现在而言,都已经不是特别重要的。
还是尽快脱身之无量劫数中吧。
往后哪怕尽在无量混沌中漂流,命运魔神自认也不至于饿死。
“哪里走!”
命运魔神想要脱身,盘古却不可能这么放过他。
萌屍蜜語:首席的吃貨小僵屍 橙歌
一声长呵,盘古斧与都天神雷同时使用。
命运魔神反应自然不能说是慢,但盘古的攻击,实在霸道且突然。
盘古斧与都天神雷,皆是无上的凶险。
用一便已然了不得,两者同用,又是突然所起,命运魔神自是扛不住。
肉身崩然,道韵流转,化作一条长河奔腾。
身在战场外,卫无忌心头感悟,用海河决堤。
他所得大道三千,其实并不完整,尚缺命运。
我的絕色夫君們
换句话说,这命运魔神,并非他的因果成就。
而是道之下,自然所生。
念及因果,卫无忌心神不由一动。
器焰囂張
一条条肉眼不可见,便是混沌魔神也未必可见的丝线遍布,最终探索到了无垠混沌深邃,一尊道人身影。
此身影存在及其明显,盘古斧以及都天神雷带来的伤害。
虽如此,一身道韵浓厚,也足以说明身份了。
因果魔神,或者说经历了劫数后的因果道人。
修因果的,果然没一个简单的。
因果魔神躲过了无量劫,成了因果道人,自有他的一线机缘。
卫无忌倒不是非得一定,灭杀了如此机缘不可。
此外若是预料无错的话,往后的洪荒天地,还得跟这因果道人,有莫大牵扯。
当然,这些都不是至为重要的。
无量劫看似随着杀伐,以混沌魔神一方彻底失败为结果而消散。
但卫无忌深然明白,真正考验盘古的时候,才算是到了。
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
劫气消散的那一刻,麒麟大显神威,结束了自身大道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