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奮鬥在開元盛世

h84uj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70章 木!節帥您看!熱推-vcm25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王二蛋看着眼前的攻城器械,被深深地震撼了。
四丈多高,五丈多长,三丈多宽,近距离看着,比他们五千多人耗费十多天堆积出来的土山还要大。
王二蛋听工匠营的人说了,有人管它叫木驴,有人管它叫大型攻城锤,不管叫什么吧,反正王二蛋长了这么大,根本没见过。
尖尖的顶子,仿佛要刺破天际。
最下面的木轮,一人多高,四排,每排十多个,比军中常用最大的盾牌还要大。
最重要的是在这件器械的最中间,高高吊着一个硕大的攻城锤。
那是森林之中最为高大的树木制作出来的,当初王二蛋带着麾下黑山部青壮去树林里面砍树的时候,就曾经惊叹过这颗树木的高大,以王二蛋等人的猜测,估计整个塞外都没有如此大的树木,结果第二天再去森林就找不到了,王二蛋还以为是什么神灵显圣了呢,却没有想过,原来是被工匠营用在了这里。
四丈多高的树木,掐头去尾,只保留下最为粗壮的树干,粗壮,雄伟,吓人,据说需要将近百人才能把它推动起来……
按照工匠营的说法,只要把这大型的攻城锤推动到汜水关前,正对着城门怼上去,上百人一同用力推动它,一次不行抡两次,两次不行抡三次……估计用不了多少下,就能砸开汜水关的城门!
王二蛋倾尽自己的想象力,琢磨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让这个大型的攻城锤怼在汜水关的城门处,三下子两下子就能把汜水关的城门砸开,安禄山这边的军士,完全可以顺着大型攻城锤所营造出来的空间,在汜水关城门处蜂拥而入……
这完全是给汜水关城门,在外面,加上了一个大型门洞子啊!
好东西!
“自古攻城,破门为先!”
史思明手指着远方的大型攻城锤,为安禄山等一众叛军头目做介绍。
“这便是工匠营穷全营之力,设计、制作出来的大型攻城锤。
相对于原来的攻城锤,做了几点改进。
一来,刻意加大了下面的木轮。
节帅您看!
木轮都有一人来高,而且最外侧的木轮排列很是紧密,完全可以当做营中的大型盾牌使用,如果在两侧再配合上足够的人马,完全比用考虑攻城锤内部人员的防御问题,故此,只要路途平坦,可以快速地推进到汜水关的城门之外。
二来,整体加高。
节帅您看!
这大型攻城锤的整体高度,甚至已经超过了汜水关的城墙高度。
之所以制作得如此高大,一方面是为了配合其中的大型攻城锤,另外一方面,还在最高端的位置,设置了藏兵洞!
只要大型攻城锤能够抵达汜水关的城门处,下面的攻城锤在百人的共同推动之下,可以迅速破门。
而上面的藏兵洞可以同时打开,外开的门板,可以直接平铺在汜水关的城头之上,其中隐藏的兵士,可以在一瞬间冲出来,如果谢三郎等人的注意力完全在城门处的防守的话,说不定藏兵突袭一招,就可以建立奇功!
三来,整个大型攻城锤,特别注意了防火。
节帅您看!
从最顶端到下面的木轮,工匠营特意用了整体的坡面,不管是汜水守军用石头砸还是用滚木扔,都难以破坏攻城锤的整体结构,甚至火箭射上去,只要不正面射中,很容易就被坡面弹开。
另外,坡面之上铺设了三层牛皮,在出发之前都浇水浇透了它,就算几支火箭射上去,也断然不会烧起来!
至于淮南军最常使用的火油……”
说到这里,史思明傲然一笑。
陸少寵 妻
“不敢隐瞒节帅,在三层牛皮与坡面木板之间,我还让他们加设了一层泥土,足有一掌之厚!
就算淮南军真的对大型攻城锤使用了火油,最多也就是烧掉最外面的三层牛皮!
等他们发现藏在牛皮下面的泥土,即便重新喷洒火油,咱们已经攻破汜水城门了!”
女主,你够了! 龙文傲
安禄山听了,顿时大为兴奋,没口子地夸奖史思明。
“让你去打造攻城器械,果然找对了人!
这一层泥土的设置,我就没有想到,绝对是神来之笔!
哈哈哈……
我倒是想看看,谢三郎拼尽全力烧了牛皮之后,却看到一层厚实的泥土,该是如何表情!”
此言一出,众多叛军将领纷纷哄笑。
史思明陪着笑了一阵之后,正色说道:
“启禀节帅,此大型攻城锤,乃是工匠营集合全营之力打造出来的,就是为了让我军一举攻破汜水关!
如今,攻城锤马上就要出战,还请节帅下令,多多派遣士卒配合,力争一战功成!”
安禄山点了点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需要多少人?”
“至少一万!”
在安禄山众人在了解大型攻城锤的时候,汜水关上的士卒,也看到了这个“庞然大物”,早有人飞奔帅府,上报谢三郎。
不多时,谢三郎带着汜水关的头头脑脑,一起登上了汜水关城头,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必然是安禄山抵达汜水关之后第一次亲尽全力的攻城,就看那个大家伙就知道来者不善。
“节帅您看!”
谢小智作为汜水关的原本守将,表现得最为急躁。
毕竟即便谢直身为天下兵马副元帅,亲自驾临汜水关,天然就“抢占”了他这个汜水关守将的职位,但是他毕竟守卫汜水多年,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守卫汜水”这样的职责,已经化为烙印熔刻在他的骨子里了。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
现在眼看着安禄山叛军,竟然在连番受挫之后,竟然开始放“大招”了,鼓捣出这么一个“大家伙”来,他能不着急么?
谢直文言却没有说话,微眯双眼远远地望着,半晌之后才是一声嗤笑,硬邦邦地甩下四个字。
“大而无当!”
说完之后,也不等周围人发问,直接下令。
“谢节!统领全城兵马,准备迎敌!”
“谢小智,上山!统领左右攻城弩,重点攻击叛军的有生力量,不用去管那个大个的器具!”
“郝好,统领淮南谍报司行动队,出城,进地道!”
“谢小义,留在我身边,以为中军传令!”
“牛佐,统领亲卫营,以为全军总预备队,随时做好出击准备!”
“曹水生,统领大车帮兄弟,随时准备上城头协助守城!”
“谢忠,柳放,统领汜水县青壮,帮忙搬运守城器械、箭矢!”
“刘大根儿……?你上城头干什么来了!?”谢直发号施令到了最后,竟然在城头之上发现了工匠营的刘大根儿,顿时脸色一沉,直接说道:“不是告诉你,工匠营不参与守城吗?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加快研制我需要的东西!”
刘大根儿还真没想到,他刚刚一上汜水城头就赶上了这么一出儿,知道现在并不是辩解的时候,赶紧一叉手,直接说道:
“启禀副帅,小人前来报喜!
那件东西……
成了!
现在工匠营已经试制了一架,几经检验,效果非凡!
故此小人前来报喜!
同时,请示副帅,下一步当如何行止!”
谢三郎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
诡异降临到我身边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好!
试制了一架?好,一会,试射一次,咱们倒是要看看效果如何!
彩虹女孩
回去准备好了,听我号令!”
刘大根儿闻言,直接拱手奉命,转身就走。
谢直见他离去,转头看向汜水关城头的一众人等。
“诸君,国事艰难!
有逆贼犯上作乱,提兵十万南下,是要一攻洛阳二打长安,彻底覆灭大唐百年的传承!
如今朝廷准备不足,只能派我等在汜水关牢牢阻挡住叛军!
我等也算不负朝廷所托,三战三捷!
一战,炸毁汜水县城,彻底覆灭叛军前锋人马。
二战,以地道围杀安禄山,可惜功败垂成,即便杀伤了半数曳落河,却也让贼酋逃出生天。
三战,山岳攻城弩、地道布火油,一举烧毁叛军攻城的土山,更是杀伤、烧死大量的叛军人马。
如今,安禄山已经心浮气躁,不但制作了这么大而无当的一个攻城器械,又派了足足万人攻城,这是要不计伤亡强攻汜水关!
这是我等守卫汜水关城的第一场硬仗!
诸君,也正是你我勠力同心,给叛军迎头痛击之时!
你我众人身至汜水半月有余,为了构建汜水关整体防御体系,堪称旰食宵衣……
如今,也正好让天下认看看,我等的手段!”
众人一听,轰然应诺,一时之间,似水城头之上,气势如虹!
待众人纷纷离开城头去执行自己的任务,谢三郎带着小义,挺立在汜水关城头,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战场。
谢三郎站在城头望战场,战场上也有人在望着他。
王二蛋。
进攻还没有开始,他站在攻城大军的队伍之中,距离汜水关其实还挺远的……但是王二蛋就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汜水关的城头,在唐军将领四散之后,他就能确定挺立在汜水关城头之人,就是传说中的谢直谢三郎。
因为,大旗!
三杆大旗!
如今他已经找人请教了三竿大旗上的字……
“唐”!
缘来我的邻居是EXO
“天下兵马副元帅,谢”!
“天下盐铁使、海疆防御使、淮南节度使、御史大夫、汜水侯,谢”!
王二蛋觉得,他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这三杆大旗,以及……三杆大旗之下的……那位“天神”!
自从汜水县城在他眼前轰然炸开,王二蛋回首汜水关,见到了三杆大旗之下的那道身影,在火光的映射下的威风凛凛,他就坚定地认为,那就是“天神”!即便教主说不是,他也是!
现在,自己身在大军之中,马上就要进攻“天神”驻守的汜水关,王二蛋是要多心虚就有多心虚……
他是真不想去啊……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倒霉呢?
本来在土山之上,已经和统领塞外胡骑的梁满斗做好了“交易”,我把功劳让给你,你日后少安排危险的任务给我们黑山部……
本来俩人商量得好好的,谁承想,唐军第一支攻城弩,就射爆了梁满斗的脑袋……
王二蛋连滚带爬地跑下了土山,算是捡回来一条性命,但是这个“交易”也就做不得数了。
而且,最让梁满斗糟心的是,不但不能少接点危险性的任务,还被直接指派到了战斗第一线……
为啥?
因为统领塞外胡骑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梁良……
游戏仙道 专属影子
这位花马部的首领,跟王二蛋的仇,大了去了!一共就俩儿子,都死在王二蛋的身边,梁良没直接拎着刀子找他拼命,那就是人家看在教主高尚的面子上没闹事而已,他能不恨王二蛋不成?
不能明着来,还不能暗中用力吗?
机会来了!
节帅安禄山出兵一万,配合大型攻城锤攻城,梁良想都没想,直接就把王二蛋和黑山部派出来了。
王二蛋纵然不愿意,却也知道“军令难违”这四个字的分量,只得出来去面对那位“天神”……
心中没底,就只能不停地给自己打气……
往前看,是大型攻城锤,硕大的体型,确实能够给人一点点安全感。
往后看,史思明特意在投石机阵地旁边搭建了一座高台,请安禄山、军师高尚等一众叛军大小头目上台观战。
看台背后,也树立起数量众多的旗帜,看起来倒真是旌旗招展、彩旗飘飘,颇有一种兵强马壮的味道在里面。
其中最显眼的,却是一杆大旗,红底黑字。
妖后,看朕收了你 金流儿
“讨逆大元帅,东平郡王,安”!
这个……对比起来,可就没气势了啊……
王二蛋即便不太懂唐人官职之中的弯弯绕,却也知道,这是自家大帅的认旗。
“讨逆大元帅”,自封的……
“东平郡王”,唐朝天子册封的……
结果,唐朝天子册封的东平郡王,要对大唐朝廷,对大唐驻扎的汜水关进行“讨逆”,还大元帅!?
听着就那么别扭……
王二蛋回头,再次看向汜水关城头的那位天神,由衷地感到一阵心虚……
这一仗,能行吗?
观战台之上,史思明倒是信心满满,见叛军大小头目已经落座,便请示安禄山。
“节帅,您看……?”
“行动!”
大型攻城锤,轰然启动!

tpuwq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歪嘴椒-第669章 木!投石機的尷尬看書-053l7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三郎……副帅,我回来了!”
谢小智步入汜水帅府正堂,满脸的笑容。
他这几天可得意了,属于脚下带风的那种。
城外山岳之上的攻城弩,正式谢小智带着汜水关原本的守军布置的,纵然是谢三郎的安排,但是带着熟悉地形的军士上山踩点,是他做的,根据地形计算攻城弩射程,是他做的,甚至在军士抬攻城弩上山的时候,谢小智还亲自动手帮忙来着……
现在,山岳之上的攻城弩骤然发威,一举焚毁向汜水关步步逼近的“土山”,这乃是谢小智实打实的功劳。
最关键的,将土山烧毁在距离汜水关一里之处,让叛军不得不考虑其他的攻城方式,等于瞬间化解了汜水关中逐渐紧张的气氛,更是让谢小智心中畅快至极。
土山整整烧了三天,也阻挡了安禄山叛军整整三天时间,他也整整傻乐呵了三天。
这不,今天奉命去山岳上检查攻城弩,回到帅府回报的时候,也如何压抑不了脸上的笑容。
“启禀副帅,山岳上的攻城弩状态良好、无一损坏……
箭矢齐备,数量充足……
各处防御井井有条,断然不会给叛军上山破坏的机会……
兄弟们的心气都很高,好多兄弟都说,在副帅麾下打仗,痛快!别说安禄山麾下不过十万人马,就是有百万人马,他们也有信心将叛军阻挡在汜水关以东!”
谢直正在给工匠营的工匠做交代,听了谢小智的汇报之后,点了点头,示意他听到了,却还是转向了……大根儿,工部调出来的工匠,从长安就一路随行到了汜水关,如今正在谢直麾下的工匠营中出任大匠。
“进度虽然慢了,却也不能着急!
跟淮南工匠营做好配合,一定要试验成功之后再大规模制作!
另外你放心,回头我会交代淮南工匠营,还是以咱们工部的工匠为主……
再有事,直接来找我,莫要把长安那一套带到汜水关来,你虽然是匠户,却也会在守城之事上发挥重要的作用,自己把腰杆子挺起来!
等到守城功成,谢某还要帮你们请功呢,说不定直接混一个官身出来,也算是给你家改换门庭了……”
工匠大根儿闻言,激动地无以复加,指天画地的保证,一定要尽快完成实验,好回报副元帅的信重。
待他斗志昂扬地离开,谢直这才转向了小智。
这段时间谢三郎就一直这样,很乱,很忙,虽然将叛军的土山成功在汜水关外一里之地,仔细算起来,和叛军接战三次,都是大胜,他也没有丝毫放松,每天都坐镇帅府之中,事无巨细地安排守城的相关事宜。
说实话,也就是如今汜水关的相关事务不多,里里外外也不到一万人而已,要不然,就以谢直这种“工作方式”,恐怕早就累趴下了。
有的时候,也有人多多少少隐晦地劝说,谢直直接摇头,说什么律法出身之人,习惯了细致入微,要是让他抓大放小,难,而且现如今两军正在交战,与其在这个阶段改变自己的习惯,不如按照自己最熟悉的方式多做一点事……
“数量充足?有多少?如果按照现在的消耗的话,还能支撑多长时间?”
小智一愣,默算了一下,这才开口。
“至少能够支撑到九月份……”
谢三郎直接摇头。
“不够!
现在不过是第一次使用,因为火烧土山,让叛军不得近前,前后一算,这才打了多长时间?等到叛军卷土重来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对轰,也许一天从早到晚都要发射攻城弩,那是什么强度?”
谢直不理小智是否理解,直接下令。
“联系洛阳工部,让他们加紧赶制,至少还需要一倍以上的箭矢……
另外,让工部挑选能够修缮的攻城弩的工匠送过来,等到使用强度上来之后,攻城弩一定会大量损坏,让工匠带着各种零件过来备用,别等到了时候,弩箭有,攻城弩却全坏了……”
小智听了,连连点头,直接转身出去安排,就连脸上一直保持的笑容都有消散的迹象……
小智刚走,郝好就来了。
完全进入工作状态的谢三郎,根本没有这个时代官员身上那种故作城府的拿捏,也没有往日坐堂审案那种一言不发的冰冷,一见郝好,主动开口。
“一场地道伏击,打得安禄山不敢近前……
堆土为山,折腾了整整十天……
一把大火足足烧了三天时间……
行,算你用地道拦住了叛军半个月的时间,我已经传令谍报司,晋升你为大匠,回头去找小义办手续吧……”
郝好听了,脸上都乐开花了,嘴上还故作谦虚。
“属下不敢居功,属下不敢居功啊……
一场大火拦住叛军,乃是山岳之上攻城弩的功劳……要不是节帅早早命令小智将军在山岳上布置攻城弩,又抓住了叛军将木头混杂在土山之中的漏洞,用大量火油引燃,哪里能有如此战果?
属下带人构建的地道,在此事之中作用有限,实在是不敢居功啊……”
谢直却没有理会他的故作谦虚,直接摇了摇头。
“也不尽然……
鬼墓迷踪
防火之前,我听说你还带着你的一帮手下,特意在土山之下挖了一个洞穴出来,虽然不大,却装满了火油……
契 婚
有这么回事吧?”
郝好嘿嘿一笑,装作不好意思,却难掩得意。
“这么点儿小事……节帅您都知道了……”
“这就是你的功劳!”
谢直没废话,直接给出了正面的评价。
“要不是你提前拓展了地道,在土山下面藏了大量的火油,就以攻城弩上携带的那些,大火又岂能燃烧了足足三天时间?
况且,要是没有地道遮掩身形,咱们淮南军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土山?不能靠近土山,自然也就难以多点引燃……
所以,郝好你就不必谦虚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有功,当赏!”
郝好听了,笑得两颗大门牙差点飞出去。
“如此说来,多谢节帅,多谢节帅……”
谢直点头。
“赏功罚过,军中根本!
这是你应得的,不必感谢!
另外,谢某还要提醒你一点,叛军已经推进到了城外一里之地……
在城外一箭之地的这个范围内,才是咱们城防各种器械配合威力最大的范围,也少不了你的地道,你可要再上点心,挑选时间出城再检查检查,莫要误了咱们的事儿……”
“节帅放心,属下必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现在就带人出城探查,一定保证和其他器械做好配合……”
郝好这边赌咒发愿地保证之后,也不多留,直接就转身去做事了,他刚走,帅府正堂又来人了,小义。
“三爷,出城探查的兄弟们,回来了……”
谢直点头。
“土山大火挡了安禄山叛军三天时间,他们也该有所动作了……
探查的兄弟们怎么说的,安禄山下一步准备干什么?”
“这三天,安禄山也没闲着……”小义开口,将出城探查的结果汇报给谢直,“他们正在组装攻城机械,看样子,是投石机……”
“投石机?”
谢直闻言,笑容顿时绽放在大黑脸上,不过出于谨慎,还是多问了一句。
“具体位置呢?探明了吗?”
小义也是满脸笑容。
“探查明白了……
仙君莫胡来 漓云
正如三爷所料,叛军的投石机阵地,就在那烧毁的土山之后!
叛军如今正在紧锣密鼓的组装投石机……”
谢直闻言,哈哈大笑。
“好,如此最好!
看来咱们把土山控制在离城一里之地的位置,绝对是正确的!
小义走一趟工匠营,告诉他们,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送上城头去!
放眼天下
我倒是要看看,安禄山这一回,还能有什么新招数!”
第二天一早,叛军终于组装好了,投石机。
笑傲魔君 独步游尘
没别的说的,发射。
然后……
就尴尬了。
唐时的投石机,最远射程,就是一里距离。
叛军将投石机阵地构建在土山之后,固然能够利用烧毁的土山防御攻城弩的攻击,但是也因为土山,正好卡在距离汜水关一里之地的这个节点上,而叛军将投石机设置在土山之后,造成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汜水县城,面前在投石机的射程之内。
“轰!”
十二架投石机同时发射!
足足一半的巨石,直接砸在了汜水关城下,连城墙都没碰着!
另外一半,大部分都没有射上城头,直接砸在汜水关的城墙之上……轰的一声,炸开,除了吓唬人之外……屁用都没有……
还不错,有两颗巨石,倒是真射上了城头。
结果,淮南军按照谢直的指示,直接从工匠营之中搬来了数量众多的木栅栏,把城头都摆满了,巨石砸上去,固然震动了木栅栏,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如果能连续砸上两三下的话,说不定能够直接把木栅栏砸散架……但是,巨石终究已经是强弩之末,经过木栅栏这么一垫……就这么直接反向掉下了城头……
这他么不就尴尬了么!
十二架投石机,有用的,一共就俩,还没大用……
巅峰权臣 平湖荡舟2276
安禄山正带着叛军大小头目,观望投石机的实战效果呢,结果正好看到这一幕,当时脸都黑了。
史思明在一边也是一脸尴尬。
“节帅,看来……单单依靠投石机攻城,恐怕是不行了……
不如,让咱们二郎带着云梯冲一次?
投石机的作用虽然不如预期,不过对城头之上,多少也有点影响,只要咱们这边发射不停,城头的守军就必然要分神……
如果这样的话,不如就趁着守军不能安心守城,让儿郎们冲一冲?”
安禄山能说啥,只能点头。
史思明也不废话,随便点了一名将领,让他带着三千人,攻城。
结果……那叫一个惨!
三千叛军刚刚转过土山,迎面就是一波攻城弩……
搏命先前,不计伤亡,刚刚冲到一箭之地,汜水城外遍布的地道之中,就开始有冷箭偷袭,三五成群的淮南军倏忽而左倏忽而右,打得叛军叫苦连连……
还是奋力向前,在大部分人都进入一箭之地之后,汜水城头的箭雨就播撒而下,一时之间那真是惨叫连连……
史思明顾不得这些,赶紧下令重新发动投石机……
你还真别说,将近十比一的成功率,还真能成功地将巨石射上汜水城头。
结果……
又是木栅栏……
又是砸中之后反向弹落……
这一下,好像汜水守军扔下来的滚木礌石一般,好巧不好,正好砸中了那位带队的将领。
“噗”的一声,一个活生生的人,直接被巨石给压成了一摊血肉,看起来比身中了淮南军的滚木礌石还惨……因为,淮南军的滚木礌石,哪有叛军投石机发射的石头个儿大啊……
三千叛军早就死伤过半了,一见首领惨死,直接崩溃,一声发喊,夺路回逃!
妻不设防,总裁步步沦陷
这仗打得……
安禄山身边叛军大小头目,有一多半人都想伸手捂脸……
三千多人冲出去,也就跑回来一千人上下,连汜水关城墙都没摸着,还搭上了一个将领……
太特么丢人了!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看不出来,人家谢三郎,早就把战场给十万叛军规划好了,甚至把土山烧毁在距离汜水一里之地的位置上,甚至也是计算出来的结果。
土山残骸往那一摆,逼得叛军只能把投石机阵地设置在土山后面,因为距离的关系,根本难以发挥出投石机应有的功效。
嫡宠
然后在土山之内,也就是距离汜水关一里之地的这个范围之内,谢三郎构建了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
凶衣
尋找 前世 之 旅
天上,有布置在山岳之上的攻城弩。
地上,有地道中突然出现偷袭的淮南军。
攻城,有箭雨,有滚木,有滚木,说不定还有什么热油、金汁,对了,还有叛军配合着射出去的投石,那守城效果,比他么淮南军自己守城效果还好……
很多人都偷偷地再看史思明,你费劲巴拉地构建了一个投石机阵地……是为了帮谢三郎守城的?
对这样的结果,史思明也挺尴尬,不过他还在争取。
“节帅……
工匠营这些天不仅仅打造了投石机,还倾尽心力打造了一件攻城利器……
明天!
明天就能完工!
还请节帅下令,命令全军配合,明天再攻一次!”

a5muw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35章 世態炎涼鑒賞-ppng6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李府管家李忠,到王侍郎家里干什么去了?
面对谢三郎这样的问题,李林甫的脸色难看得厉害!
他如果还是那个大唐首相,谁敢如同审问犯人一样这样跟他说话?别说是谢三郎,就是天子李老三,也断然不行!
但是所谓时过境迁,不是那个时候,情况自然也会变,他终究不是那个掌权十八年的大唐首相了,面对谢三郎黑着脸的诘问,也不得不努力压制着心头的不快,勉为其难地给谢直解释。
“四月初一,李某罢相,天子下令,要贬谪李某到荆州大都督府做一任长史。
李某固然是回见就病倒了,但是君命难违,早晚都是要出京前往荆州的……故而派遣管家走了一趟兵部的王侍郎家里……”
“这个谢某就有点不明白了,李长史既然是要出京前往荆州赴任,为什么要派人去王侍郎的家中?”
谢直已经彻底进入了审问的状态,只要听到感觉不对的情况,就第一时间打断李林甫的描述,直接开口询问。
李林甫突然被打断了言语,相当地不高兴,哪里还有什么“口蜜腹剑”的风采,一张脸黑得都快赶上谢三郎了,但是他依旧压住了心头的不快,开口向谢直解释道:
“汜水侯,你查到了王侍郎乃是太原王氏出身,跟王鉷王銲兄弟关系一般,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消息。
你终究是刚刚返回长安城,毕竟不如李某坐镇政事堂一十八年,对长安,对百官,以及对大唐天下的了解……
王侍郎有个亲哥哥,早亡,留下了一支血脉,从小就跟着王侍郎长大,这孩子也算是争气,考中了进士,选官的时候,正是李某帮着打了招呼,如今就在荆州大都督府为官。
李某早就想好了,如果出京的话ꓹ 要把儿子、孙子都带离长安城……
这么一大家子前往荆州,无论如何也得问问具体的情况。
故此ꓹ 李某就派管家前往王侍郎府邸,让他去信问问……
一来,问问荆州的气候、水土ꓹ 需要不需要准备点什么……
二来,也问问荆州大都督府的衙门是大是小ꓹ 留给长史的院落又如何,能不能让李某这一大家子都住下来。
如果不能的话ꓹ 还需要请王侍郎的侄子出面ꓹ 在荆州大都督府左近,帮忙给我李家租赁一处宅院,等人到了,也好安顿。”
说到这里,李林甫也特别无奈,仿佛对这些家长里短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还特别厌烦ꓹ 最后却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无奈说道:
“汜水侯身后也有一大家子人ꓹ 更因为你谢三郎这些年风生水起ꓹ 大有淮南名门的架势……要不是你如今的爵位还仅仅是一个侯爵ꓹ 恐怕你谢家早就成为我大唐的顶级门庭ꓹ 如果下一辈子弟,下下一辈子弟能够成材ꓹ 说不定也能像五姓七家一样……
你身后既然也有这么一大家子ꓹ 自然就应该知道ꓹ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小归小ꓹ 却也都需要提前准备,还得有专人尽心竭力地负责到底,要不然的话,家中那些不成器的小子,指不定得闹腾成什么样子……
这些事情,一直都是管家李忠在负责,我就让他去问问了……”
谢直听了,点了点头,说实话,他对李林甫说的,根本不敢相信,但是如果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
一个人出门、做事,怎么都好说,要是一大家子,祖孙三代还有大量的女眷,那事情多得简直让人崩溃,就算他身在扬州的时候没怎么管过自家的这些事情,但是看着自家夫人杜氏每天忙前忙后一刻都不得闲,就知道,这些所谓鸡毛蒜皮的小事,最是消耗人的心神,那一件没注意,到了最后,特别影响情绪。
boss 輕撩:呆萌小老婆
如果真像李林甫所说的一样,如果他一心想离开长安前往荆州的话,还真得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
“也就是打声招呼,几句话的事情,怎么会滞留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李长史你刚才也说了,你从大朝会回到家里就病倒了,延医、问药、安排饮食,等等,这些可都是事儿……
虽然谢某不怀疑你李家子孙的孝顺,但是这些事情,恐怕还是李府管家平日里管得多吧?
而在这么一个当口,李忠李管家不在府里伺候您李相,反而跑去王侍郎家中……你说要为去荆州提前做准备……姑且当做是真的。
但是一说就说一个多时辰,就把你扔在家里?
我不信!”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李林甫彻底压制不住心中的不快,直接喷道:
“别说你汜水侯不信,就是我都不敢置信!
平日里,那王侍郎为了和李某常来常往,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一时半会接近不到李某的身边,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李忠的身上,你都不知道他对李忠的那副谄媚样子,都令人……”
李林甫猛然间住口,仿佛是不愿口出恶言一样,硬生生地止住了话头,略略酝酿了一番之后,这才开口。
“你道李某府上官家,到了王侍郎府邸,为何能够不用通传昂然入内?那是因为王侍郎他曾经自己提出来,要认李忠为义父,还是李忠考虑到他在李某府上当差,却收了一个朝廷命官做螟蛉义子,传出去实在不像个样子,这才没有直接答应……
即便如此,李忠到他王侍郎的府上,他们府上之人,也一直拿李忠当做他王府的长辈看待,这才让李忠在他的府上有如此气势!
可是,偏偏就是李忠这一次前往他王侍郎的府上,李某人这才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汜水侯你问我李忠为何在王侍郎家中,迁延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就是因为,李忠到了王家,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到王侍郎!
王家管家说话虽然客气,见了李忠就说,王侍郎刚刚从大朝会上回来,正在更换朝服,请李忠在花厅稍待。
请上座,上好茶,干鲜果品一样不少,跟李忠平日里到王府的招待别无二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后,那王侍郎出来之后,虽然言语之中非常客气,李忠也没给他一个好脸,把事情一说,拂袖而走!”
说到这里,李林甫也变得似笑非笑。
“四月初一大朝会,李某罢相,回到家不足半个时辰派出李忠,他王侍郎就敢如此对待李某的管家,嘿嘿嘿……”
李林甫冷笑连连之后,直视谢三郎,开口说道:
“李某这个大唐首相,当得失败!
九一三前夜的秘密召見
虽然前前后后干了十八年,但是终究不如张九龄张相。
李某至今还记得,张相罢相之时,天子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置,李某正极力劝说将张相贬黜出京之时,正好是你天下盐铁使府第一次进献。
后车未进长安,前车已到皇城!
十里长的朱雀大街,竟然装不下你盐铁使府一次的进献车队!
当时你谢三郎连个爵位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其他了,李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本职好像就是个殿中侍御史?还是开元二十三年派你出京之时临时升任的……
可就是你这个小小的殿中侍御史,将财货运输到长安之后,在皇城门口打了个转,愣是送到平康坊的淮南进奏院去了……
始於權遊的西幻之旅
不入内库!
这就是你谢三郎当时的态度,要保张九龄!
说实话,天子后来跟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怕处置张九龄让你谢三郎不满意的话,你小子就敢把这些财货直接拉回扬州去!
到了最后,张相虽然被贬黜出京,目的地,却是你天下盐铁使谢三郎的驻节地扬州!”
李林甫说着也是颇有感慨。
“张相,命好!
罢相了,还有你谢三郎这样的子弟拼死为他出面,就连天子处置张相,都要慎重考虑。
至于我李某人……嘿嘿,人走茶凉了……”
说到这里,李林甫直视谢直的双眼,一脸坦诚地说道:
“你说我李某人在长安城中散布谣言,说是你谢三郎逼反了安禄山,是为了我李某人重返政事堂?
明确的说,不是我。
一来,你这个所谓的谋划,李某患病卧床之时,还真没有想到。
二来,正是这位王侍郎的所作所为,让李某看透了人情冷暖,重返了政事堂又能如何,就李某这个年岁,难道还能再干十八年大唐首相不成?既然不能,何不早日离去,说句不好听的,趁着满朝文武只敢晾着我李府官家的当口不走,难道非要等满朝文武打上门来再走?还走得了吗?”
这番话,倒是真有些真情实意在里面,最起码,谢直从里面没有听出来任何不对的地方,除了王侍郎这世态炎凉得太快了一点,实在是让人费解之外,从李林甫的角度出发,还真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谢直沉吟良久,突然展颜一笑。
“李长史,不,李相,谢某都听明白了。
不过呢,您也知道,谢某乃是律法出身,不听人情,只见实证!
您刚才说的这些,谢某也不敢说对,也不敢说不对……
这样,其实也好确定,只要李相同意,让谢某将贵府管家李忠带回去审问一番,自然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谢直这番话,可能是他这次见到李林甫之后,说过的最客气的言语,既没有揶揄也没有逼问,就是一种商量……
但是,听到李林甫的耳朵里,顿时让他脸色大变!
谢直想带走李忠?
坚决不行!
为啥?
因为那是李府的管家!
賽場風雲
且不说一姓一府的大管家,本就是主人的颜面,被带走审问,主人家的脸面必然会荡然无存。
只说李忠给李林甫当了一辈子管家,知道他多少阴私事?
把李忠带走交给谢三郎审问,就算李林甫关于“流言”一事说的句句属实,那又能怎么样?
谢三郎是那么老实的人吗?李忠落在他的手里,就算审问不出来流言的相关事宜,难道别的也审问不出来吗?
可别忘了,四月初一大朝会,李林甫之所以罢相,就是因为他谢三郎!
别看现在两人聊天聊得越来越融洽,但是谁还能以为人家谢三郎真的会放过李林甫?
人家在大朝会上喊出来的口号,可是——请斩李林甫!
秘書要當總裁妻 小疼
“汜水侯,你何必咄咄逼人啊?”
李林甫特别无奈,他可以在谢直面前梗着脖子说,流言不是他李林甫散布的,但是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让谢直将李忠带走。
但是,这话也不能明说啊,只得……
“汜水侯,李某承认,你我之间,有些恩怨未了……
当初,开元二十三年,你在洛阳城追杀安禄山,正是李某向天子禁言,一来抽调了你身边的所有金吾卫,二来以封赏为名,请动了你谢家的老爷子,拦下了你身边得所有谢家部曲,到了最后,才让安禄山得以逃出生天……
不过,你汜水侯也是聪明人,怎么就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呢?还不是天子本心就不希望安禄山葬身在洛阳,要不然的话,任凭李某舌灿如花,也难以说动天子下旨啊……
好,李某当时已然身在政事堂,说起来也是大唐的一名宰相,替天子背下这口黑锅,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今天,李某就正式问你谢三郎一句……
以你我之间的恩怨,李某罪不至死吧!?”
谢直闻言,不得不点头,当初追杀安禄山的时候,李林甫在政事堂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设置障碍,真提起来,恨得慌,但是要说恨不得一刀砍了他李林甫,却也不至于……正如李林甫自己所说,罪不至死!
李林甫一见谢直点头,不由得眼前一亮,赶紧趁热打铁地说道:
“汜水侯,你看看如今的李某。
年近七十古来稀了,又被你在金銮殿上一炮轰得罢相,还得忍受王侍郎这样的势利小人的世态炎凉,不得不忍气吞声地离京赶赴荆州……
汜水侯,李某如今已经到了这副田地,难道你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李林甫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说着说着都差点哭出声来。
结果。
谢三郎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轻轻点了点头!
李林甫:“……”

zbiws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29章 安祿山造反的準備工作分享-58fr5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安禄山和严庄两人,既然已经决定用“造反”来应对当前进退维谷的局势,那就自然要把相应的准备工作做起来了……
具体什么准备工作?
很多……
比如,通过弥勒教,联系塞外胡人,配合安禄山和整个幽州方镇演戏。
当时是天宝十载,安禄山乃是会长安受赏,既然已经带着严庄等人前往长安城了,怎么也得在李老三和朝廷众臣面前露一面才行……
不过,既然是谋反,在长安可办不了这事儿,必须回老巢幽州范阳……
怎么回去?
这就是问题了,总不能在长安城刚刚受了赏,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奢华程度堪比皇宫的大宅子也住上了,金银珠贝也装在兜里面了,然后转头跟李老三说,不行,我得回幽州……
这不行吧?
人家天子李老三该犯嘀咕了,什么情况这是?难道我这套拉拢的组合拳没有威力?还是安禄山本身“别有怀抱”?
所以,安禄山想回幽州的话,还有什么理由,能够比“塞外幽州不稳”更为合适的?
那这个准备工作就很顺当了,弥勒教派人出塞,替安禄山去联系塞外胡人,在约定的时间,让胡人闹腾一下,好给安禄山一个回归幽州的借口和机会……
再比如,既然要造反,得“清洁”一下自身队伍啊。
别看安禄山乃是幽州、河东的双料节度使,两镇十多万大唐边军都在他麾下听令,那是安禄山站在大唐立场上,是朝廷派出来的节度使,跟着安禄山出征塞外,那叫保家卫国,所以这些边军才听令行事。
但是,如果安禄山要造反,那就是要站在大唐对立的立场之上了,家不是家ꓹ 国不是国!这是要让这些兵将调转刀枪,对着自己的家国动手!
这个“立场”的转换ꓹ 又有多少大唐边军愿意跟随?
这一点,必须弄清楚!
弄清楚之后,跟着安禄山造反、谋求一个“从龙之功”的那帮人ꓹ 那才是安禄山的基本盘,那才是安禄山手上真正的力量。
如何确定?
把所有兵将的这个名单拉出来ꓹ 安禄山跟严庄两人,一个一个地讨论ꓹ 一个一个地审视ꓹ 确定一个初步的名单,然后通过这个名单,动用安禄山在两镇的亲信,以及弥勒教隐藏在这些兵将身边的教众,私下里进行接触,各种威胁、各种妥协、各种承诺,等等阴私事不一而足ꓹ 直到最后全部确定。
在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了。
确定了能够跟着安禄山造反的兵将名单ꓹ 同时也能确定到底有谁不愿跟着他造反ꓹ 对于这些人ꓹ 怎么办?
安禄山一咬牙!
白銀霸主
“反正咱们已经联系了塞外胡人ꓹ 不如假戏真做!
明年,天宝十一载ꓹ 我带着这些兵将出塞作战……
他们不是想保家卫国吗?好!我成全了他们!
为国征战ꓹ 战死沙场ꓹ 对他们来说,也这是求仁得仁求志得志!”
严庄点头。
“好ꓹ 我来安排!
联络胡人,确定时间、地点,一战而已!
就算是没有其他的,就算那些兵将身死之后的兵甲武备,也足以让胡人心动了……”
这些准备,都是安禄山造反之前“增强自身”的准备,除此之外,自然还要想办法“削弱大唐”,关于这一点,也有相应的准备。
容你輕輕撩動我心
比如,削弱大唐的军事实力!
醉夢西東之白駝山
所谓军事实力,无非也就是组织,人员,装备等等因素而已。
组织这块儿,没办法,人家就是大唐这个军人,说出大天去,也不能改变人家这个身份,就连安禄山麾下的幽州、河东方镇都有人不愿意跟着安禄山造反,这些大唐军人,在安禄山造反之后,更不会“改变立场”跟着安禄山胡闹,肯定会抄起刀子跟安禄山这个“乱臣贼子”拼命……
人员这块,也没办法,天子十二卫、边军各方面的军事集团,有的鞭长莫及,有的对天子李老三忠心耿耿,安禄山就算能分化拉拢其中一个两个,或者在某一个军事集团内藏进几个“钉子”,也都是影响有限……
这么一看,从操作难度来讲,最简单的削弱大唐军事实力的方式,就是消耗大唐军事装备的储备……
简单点儿说,两个字,武备!
后面儿的事儿都知道了……
炸毁长安武库,就是弥勒教替安禄山做的事!
主导人物,就是严庄!
派人去岭南,找到任海川任老道,拿到了道门火药的配方,在隐蔽地方制作火药,随后通过弥勒教的隐蔽渠道送入长安。
发动弥勒教长安分舵邢縡,借重他的情报能力。
发动弥勒教总坛直属的潜伏人员何二,借重他的行动能力。
严庄以弥勒教“军事”的身份居中坐镇,正式开始谋划如何炸毁长安武库。
具体而言……
腹黑王爺傲嬌妻
将道门火药填装进竹节之中制成火器,借助王鉷盗卖武备的途径,送进长安武库,通过内线对长安武库进行详细了解,画出来长安武库的详细地图,依次为基础进行火药布点,最终,成功引爆。
在这个过程之中,将火药送进长安武库,谎称继续盗卖装备,将一部分武备运出长安武库,藏在王銲的府邸之中。
愛上醜相公 冷煙花
这是严庄的一步闲棋。
将武备藏在王銲的府邸之中,以备“造反”所用!
宋醫
按照严庄最美好的愿景来看,等安禄山回到幽州,提大军一路杀到长安城外,再让邢縡忽悠王銲造反,里应外合正好攻破长安城防!要不然的话,以长安城这种一百零八坊组成的大型军事要塞,安禄山得带多少兵马才能成功攻破?
至尊劍皇 半步滄桑
当然,这些都是安禄山起兵造反之前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其他的相关准备还有很多,繁琐,稀碎,不必一一言明。
相对于这些准备工作,安禄山本人,更为关心谋反之后的战略。
“直扑洛阳!”
严庄给安禄山出主意。
“幽州铁骑,独步天下!
在你心上狂野生長
河北地又是在你的统领之下……
河北地方上承平日久,除了范阳府周围地域,因为要防止胡人的骚扰一直保持着战备,其余地方早就武备松弛……
只要你提兵南下,就可以让河北官吏望风而逃!
最多两月,就可以兵临洛阳!
一旦攻下洛阳,就可以进可攻退可守!
进,进攻长安!
虽然东都洛阳到西京长安,要途径天险潼关,咱们幽州军能不能一战而下并不知道……
但是大唐如今已经不是刚刚建国时候的大唐了。
建国之初,大唐讲究强干弱枝,坐镇长安的天子十二卫,乃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强军。
如今的十二卫,不过人浮于事,其中府兵流散殆尽,长期挂名在十二卫之中的军士,多为长安城中商贾、工匠而已,甚至坊间少年也名列其中,这样的十二卫,如果还能当得起拱卫大唐西京的重任?
这样的天子十二卫,即便大唐派兵驻守潼关,也并非完全不可战胜。
機關師傳奇
退,在洛阳称帝!
起兵造反,最终目的就是改朝换代!
洛阳称帝,堪称名正言顺,到了那个时候,你坐拥河东地、河北地,以及洛阳为首府的河南地,就算不能短时间覆灭大唐,也足以成就王霸之资,千秋万代,未尝没有可能!”
安禄山听了连连点头,什么千秋万代的,他到是想得不多,最起码,占领洛阳称帝之后,自己能够摆脱如今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地,总不至于天天把“死无葬身之地”这几个字挂在脑门子上。
就这样,安禄山和严庄两人,在天宝十载前往长安的途中,不但确定了要用“造反”来应对眼前的局势,连造反之后的应对都考虑好了,剩下的,就是按照计划,安禄山到长安城去受赏,而严庄,开始借用弥勒教进行安禄山造反之前的准备工作。
聖與刺之歌
天宝十载年底,安禄山抵达长安,天子李老三果然对安禄山推食解衣、极力拉拢,对他好得不能再好,不但赐宅,还令满朝文武前去恭贺,好一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景象。
天宝十一载正月,弥勒教秘密制作的道门火药,也按照计划,通过隐蔽途径进入长安城。
对于安禄山和严庄来说,还有一个意外之喜,那就是一部分火药,在长安城外灞水码头意外爆炸,烧毁了漕粮五万万担,等于从后勤、从经济上,再一次消弱了大唐的军资储备!
天宝十一载,二月,经弥勒教与塞外胡人联系之后,胡人不稳的消息传到了长安城,天子李老三,按照安禄山和严庄两人的猜测,果然,直接派遣安禄山返回幽州,提兵出塞应对胡人!
同时,弥勒教主导的,针对长安武库的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虽然事情因为高明的存在而略有反复,但最终依旧成功的炸毁了长安武库,将大唐积累了多年的武备全都付之一炬!
唯一让严庄没有想到的是,天子李老三仿佛也感受到了阴影之中的危险,亲自下令,调汜水侯谢三郎回京,而且还明令他率领三千淮南铁骑一同返京,以此来肃清长安地面。
这个意外,让严庄的那一步闲棋,也给废了。
因为任海川任老道,与淮南一方搅和到了一起,高明一路追索,谢三郎明察秋毫……最终,提前引爆了严庄布下的这一步闲棋,让王銲在不可能成功的时候提前“谋反”,最后被人家谢三郎率领淮南铁骑不费吹灰之力地平灭。
当然,也不能说在提前引爆“王銲谋反”,一点作用都没有,起码严庄就是借着这一步“闲棋”,想给淮南谢三郎来一个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好让自己借着这个机会成功离开长安,无奈,谢三郎“大唐办案第一能手”名不虚传,在带兵平乱的同时,竟然也没忘了在长安城加强封锁,最终将严庄一举抓获。
不过,所谓积重难返,事情已经推行到这种程度了,即便谢三郎回到长安城,也要继续下去。
安禄山在塞外故技重施,刻意轻敌冒进,三天强行军跑了五百里,直接冲到契丹王账左进,适逢草原进入雨季,一场大雨,彻底浇垮了出塞兵将的士气,而塞外胡人,早就在安禄山的暗中通知下做好了准备,守株待兔,严阵以待,等幽州兵抵达之后,悍然出击,一鼓作气,击垮了幽州和河东军,并且大肆屠戮!
与此同时,作为提兵出塞的实际指挥官和领导人,安禄山已经悄然返回幽州范阳府,并谎称塞外大胜,要向朝廷进献宝马三千匹,以此瞒天过海,送十余名射生手前往河东,一举抓捕了河东节度使府中,跟安禄山不贴心的河东节度留守杨光,并且实际上控制了河东首府太原府。
至此,安禄山,已经彻底做好了造反之前的准备!
可惜,跟他一起谋划造反一事的幽州节度使府掌书记,弥勒教军师,严庄严夫子,因为谢直师徒,最终失落在长安城——高明在长乐驿,以“人质”为由,留人,谢三郎识破了严庄的调虎离山声东击西,直接抓人!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五月初五,沙场秋点兵,扯旗造反,提兵南下,直扑洛阳!
作为审问的实际主导人,高明,听了安禄山谋反一事的前前后后,半晌无语,彻底被安禄山和严庄的胆大妄为震撼了。
不过,审问还得继续。
其中必须有一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安禄山身为幽州、河东两镇节度使,就算是要造反的话,对河东方镇应该早有安排,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能带着河东方镇中不听话得兵马出征塞外……
既然这样的话,何必对杨光采用这么暴力的手段,直接枭首祭旗?”
严庄既然已经开口说话了,已经把安禄山造反的前前后后全撂了,自然也不会对这样的问题进行回避,直接开口:
“因为河东节度使府,相对幽州节度使府,自有其权力构成……
如果说幽州节度使府,完全控制在安禄山的手上,那么,河东节度使府之中,就是三方势力混杂……”

re9l4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歪嘴椒-第619章 所謂智囊看書-c5ev1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那对读书人主仆,看着高明一刀捅穿了何二之后,竟然走向了他们两个,不由得躲在长乐驿大堂的角落之中瑟瑟发抖。
那仆人一张脸吓得煞白,不自觉之中就躲在了中年读书人的身后。
中年读书人表现尚可,一张脸还是蜡黄,虽然也有失措之举,整体看来还算镇定,只不过连续的几声咳嗽,破坏了他这种高人的形象。
高明走到两人面前,看着惊慌失措而又故作镇定的主仆二人,哑然失笑,不是知道他是一刀捅了何二夙愿得偿,还是终于抓捕了长安武库大火一案的关键人物而高兴,反正心情着实不错,面对着这一对主仆,说话的语气虽然谈不到温和,却也不复刚才刀刺何二的那一股戾气。
“两位,别演了!
请吧……
跟我走一趟淮南进奏院。”
“嗯……这位……这位军爷……”
读书人开口了,称呼高明为“军爷”,高明今天是便装出行,自然没穿能够表明监察御史身份的獬豸冠、獬豸袍,在加上他率领谍报司好手抓捕何二,就差用上军中强弩了,人家称呼一声“军爷”,仿佛也是应该……
“”我主仆二人今日出京,是想返回故里……
跟那几位,并不同路,也不认识……
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让我主仆二人……”
高明听了读书人的言语,颇为玩味地上下打量了读书人一番,随后揶揄道:
“何必如此……多没意思?
说实话,今天我等出动,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何二,而是东平郡王府……
九界修神 調音師
先生您改换妆容、藏头露尾地出了东平郡王府,一出府,就已经被我淮南谍报司的好手发现了……
我等不知道先生要出城,还是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才尾随其后,没有当场抓捕,就是怕打草惊蛇……
结果没有想到,一路跟踪,就跟到了长乐驿。
到这,才发现了何二!
我等之所以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发动攻击,也就是没想到能在长乐驿见到何二,不得不重新回长安调兵,要不然的话,您以为你们哪里来的一个时辰时间养精蓄锐?
哈哈……
你现在在说不认识何二,于他并不同路……这些言语,糊弄别人,行,但是要糊弄我淮南谍报司,恐怕不成啊……”
说到这里,高明收起了脸上的揶揄,微眯着双眼,仅仅盯着眼前的这位脸色蜡黄的中年读书人,轻声问道:
“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呀?
您说是不是?
严庄,严夫子?”
严庄!
安禄山的“智囊”,与高尚同为安禄山的左膀右臂,被安禄山提拔为幽州节度使府掌书记,被安禄山的一众部属尊称一声“夫子”。
今年二月初六,本来是要跟安禄山的嫡长子安庆宗一起,跟随安禄山前往幽州一共出塞作战的,结果因为文武百官在长乐驿给安禄山送行的时候,高明闯进来汇报了“三千斤火药”的问题,同时,高明提议安禄山出征在外,哪能将嫡长子安庆宗也派到幽州作战?故而,李林甫和王鉷一商量,不但将安庆宗留在了长安城中,就连严庄严夫子,也被朝堂强行留在长安城中。
却没有想到,今天,他竟然来到了长乐驿,并且改头换面,不惜用药物改变了自己脸上的肤色……
意欲何为,显而易见!
神偷嬌妻不要逃 關關雎鳩
只不过,不但被高明堵在了长乐驿之中,还被一口叫破了身份。
严庄被叫破身份,周身猛然一震,最后,也不得不摇头苦笑。
“严某还以为,是何二在长安城的隐藏漏了风,这才让你们追踪到了长乐驿……
却没想到,原来你们是跟着严某来的……
这么说来,倒是严某连累了他何二……”
高明听了,脸上带笑,一言不发,我管谁坑谁呢,只要把你们俩都抓了就行。
严庄既然被叫破了身份,自然也不愿意再装下去了,挺胸,抬头,双手自然而然的背在了身后,恢复了在安禄山身边指点江山的孤傲之气。
“严某有一事不明,倒要请教高御史。”
“但说无妨”
雷系魔法師 逍遙瑯琊王
“严某自认为此次声东击西的谋划,很是周全……
你们淮南一方是如何看破的?
难道你们一直在东平郡王府门外安排了眼线,看我乔装出府,这才漏了破绽不成?”
光明嘿嘿一笑,
自古以来,只要是谋士,都是这个德性,只要是出现啥意外情况,必须刨根问底地问个底儿掉,哪怕是自己的谋划出了啥问题,最后也是仰天一声长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还得摆出一副“命该如此,无力抗衡”的劲头来……
说白了,就四个字,自视太高!
总以为自己的谋划最牛-逼,不可能有人看的明白,说骄傲也好,说读书人的酸腐也行,反正就是那个德性……
严庄也是如此。
他身为安禄山的“智囊”,还能被一群人冠以“夫子”的名号,那还不得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牛-逼的“智囊”?
现在,准备给淮南一方来一个声东击西,好让自己有机会离开长安,结果,刚刚走到长乐驿,就被高明给堵了……
我的農場在沙漠
人家不得问问啊?
高明摇摇头,说道,
“淮南谍报司一直在东平郡王府府门之外布置了眼线,那是肯定的……
但是,严夫子这次声东击西,却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周全……
实话告诉你吧,家师汜水侯,一听到王銲谋反,当时就意识到了不对!”
严庄一听,一张脸涨得通红,即便脸上用了药物染成蜡黄,也挡不住他脸色的血色,自己还腆着脸说什么“声东击西谋划周全”呢,结果,王銲谋反这个“东”刚刚出来,人家谢三郎就知道“西”在哪了……要不然,人家怎么能在长乐驿堵上自己?
高明嘿嘿一笑,继续说。
严庄听了,这才知道,这一场,自己输得不冤……
原来。
在今日大朝会发动之前,谢三郎曾经跟高明等人,简单说过一些关于今天行动的想法,安排任海川任老道去敲响登闻鼓、状告王汉谋反,主要目的,还是邢縡。
邢縡隐藏在王銲府邸之中,如果要捉拿他,势必和王氏兄弟产生冲突,虽然谢三郎已经判断出王鉷、王銲兄弟肯定跟“盗卖武备”有关系,根本不怕与他们兄弟发生冲突,但是,对于当时的谢直来说,侦破长安武库大火一案才是最重要的,与王氏兄弟发生冲突,那不就节外生枝了吗?
怎么办?
告王銲!
告他谋反,并不是为了真以“谋反”罪名拿下王銲,甚至王鉷,而是只想让他们兄弟沾染上谋反的嫌疑。
你王鉷是天子面前的红人没错,在朝堂之中权势滔天也没错,王銲借着你王鉷的威势在长安城中横行霸道多年也没错,如果直接发生冲突,自然麻烦,但是现在,让王銲背上一个“谋反”的罪名,然后亲受天子令回京调查案件的谢三郎,要包围王銲府邸,捉拿长安武库大火一案的关键人物邢縡,你还好意思拦着吗?
说白了,让王銲背上谋反的嫌疑,就是让王氏兄弟投鼠忌器、心有顾忌,就算不得不与堂堂谢三郎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不得不顾忌一二……
就是因为这一点点“顾忌”,谢三郎就有把握,能够成功抓捕邢縡!
至于抓捕了邢縡之后,如何侦破长安武库大火一案,还有如何根据这个案子牵连出来王氏兄弟“盗卖武备”,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自然不用多说……
所以,安排任海川任老道去状告王銲,真正的目的,是邢縡!
但是,谢三郎也好,淮南一方的其他人也罢,谁也没有想到……
王銲还真反了!
这,就不对了啊……
在谢三郎的构想之中,王銲根本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或者明确一点,邢縡就不应该是这种反应。
先说王銲。
被人家敲了登闻鼓状告谋反,这要是一般人,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是对于王銲来说,算个屁!
王銲虽然在朝堂之上提不起来,但是人家哥哥是王鉷,天子面前红人这个身份,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还记得天子听了任海川任老道的状告之后是什么反应吗?
把状纸劈头盖脸地砸在王鉷的脸上!
这是啥意思?
两层。
第一层,生气。
我李老三对你王鉷这么好,你怎么回报我的,你亲兄弟,就你当儿子养的那个兄弟,不但找个江湖术士问什么“九五之气”,还真敢谋反!?
第二层,自己处理去!
说到底,天子李老三还是相信王鉷的,爱屋及乌,也相信王銲即便真的找人问过什么“九五之气”,也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孩子”而已,固然对皇权没啥敬畏,却也不会真正地谋反……
所以,你自己赶紧给我处理干净喽!
这便是“天子面前红人”的威力!
连“谋反”这种事情都能当闹着玩……
说实话,李老三这种反应,也在谢三郎的预料之中,也正是如此,他才不想在没有捉拿了邢縡之前,就跟王氏兄弟产生直接的冲突,至少不能是那种“生死相向”的冲突。
在谢三郎最初的谋划之中,或者说在所有朝臣,甚至天子李老三的认知之中,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下面就很简单了,王鉷亲自前往王銲府邸,先抽一顿,然后押着他上金殿请罪,天子生气,得折腾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得给王鉷一个面子,对王銲的处罚,或罚铜,或免官,说不定还得打他一顿板子,反正最后留他一条性命就是了。
到了那个时候,谢三郎再带人包围王銲府邸,捉拿邢縡,就算王銲不让,王鉷不愿意,谢直也能强行抓捕。
结果,王銲反了!
对于这个结果,谢三郎也是无语,这王銲……比自己想象中的,还愣!
人家邢縡忽悠你造反,你还就真听话……咋想的这是……
邢縡的反应也不对。
邢縡藏身在王銲府邸之中,结果王銲被人状告了谋反,在这种情况下,邢縡的选择,无外乎两种。
第一种,忽悠王銲保他。
王鉷一定会死保王銲,而且,作为天子面前的红人,王鉷也一定能够保下王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邢縡能够说服王銲,让王鉷保下王銲的时候,顺手把邢縡也保下来,也不是不可能实现。
谢三郎知道邢縡是长安武库大火一案中的关键人物,其他人不知道啊,对于普通朝臣来说,邢縡不过就是一个提不上台面的小人物而已,如果王鉷真下死力气保他,也不见得保不下来……
賴上癡情相公
那时候,谢三郎只能强行包围王銲府邸,然后借助着“顾虑”拿下邢縡了……
邢縡的第二种选择,那就简单多了,一个字,跑!
李老三把状纸砸在了王鉷的脸上,让他亲自出马去处理王銲谋反,王鉷也够意思,还给自家兄弟通风报信呢……
这也就造成了,邢縡是在王鉷赶到王銲府邸之前得到的消息,如果他想跑的话,很容易实现。
邢縡在长安城的地下世界呼风唤雨了这么多年,除了王銲府邸之外,必然还有其他的落脚点,说不定还是挺隐蔽的那种,真要是跑了,藏起来,等“王銲谋反”这股风潮过去了,未尝没有悄然离开长安城的可能。
当然了,谢直既然已经猜到了他的这两种可能,自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旦邢縡胆敢离开王銲的府邸,说不定当场就能抓获!
但是,出乎意料,邢縡竟然忽悠着王銲造反了!
人家谢三郎跟普通“智囊”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谋划出了疏漏的话,不会怨天尤人,而是会及时补救!
谢直当时就意识到了不对!
情迷水蓮 默嬋
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
现如今的局势,完全超出了一开始的谋划,王銲比想象中的更愣,邢縡又比想象中的更加勇敢……这里面,一定是有谢三郎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逆世狂妃:廢柴九小姐 米公子
尤其邢縡的这种选择!
王銲谋反,事实上,就是个笑话,谢三郎看不上,满朝文武也看不上,谢直就不信了,一直跟在王銲身边的邢縡,竟然会看不出来,他难道不知道,王銲不谋反还能留下一条活命,一旦谋反,当天就得被镇压下去!
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难道他不怕死?
水家風華 單煒晴
谢直不信!
如果他真的不怕死的话,当初引爆了长安武库之后,老老实实在东市邢家商行待着就行了呗,何必跑到王銲的家里躲起来?说白了,还不是要借助王家兄弟的权势保自己一条性命吗?
怕死还敢造反?
这是图啥?
谢直几乎在第一瞬间就想到了邢縡的另外一层身份。
弥勒教!
只有因为弥勒教,邢縡才会做出这种近乎“送死”的选择!
那问题就简单了……
邢縡此举,是为了完成弥勒教在长安城的“未竟之事业”,还是要保护什么人?
事?
还有什么事儿需要邢縡要用命去做?长安武库都炸了……
那么,剩下的,只有人了……
魔龍九嘯 俞越
“家师找到我的时候,曾经跟我说了……”
高明微眯双眼,仔细盯着眼前的严庄,揶揄中透出一股揶揄。
“这一回,有可能会网到一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