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的妹妹是idol

cuei7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妹妹是idol 秀滿家大表哥-053章 我並不想成爲學習機器展示-tur7f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然而,这一封信里泷一也并未说明是否在等待自己的回信。
她已经提不起劲儿。
捏着信纸的小手有气无力的垂到了两腿的边缘,一边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旁人看来或许不过就是两张信纸,读起来却格外的惆怅。
每当黄礼志想到跟东京,跟泷一相关的内容,身体总是会先向自己的大脑传达“很沉重”的命令,心情也开始受到影响。
但是,学校还是要去的,答应了前辈要好好学习。
以最好的姿态与他再次重逢于这个世界中,黄礼志默默的给自己加油打气。
然而,黄礼志非常希望他能够把全州放在第一批旅行的目的地,一样与在以往的回信中会添加进去很多明示暗示。
比如线路图与乘车方案,具体到连时间都计算的很精准了。
因为想起了过去写信时候的种种,也想到过有一天这些东西全都失去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会令自己苦不堪言。
这封信的收件人是那个曾经不怕死亡,甚至在知道最后期间还剩下多久的时候,可以很坦然很轻松的制定出“死掉之前要做那些事情”的详细计划书。
不过在那个时候,这种情况却不是那个人最想要看到的。
他因为“你能活下来真的太好了”而紧接着流出眼泪。
从那之后那一颗泪水成为了黄礼志心中最闪耀的光明,也是最强悍的潜能,如今它们深深的居住在自己的身体里,等待被唤醒。
于是,抵达学校之后,与同学日常性质的打了招呼,坐在位置上的时候,黄礼志拿出笔记本与笔。
写下了“前略,致Taki前辈…”
另起一行之后,书写的速度一发不可收拾了。
会吐出黑色墨水的中性笔在指尖上描绘出宛如心电图一样的线条,这些线条在刻印在纸上的瞬间,便经由鼻尖的控制形成了一个个鲜活无比的文字。
鳳臨九州 霜華
那些文字夹带着自己的祝福与小心翼翼掩藏的情愫。
洪荒之證道不朽
窗外的操场广播里响彻了知名音乐家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悠扬柔美的旋律与此刻的书写结合在一起,似是更加的行云流水。
“很好听的曲子呢,但是…和 Taki前辈所演奏过的完全不一样。”
她不禁被飘进教室里的旋律所吸引,于是停住了手中的笔。
大概是害怕被旁边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看到才刚开始写的回信,黄礼志选择将信纸撕掉放在口袋里,之后,走到了窗边。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时候第一次目睹了泷一在对向天空跪坐在草坪上写生创作的时候。
他说他很喜欢那种像这样很流畅的进行,且大脑清晰无比的感觉。
现在,那种感觉正覆盖在自己的身上。
黄礼志托着香腮,以恍惚的姿态凝望上方的天空。
自回国之后,她会定期的看到这幅光景ꓹ 却仍然无法完全习惯。
網遊之大道至尊 修之名
很奇怪,明明自己都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十五年之久。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什么时候ꓹ 黄礼志开始在天空裂开的瞬间,确切的感受到它是假的。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有了虚无缥缈的愿望:好希望前辈能够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黄礼志口中不停的呢喃着ꓹ 真实…真实…
支撑着下巴的手一瞬间用力过度,与下巴彻底错开。
真实ꓹ 究竟是什么?
“知道吗?我们所生活在的地下城市,生活在本身就生活在这个虚假ꓹ 有机显示屏下映射出来的天空下面ꓹ 根本没有见过最真实的天空。”
然而,此刻回想起曾经听到的那段话,黄礼志有种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向自己的灵魂深处袭来的顿悟。
不只是天空,在这座城市当中,阳光也好,雨季也好,都像是被人工制造和管理的。
这仿佛在告诉自己ꓹ 现在与过去所区分开来的世界,两方所拥有的陆地之上的城市也是存在着差异。
神級遊戲大師
离开全州去樱花国ꓹ 与康复归来的全州ꓹ 在那个时候给予自己的触感宛如被注入了活力。
确切的来说ꓹ 黄礼志认为自己眼中的全州像自己经历了生死轮回。迎来了蜕变。
暴力前鋒 華曉鷗
“咚咚咚咚…”
華山之梁發 道傳世家
粉笔在前方尽头的黑板上不断的被写下一串串的文字与符号ꓹ 搭配悬挂在教室内的巨大横幕,那份显示屏正以低鸣的形式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果然ꓹ 自己依旧无法从现实世界抽离出身。
那个可以被自己看做是墙的屏幕ꓹ 在网络的另一面ꓹ 如果自己能够穿越过去,也许抵达东京只是分秒之间的事情了。
“在未来几百年之后ꓹ 说不定我们会从陆地上搬到地下进行居住。”
课堂上,科技老师正在讲解着大多数学生听了都会想要睡觉的关于“未来地球城市的规划与变迁”等诸多话题。
真是的,大家都不过是即将要步入高中的孩子,为什么现在就要听这种深奥难懂的话题。
与私下那些会抱怨这个可能很无聊,但对于未来高考会出现这一门科目而无动于衷,黄礼志觉得,这不是深奥难懂,只是大家不感兴趣而已。
如果换一位有趣的老师进行讲解的话…
恍惚之间,她想起了在东京那所医院就住的时候,泷一为她辅导功课的记忆。
“也许再过两百年,这陆地上许多国家城市的高度发展,在臭氧层被破坏乃至紫外线倾注而下,会导致很多生活在陆地上的人患上皮肤癌。
所以就环境这一块来说,那个时候的地面上的城市,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了。
除了向外太空寻找可以替代地球的新星球之外,便只剩下了建造地下城的途径。”
说实话,黄礼志对于泷一口中所讲述到的“地下城”与地上城市的区别在哪并未深究太多,而当时她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他的脸上。
也许,在教科书中,电子书库,或是网络上留下来的以前的小说电影之类的东西里,【地上】这个词,对她而言既暧昧有补丁。
人类先代曾居住在我们头上几百米或是几千米高的地方。
回到過去當神話
就算同桌这么多自己说,黄礼志也会“哦~~”一声,表示自己在听,且回答了。
她感觉,自己仿佛要被压在那个地下城市了。
就像重新回归校园生活,那份只有在樱花国才能随心所欲的自由被彻底得压制住了。
教室,课堂,是囚笼。
许多学生皆因为身处在这样的场合下,不得不暂时封印住自己的天性与独立自主思考的能力,为了应对老师和家长不“找麻烦”,装作很认真听讲,记笔记,久而久之一些抵抗力精神力疲弱的人会成为真正的“学习机器”。
妖妃當道,夫君快到碗裏來
孤星戰天下 醉幽影
我…并不想要成为一个专业的“学习机器”。

btjdn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笔趣-049章 妹妹的義務是幫忙收情書相伴-lx8jn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从汝矣岛公路迅速经过的时候,金泰妍从过去的深究中回到了现实。
她想着,也许那个时候,Jessica明明是有更多的话想要跟她说。
重生逆天成仙
倘若那个时候自己配合一下,说出能够让她感到“我被理解了”,也许事情的结局,会发展到其他的方向。
从那之后,Jessica与她们的交谈越发的像一杯处于沸腾的白开水,逐渐的冷却到冰度以下。
除了必要的团体行程之外,她开始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尽管金泰妍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是,她当时一定是在首尔。
一直到有一天在Jessica的房间里发现了许多关于“如何创立与运营品牌”和时尚方面的教材。
翻看时尚方面的杂志教材,这是金泰妍眼里Jessica从出道后就一直会做的事情,渐渐的成为了习惯。
当时的她就好像即将过冬的松鼠一样,拼命的从那些杂志和教材上汲取想要的知识。
即使高中时代学习成绩不好,可提到自己的时尚理念,Jessica便会滔滔不绝的讲述着。
比如如果不出道,她更想要让自己成为一位时尚领域的大师,比如,像卡尔·拉格斐那样。
当时的自己,真的对待这些事情是心知肚明,虽然直到现在金泰妍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挡在了自己与Jessica之间。
让两个人本是走在一条线上的道路开始像火车轨道一样,在不知是什么时候被谁按下开关的时候,一分为二。
然而,即使知道了也明白,那些事情终究仅靠自己是无法阻止的。
抵达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晚。
很奇怪,明明白天的时候就回到了首尔。
金泰妍却开着车把整个首尔都给饶了一遍,漫无目的那种。
碰到十字路口就拐弯,向左转向右转全看一念之间。
之后,将车子停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
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一样,她乘坐着返回宿舍的末班公交车,无力的靠在座位上。
她像平时一样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拿出了从全州带回来的那本书。
首尔的深夜末班车很空,车厢的空气里总是漂浮着微醺的酒精与疲劳的气味。
倾听着耳边车辆的行驶声,眺望着从弘大那边逐渐接近的高层灯光。
忽然,金泰妍有了一种从高空开始向这里俯瞰自己的感觉,沉甸甸的陆地表面。
夢境電影公司 歷史裏吹吹風
这细小的光线颗粒配上如同墓碑一样的高楼建筑ꓹ 这景色令她浮想联翩。
首尔的夜风很强烈,遥远地面上的街灯宛如星星在向自己眨眼ꓹ 而自己则是这细小中的一份子,在这颗巨大的星球表面缓慢移动。
紅樓之另有乾坤 捕快a
在末班车抵达宿舍小区附近时,金泰妍捧着书本下了车。
孽婚:市長千金 一梵初雲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ꓹ 她不禁回头看向此前坐着的位置。
就好像,那个带着一身风尘气息归来的自己仿佛还坐在那里看着书ꓹ 这种感觉始终萦绕在车厢内挥洒不去。
也许,即使在首尔生活很多年ꓹ 比起全州自己仍未彻底习惯这座城市。
就像那个人说的那样ꓹ 本想一辈子生活在那座村子里与爱人相伴此生。
但世界却有股力量强行推动自己走出那里,投入东京的怀抱。
这份感触与现下的自己何其相似。
原来,我与他是有一样的地方。
金泰妍轻抚着怀中的书本,至今仍会觉得遗憾。
袁少寵婚不過期
在目送他离开的时候,没有拥抱,没有握手。
他就那样毫无征兆的来,又不带留恋的走。
也没有像以往那些来到店里的粉丝们提出合影的要求后一步三回头离开。
不过下一次再见的话ꓹ 我一定要让他成为我们少女时代的粉丝。
金泰妍给自己定下了挑战,她认为这个挑战难度较高。
那个男生身上所具备的气质实在不能与追星联系上。
也许ꓹ 自己也能够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丝ꓹ 关于“如何快速的适应这个城市”的相关秘诀。
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是否让自己成功的融入东京ꓹ 就像自己能否融入首尔的圈子。
在那之前ꓹ 无论是车站的长椅,成排的自动售票机ꓹ 还有聚集着外来人的地下通道。
升遷之 夏言
初心不已故拾荒
金泰妍发现ꓹ 自己是个不喜欢热闹的人。
这一点ꓹ 那个男生也是一样。
……
离开金泰妍家眼镜店的时候,泷一感叹ꓹ 与Sakura曾经约定的东西终于完成了。
结束之后,他没有特别的欣喜,只是觉得像是比昨天更加疲劳一样。
于是,泷一在完山区距离目的地学校的一处商业街,寻觅到了不错的旅社办理了居住手续。
即使只是住一晚,但仍是受到了社长欧巴桑的热烈欢迎。
啊~~在韩国应该怎么称呼欧巴桑来着?
泷一挠了挠头,在想到“姨母”这个词汇的时候,却嘴上喊出了“姐姐”,再加上这张脸,因此得到了五折的优惠。
旅社的房间很小,大约有东京住处自己房间的三分之一。
絕世強兵
TV,床,柜子,桌子,唯独没有电脑和空调。
黄礼志曾经在日记里强调过“全州的电费很贵,和首尔基本相当”。
于是,泷一拿起洗漱用品直接进了浴室。
被热水填满身躯的时候,一股深深的疲惫深深的流淌在血液的每个细胞里。
这种感觉像极了离开之前,在东京的住处整理东西的时候。
那个时候从床下的废弃物品搁置箱子里,发现了一些曾经的书信。
它被放在了床底最里面,贴靠着墙角的纸箱里。
冒牌大仙人 九門大提督
纸箱盖着盖子,盖子用透明胶带粘着,胶带上写着“以前的东西”,当然这是很多年前泷一自己写的。
说起来,因为在学校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式各样的情书。
多到如果从上而下的倾泻的话,可以成功的把自己淹没进去。
“欧尼酱,这些都是今天的哦…我每天放学都要被一堆姐姐拦着。
所以你要给我买一个更大一点的书包,还要给我更多的零花钱,否则我可不会再帮你收情书了。”
Momo稚嫩的声音会突然响彻在耳边。
那个时候,只要她放学一回到家,在脱掉学生皮鞋以及白袜子之后,赤脚来到自己的房间。
泷一便会目睹妹妹会当着他的面打开黑色的书包。
之后,厚厚的纸张被她以粗暴的形式一次性倾泻下来。
每一天,收到的情书不会低于一百封,那些告白者就像是在在情书当成日记一样。
那个时候,因为想到了以前,于是泷一被勾起了兴趣一般打开了纸箱。
经过简单的整理之后他才知道,这里面放着得是从小学到中学为止所收到的各种告白书信,以及彻底没印象的女同学送来的自己照片,照片的背面写上了电话以及家庭住址。

qov6r火熱都市异能 《我的妹妹是idol》-043章 當心動來的順其自然相伴-bvonc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徐贤向自己介绍她所喜欢的书时,会用一丝不苟认真的态度去说教。
为此金泰妍听的昏昏欲睡,又不敢打断和逃跑。
但…他却没有让自己感到想要睡觉的欲望。
这是第几次被他温暖的口吻所滋补到了。
那种在花季正好的春天,独自一个人行走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草原上。
他的声音如透亮却不刺眼的阳光洒下,降临贴靠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嗯~~这本书对你来说,看了之后会有很大的收获的。”
就在那时,他一边将《雪鹅》放在自己手上的时候,一边将其他的书籍摆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只是望去,似乎比自己之前整理的要整齐了很多。
金泰妍认为这样的事情他肯定做了很多次,所以才会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快速完成,一切都充斥着自然。
“为什么会这么说?”
怀抱着《雪鹅》,金泰妍这样说着,脆脆的瞳孔里被注入了期盼的能量。
于是,他开始转过身,低下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自己。
已经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年,金泰妍恍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明明是已经二十五岁的自己,却开始被置身与充满文青气息的电影画面中。
倘若不看周围将自己与他圈绕在内的专辑应援物,以及各式各样的眼镜,金泰妍会坚定的认为,自己回到了在那年夏天来临以前的少女时代。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未学会如何在异性面前成功的让自己变的完美。
而从现在开始,这之后的很多秒里,金泰妍一直都在以十分剧烈的心跳开始燃烧体内的血液的环境下度过。
对于这个年下男,连任何像个姐姐一样成熟的话都未曾说出口的自己,却因对方的每一个言行举止都像是在进入“画报时刻”而感到面热心跳,这种感觉让金泰妍感到万分羞愧。
怀着被他直直的盯着,那双清澈如水晶的眼膜总是会伴随着眼角边侧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温暖笑意,金泰妍强忍着骸骨升天出来的冲动,开始静候着答案。
于是,在下一刻来临的时候,他用认真的态度回答。
“你应该懂得那种感觉的,泰妍xi…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去用聒噪的方式说出来的,真正重要的想法,到底为止都会妥善的保存在心底的最深处。
当我们闭口忍耐的时候,会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充满哀伤与美丽并存的气氛。
于是在生活中,我们如若看到了讲述着这种画面的电影,眼里自然就有了它为之诞生ꓹ 为之存在的意义。”
他伸出手,左手的指尖与金泰妍贴放在书的背面的小手产生了微弱又迅速错开的接触ꓹ 最终笔直的戳在上面。
那个地方,正是她的心脏的位置,除了衣服之上ꓹ 还有厚厚的书在挡着。
“加里科的小说可以冷却发热的心,就像那些能够治愈人心ꓹ 最高级的美味甜品一般。
那种润喉滑顺的感觉,让人无法招架。所以ꓹ 如果看完《雪鹅》觉得意犹未尽的话ꓹ 那我推荐你去看《珍妮》与《一片雪》。”
然后,泷一从背包里拿出一份厚厚的黑皮包装的笔记本。
一個人的時空走私帝國 gfan001
“这是在学习韩语期间翻译下来的韩语版本,如若不嫌弃的话,就送给你吧。”
“真的?你自己翻译的?”金泰妍大吃一惊,猛然抬起头。
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很少看书的人,身边的人也会因为职业相同的缘故,在私下所做的兴趣爱好也出奇的相似。
但这些用于闲余时间充电的过程里却不包括看书ꓹ 即使学习外语也不会做到像泷一这样,尝试去把一国文学作品翻译成另一种语言。
他明明是樱花国人ꓹ 却精通英语与韩语。
并且在非母语的状况下自由切换ꓹ 翻译国外作品和与外国人交流的难度可不是在一个水准之上。
这一点ꓹ 金泰妍是清楚的。
突然ꓹ 开始有了“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到底是在做什么?”的想法。
19岁的自己…金泰妍以震惊的表情掩盖了自己在陷入对过去的思考。
那个时候的自己ꓹ 作为少女时代的队长才出道不满一年ꓹ 作为新人组合正带着无限的憧憬非常努力的活动着。
与此同时ꓹ 为了更好的专注艺人事业,与团队里很多姐妹们一样ꓹ 金泰妍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
拒嫁豪門:總裁大叔請溫柔
寡情暴君:冷宮棄妃要自強 瞳素顏
也许是认为,比起做歌手在舞台上唱跳表演,她对学习没有太多的热情。
然而那个时候,忙内徐贤依旧用一丝不苟的态度,在活动与学习两者之间反复跳跃。
我那可怕的弟控姐姐與靈異調查社-激萌小橘子 激萌小橘子
一直到今年的第七周年,她想要学习以及只要有一点时间就去充电看书的热情始终未曾冷却。
所以阅读各种书籍,制作和写下读后感等等,那样努力的徐贤却没有变的像他这样。
金泰妍想着,也许把这样的人介绍给忙内认识,她一定会对于自己终于有了一个知识涵养非常高的朋友而感到开心。
但是…为什么那种想法虽然出现在脑海里,但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有强烈到去立刻付诸实践呢?
“是觉得这样可以锻炼我的词汇组织能力,非常考验对语言的掌握功底,所以就尝试了一下。”
在面对着她充满惊愕的注视下,泷一谦逊的垂下头,与此同时他的身躯以微弱的角度向前倾斜了几分。
“事实上,我不太了解这样的作品是否有出版过韩语版。
特種精英玩網遊
也不了解韩国是否有将这些作品翻译的很好的文学人士,当然,只要你不嫌弃的话,可以随意拿去,不用归还。”
“那就谢谢你了。”因为实在不想让自己出丑,给他留下“我不喜欢读书”的印象,而且金泰妍的的确确对加里科的作品产生了几分兴趣。
这个被忙内多次推荐的美国作家的作品,曾经因为看不懂英文加上不想出门去书店购买,多方面因素让她很快就放弃了。
不过…金泰妍依旧在此刻对这个男生的翻译水准产生了浓烈的兴趣,所以决定回去之后,要踏踏实实的看一看。
这一天的晚上,金泰妍做了个梦。
她在梦里梦见了白天和那个男生坐在眼镜店得拐角处彼此攀谈的画面。
对于她来说,那完全就是白天发生过的事情,到了梦里又重新回放了一遍。
而自己像变成灵魂体作为第三者在旁边注视着,偶尔会生出一种顿悟“原来我和他在自己所感受不到时间飞逝的时候聊到了这么多”。
然后又会开始问自己“后来,我们究竟聊了什么?”还有…“我们是如何分别的”。

w159f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034章 泰妍家眼鏡店-ic7vb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话说回来,这种类似被什么声音提醒一样的心情,从很久前就已经隐约的存在了。
不过泷一一度认为是“分手后遗症”,比如经常会触景生情,且在心神彻底闲置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Sakura在过去与自己的对话交谈场面。
然后,似乎并不是这样。
难道是意识深处里的自己,正在对自己彻底割裂开了与Sakura日后有所交集的可能性,这种觉悟表示后悔?
紅樓皆浮雲 小立櫻桃下
泷一轻轻吐口气,开始安慰自己。
“也许未来回到樱花国,只是从父母这一辈无法割舍的两家缘份。
想要和Sakura就此一辈子不相往来是不可能的,但是…那之后的见面,我们就是最熟悉彼此的非男女朋友关系了,是朋友?还是陌生人呢?”
从天桥上下来的时候,走出传统市场的时候,目睹了一辆公交车在前方的站台停下,泷一掏出了硬币,直接上了车。
分手之后会因为沉浸于过去的美好回忆里变得浑浑噩噩,这种话每况愈下的身体反应让泷一感到焦躁不安,想要最快摆脱掉那种情绪。
就连自己都倍感惊讶,因为以往的自己的很难会从灵魂深处听到这样深刻的觉悟。
一边听着车辆快速前进的声响,一边感受着身躯在被托运着前行。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肌肤也开始被染上了金黄的颜色,托着腮帮看向窗外的时候,似乎有些犯困了。
孝子洞1街,454-1,西独广场一楼。
手机上的导航及时的将所处位置的讯息展现出来,同时,一阵足以撕裂这片天空的轰鸣声强行打断泷一的思绪。
那个时候,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闯入眼帘的是一处护栏。
当泷一意识到自己正经过一处施工现场,所看到的便是正在建造的复合型建筑上方耸立着几台建设用的起重机。
位于附近的磨损了的车站台阶。
自动检票出口。
当脚步停靠在会途径前往那所学校的车站月台前时,泷一凝视着对面的商铺。
这是一家眼镜店。
那个时候,他想起了在乘坐着KTX的路途中,那一个半小时内小憩所梦到的画面。
然后在梦里再一次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还有其他人。
比起现在更加年轻的父亲,母亲。
比起现在更加年幼的妹妹,更加稚嫩的木村家两姐妹。
比起现在的季节,在梦里会看到夏天的时候,在海边与木村拓哉一起冲浪。
時光不及你情深 時早
那些记忆正以一部全新的电影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房,真实到可以听到所经过自己大脑的人的声音。
风声,雨声,樱花花瓣从树上落下的声音,还有神奈川海水浴场浪花席卷而来的呼啸声。
从孤儿院的大火到像入赘一家住进平井家,在后院里喂养金鱼,会像个迟暮的老人用捉摸不定的眼眸凝视远方的天空。
之后在不知不觉中,又被在那一瞬间长大的自己的画面所替代,国小时期开始一帆风顺的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
在操场上迎风奔跑,体内的运动基因一次次的活了过来并产生脱变。
然而那个时候正享受着全身热情被燃烧的冲动,之后感觉又迅速转移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与妹妹们,与朋友们骑着原付在向上曲折蜿蜒的山路上飞驰的记忆。
“Taki桑…你有喜欢的艺人吗?”
“纳尼?艺人?”
神秘之球 邁克爾·克萊頓
“嗨咦…Taki桑因为我的关系,也开始关注娱乐圈了,所以,总该会有你觉得不错的艺人吧?”
“嗯~~木村老师算不算?”
就在那时,记起了与Sakura的一次谈话。
围绕着自己崇拜的艺人,不限国籍,真真正正的喜欢的那种。
“算啊,老师可是平成时代最棒的艺人了。”
那个时候,对于他这种近乎教科书一样的回答,Sakura开朗的笑了笑。
之后她会懒洋洋的选择趴在泷一的身边,双手托起下巴,穿上学生袜的双脚会欢呼雀跃的一前一后,交叉摇摆着。
在提及自己所喜欢的艺人,Sakura是这样说的“我…喜欢少女时代前辈哦~~
武破蒼穹
上一次学校晚会,我和几个同学表演了《说出你的愿望》这首歌,反响很不错哦~~”
“少女时代?是那首很有名的歌曲《Gee》的演唱的组合吗?”
“Taki桑也知道吗?”
“啊~~听学校里的同学们聊到过。”
然而,现在的自己正站在Sakura曾经所深深憧憬的朝圣地。
这一趟全州的朝圣之旅,未曾想过第一站所停靠的地方,会是在这样的地方。
记起了Sakura每每提到少女时代眼里泛着星星的模样,记得她会笨拙的模仿着少女时代的舞蹈充满热气的模样。
那纤细的手臂与柔弱的肩膀所迸发出来的前所未有的元气…
直至此刻想起的时候,泷一会以迟来的强调感叹一声“果然,天生就是注定要成为偶像而才会降临这个世界的。”
如今自己背负着行囊独自来到陌生的世界,从清晨出发行走在东京的街道上的景象仍会以昨日重现的方式,历历在目。
还记起了与佐藤健相约,与绫濑遥撞见短暂交谈的回忆……
还有之后向着nako,向着那座城市轻声唱出的歌曲……
虽然这都不是什么值得去炫耀的事情,但是为什么……
那股像是嚼动金属一样的沉重心情,会随着梦到过去次数的增多,而逐渐加重带给自己的压力。
沉甸甸的,以至于快要喘不过气来。
微微皱起眉头,右手会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泷一咬着牙,之后看了一眼兜里。
那里,还安静的躺着金智秀的姐姐所送给自己的清心丸。
系統給錯的穿越者 罡風
拧开瓶盖,是连封口都破开的新品。
两颗深颜色的药丸倒入掌心处,那股窒息感更加强烈了。
感受到大脑眩晕的瞬间,泷一迫不及待的将药丸丢入口中。
自己大概是得了一种“只要一想到梦到过去的那些梦与那个特定的人,便会感到心绞痛的滋味,无法呼吸”的病症。
“真的就像戒掉某样深入到骨髓里的瘾症一样。”
偶尔去擦拭额头的时候,会被那密集的冷汗所震惊。
那种痛苦的心情,最好不要再让自己去体会了。
不过,一想到这个清心丸的效果当真有用,泷一又恢复了释然的微笑。
“还真得有用,真想要再见一见她,当面说声谢谢。”
于是,开始渐渐的回忆起了一身干练气质的金智允与那柔美的声音。
空姐的职业使得她的声音自己只是听着,便会感到喉咙身处微微发痒。
沉醉在温暖的黑暗中,泷一闭上双目品味着清心丸在舌苔上缓缓的化开。
“恩?这是…”
突然,视线被一张摆在店门外站台上的合影所吸引。
有一个女人和Sakura站在一起,她搂着还很稚嫩的Sakura对着镜头开心的笑着。
“12年东京演唱会的时候吗?那个时候,Sakura对我说她成功的进入了后台…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4iuu1精品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討論-033章 很快就要見面了,禮志。讀書-8iyjy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那只小鸟,会歪着脑袋伫立在扶杆之上。
那双灵动的双眼就此定格在被泷一一点一点撕掉的面包片上。
之后,它低下头,不断的啄取着他掌心处的面包屑。
吃下肚的时候,会发出美味的脆鸣声。
“你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真的很好。”
泷一托着腮帮,指尖以极其轻柔的力度在小鸟的背部来回游走着。
小家伙或是很喜欢这种舒适的按摩,吃完了所有的面包碎屑之后,会舒服的半眯着眼睛,直接跪坐在了他的手背上。
曾经有过一段时间,Sakura是和他一起养过小鸟的。
那是处于天空清澈湛蓝的某一年的夏季。
那片令人心旷神怡的深蓝色,至今为止,只是想起就好似可以再次闻到那片山丘上嫩草发出来的清香。
与Sakura一起养鸟的时候,每天傍晚放学之后,都会带着被关在鸟笼里的小鸟前往那里。
那只鸟因为和他们长期相处,已经认可了他们,所以直接打开鸟笼也不用担心它会在下一时间立即飞走。
于是,虽是站在全州的土地上,但那颗心却已经飞回了樱花国的家乡。
坐落在山上的加贺屋,可以用“满上遍野”这个词来形容的青草随风起伏。
真的只有离开了之后,才会格外体会到思念那里的情绪会浓郁到这种地步。
像以前所身处那里,远方飘来的湿润的绿色植物的香味,山下较远处可以看见被云雾所包围的城市小镇。
像一片海上卷起白色的层层浪花一样,与Sakura以及那只鸟在一起的时候,人,自然,鸟,这一切看起来都格外的和谐。
不过,现在身边再无别人,只剩下了自己。
终究是要强迫自己学会一个人行走于世界之下。
所以,此刻开始带给身体剧烈温暖的一样。
泷一抬起了头,全州的天空不比东京纯粹,但…似乎具有另一种可以迷住自己的魅力。
不管是否雨雪交际,那一颗光球,像极了黄礼志的那双特别的眼睛。
光彩夺目,且对视的时候会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諸天萬界抓壯丁
它完全可以融化与她对视的人的意识,只是,那个女生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曾经一度认为那双眼睛会给她带来灾难,所以黄礼志说起自己在学校的经历时,会对于被同学欺压排挤的部分,以轻描淡写的态度带过。
被同学排挤,孤立吗?
泷一眨着眼眸陷入思索,细想一下,在很年幼的时候,自己也有过这种经历。
那个时候,他还未从大火的阴影中走出。
意识恢复过来,泷一被手掌一股难以言喻的酥痒感吸引。
一鸟一鼠正以相同的姿态挺直身躯,伸长脖子与他对视。
身边一同处于天桥通道上的人被这样的一幕吸引,会安静的举起手机。
但更多的人在拍鸟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将镜头的中心对准他的脸蛋。
泷一对待这只鸟充满了温和与小心,生怕因为激烈的举动去吓坏了它,让它飞走。
獨手丐
他想到了在东京大学校内的操场上,那个女生捏着面包屑,蹲在草坪上一片一片的喂着被吸引而来的鸟儿们。
“你们也会很用心的为了明天的到来而活下去吗?
如果我会像你们一样可以尽情的飞翔的话…大概我会飞到那种地方。”
她对几只不断吃着面包屑的小鸟们这样的说着,喃喃自语的脸上时而闪过对生命延续的渴望,以及对自身机能在不断流逝的坦然。
那种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泷一的瞳孔渐渐覆盖上了朦胧的薄膜,他轻轻一次次的抚摸着手上的鸟儿。
然而那只鸟儿或许是觉醒了享受的属性,开始跪坐在他的手背上,偶尔会发出满足的啼叫。
禁愛總裁,7夜守則 西門龍霆
“你也是和她一样吧,为了明天的生活而努力的活着,所以你能活在这个城市,真的很幸运。”
天生科技狂
他忽然看到了在那个时候,她的手背上也是捧着一只这种颜色的鸟。
通体褐色,像缩小版的鸽子一样。
当它们彻底接纳眼前的人类时,会勇敢的选择扭转脖子与人对视。
听说,全州的春天也能看到樱花的绽开。
飛行女醫生:雲巔之上 蘇翛然
那个时候,从她的嘴里得到了这样的消息,泷一觉得自己生出了几丝兴趣。
汝矣岛公路的十月樱已然初放,这里也是。
不过,也许全州地区的樱花是会比汝矣岛那里多出几分不同的意味。
与此同时,全州土地上温暖的空气,已经让这座城市从雨中的寂静苏醒了过来,抬头看向前方广阔的天空。
她在医院病房里的时候,会经常说“重新活过来以后,我非常想念全州的天空,这一点,前辈是能够理解我的吧?”
那时的泷一会选择去点头,然后在她的询问下说出三山木村的天空与东京存在多少差别。
回想起犹如昨日重现,映刻在眼帘身处的那一抹干净纯粹的微笑。
泷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这片名叫‘全州’的世界接受了。
肌肤不再是冰冷的,那只鸟儿正作为这个世界的福音传播者,无比亲昵的低下头蹭着他的手背。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理解成自己被这个世界所轻抚拥抱了。
超級黃金左手 羅曉
那种情绪刚刚浮现出来的下一刻,手背上的那只鸟扑闪扑闪拍着翅膀飞走了。
起飞之前还颇有灵性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似是要记住这个陌生,但又十分善良友好的喂它吃东西的人类。
然后记住他的相貌一切特征,将这些东西回去报告给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说不定…它会降下祝福赐予那个被认为是幸运的人类。
鸟儿在天空中飞翔,不知名却着实可爱的野花。
长有翅膀围绕着花儿纷飞的小虫子。
很难想像在全州这样的地方可以看到临似村里的景象。
这个地方如此的美丽。
非常的值得自己好好游览一番。
但这些本就属于它的美丽,那时黄礼志却在书信里没有进行过多的说明。
最強武神
也许,对于久居在此地十多年的她而言,这里的一草衣物,一街一景都已经习惯到骨髓中,除非是开着推土机将这座城市彻底的推翻重建、
否则,仅仅是一点的变化,是不会让本地人的心荡起多少的波纹的。
限時逼婚:新婚寵妻太難纏 明野
軍閥老公欺上癮
但不管怎么说,泷一已经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祝福。
就像两年前,黄礼志受到了东京的祝福,身体在枯竭的边缘又重新活了过来一样。
转身。
握住背包上的肩带。
KIKI快速的爬进他胸口处的口袋里。
在转身的时候,会感受到整颗星球都在跟随着自己的脚步旋转。
自己旋转的时候,它是在旋转的。
自己跳跃的时候,它在用自己的身躯承载着自己的跳跃,将自己送到更高的地方。
这一切都自然无比,犹如星云骤转。
之后,因为剧烈肢体举动而被震荡开来的空气,会再次聚集到自己的身旁。
我来了。
泷一轻声对自己说道“我来到了你的世界,很快我们就要见面了,礼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