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戴小樓

610o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二百九十九章 懷柔遠人和以理服人讀書-4j354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我在大明开无双
听了康飞这话,祝真仙当即就答,“哥哥叫我往东,小弟我绝不往西。”
“好。”康飞大喝了一声,随后就问他,“贤弟,你这个市舶太监,手上权力大不大?”
祝真仙楞了一下,就说:“小弟我这个职分,全称叫开采雷州等处珠池,监管渔盐,兼征市舶司税课……”
康飞听了一怔,他扬州老家为何是大明屈指可数的大城市?不就是因为盐漕之利么,这祝真仙的职位光是监管渔盐就知道权力之大了,当下就说道:“哎呦!卧槽你这权力挺大啊!”
祝真仙听他这么一说,未免有些得意,“哥哥这话说的,小弟我虽然只是市舶太监,但是,只要没有两广镇守太监,小弟我在广东官场能进前五,而两广镇守太监,因为之前广东巡抚上奏,已经被罢不设……”
康飞看他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听他话中的意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表示,我乃是两广太监第一人……
辣块妈妈,你做个太监也这么拽不拉几的……康飞未免吐槽,不过,这是自家小弟,算了。
当下康飞就问他,“既如此,你手上能聚拢多少能穿甲扛枪的汉子?”
祝真仙一愣,他手上的确有武装力量,没有武装力量,怎么收税?好比少林寺为什么要有武僧,废话,没有扛刀扛枪的武僧,庞大的僧产怎么收税?难道指望农民自发缴纳上来?
广东市舶司纸面上的力量【额编军民殷实人户各五十】,大约军户负责干架民户负责后勤,但实际上,就好比衙门里头一个正式的衙役身边可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白役,万一出点事情,还能推出去挡刀。
故此,市舶司其实是能随便武装起千把人的,真舍得花钱,几千人也不是问题。
不过,祝真仙总要问问,大哥你想干嘛?是操家伙去抢铜锣湾的地盘么?
武当门徒 梦蝶01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当即就问,康飞嘿嘿一笑,“还能干什么?收税啊!这濠镜澳租赁给佛郎机人,一年五百两银子怎么行……”
祝真仙当即点头,“对对对,小弟也觉得,怎么也得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康飞不屑,“少了,怎么也得五万两起步……”
祝真仙顿时长大了嘴巴,他低头看看地上酒壶,未免脸色有些尴尬。
歲月 靜 好 現世 安穩
康飞瞧见他眼神,当即嘿嘿一笑,“兄弟你大约是在想,哥哥我但凡吃两口菜,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祝太监摘下帽子,挠了挠头,随后,恳切就说:“哥哥是神仙中人,这个,小弟是实实在在见着了,可是,这广东一省赋税,实实在在一年也就二十万两银子……哥哥若是缺钱使唤,不敢瞒哥哥,小弟我这几年也贪了万把两银子,情愿把与哥哥花销……”
康飞闻言未免一愣,哎呦卧槽,不是都说太监们死贪财?
他未免仔细端详祝真仙。
祝太监打小是道观长大,仪容仪表颇有七八分……好比动物阉割了之后容易长肉,故此祝太监此刻也是白白净净的。
他作为市舶太监,极讲究姿容,身上蟒袍都是量体裁衣,任何衣裳,一旦合身,都不会太丑,何况锦衣蟒袍……故此乍一看,卖相老好了。
祝太监看他打量自己,以为自己身上哪里不对,前后摸了摸,又摸摸头上网罩,没什么不对劲啊!
康复这才一笑,“都说宫里面人多贪财……兄弟你这个情谊,我心领了。不过,不是我说你,你啊,还是太年轻……”心里面还接了一句,图样图森破。
康飞如今也非吴下阿蒙,身边一堆大拿经常言传身教,俗话说的好,汤罐里的水,带都带热了。
当下他侃侃而谈,“这租赁的银子且先不提,那些佛郎机人,既入我大明,就要受我大明的管……”
祝真仙点点头,之前汪海道,不就是想香山知县带着衙役上濠镜澳去把佛郎机人打一顿板子,借此威吓佛郎机人,好让佛郎机人给自己塞银子。
“既如此。”康飞一笑,如智珠在握,“我大明的丁银,他们得缴纳罢!丁受役,他们得服罢,不服徭役,也可以,那就得缴银子……”
祝真仙逐渐张大了嘴巴,康飞瞧他那样子,未免嘿嘿一笑,甚至还替他脑补了一句话: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
后世有人喜欢吹张居正,其实,嘉靖初的时候,顺天巡抚傅汉臣就表奏:顷行一条鞭法,十甲丁粮总于一里,各里丁粮总于一州一县,各州县总于府,各府总于布政司,布政司通将一省丁粮均派一省徭役。每粮一石审银若干,每丁审银若干,斟酌繁简,通融科派,造定册籍行,令各府州县永为遵守,则徭役公平而无不均之叹矣。
这位顺天巡抚,就是唐荆川同一科甲的同年了。
讲起大明税法太复杂,最简单说的话,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总括起来,缴纳丁银,此外,徭役也可以折算成银子算在里面。
化繁为简,总结就是五个字,丁银丁算役。
祝真仙因为管着南海等处珠池,监管渔盐,对这个太清楚不过了,那些珠户,盐户,谁不得给他缴纳一笔银子。
我大明因为儒家文化,历来【怀柔远人】,就根本没想过说是要冲外国人收税……
可康飞又不是高瞻远瞩的内阁阁老,管他那么多……小爷我就是要收税,谁赞成,谁反对。
祝太监太清楚收税是怎么样一门肥差了,他那贪污的万把两银子,就是从这上面抠下来的。
天璇变 油锅里的鸡蛋皮
当然,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市舶司,那些【苏木、胡椒、乳香、白蜡】什么的,总结一下就是【香料】二字。
欧罗巴要香料,难道我大明就不需要么?
像是胡椒,自古一直属于硬通货,史料上经常列举某某太监,某某贪官,家里面抄出胡椒几千斤几万斤的,唐代宰相元载,更是抄家抄出胡椒八百石,折六十吨。
大明并非不收商税,当官的也不傻,佛郎机人的每船【抽分权】一直掌握在手上,只是,这钱么,皇帝是捞不着的,都被当官的吃掉了。
皇帝不得不派出太监,说白了就是抢这份收入,往往就被官员喷【与民争利】表示圣天子该当【垂拱而治】,垂拱而治么,我们赏你点钱,你就在后宫睡睡妃嫔,这难道不好么!
此外,乡绅官员们自己走私更加划算,这也是开海为什么阻力很大,就如我大清禁烟,越是禁烟,底下官员捞的越多,后来没法子,朝廷商议,要不,开禁罢,认为【实于国计民生均有裨益】,回头来看,和米国嗒麻合法,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话扯远了,总之,祝太监主要就是给皇帝收税的。
但是,以前他只知道船只的抽分权,从来没想过,还可以对佛郎机人收税。
他越是琢磨,眼神越亮,最后,伸手一把拽住康飞,急切问道:“哥哥,可真能收到么?”
康飞嘿嘿一笑,随后,慢慢捏起拳头,“我打算,以理服人……”
狂兵龙王
PS:昨天,怪兽突然在Q上跟我说,说有我的书友在他那儿买刀,吓得我【垂死病中惊坐起,我的秋裤在哪里】,赶紧把秋裤套起来,打开取暖器,打开电脑,码了一章上传。
没错,我还在生病,或许有人要说,辣块妈妈,你上次说感冒发烧,我不信你现在还没好……
好了,但是,我又感冒发烧了,向太祖发誓,我说的真话。
我感冒,必然先流三四天鼻涕,然后,顺着鼻腔往下转移,到扁桃腺,再到支气管,非得一路发炎下来,走完一整套流程,才算痊愈,哪怕去挂水打针,也是如此,前后短则七八天长则十几天,实在痛苦。
魔武同修
唯愿与你终老
加上最近《赛博朋克2077》发售,我在夜之城浪了几把……尤其是樱花街,流连忘返,你们都懂的。
今天码完,想想,跟大家说一下。
要是有谁要给我寄刀,千万别寄几千块的【甲伏锻】,寄个千把块的【钉子烧】就行了ヽ(•̀ω•́)ゝ

dysw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 起點-二百九十八章 回字有幾種寫法看書-gzier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汪青峰投诚之快,实在是出乎祝太监的意料。
之前,康飞说我要行吕奉先辕门射戟事,祝真仙顿时就明白了。
辕门射戟,这绝对是三国吕布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也不知道多少骚人墨客,夸赞吕布此举乃是【千古风流】,后来的京剧名篇【辕门射戟】更是脍炙人口的段子。
祝真仙虽然说是个太监,可从小那道经也是读熟了的,后来自宫拜在大太监黄锦门下认作干爹,黄锦也让他去内书房念书。
武傲蒼穹
那内书房的老师都是翰林出身,和这些太监们结下一段师生之谊,日后正好内外勾结……
所以,祝真仙肚子里面是有货的。
这祖宗成法,朝廷惯例,祝太监自然懂,也晓得一旦把这笔灰色收入纳为正色,就是在商税上面撕开了一个口子。
太监本就是管收税的,在内书房读过书的太监,更是文化人,里面的道道儿,门清。
当下他大喜过望,转脸看着康飞就说道:“哥哥,若真成就个惯例,倒是一桩大功劳。”
康飞摸了摸没毛的下巴,看着瘫软在地的汪大使,慢悠悠就说道:“如此,去把你海道衙门的账簿拿来我看。”
汪青峰一边抬手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就说:“这……如何好白纸黑字写下来……”
他來自古代
蒙奇奇的專屬天使
康飞冷笑,“这个小爷我懂,一纸入公门,九牛拔不出,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太坏了。”说着,就吩咐下面去拿纸笔,那些人听惯了祝太监的话,还没适应多了个太上皇,旁边祝真仙赶紧呵斥,“没听见咱家哥哥说话么?还不快去。”
奉上纸笔,汪青峰抖抖索索地写了满纸……
康飞大大咧咧坐在上首,把腿往椅子扶手上一搁,旁边有人小心递上葡萄酒,康飞喝了一口,当即一皱眉,呸地一口吐在地上,“什么玩意儿,都酸了……”
这边汪青峰把手上笔一搁,双手拿起纸来,抖了抖,下意识又吹了两口,旁边祝太监赶紧一把从他手上抢过来,转首就递给了康飞,“哥哥请看。”
“你这儿,也是被佛郎机人一个劲穷忽悠,这葡萄酒,简直劣质,大约也就是海上水手拿来当水喝的,不值钱……”康飞一边说着,一把接过,一目十行扫了几眼,当即大怒,一挺身从椅子上坐直了,把纸一下拍在面前案几上面,震得案几上墨翻了,酒撒了,笔掉了……
“汪青峰,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康飞瞪着汪大使,“我辣块你个妈妈,你知道回字有几种写法么?”
汪青峰被他这副表情吓得又开始额头冒汗,“大人此言怎讲?”
康飞一伸手推开他,伸手蘸了残酒,在桌子上面写了一个回字,“东晋,爨宝子碑,这么写……”
随后,他又写了个回字,“东晋,王羲之,澄清堂帖,这么写……”
他又蘸着酒连续写了好几个回字,“唐,褚遂良,行书千字文,这么写……宋,苏东坡,醉翁亭记,这么写……宋,吴琚,三希堂法帖,这么写……宋,苏舜元,停云馆法帖,这么写……”
汪青峰面色如土,康飞完美装了个逼,心里面就念道,孔乙己大大,我感谢你,幸亏从小学课本就学过……
一边念叨,康飞一边就把案几一拍,“你但凡有一碟子茴香豆下酒,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你这一辈子才读几本书?谁给了你胆子?就敢来糊弄小爷我?”
跌坐在地上的汪青峰汗如雨下,连连叫喊,“大人饶命,下官绝不敢欺瞒大人……”
奇跡 [日]是枝裕和,中村航
重生之網遊劍俠 只想放縱
康飞一抬脚就把案几踹翻,怒发冲冠,“事到临头,你还敢嘴硬?这佛郎机人租赁濠镜澳,一年才五百两?你还敢说不敢欺瞒?”
“大人。”汪青峰以头抢地,“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下官怎么敢欺瞒大人,实实在在真就是五百两,下官绝对没有贪墨一两银子……”
康飞火大了,弯腰伸手拽住汪青峰衣裳领子,就要让他领教一下什么叫做以理服人,旁边祝真仙一把抱住他胳膊,“哥哥容禀,这事儿我晓得,那濠镜澳一年租金,的的确确是五百两。”
“什么?”康飞愣了,“才五百两?”
他看着祝太监,“真的?”
祝真仙点点头。
康飞未免尴尬了,有些讪讪然放下汪青峰,汪青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感觉就跟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似的,虽然是广东的冬天,可他还是汗透重衣,差一点吓尿了。
康飞尴尬地坐下,拿纸当个扇子扇,“都说广东富庶,看来是我想左了。”
祝太监接口就说:“可不是么,当初从宫里面出来,我还想着万一,都说广东富庶,我也不指望多富,可到了这儿,不瞒哥哥,我差一点投海自尽……”
许是想到了自己吃苦,祝真仙忍不住还滴了两滴眼泪,随即从怀里面掏出个帕子擦了擦,“叫哥哥笑话了。”
康飞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懂。”心里面就想,我真懂,五百年后魔都跟十八线县城差距有多大,那么,大明富庶的扬苏杭和普通府县的差距就有多大,大概,还要更大一些。
鬼姐夫 驚艷之談
重新把纸展开仔细看了一遍,康飞眼帘一垂,看着坐在地上的汪大使就说道:“这么说来,你这每年例入大约五千多两?除此便没了?”
汪青峰连忙点头,支撑着爬起来,“实在不敢欺瞒大人,真就五千多两……”
乓地一声,康飞把下人刚搬好的案几又给拍翻了,汪大使一屁股又跌坐在了地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是说你颟顸呢?还是说你蠢?”康飞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汪青峰,“你说说你,好歹也是千军万马冲杀出来的读书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人家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一年才贪污五千两银子?你好意思么?”
權少的專屬寶貝
汪青峰被康飞这一顿骂,羞愧万分,“下官的海道衙门是个清廉的衙门,没甚么油水……”
看地上汪青峰这嘴脸,康飞那个气,辣块妈妈,你是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说的是那个意思么?
恨恨抬手,看看翻在地上的案几,他终究把手给放了下来。
决斗情缘
“就这一点银子,我倒是想放过你,可是,市舶太监也不乐意啊!”康飞慢悠悠说着,就冲祝真仙使了一个眼色。
祝真仙楞了一下,随即接口,“这点银子,即便我找我干爹……”
康飞赶紧敲边鼓,“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太监黄锦。”
其实,祝太监的跟脚,广东官场大抵是知道了,要不然,他也没那么超脱。
祝真仙满脸为难,“即便找我干爹,这点银子,我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
汪青峰哭丧个脸,“大人容禀,下官,下官也是想涨一涨税例的,只是,市舶司这边要给天子收龙涎香,全靠那些佛郎机人……”
他这么一说,康飞懂了,这,这是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汪海道有点嫌弃佛郎机人上供的少了,但是,他又是第一个经办佛郎机人的官员,濠镜澳就是在他手上经办的,作为老爷,他耻与谈钱,更何况是跟佛郎机人谈钱。
市舶司这边,因为司礼监曾经给南洋诸番悬下缴赏,每斤龙涎香价一千二百两,但,当年市舶司只收了十一两龙涎香,而司礼监要的是一百斤。
再则说,海道收的钱,跟市舶司那真是没半个永乐通宝的关系,所以,市舶司根本不闻不问。
于是汪大使就撺掇香山县下面的乡长,想让香山知县去做这个恶人,问佛郎机人收税,到时候,他再以中介身份掺和进去,各打五十大板,银钱落袋又有了面子。
不得不说,汪大使其实还是很狡猾的,算是个合格的官僚,只是他没想到,香山知县跑去广州府哭诉,结果招来了一头猛虎。
听汪青峰说完,康飞未免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一直闹到广州府衙,广州知府拜托我,结果到了香山县,原来是海道大使要涨佛郎机人的循例,不好意思开口,让下面人撺掇香山知县,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
手機先知 善之初
说道这儿,他抬头看看汪青峰,“我说的没错吧!”
汪海道抬起袖子擦了擦汗,“是是是,都是下官一时糊涂……”
“放屁。”康飞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满脸正色,大声就道:“这是糊涂么?这是大智若愚……”
说罢,康飞弯腰,笑眯眯伸手扶起被他腾一下站起来吓得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汪海道:“汪海道,我帮你去问佛郎机人要银子,你看如何……”
汪青峰讷讷不能言。
康飞看看汪青峰满身衣裳被汗打湿的样子,未免一笑,“祝贤弟,让人搀扶咱们的汪海道下去沐浴更衣,不然岂不是失了朝廷命官的体面。”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一脚把人家连案几一起踹翻的事儿,体面早就被他一脚踹没了。
几个下人把几乎瘫软的汪青峰搀扶下去以后,康飞这才眉飞色舞,伸手拽住祝真仙,“贤弟,咱们一起搞事……不是,咱们一起办一桩大事,如何?”

mhsbf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 ptt-二百八十七章 世兄,你我乃是同鄉-nkdw9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梁次摅从小荫庇为锦衣卫百户,后来,因为杀良冒功,升锦衣卫千户,又被自家老子政敌弹劾……可见从小就是胆大妄为的。
他看对面康飞毫不退让,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虽然觉得麻烦,可是,天大地大,脸面最大,若是今天有人不给他梁次摅面子,明天,是不是就会有人连里子都不给自己?
毕竟,南蛮子么,出了名的为了脸面敢用鸡蛋去碰石头的。
他想来想去,未免发狠,即便得罪不知道哪位大佬,也不能开了这个坏头……便准备挥手叫手底下冲杀。
康飞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心说你赶紧的,我还没试过当街砍广东都司,我要主动杀你,那不行,违背我的道德底线,但是,你要杀我,那我就是正当防卫……
他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未免让梁次摅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
这时候梁次摅已经四五十岁了,不年轻了,去年刚纳了一房小妾,呼呼十数下就缴械投降,事后未免叹气,感觉自己老了,那小妾倒是会哄人,就骗他:奴身子敏感,才七八下便丢了,老爷莫笑奴奴。
到了这种年纪,哪怕你知道这是假话,也只能当真话去听了。
可这时候梁次摅看见康飞脸上表情,未免便被刺激到了,一时间,羡慕嫉妒恨,年轻真好……当年老爷我也是这般。
他下意识便要抽刀砍翻这年轻人。
絕品外掛
康飞见他伸手去摸刀柄,顿时咧嘴一笑ꓹ 露出满嘴细碎如玉米粒一般的牙齿……
正在这时候,就听远处有人大喊ꓹ 两位且请罢手,两位且请罢手……
梁次摅身后的亲兵顿时凑上来说道:“老爷,是知府马老爷。”
这话落在耳中ꓹ 梁次摅硬生生按下了杀心,看了康飞一眼ꓹ 随后,转脸对亲兵说道:“去把侄少爷带上ꓹ 咱们走。”
说罢ꓹ 却是连知府老爷的面都不见,来得快去得也快,轰隆隆转身便走了。
康飞未免脸上一滞,心说老子裤子都脱了……辣块妈妈滴。
这时候,远远一顶软轿飞奔而来,两个轿夫跑得满头大汗,赤着膊ꓹ 身上肌肉虽然干,却黑黝黝盘在身上ꓹ 显是常年做体力活的底层。
软轿旁边还有几个皂衣衙役ꓹ 停下轿子后ꓹ 为首那衙役弯腰伸手ꓹ 掀开轿帘子,从里面下来一位四品的知府老爷。
伸手拿帕子擦了擦头上汗ꓹ 知府老爷左右看看ꓹ 就问ꓹ “嗯?咱们都司老爷呢?”
那衙役弯着腰就说:“老爷,都司老爷走了。”
知府老爷脸色顿时一沉ꓹ 不过,随即便只能苦笑了。
谁都知道梁家在广州,就是坐地虎,知府老爷又如何?梁家可是出过阁老的。
这位知府老爷是嘉靖二年的进士出身,叫做马顺卿,和如今朝中的礼部侍郎徐阶那是一榜同年。
当然,同年不同命,人徐阶都差一点做吏部尚书了,妥妥的朝中大佬,可他马顺卿却只是个广州知府,并且,这个知府做得没滋没味的。
月前,他收到徐阶的书信,说到康飞的事情,随后便交待他,顺卿啊,你跟那个戴康飞是同乡,要好生结交一番,日后我有大用……
超級母鱷
并且,徐阶暗示,你这个广州知府也做蛮久了,你看,顺天府尹有兴趣么?
天底下只有顺天府尹,应天府尹,这两位府尹老爷,其余的都只好叫知府,旁人称呼你一声府尹老爷只是客气客气。
何况,在京师做官,和在烟瘴之地的广州做官,那能一样么?
再则说,做了顺天府尹,那可是有资格直接面圣的,一般做了顺天府尹,表示要大用,是再明显不过的升官发财的意思……
马顺卿得到徐阶这个暗示,心里面就跟长草一般,日盼夜盼,就盼着康飞一行到来。
那梁次摅再怎么坐地虎,他怎么说也是广州知府,不至于坐在府衙连广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戴康飞在城门口刚起冲突,那边就有人跟他汇报了,老爷,你说的那位贵人,好似在城门口与梁家的赞少爷起了冲突……
白首不相離:霸愛冷情王爺 秋夜雨寒
马顺卿一听这话,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梁次摅那个护短脾气,肯定要带着人马去……当年他十来岁就敢灭人满门,如今难道就不敢杀人了?
想到此处,他顿时焦急,本老爷的前途啊!当即大喊,快快快,叫轿夫来……
看到康飞毫发无伤站在跟前,他终于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按捺下梁次摅的桀骜引起的不快,哈哈大笑道:“可是扬州冶春诗社春林兄的公子么!学生马顺卿……”
说着,他大踏步走上去,热情无比,一伸手就双手紧紧握住了康飞的手,好似仰慕已久……
“世兄,学生我是通州人,你我乃是同乡,哈哈哈,不必拘那些俗礼,快快快,快请……”马顺卿说着,就邀请康飞同乘一顶轿子。
通州是扬州门户,归扬州管辖,两人的确算是同乡。
康飞被他这一阵摇,摇得眼花,心中都忍不住想吐槽,你是南通的,我是扬州的,你倒是去问问南通人愿不愿意跟我做老乡……但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姿态放得这么低,你总不好上去一脚踹人家脸上。
康飞脾气再甩,也还不至于如此。
当下只好干笑,说了两句客套话,却怎么也不肯去跟他同坐一顶轿子。
马顺卿有些惋惜,却也不强求了,当下拽他到府衙说话。
一行人要往府衙去,这时候有当地人壮着胆子就说,老爷,这位衙内,打伤了俺们不少人,这汤药费……
马顺卿还没说话,他身边衙役先沉了脸,“给你脸了,轮的着你说话么?老爷的贵客,那是京师……告诉你也不懂,你们这些刁民,总想着讹诈几个钱花花……”
还是康飞看不下去,虽然说,底层百姓的狡狯他也颇不喜欢,却也不至于如此,当下叫线娘开箱子,取些银子。
线娘欢喜,觉得姐夫心善,实在是天上的星宿,这姑娘,都有些傻了……
我的卡哇依之旅
夜色深處
那衙役看康飞取了白花花的银子与那些百姓,一时间忍不住,“这位小老爷,与他们钱有甚用?都是一帮刁民,倒是俺们老老实实办差的,却还没个赏哩!”
这话说得康飞哈哈大笑,说了一声同赏,与他们一人一锭官铸的五两细丝雪花银,把几个衙役欢喜得一叠声赞,都说小老爷是个大善人,必然公侯万代的。
那些本地人眼睁睁看着这位小老爷拥众而去,有那年轻没遭受过社会毒打的,免不得不忿,说,这天下还有王法么?
旁边一个老衙,就是之前驱赶百姓的,这时候走过来就说,有没有王法就不知道,但是,细路仔,你要看看咱们城门大使给梁家做狗,都司老爷前来,鞭子就有,银子就冇……
说着,他塞给年轻人一粒散碎银子,道:“呐!把人家小老爷赏的银子拿好,回去买点跌打药酒擦擦,剩下的,买两只鸡,回去叫你老娘煲汤……真要争气,便读书读个老爷出来,到时候莫忘了老叔我。”
这话一说,年轻人顿时丧气,自己要有那读书的本事,何至于此。
那边康飞被广州知府马顺卿请进了后衙,与他接风洗尘,把他伺候得真有宾至如归之感。
虽然明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可是人家这么放低姿态,尤其还是位知府老爷,真不是那么能把持得住的,一时间不由长叹,我本无心求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

aspq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討論-二百七十八章 魔眼修羅,躲懶偷閒分享-65mik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第二日……
齊天道聖 九頭蟲
徐线娘扭扭捏捏地找康飞道歉,垂着眼帘红着脸儿,声如蚊蚋,“姐夫,昨晚我不该……”
康飞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线娘以为姐夫脾性好,未免又活泼起来,毕竟,很傻很天真嘛!
烏龍穿越之桃花一一
她皱着鼻翼未免就说:“谁叫姐夫胡说八道的,人家还是姑娘哩,不老大耳刮子扇你,怎么做人?”
都市之凡途仙路 飛不過滄海
季先生的啟明星 水千澈
康飞瞧她皱着鼻翼鼓着两腮,样子极可爱,虽然不好伸手去捏她腮帮子,可一时间还是忍不住,又开始胡说八道了,“线娘你知道什么叫春水玉壶么?典型标志就是一笑鼻翼两边起皱褶……乃是十大……”
这话不由自主地从喉咙里面滚出来,终究还是被他硬生生给咽了半截回去,“不说了不说了,正事要紧,线娘,这接下来,银子都交于你保管,不过你得把账都做了……”
“什么是春水玉壶?姐夫,你把银子都给我保管,是想躲懒罢?”线娘到底太年轻,被他一下转移话题。
康飞正色,“我这是为你好,你以后总要嫁人,到人家家里头做大奶奶,连账都不懂,被人骗了怎么办?我跟你说,这红白喜事啊!最是锻炼人,当初楚霸王就是靠给人操办红白喜事锻炼本事,最后打遍天下无敌手,至于后来被刘邦抢了江山,却只是因为刘邦脸皮够厚……你看后来他的灰灰孙子刘备,那也是个脸皮厚的主儿,故此才能三分天下。”
“谁说要嫁人,我才不嫁呢!”线娘红着脸低声就说,“不过,人家也愿意帮姐夫做事……”
“好好干,我看好你。”康飞老滋老味,伸手拍了拍线娘肩膀……好歹没脱口而出那个笑话【小伙子胸肌练的不错,报告首长我是女兵】一时间自责ꓹ 自己果然是被污染了……
他把事儿甩手扔给线娘,自己却跑到田姬那边去了ꓹ 迫不及待,青天白日,朗朗乾坤ꓹ 就把田姬拽着一起去采蘑菇,田姬羞红着脸ꓹ 却不过他,半推半就……
事后ꓹ 康飞未免感叹ꓹ 果然,硬件决定一切,那些德艺双馨的影视圈大老师们,年轻时候大约都是顽主,只是年纪大了,硬件扛不住,便只能德艺双馨了。
这便譬如你手上有一张过气卡皇680至尊版ꓹ 想玩骑马与砍杀2千人大作战,进了战场却尴尬地发现ꓹ 根本无法流畅玩耍……
暴力神甲 末日仙途
还是老祖宗总结得好ꓹ 人不风流枉少年……康飞叹了一下ꓹ 看田姬坐在梳妆台前ꓹ 脸色红扑扑的,一时间把持不住ꓹ 又采了一回蘑菇。
此中滋味ꓹ 不好细表ꓹ 诸位读者老爷请自行发挥读书人看【牝常以静胜牡】散发一万字脑洞的水平,自行脑补。
至于线娘ꓹ 被康飞坑了一把,顿时忙得不可开交,连着好几天,每天连四个时辰的觉都睡不到,那些商人们求见,她拿个屏风隔起来,让人把账细细报了,她一笔笔记下,刚送走一个又是下一个,此外,诸如杯碗盘碟,这些都要去各大酒楼租用,若不然,谁家也没那么多碗筷,可供建宁当地老百姓络绎不绝来吃流水席的。
史前統治者歸來 死神釣者
线娘这时候才知道,管家不易,许多钱看着小,集腋成裘,却也顿时成了不小的数目……
卞二爷瞧在眼中,未免就跟向大爷说,三弟怎么把这许多琐碎事,都交给魏国公家这位大小姐。
向大爷摸着下巴短须,未免就想,这位魏国公家五姑娘跟三弟不清不楚的,日后不好说,不过,红白喜事,最是锻炼人,真要历练出来,魏国公府上,说不定还要来谢。
这话不算乱说,要不然,你瞧红楼梦里面【要请西府琏二奶奶来管事】实在是,旁人都没那个能耐。
五姑娘若真锻炼出来,魏国公知道了,还真要送礼来谢。
向大爷想定了,就对卞狴犴说道,三弟自然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如此安排,咱们便随他心意就是了。
两人就把衙门上下人等叫过来,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叫大家好好听着,莫以为五姑娘年纪小,就可以哄骗,且先不说人家是南京魏国公府上的嫡女,即便你们大爷二爷,也轻易饶你们不得,更不要说你们三老爷,杀起倭寇来眼睛也都不眨一下,要是三老爷发火,你们大爷二爷也不敢拦着……
一番话,把上上下下吓得不轻,本来有些看线娘年纪小,有些怠慢的,这时候也都提起了十二分小心,谁叫三老爷人送绰号魔眼修罗,杀人不眨眼……
一时间,整个行都司,那些值衙的老衙兵也好,洒扫的粗使婆子也罢,走路都踮着脚,连放屁都要夹得细细碎碎的,方才敢小心翼翼排出来。
朝廷要兴旺,要基层干部得力,与此同理,这些下面人小心翼翼做事,徐线娘顿时就觉得办事轻松许多,把个事情吩咐下去,虽然不说妥妥帖帖办好,但态度都很端正,未免觉得一天能当以前两天用。
她这时候未免就叹,怪不得以前都听五叔公说什么【以兵法治家】那时候还觉得五叔公蛮横,怪不得父亲被五叔公借了东园去,也不敢去讨还回来……现在来看,怕不是父亲觉得,把东园拿回来,大约自己也保不住。
由此细想,便也能明白,父亲扛不住兵部韩尚书,要与守备太监勾结,甚至把自己许给那个骤发起来的咸宁侯……
“还是姐夫说的对,打铁还需自身硬。”线娘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把手上账本放下,起身推开旁边窗户,便伸了一个懒腰。
随后,她便皱起鼻翼,恨恨道:“臭姐夫,也不知道去哪里浪……”说是不知道,心里面很清楚,大约,是在那个土田鸡那里,一时间气闷不已,把个手帕子在手上绞扭得不成个样子。
这时候外面一个老衙兵家里面女儿拨来与她使唤的进来,说,姑娘,外面那个木材商人又来了,说之前把的银子不够使,要请姑娘开恩,姑娘见是不见。
徐线娘听了这话,未免轻哼,果然,姐夫说的对,无奸不商,这些商家,一个个都想着赚昧心钱……
想到这儿,她便说,“既如此,便见一见罢!”
在外面待客的花厅,线娘坐在屏风后面,那木材商人影影倬倬瞧见屏风后面人影,先磕个头,随后起身,就一叠声抱怨,“姑娘,俺们不是抱怨,只是,如今这木材价钱大涨……”
线娘在屏风后面就哼了一声,“怕不是你们这些人坐地起价罢!”
那木材商人叫起撞天屈,“俺们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买卖,何况与姑娘这样的贵人做买卖,俺们感恩戴德,巴不得亏本做成这买卖,贵人开心,俺们与有荣焉,只是,亏一些便罢了,实在是,要把家当都给亏没了……”
线娘心说我信你个大头鬼,你们这些商人,当下冷哼一声,“你这话,我却是不信,你们商人,不是说,要杀仁义礼智信五贼,方才好生发么?”
说着,她把桌子一拍,柳眉倒竖,把被姐夫冷落的气都给撒出来了,痛骂了这木材商人一番,把个商人骂得冷汗涟涟。
末了,线娘高声就喊,“外面进来两个喘气的……”
外面进来两个衙兵,双双一抱拳,“任凭姑娘差遣。”
“把这厮架出去,你们与他一起,哪怕大小解也须臾不离监督他,倘若是他耍什么花样,不需来报,直接去请你们三老爷……”
两个衙兵把那木材商人架出去,线娘犹自生气,恨恨跺脚,“只晓得自己花天酒地,却不管旁人死活……”
她身后那个丫鬟,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临时拨来听用,不是打小训练出来的大户人家丫鬟,身上由有些野性,瞧姑娘生气跺脚,一时间忍不住就说了一句,“姑娘只敢在背后跺脚,三老爷又不是千里眼,顺风耳,哪里晓得。”
线娘性子烂漫,本就不是喜欢拘束的,便喜欢这样直爽的,闻言未免就笑,“好哇!你也来打趣我,看我不来撕烂你的嘴……”
两个女孩顿时笑闹成一团,那丫鬟虽然莽,却架不住线娘是个女侠,真有功夫在手上的,马也骑得弓也开得,没几下子,顿时被反扭了手,不由气喘吁吁讨饶,“好姑娘,再不敢了,饶了我罢!”
线娘欺负她未免没有成就感,未免想起蓉娘姐姐,好歹能跟她放对往来,有输有赢。
放开丫鬟,她未免叹气,觉得最近叹的气实在太多了,把之前十几年的气都给叹没了,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蓉娘姐姐如今怎么样……”
人经不起念叨,远在扬州的凤蓉娘未免耳朵根子发烫,忍不住搓了两下。
倒是康飞,在田姬那边待了些天,先开始还好,后来,那些土狼兵的衙内们纷纷前来奉承,关键是,他不耐烦跟这些人打交道。
好歹是五百年后的大学僧,那些衙内们虽然都是卫学出身,也算是读书人,限于见闻和局限性,在康飞看来,大约水平还不如小学僧,偏偏这些小学僧还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
他未免就跟田姬吐槽,田姬也为难,这些人,等于是她的乡党,难道要六亲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