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接卡口

4szvb非常不錯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第四百六十八章 鬧劇相伴-avk97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这时候白枭也到了,她就比较弱,双头枪只能跟在自家兄长身后捡便宜。现在面对白浪的敌兵已经一个也没有了,全部都是背脊朝着他在拼命逃跑。所谓勤王军也就在白浪这一击之下全部崩溃了.白豹跟白彪已经从两边开始兜击勤王军,这帮勤王军至少眼前这一路完蛋了。
豪門笙簫夢
引魂師
进城的还有其他几路,白浪只当他们是期货死人,就算是救走了皇帝,那也是期货死皇帝——皇帝聪明的话不跑,白浪也就废了他自己篡个位完事,封他一个安乐公就罢了。要是跑了?那皇帝死于乱军之中天下大乱,白浪也无所谓——反正他来这世间本就是让天下起刀兵,靠自己打出一个天下其实比篡位得来的还要“正”不少呢。
姻差緣錯:冷王的寵後 張九陌
学孟德不成,只能学董太师,那就依靠所谓的“西凉军”镇压天下吧。如今天下的“诸侯”同样拉胯得紧,远不如汉末诸侯那么有力。“老大帝国,这整个的精气神也是衰弱不堪哪。”白浪在杀人的时候还有空想这个,“这个文明看来是有点衰老了,如果没有新的冲击要自新有点儿费力,开国不过三代,尚不到百年就这样。”
这个朝廷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历史上的满清,缺乏了一股活力,整体的氛围就是那种死气沉沉。所以白浪当董太师真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这帮人统统都是木偶,杀光了都不可惜。仔细想想这红楼梦不就是满清么?那如此气氛倒也正常。这时候白浪手里的铁锏已经弯了,他也不曾特意气贯兵刃,而这个铁锏也不过就是凡兵,砸人砸着砸着可不就是有点儿弯么。
僵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妃令難為,冥王的小俏妻
我在進化
当然刀子也有点儿钝了,于是白浪随手用铁锏跟直刀将几个没跑远的倒霉蛋插到地上,自己活动了一下手爪,“还是自个儿动手爽利。”
屍道奇談 午夜閑柳
眼前这一路军乃是东安郡王的大军,崩散之后东安郡王也是亡命逃跑,只不过没跑掉而已——白浪踩在人头上施展武功快速逼近,被他踩过的人脑袋都进了肚子里去,白浪从天而降落在东安郡王面前。“虽然不曾见过,但是王爷你好。是时候薨了。”白浪很客气地揪走了东安郡王的脑袋,顺便将他身边护卫的亲卫跟负责指挥的大将统统宰了。
这一路算是完了,这帮溃兵跪倒在地直接向白豹白彪的部队投降。而另一路进城的,倒是一点没有受到阻挡地进了紫禁城,顺便还有文武百官跟勋贵里面一部分人的“家丁”也加入了进去。兄弟几个汇合之后,白豹白彪有点儿慌乱,“若是被那皇帝跑了,我等岂不是……”
白浪抚髯大笑,“若是在紫禁城内还好,出了紫禁城,这皇帝弄不好就不明不白地‘崩’了。要他死的可不是以我等居首啊……”白浪命令白豹留下整顿兵马,他带着自家亲兵以及其余弟妹率千余人向着紫禁城不紧不慢地走去。眼前一片通明,占据紫禁城的勤王军拖出来了小炮——大炮太重来不及带,虎蹲炮这种小炮倒是带来了不少。
白浪单人前突,虎蹲炮打出来的炮子绝大部分根本没打中,而击中他的那些炮子也是滑落弹飞。“刀枪不入!”惊恐的呼喊声之中,对方就跟雪一样地消失了——他们自己开始了逃跑。白浪都还没杀人呢,这帮勤王军一看白浪刀枪不入直接就散了。“要说你们也确实没用,居然连跑都跑不好,明明抢占紫禁城的速度倒还是挺快的来着。”
白浪遇见了被堵在城里的皇帝跟另一位王爷——他们居然被溃散的乱军堵了紫禁城的神武门,结果没跑掉。就是丢下身边的太监啊护卫啊也没理由跑不掉啊?别的不说,上城吊绳子下去很难么?结果这帮人居然就这样堵在后宫没跑掉。白浪也是摇头叹息,“不打不知道,一打真奇妙。废物成这样我都不忍心篡位了。”
流光微醉 執筆煙花
有太监跟乱军乘机在宫内抢劫放火,在面临绝路的时候人的破坏欲就会高涨,这种事情也很正常。白浪杀他们就更加正常了,他用简单的拔萝卜威吓对方,一个个乱军跟太监的脑袋带着脊椎骨插在地上,直到将那些人吓得精神错乱为止。
一夜过去,皇宫内的事态也平息了,白豹白彪抓了不少乘机搞事的文武官员,还有勤王军的诸位总督、巡抚、军将,当然抓了一个王爷,林林总总也有个三百余人被押在太和殿外。白浪搬了个椅子——还是龙椅放在太和殿外台上,皇帝面色青白坐在上面。
“皇上,眼前便是犯上作乱谋大逆的乱臣贼子!还请陛下下令诛杀!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白浪也不是什么修罗恶鬼,就杀他们全家,女眷送教坊司完事。”白浪也是一拱手,对着身边的皇帝说道。没等皇帝回答,他已经拿出了空白圣旨,拉过身边一个翰林,“你来写圣旨!写完读一遍我们就去砍他们的头。”
皇帝端坐不动,白浪说完之后看着他,“哎嘿?不太对头啊?”这皇上脸色既青又白,白浪拿个手指头在他鼻子下试探了一下。“没气了?好啊!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皇上让你们给气驾崩了!娘的!都开始硬了!”白浪哇啦哇啦一阵喊,“太子呢?太子在哪里?出来他娘的即位!”
结果白豹上来附耳跟白浪说了几句话,“啥子?昨天晚上死了?这太子被乱臣贼子给薨了?这这这…….”白浪跟唱戏的一样,“哇呀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哇!”他以拳打掌心,脚步也是连连顿足。“总之,先杀光这些人!”下一刻他完全恢复原本的样子,手指头比了比,命令亲卫杀人。
“这番只能勉为其难,老子秦国公代理下皇上的职责了。”胡作非为以白浪到顶了,谋朝篡位搞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怕是董太师都做不出来。左右此人也是瞎胡闹,他才不在乎呢。

7xl7g精彩都市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討論-第六百四十七章 夜戰鑒賞-btxmq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这一日勤王军也是立营扎定阵脚却见眼前京城城门大开,门中涌出一军。三百余精骑全数披甲,而白浪顶着金色的头盔立在第一个。“这人又要冲阵!快快快!将炮拉上来!”这勤王军中两位王爷也是打过仗的,直接便在营外立下了炮阵。
这其实不合兵法,但是大家也晓得之所以大家落到眼下这个局面,还不就是因为眼前这位秦国公白浪?他以个人的勇武压制并统率整个“西凉军”精锐万人,而这支“精锐”的“西凉军”则是压制整个京城并城外勤王军,只要他们能够打掉这西凉军里真正用来压制诸军的秦国公亲率精骑并击杀秦国公本人,那这场勤王之战就赢了。
網遊三國之野人當道 沈默的憂傷
为此就算是丢光整个炮营都是值得的,丢光整个神机营也是如此。
白浪之勇众人皆知,而白浪见眼前有炮也是想了想,先率军回去了但是城门没有关,只当外面的勤王军不存在。
夜间城门关闭落锁,城头上不管是白浪还是白豹白彪都没有安排守军,而是让征召的新丁站在城头,他们自己都驻扎在城内的军营——反正若是真有人敢进城,顺着大道推过去杀就是了。这还是白浪说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到了极点。
这位白太保在干啥呢?他在宫里观赏天魔舞……牛油巨烛烧得亮亮的,眼前是美酒佳肴,还有宫里的皇妃跟宫女跳天魔舞,而皇帝被强行按在上首,跟白浪这等家伙一起观赏轻纱柔曼的天魔舞,皇帝脸色自然是青的,牙齿也是咬得咯咯响。
為誰結婚
总算白浪还给了他脸,没让太后跟皇后出来跳,但是他怀里抱着的可是皇贵妃,年纪比白浪大了至少十几岁只不过保养极好白浪就喜欢这样的熟女。白浪长得老成,跟皇贵妃反而看不出年纪差——这人年纪轻轻还不到二十岁就长了一脸虬髯根根如铁炸开,火焰般的眉毛加上英武的面容,当真要称一声果然是巴图鲁白太保。
嘴巴里说是要效法孟德公故事,结果行为上做的统统都是董太师的勾当,夜宿龙床秽乱后宫朝堂之上胡乱杀人,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董相国之横暴。“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白浪也是抚髯兴叹,“孟德不好学啊。”
是啊,自从弑杀了太上皇之后,这白太保的名声也就比宇文护好点,跟司马昭、董卓是一个档次的,还不如曹孟德跟侯景……反正全天下人都晓得这白浪之心,路人皆知也,就等着他啥时候弑君篡位了。
这年头搞得如此简单粗暴的也就他这一个例子,而基础如此薄弱居然还能搞这种事情的,大概上下几千年一共就两个人:董卓跟白浪。
白浪肆意亵玩怀里的皇贵妃,皇帝最后实在是无法忍耐,那些天魔舞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冒着被白浪弑杀的危险走人回后宫了。白浪却也不怒,只是哈哈大笑,笑声之中那些薄纱的天魔舞姬也是浑身颤抖但是还是要坚持跳下去——焉知这秦国公会不会将她们统统杀掉呢?
白浪连皇帝都没杀,自然也不会迁怒给这帮后妃跟宫女——这人除了在后宫杀了一票太监之外,并没有杀其他的什么后宫之人。
京师里面的文武百官,心怀二意的太多了,跟城头新兵勾结的自然也有不少——白豹白彪不过十几岁人,哪里玩得过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这一夜勤王军进了城,而城头的守军丝毫没有动静。
白浪身上穿了半截战袍,下身披甲裙战靴,而上半身现在只有小臂上有着甲膊,手里拿着金杯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水酒,他的怀里已经换成了秦可卿,“命白豹白彪点兵披甲。”白浪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取某兵器来。”
两个侍卫兵将白浪的兵器扛来,白浪伸手将其抓好,“城内当步战破敌,这帮家伙现在才敢放那帮乱臣贼子进来,胆子实在也是太小了!”白浪手中一根铁锏一把直刀。他直接从宫殿之中走出来,根本不管那贼皇帝是不是在偷偷召集自己的势力,他只是这样挺直腰背以六亲不认步往朱雀大道走去,他的身后逐渐跟上了全身披挂的亲兵,这些人都是手持盾牌以及刀剑骨朵不等,跟在白浪后面迎向眼前进城的骑兵。
摸金 指點乾
歸殺 紫竹飄香
星沈三國 蕭楓
火光如龙一般,只是高呼“杀叛逆白浪!”,“杀贼!”白浪只是冷笑,“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然后自个儿也是笑了一声,“不搭啊,明明是人马如龙而来。”
白浪看着眼前杀过来的骑兵,左手铁锏挥出,打飞了对方马枪的同时也带走了对方的马头——那战马的脑袋被打得稀烂而且半截还飞了出去,下一瞬间白浪右手挥出,那骑兵半截身体飞了出去。
下一刻白浪化为龙卷风一般卷入对方骑兵阵列。当先杀入人马俱碎,直接挡住了冲过来的骑兵不算,白浪还反冲了过去。他身后的亲兵也是发一声吼,身上有破碎不堪的骑兵虚影重合,一瞬间这力量速度都上升了何止一筹。
眼前勤王军的骑兵在被白浪斩杀为首十余人之后纷纷勒马掉头而逃,完全不顾这样直接就践踏了自家后面跟进的步兵军阵。而白浪乘势反卷,杀得是人头滚滚,手刃数十百人,对方大阵直接溃散。这时候白莺也到了,没曾想是这个妹妹先到,她骑在桃花马上开弓射箭。
这箭矢犹如骤雨一般,白浪教导她行气回力之术,于是白莺直接修成了连珠箭雨的本事,双手连弹,只是眨眼之间便将两壶箭射空,而每一箭还精准地射杀一人。“我这个‘妹妹’搞不好才是家里最可怕的那个,这种眼力可不多见。”
白浪也是咂舌,他挥舞兵器不过杀了百余人,这白莺连珠箭发短短一会儿也杀了近百人,这爆发能力也确实可怖。对面直接大溃,白浪带着亲兵,而白莺带着自家的弓弩手压了上去,驱赶败兵沿着大道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