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明王首輔

39mkq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明王首輔 ptt-第1357章 陰謀陽謀讀書-gcgnd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穆罕儿离开不久之后,一支约莫八千人的骑兵便从明军的营地中蹿出,沿着塔里木河往上游急驰而去,但见队伍中四面将旗迎招展,将旗下面,刘显、李光启、沈纪和何判这四名年轻小将意气风发,仿佛浑身上下都是劲儿,看得出情绪都十分亢奋。
也难怪四名小将如此激动的,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独立执行作战任务,而且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攻打喀什。
喀什位于塔里木河的上游,北面是天山脉,西面是葱岭,而南面则是万山之祖——昆仑山脉,东面是塔克拉马干沙漠,三面环山,一面开口,形如布袋。
其中,葱岭又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折点,乃连接新疆与中亚诸国的桥梁和纽带,所以喀什的位置十分重要,控制喀什地区是徐晋的一个战略目标,只要占领喀什便等于扼住了叶尔羌汗国的西南门户,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另外,徐晋之前听宋大眼提到,一个叫巴布尔的波斯王子似乎也掺和进来了,对翘儿死缠烂打,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控制葱岭是很有必要的,一来可防止波斯军队介入,二来切断哈斯木逃往波斯的退路。
異界之最強老爸
“阿显,大帅让咱们攻打喀什,明显没有议和的意思啊,为什么还要跟那个使者浪费时间呢?还不如直接出兵来个直捣黄龙来得痛快。”李光启一边策马,一边大声地对着刘显道。
刘显没有回答,反而转头对另一边的沈纪笑问道:“阿纪,你怎么看?”
洪荒之龜雖壽 黃翌歌
沈纪嘿笑道:“阿显,你这是考究小弟吗?”
刘显摇头道:“考究啥,只是大家兄弟讨论印证一下想法罢了。”
沈纪笑道:“那还差不多,我便说说自己的想法,看跟阿显你想的是否一致,嗯,如果小爷眼前有个敌人,明明一拳就可以把他摞翻,偏偏还要跟他啰里啰嗦地说一大通废话,那原因只有两个,第二,那家伙手里有人质之类的东西,第二个嘛,小爷想从那家伙手里获得更大的好处。”
这时何判禁不住插口道:“王大家和黄使者还未曾落入哈斯木的手中,应该算不得人质吧,那么按照阿纪你的意思,大帅浪费时间跟哈斯木谈判,是想从哈斯木身上得到更大的好处了?”
沈纪嘿笑道:“正确。”
李光启不解地道:“咱们四个人当中,就数我的脑子最不好使了,阿纪你就别卖关子了,哈斯木到底能给大帅什么大好处?”
“嘿嘿,这还不简单,叶尔羌汗国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沈纪笑道。
李光启皱了皱眉:“叶尔羌汗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口少,土地贫瘠,到处都是沙漠,出名的也就玉石,甜瓜、羊毛和棉花,咦,难道是金山银山……不过也没听说过啊。”
綜禁欲少年的自我拯救史 遠上天山
何判不由摇头道:“阿启,你还真是个榆木脑袋,玉石、甜瓜、羊毛、棉花和金山银山,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来的?”
“从地上长出的?哎哟,我明白了!”李光启恍然大悟道:“大帅是想要土地,我去,大帅是准备要整个叶尔羌汗国啊。”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刘显笑道:“你才明白。”
李光启挠了挠头苦笑道:“可是我又糊涂了,大帅想要整个叶尔羌汗国,不是更应该直接开打吗?干嘛要跟哈斯木和谈?”
“笨,叶尔羌汗国是哈斯木的吗?”沈纪提醒道。
李光启摇头道:“哈斯木如今虽然实际控制了叶尔羌,但他只是宰桑,萨亦德才是大汗,名义上,叶尔羌还是属于萨亦德的。”
“嘿嘿,这回明白大帅为何要在议和条件上加上萨亦德汗了吧?”沈纪得意地道。
李光启点头道:“明白了,可是哈斯木会把萨亦德汗送来作人质吗?”
沈纪和刘显对视一眼,苦笑道:“看来阿启你还是不明白。”
李光启脸上有些发窘,讪笑道:“莫非大帅向哈斯木讨要萨亦德汗,其中还有其他玄机不成?”
刘显见状倒是不忍再让最要好的兄弟出糗了,解释道:“大帅表面是在向哈斯木讨要萨亦德汗,实际却是在提醒哈斯木,萨亦德汗才是叶尔羌汗国的真正统治者,哈斯木如今虽然没有称汗,但实际上却等于谋权篡位了,试问他敢把萨亦德汗送给大帅作质吗?他不怕大帅到时以萨亦德汗的名义,名正言顺地出兵讨伐他吗?”
李光启摇头道:“如此看来,哈斯木确实不敢把人送来。”
淒慘的刀口 溫瑞安
“所以啊,哈斯木不仅不敢把萨亦德汗送来,还会把萨亦德汗给干掉,甚至把萨亦德汗所有的继承人都统统干掉,断了大帅扶植傀儡政权的念头。”刘显继续道。
李光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据说当初俞大猷攻打安南时,权臣莫登庸也抢先把黎氏王朝的所有后人杀光了,然后才向我大明纳土投降,这样一来,黎氏便没有了继承人,我大明也只好放弃扶植黎氏,转而依靠莫登庸来治理安南。”
帶著空間橫行
沈纪笑道:“阿启终于开窍了,哈斯木估计并不认识安南的莫登庸,但是他的做法想来会跟莫登庸差不多。”
李光启嘿嘿一笑,忽又微微一震道:“等等,阿显刚才说大帅向哈斯木讨要萨亦德汗,其实是在提醒哈斯木?这就岂是不是说大帅在变相……逼迫哈斯木向萨亦德汗下杀手?”
刘显淡淡地道:“我大明是礼仪之邦,万事都讲究师出有名,萨亦德汗家族若不死绝,我大明如何能名正言顺地吞并叶尔羌呢?”
李光启吃吃地道:“那……那个拉希德台吉呢,他可是跟大明友好的啊。”
何判耸肩道:“要不然你以为大帅为何要借刀杀人?好处拿了还落得个好名声,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
李光启倒吸一口凉气:“我的个乖乖,原来其中这么多门道啊,只是这样……不太好吧,我是说那个拉希德台吉有点冤。”
“别傻了,都是利益关系,拉希德台吉之所以亲大明,那是他要借助大明的力量对抗宰桑哈斯木,同理,拉希德台吉若当上了叶尔羌的大汗,肯定也会想办法脱离大明的控制。”沈纪冷道。
李光启挠了挠脑袋:“话虽然这么讲,但总感觉这样做不太仗义。”
中華兵王
刘显也知道自家这个兄弟是个正义感爆棚的家伙,正因如此,当初见到余林生虐杀俘虏才义愤填膺地当面怒斥,于是道:“阿启,两国交兵,各为其主,大帅自然要为大明的利益着想,而且,大帅所使的手段亦算不得卑劣,反而是一种阳谋,哈斯木若真是叶尔羌的忠臣,断然不会杀了萨亦德。
另外,即便哈斯木真杀了萨亦德汗,拉希德台吉若有本事守住于阗,直到明军杀到解围,相信大帅也会给他一个好结果的,只是到那时,大明就不好再直接吞并叶尔羌了,毕竟拉希德台吉是叶尔羌汗国的合法继承人。”
李光启两手一摊道:“如此看来,这个拉希德台吉还是被哈斯木宰了好,省得麻烦。”
沈纪嘿嘿笑道:“得了,这些事就不该是咱们伤脑筋的,大帅自会琢磨妥贴,咱们只要把喀什拿下便行了。”
“说的也是,这次是咱们第一次独立作战,可别搞砸了,否则大帅就该琢磨咱们四个的脑袋啦!”何判打趣道。
刘显精神一振,胸中涌起一股豪气,大声道:“兄弟们,这一战咱们要打得漂漂亮亮的,这辈子不敢说跟大帅一般异姓封王,但至少也得弄个侯爷来当当,这才不虚此生也。”
李光启、纪和何判三人齐声叫好,手中马鞭一挥,意气风发地纵马驰骋起来。

hpcqu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明王首輔討論-第1355章 有心栽花,無心插柳讀書-5g6wq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朕原以为先父托梦给太后之事会应在显陵上面,但是如今看来,显陵其实并未漏水,如此一来,倒是不好轻易迁陵了,一来朕担心会坏了显陵的风水,二来朝中众大臣也未必肯答应,张卿家以为朕还该不该把先父之灵柩迁回京安葬呢?”
张璁一听,心里便不由谨慎地斟酌起来了!
话说张璁年近五十,第八次参加会试才得中进士,而且名次也不高,本来这辈子的能混到六品就不错了,结果人家靠着“议礼”获得少年皇帝嘉靖的菁睐,虽然两度被贬谪,但最后还是东山再起,如今更是青云直上。
本来嘛,混官场使些手段也无可口非,张璁抓住了“议礼”的好机会脱颖而出,这也没啥的,谁叫人家机灵敏捷。
可是张璁一直在“议礼”上面做文章,削尖脑袋讨好嘉靖往上爬,还借此打击排斥异己,那就很有问题了,所以说张璁是个政治投机者,丝毫也不以为过。
张璁这次趁机撺掇嘉靖回乡祭拜显陵,目的性就很明显了,也是在“议礼”上做章。张璁揣摸透了嘉靖试图树立兴王一脉为大明皇室正统的心思,于是便投其所好,提出要把兴王灵柩迁回京入葬天寿山皇陵,无非是等于给兴王朱祐元皇帝的待遇,这样一来,既遂了嘉靖的意,而张璁自己也能在此过程中往上爬,掌握更大的权力。
如果能成功把兴王朱佑杬的灵柩迁入天寿山皇陵,对张璁来说,毫无疑问是大功一件,所以张璁是恨不得嘉靖下定决心迁陵的。
走進遊戲 liuyuxi
但是,嘉靖现在提出担心会影响风水,张璁就不得不谨慎了,他作为首倡者,如果迁陵后真的发生不好的事,估计这笔账最后会算到他头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张璁不得不谨慎斟酌一番说词,最好拿了好处,然后还不用承担背锅的风险。
只见张璁捋着胡须沉吟了片刻才答道:“皇上所虑甚是,如今显陵的风水自是上佳的,倒是不敢轻易动迁,不如这样吧,等回京之后,皇上可命一精通堪舆的风水大帅寻龙点穴一番,若能在天寿山下找到比显陵更佳的风水宝地,那把大行献帝之寝陵迁回京去,若不能,也只好作罢了!”
张璁不愧为官场老鸟,这手太极打得可谓是圆润老到,既听起来合情合理,又规避了风险,到时迁陵后若是发生祸事,大可把责任推到寻龙点穴的风水大师身上,完美!
不滅真魂 吐不出的煙
嘉靖听完后果真深以为然,点头道:“还是张卿家考虑周全啊,嗯,那便就这么办吧,不过显陵扩建之事也要提上日程,朕要双管齐下,倘若日后寻不到风水更佳的龙穴,便只好委曲父王继续在显陵安葬了。”
君臣两人又聊了片刻,嘉靖这才满意地把张璁打发出去。
嘉靖打发走张璁后,在殿中来回度了几步,便兴冲冲地回到御案后提笔,殿中侍候的小太监立即机灵地上前磨墨。
嘉靖打开一份空的圣旨便开始动笔写谕旨了,这份谕旨是写给内阁的,用尽了春秋笔法,虽然没有直接表明要把显陵迁回京,但字里行间所透露的就是这个意思?
很明显,嘉靖这是要放出风声试探官场的反应了,然后再视情况作出安排,当年了八年的皇帝,嘉靖这小子的帝王手段是越发的纯熟老练了。
搞定市長夫人:桃運官路 梁上君子
唯唯賞竹清 張家小仙兒
想当年嘉靖初登大宝时,为了在生父神主牌上写“皇考”还是“皇叔考”,还不得不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才逼使首辅杨廷和作出轻微的让步。
如今嘉靖御极已八载,朝中的文官势力已远不如杨廷和的时候强大了,相反,附和他的新贵派还完全占据了上风,所以嘉靖料定迁陵的事阻力不会太大。
不过,迁陵毕竟是大事,把父亲的灵柩迁入天寿山皇陵更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肯定会有不少“迂腐”的大臣反对,为了防患于未然,所以嘉靖还是决定先放出风声试探一下,倘若事不可为便暂时缓上一缓,先把那些反对最激烈的刺头收拾了,然后再继续推进迁陵的进程。
当然,迁陵的前提是要找到风水更佳的龙穴,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且说嘉靖写完谕旨封装好,然后命人送回京城内阁讨论,净了手便打算到贤妃(贺芝儿)的住处就寝,此时,一名太监兴高采烈地快步行进殿中,赫然正是吴皇后的太监总管毕春。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毕春一进来就扑通地跪倒地上,那张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灿烂。
ke謀殺案
嘉靖愕然问道:“喜从何来?”
毕春喜滋滋地道:“皇后娘娘有喜。”
“皇后有……什么,皇后她有喜了?此话当真?”嘉靖回过意来,蓦地弹了起身。
“李闻言太医刚刚给皇后把过脉,确确实实是喜脉。”毕春答道,瞧这货心花怒放的模样,比他自己当爹还要开心,奴凭主贵嘛,若吴皇后诞下龙子,那皇位的位置就更加稳如秦山了,再也不用担心被北靖王的义妹贺芝儿取而待之。
嘉靖不由呆了呆,他这次回乡祭祖,只带了吴皇后和贺芝儿两女伴驾,出于个人感情,他其实是更希望贺芝儿先怀上的,所以平时宿在贺芝儿的住处居多,到吴皇后那过夜的次数屈指可数,可偏偏却是吴皇后先怀上了,难道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嘉靖虽然有点小遗憾,但是皇后能怀上,他也是相当高兴的,但愿皇后这次能顺利给自己诞下一名皇子吧,徐府里的人丁兴旺早就让嘉靖这小子羡慕到不得了。
当下,嘉靖兴冲冲地赶到了吴皇后的住处,结果发现蒋太后、永福、永淳,还有芝儿妹妹竟然都来了,正众星捧月般围着吴皇后嘘寒问暖呢。
“皇上!”吴皇后见到嘉靖走进来,激动得率先站起来喊了一声,那表情喜悦中带着一丝得意。
“皇儿来了,快过来,刚才李太医给皇后把过脉,还说据脉像判断,应该是个龙子。”蒋太后乐呵呵地道。
嘉靖闻言亦是喜上眉梢,朕刚刚祭拜完显陵不久,皇后便怀上了龙子,莫非真是父亲在天有灵?嗯,看来朕这次回乡祭陵是做对了。
“恭喜皇兄,贺喜皇兄!”永福和永淳两人上前道贺。贺芝儿亦笑着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又要当爹了。”
嘉靖瞄了一眼贺芝儿平坦的小腹,笑嘻嘻地道:“谢谢芝儿妹妹,不过看来朕还是不够努力啊,诗词歌赋朕不如徐卿,带兵打仗也比不上徐卿,但生孩子方面朕却不能服输,赶明儿一定要超过他才行,芝儿妹妹……贤妃,你说对不对?”
嘉靖这小子公然“开车”,四周的宫女们不由都红着脸捂嘴偷笑,贺芝儿更是闹了个大红脸,娇嗔了嘉靖一眼,把脸偏到一边去不理他。
蒋太后嗔怪地笑骂道:“身为皇上,没个正形,成何体统。”
吴皇后本来还心情美滋滋的,此刻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了,明明是自己怀上,倒好像是贺芝儿这小妖精成了主角,哼,倘若这小妖精日后也怀上,那还得了!
嘉靖此时仿佛也意识到冷落了正主,连忙伸手过来牵住吴皇后的手道:“朕本打算过几日便动身回京的,但现在却是走不得了,便在此多住三个月,等皇后腹中胎气稳固之后再动身吧。”
吴皇后不禁一喜,娇声道:“谢皇上体恤臣妾。”
嘉靖微笑道:“咱们夫妻一体,谢啥呢,从今天起,皇后可得好生将养着,可别动了胎气,周围侍候的人也得仔细些。”
吴皇后闻言越发的窃喜了,以手护着还平平无奇的小腹,得意地瞟了贺芝儿一眼,答道:“臣妾会注意的。”
蒋太后见到两人相敬恩爱,不由十分欣慰,大家又聊了片刻,蒋太后便赶人了,对着嘉靖道:“皇后怀了身孕,今后得多点休息,现在时辰也不早了,都散了吧,皇上你可要记住了,不准再在皇后这里过夜。”
嘉靖暗汗,连忙道:“儿臣晓得了。”当下便站起来牵着贺芝儿起身离开。
吴皇后眼睁睁地看着嘉靖和贺芝儿相携走了出去,虽然万般不情愿,但也只能干瞪眼了。

lkmzd妙趣橫生小說 明王首輔討論-第1353章 兵臨葉爾羌分享-qqyfn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大玉兹,以及中玉兹的部份领土,在后世都属于新疆地区,作为一名来自后世的大中华穿越者,徐晋自然不会视而不见,不过,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目前的情况不宜树敌太多,慢慢来,毕竟来日方长嘛,先搞定吐鲁番和叶尔羌,然后轮到北边的瓦剌,至于大玉兹和中玉兹,只能徐徐图之了。
毕竟大明是礼仪之邦,师出必须有名,无论灭鞑靼,还是讨伐吐鲁番,亦或打叶尔羌和瓦剌,都有正当的理由,而打大玉兹就说不过了,人家可没招惹你,就连明军侵门踏户都能憋着,屁都不放一个,你好意思打人家吗?
徐晋不好意思,所以便带着大军从伊犁河畔撤走了,返回了吐鲁番安乐城,此时各路人马已经完全扫平地吐鲁番境内的地方武装,初步控制了吐鲁番全境,接下来便是治理的问题。
由于裴行谨和余林生的事,徐晋一下子失去了三名猛将,所以连日来心情都十分糟糕,幸好,各地的好消息陆续传来,而且,就在徐晋回到安乐城后的第三天,郭黑子和宋大眼风尘仆仆地打南边回来了,带回了叶尔羌汗国内的最新消息。
“参见大帅!”宋大眼和郭黑子两人被带进帅府,一见徐晋便单膝着地施礼。
極品領主 穿馬甲的豬
“免礼!”徐晋抬了抬手,迫不及待地问:“郭千户,叶城可还在坚守?”
郭黑子恭敬地道:“回大帅,属下和老宋赶到叶城时,叶城已经被攻破了。”
天墓 小蠍有毒
徐晋不由心底一凉,却闻郭黑子连忙又道:“不过大帅放心,黄大人和王大家均没事,拉希德王子虽然由于粮食不足放弃了叶城,但却顺利退往了于阗,如今在于阗固守待援。”
徐晋闻言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这时郭黑子又话锋一转道:“但是,于阗的情况如今也不太妙,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前不久巴伊吃了败仗退回叶尔羌后,宰桑哈斯木明显急了,加派了人手日夜攻打于阗。”
徐晋不由心中一动,自己灭了吐鲁番,看样子哈斯木这头老狐狸是真的慌神了,所以猛攻于阗,企图消灭了拉希德王子,控制叶尔羌全境,然后好腾出手来全力对付自己,估计同时也想抓住黄大灿和翘儿作为人质。
如果真是这样那便好办,即使黄大灿和翘儿落入哈斯木手里,应该也暂时没有性命之忧,相反,明军打得越猛,他们便越安全。
徐晋脑子里飞快地权衡了利弊,马上便有了初步定计,于是又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进城见到黄少云本人?”
郭黑子摇头道:“属下和老宋本打算潜入城中的,可是哈斯木的军队把四城围得水泄不通,日夜攻打,我们见没有机会进城,于是便赶紧回来向大帅禀报了。”
徐晋点头道:“郭千户,大眼,这件事你们办得很好,本帅给你们记上一功,下去休息吧。”
打发走了两人后,徐晋立即把诸将召来,商讨出兵叶尔羌的事。
自从两个月前拿下了哈密后,完善的后勤补给线也迅速地构建起来,所以如今大军的物资供应充足,再加上吐鲁番全境已经荡平,正是万事俱备,随时可以发兵南下攻打叶尔羌了。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贯通整个吐鲁番的后勤补给线之所如此迅速地构建起来,完全得益于徐晋的一个大胆的创新尝试。
我的嶽父是劉邦
五行真修 胖有胖的好
原来,徐晋把大军的补给“业务”外包给了顺丰车马行,由官方派兵提供安保,而军需物资则完全由顺丰车马行承运,如此一来,整个效率提高了N倍不止。
话说顺丰车马行正是徐晋当年在江西上饶创立的,有嘉靖这个后台大老板保驾护航,再加上这些年权贵们的不断入股,如今的顺丰车马行已经成为大明运输业的龙头老大,一家巨无霸“运输公司”,业务遍布全国各地,实力那是杠杠的,无论何时何地,五天之内就能调集数万辆马车的运力,效率之高,能甩官方十条街。
惹火燃情:鬼夫太兇猛
私企效率高,那是公认的,毕竟谁会跟赚钱过不去?官方虽然能强制征调民夫,但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强征来的劳力,劳动积极性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所以徐晋一琢磨,干脆把后勤运输外包给顺丰车马行算了,既提高的效率,又增加了百姓的收入,促进经济增长,何乐而不为呢?反正现在大明的国库有大把银子。
当然,抄了吐鲁番的国库,如今平西大军的收支基本平衡,除了刚开始出兵那会,现在徐晋还没向兵部伸手要过银子。
神鬼探
網遊之亡靈神官 九年起點教育
这大概就是孙子兵法中所讲的以战养战了,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故智将务食于敌。
言归正传,且说徐晋召来众将商议后,第二天,亦即是嘉靖七年六月初十二,明军兵分两路南下,兵锋杀气腾腾地直指叶尔羌汗国,一路大军由俞大猷率领,兵力三万,从东面南下叉力失(今库尔勒地区),穿越塔尔木盆地沙漠的东缘,攻打若羌;另一路大军由徐晋自己亲自率领,攻打塔尔木河中游的八里茫和阿达。
重生成神
俞大猷不愧是能独当一面的帅才,率着三万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地南下,从叉力失越过塔里木河,短短一个月不到便顺利拿下了叶尔羌的东方重镇若羌,兵锋随即指向下一个重镇——且末!
且末再往西便是于阗了,黄大灿和王翠翘等人如今就困在于阗!
河陽軼事
东线的俞大猷进展顺利,徐晋在西线却是遇到了点麻烦,毕竟八里茫和阿达地区是叶尔羌首府莎车的北方门户,所以哈斯木派了重兵把守。
不过,双方激战了一个月左右,明军终于以源源不断的火力击溃了叶尔羌的三万守军,成功拿下了八茫里和阿达,控制了塔里木河中游的地区,接下来,西进可取喀什,南下可直捣叶尔羌首府——莎车。
尽管明军短时间内失去了三员猛将,但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这段时间,刘显和李光启等小将逐渐崭露头角,被称为“讲武十小虎”,其中要以刘显、李光启、沈纪和何判四人的名气最响,并称“讲武四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