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九意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俠兇猛-621章 目標!閲讀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红花楼。
入职没到半月的小侍女秀儿终于有所觉悟,意识到了过错,讨好似的给江·执事·炎添了茶。
用力嘬了下,从厚厚的棕色茶叶堆里终于品尝到了些许温润。
茶放多了,味苦。
这货到底是怎么被招来的,太菜了吧,沏茶都不会……轻轻放下茶杯,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身旁的小侍女。
女孩有头天然卷的褐发,因为年纪不大,可爱的脸蛋还有些婴儿肥,眼眸青涩漂亮,像只小鹿。
“嗯,负责招侍女的那人,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收回目光,江炎心下暗想。
“执…执事大人。”
秀儿仿佛察觉到了来自对方隐蔽的注视,脑袋低垂,右掌无意识的捏住衣角,声若幼蚊:
“您还有什么吩咐?没有的话,我去做其他事了……”
姑娘,你路走窄了啊……丹坊最有权势的人就在身边,不使劲讨好,怎么升职加薪?
“莫急。”江炎轻声笑了几声,指着旁边的软椅,温和说道:
“我出来乍到,还有事请教。
“坐下聊聊。”
“啊?”秀儿惊讶出声。
“坐。”江炎言简意赅。
“……”得到确认,小侍女先是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没做犹豫,立刻坐了下来,甚至后仰靠背,大眼睛眯起。
“真舒服啊,要是有点心干果就更好了。”见秀儿这般状态,江炎边笑着为她配音边抬手将魏、李、王三人桌前的摄来。
这是早先准备的,但几人只是谈事,这些事物原封未动。
“我,我……”
秀儿禁不住捂住脸庞,扔觉得热气蒸腾,看向江炎的目光,却少了些许拘谨。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江炎呵呵笑着,将那些食物朝秀儿那边推了推,不再调侃:
“尝尝吧,这算是之后问你事情的报酬。”
……
……
半晌后。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秀儿用手帕擦了下嘴巴,瞧着还剩大半的点心干果,另一只手按了按已经鼓胀的肚子,目光流露出丝缕惋惜。
好饱,吃不下了。
“都是你的。”
江炎摇头失笑,直接说道:
“可以打包带走。”
秀儿眼眸一亮:“执事要问什么?”
她拍了拍平A ,准备知无不言。
考虑到这是个职场菜鸟,江炎只打算打听些丹坊的基本情报。
他捧着茶杯,茶盖轻扣一下杯沿:
“先说说门口竖着的牌子吧,那个‘团结互助会’是指什么?”
“这个啊……”秀儿眉头皱了下,没立刻回答。
不是吧,这都不知道,这些应该是新人入会要说的常识吧……江炎表情渐渐凝固。
“我想起来了。”
秀儿眉头舒展,神情变得兴奋:
“互助会是为合作势力服务的。”
她进一步解释道:
“咱们丹坊因为本身原因,每年需要购买大量药材,这些给咱们提供药材的势力,规模并不相同,有些只是很小的商会。
“为了稳固供应,不至于经常换合作者,之前的丹坊执事就弄了这个牌子,和丹坊一体两面,适当帮助那些遇到麻烦的小势力。”
顿了下,她继续说道:
“这个方法实行下来,还是很有用的,对那些小势力帮助不小,久而久之,这都成了传统,已经被它们接受。”
“这样啊……”江炎了解般点了点头,放弃摘掉这个牌子的打算,随即问道:
“最近有小势力寻求过帮助吗?”
“有。”秀儿回忆了一息,用力点头:
“万花会前天还来过,说是最近有人总去店铺捣乱,目的未明……”
江炎缓缓点头,又问了些别的,秀儿或点头或摇头,给出了答案或“不知道”。
末了,江炎露出笑容:
“谢谢你的答案,我很满意。
“现在,持我的手令,告诉魏宁,从这个月,从今天起,你的月俸涨一倍……”
……
……
从魏宁那里离开后,秀儿攥着掌中那团被捏的周巴的纸条,想着魏管事那不曾有过的热情,依旧觉得身在梦中。
“江执事人可真好啊。”
她来到小花园边缘池塘处,与水中的少女对视,一个人喃喃自语:
“又给好吃的,又给涨月俸。
“人也热情,没架子,不在乎自己只是个干活的丫头。”
秀儿表情慢慢变得坚定:
“要好好报答江执事。”
只是,自己该做些什么呢?秀儿埋头思索……沏茶倒水只是份内职责,只把这些做好不算什么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使劲的摇摇头,什么方法也没想起来。
“我真笨。”
……
……
黄昏。
英雄阁对面高楼一间普通临窗屋子内,几根蜡烛早早点燃,发出了暗黄的火焰,照亮周围。
这是间极普通的屋子,只有几张椅子散落。
窗前,一个厚实的身影背对着屋子,凝神望着对面英雄阁门口,眼睛不眨,一动不动,放佛是个雕塑。
这是一位男子,套着身灰色长袍,褐发坚硬,眼神凶狠,像是头孤狼野兽。
不知过了多久,当整个天空就要变得昏暗时,屋中点点碧光亮起,一片巨大的树叶飞快勾勒而出。
男子察觉,飞快转身,微微弯腰道:
“拜见两位长老。”
梦星教内部,符境武者都尊长老,实力强横者,可得星宿称号。
“说说你的收获。”
树叶凝实,扑克脸男子带着苏恬传送到了这个屋子。
苏恬当即拉了张椅子坐下,视线投向褐发男子。
“是。”褐发男子当即说道:
“接到您的命令后,我就发动力量,开始监视南炎城各大高阶药材交易地,经过几天蹲守……嗯……主要还是收买这些灵药交易地的管事,发现了条比较有用的线索。”
说到这里,他闭上嘴巴,上前一步,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清单”递给苏恬。
苏恬抬眼扫过,随即在这繁杂的清单中搜索到几味高阶药材。
这几味药材,是炼制修复内伤的主药,价格昂贵。
“事实上,购买这些药材的人很小心、很谨慎,这清单是四个批次的统合。”
褐发男子笑了起来:
“若不是护法大人细心嘱咐,哪怕是买一种高阶疗伤灵药也要追踪,还真不能发现那个狡猾的家伙……”
“确实可疑。”苏恬缓缓点头。
那位受伤,不可能不购药疗伤,但南炎城随时能买到高阶灵药的地方,并不多,分出部分资源订在这个思路上,如今终于有了类似的可疑目标。
“希望能有所收获……”
苏恬看向褐发男子:
“如今靖夜司那群狗子满城找咱们,我两目标太大,不方便出手,这事交给你,没问题吧?”
“没有。”褐发男子一脸残忍:“手到擒来。”
说到这里,他忽然心有所感,转身看向窗外,眼神追逐上一道身影:
那是位高个男子,他面容粗犷,黑发短硬,左掌戴着只黑皮手套。
……
PS :感谢书友“后缀3125”的打赏,多谢支持。
PS :求月票,求推荐票。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俠兇猛-618章 頑固之人分享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南炎城,北区,一辆缓慢行进的马车上。
苏恬穿着袭暗金色袍子,整个人缩在车厢角落,在他对面,扑克脸同伴面无表情坐着,偶尔会抬首按按眉心。
这是之前的那次神魂伤害,还没彻底恢复的表现。
苏恬面前的矮榻上,是一份通过特殊渠道弄来的、真正来自州牧府的某些密令。
目光扫过,只见上面写道:
“烈云郡方面,加派人手肃清来自宁鹿州奸细,同时加大赈灾力度,防止民乱。
“夜槐郡方面,密令景谆迅速稳定局面,速回州城。
“州靖夜司,全力捉捕梦星教重要人员,全力搜寻梦星教据点……”
“……”
苏恬一条又一条看下去,没放过一处,直至看完,他才移开目光,嘴角扯起一个莫名的弧度,感慨一声:
“看来,这段时间大家都没闲着。
“星宿们居然这种大事,烧了南炎军部分粮草。”
三位星宿起了这般大手笔,苏恬实在是羡慕的很,但想到他自身的任务却没完成,顿觉耻辱。
“好好修炼。”扑克脸男子简单回应一句。
他的意思是,变强了就能做星宿们做的事,就不会有失败。
“咱们这个境界,想有进境,哪有那么容易。”苏恬反驳一声:
“没有那些逆天的机缘,凭借苦修,得以年为单位才行。
“看我,成就符境五年了,还是初入,没丁点进步。”
说到这里,他忽然语气变冷:
“要是那些‘顽固’的家伙能够参与这些事,咱们人手多上一倍,什么事情办不成,真是……”
扑克脸听到对方这近乎抱怨的话,嘴角扯了扯,没立刻回应。
他沉默几息后才道:
“人各有志。
“况且,我觉得那些人坚持的也没错,咱们教派成立的初衷是‘爱世人’,可不是现在这样转换概念。
“造反,推翻官家。”
梦星教的成立,起源于一些具备“仁慈”心灵高阶武者的行动,它的教义是‘人爱世人’。
其中,前些是那些有能力者,主要是那些势力、实力强大的武者,而后者则是那些饱受苦难、为活着奔波的小人物。
在发挥相当长时间的作用后,梦星教的主导者们也一茬换了一刹,已经逐渐抛弃了最初的理念,成了一个充满各种不同诉求的隐秘组织。
现在,自从李燕皇族无力掌控整个皇朝后,梦星教派的新派主顿时察觉到了某种机会,改组了教义,将‘人爱世人’这个理念做了延伸、扭曲:
只有掌握了官家权势,才能更好的实现教派理念。
这样一来,梦星教摇身一变,顿时转变成一个造反势力,并凭借新奇教义和之前在民间的影响,吸引了不少武者加入和“小人物”支持,膨胀为庞然大物。
人氣玄幻小說 大俠兇猛 線上看-618章 頑固之人看書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教派原成员并不认可新的教义,与新派主理念产生了摩擦。
这些人,就是苏恬口中的“顽固之人”。
“你……”苏恬瞪大眼睛,被同伴气的胸口大幅度起伏。
过了好一会儿,他气息才慢慢平复,却不愿和对方再讨论这个,而是强行转换了话题,语调生硬道:
“看看,有任务了。”
说着话,他将那张密令反转,让其背面朝上,递给了扑克脸男子。
“杀人?”
扑克脸男子目光定在“蒋云峰”这个名字上几息,声音没见起伏的问: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俠兇猛 txt-618章 頑固之人閲讀
“这是谁?”
苏恬当即回答:
“一个已经没了价值的人。”
……
……
白鹤堂。
尹仲正为江炎介绍之前许诺要给的另一个好处,一个现在就能立刻给的好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之前说过,要给你个赚钱的渠道。”
尹仲笑呵呵说道:
“本来也没那么快安排,但刚好发生蒋云峰这事,他原本掌握的那些产业会内肯定会收回,与他关系密切的那些人,为了预防万一也会暂时调到不太重要的位置。
“所以,好渠道很多。”
他笑容愈发明显:
“你运气真的不错。”
这和运气有什么关系?这根本就是我替商会放倒那位阴风盗主的连锁反应……说到底,这机会是我“努力”得来的。
江炎心下嘀咕一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决定接受这些,并理直气壮道:
“关于那些赚钱渠道,堂主得给提点建议吧?
“你知道的,我来商会的时间还短,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也不知选哪个更好。”
咨询费正好与欠发功法的利息相互抵消,他这样想到。
“你说说具体要求吧。”尹仲没有拒绝。
“事要少,钱要多。”江炎言简意赅,将心中早就盘算好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这家伙……”尹仲无语,对面这年轻人真是直接。
事少钱多的位置,哪个不是有很多人盯着,若是说了,那江炎肯定会要这个。
要知道,自己和楚平卿已经答应这事,只要江炎做出选择,无论是哪个位置,他两都会帮忙争取。
也就是说,江炎只管坐享其成。
暗骂一声这家伙胃口太大,尹仲想了一下,没做隐瞒道:
“是蒋云峰之前主掌的一个丹坊。”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俠兇猛 線上看-618章 頑固之人展示
顿了一下,他旋即补充道:
“位置在--银柳街。”
……
……
走出白鹤堂,离开商会,江炎还没来得及观望四周,就听到了熟悉的喝骂声。
“不要挤,不要挤,都得排队。
“那个,就是那个大鼻子,你饭没了。”
这是赵元霸的声音,他今日被江炎叫出来当壮丁了,嗯,主要还是保护陆鹿。
让这么位金丹境武者来施善,没给去他勾栏的空闲,怨气很大嘛……江炎微笑看着赵元霸忙活了一会儿,挤开人群,来到负责分粥的苗小红身旁。
“辛苦辛苦。”他安慰一句。
还是小红好啊,任劳任怨。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苗小红冲江炎点点头,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俠兇猛 愛下-618章 頑固之人展示
接着,江炎看到,这个容貌普通的家伙屈指一弹,将一枚丹丸隐蔽的射到大桶中。
他补充了句:
“这是我昨晚新炼制的壮身丹。
“嗯,昨晚接到你的消息,我就有了这么个想法,勉强炼制好了。”
江炎终于知道苗小红口中的“机会”是什么了,是以众多流民为载体,验证他炼制丹丸是否有用成功的机会。
只是,小红啊,你自己炼制那些“正能量”丹丸有多大成功率,现在还没点数嘛。
还拿这么多人试丹。
“放心,这个丹丸的成分不多,真炼错了,差了,最多也就是拉拉肚子……”
苗小红似乎猜到了江炎的想法,淡声解释了句。
看着正粗暴施善的大胡子赵元霸,又瞥了眼满脸平和分粥的苗小红,江炎忽然觉得无比心累。
……
PS :求推荐票。
PS :大家晚安。

6gqqm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俠兇猛 ptt-586章 南炎“特色”閲讀-rj83r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南炎州域。
一处无名荒山山脚旁边,宽阔笔直的符道直通南北,朝着看不到尽头的远处延伸,符道两侧,生长不知多少岁月的丛林郁郁葱葱,投下或浓或淡的阴影。
驾!驾!驾!
还算响亮的鞭声中,有只规模颇大的队伍从山脚一侧缓缓靠近,一具具造型特殊、表层布满细碎符文的“马车”轧过坚实的地面,没能带起任何烟尘。
在队伍后段,与前后一样、不存在任何特别的车厢内部,厚厚地毯上,正有一对男女各自闭着眼睛,神情悠然,呼吸均匀。
二人似在深眠。
时间平缓流逝,整个队伍早已掠过荒山,正当头的大日也早已偏斜,那个车厢里,女子身子轻抖一下,既而缓缓睁开眼,只是双目朦胧,没有完全脱离梦境。
呆坐一会儿,陆鹿使劲揉揉双眼,侧望了眼依旧熟睡,还没醒来的江炎,轻轻的、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吐了口气,整个人接着又陷入恍然:
离开夜槐,抵达桂华后,二人共停留了半月,这段日子,他们两个或漫游美景,或拜访故人,或陪伴家人,过得异常充实,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呼~
环境似有变化,风力加大,将车厢侧面的护帘吹卷,凉意进涌时,外界的景象同时映入陆鹿眼眸。
因为队伍处在较高位置,陆鹿看到一条宛若绿绸的巨大河流自南向北,于广阔无垠的大地上蜿蜒爬行,在无法计算又觉得很近的视觉矛盾中,一个沉浸在日落阳光下的城市轮廓若隐若现。
这是一片面积极大,不知比夜槐大多少倍的城池,那条丝绸般的大河从这里经过,将这座城市分割成两部分。
陆鹿没见过这条大河,同样也没见过这个城市,但她知道,这条河叫明灵河,这个城市,是南炎州城。
是整个南炎州地域的核心。
此刻,随着太阳更加西斜,落日的余晖落在大地上,落在南炎城上,放佛为它镀上了一层金黄,显得异常灿烂。
陆鹿本能的眯起了眼睛,借此对抗那种略显刺目的反射光芒,却依旧凝望着那里,没有选择不看。
“真美啊。”
神棍贾赦
她情不自禁的赞美一声。
死神公主吻上旋风校痞 dear、桉小静
“确实不差。”
随着她声音落下,属于江炎的声音随即响起,半是感叹半是回应般说道。
“公子,你醒啦。”陆鹿脑袋微偏,见过江炎已经坐起,在她身后,同样通过窗口,观察着外界。
“早就醒了,只是在想某些事情。”
江炎握了下对方的手掌,身子前倾,更靠近窗口,更紧距离的观望:
死神之第N次入侵 品白无故
好浓郁的血气生机,好剧烈的元机波动,不愧是南炎州城,一州地域核心。
能造成这般景象,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有足够多的人口生活,有足够的武者活动。
据他所知,南炎州城,人口近乎万万。
在二人或观望或沉思时,这个队伍也加快了速度,在天色还没完全漆黑,城门还没闭合时,来到了南炎城下,进入了城内。
身穿黑色劲衣,身后背负长剑的江炎轻松从“马车”一步跃下,继而带着提前一步下车的陆鹿,向这个队伍的管事缴纳了最后的报酬,做了道别。
走出属于这个队伍的据点,来到大街,江炎二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公子,咱们去哪里啊?”
毕竟是陌生的地方,陆鹿还是拘谨,显得有点紧张,没什么安全感。
“嗯……今晚先找家客栈住下,品尝一下南炎的美食,其他的事情,明日再打算。”
江炎一边说着,一边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目标,随着视线转动,一个个表明各自性质的店铺名称随之映入眼帘:
张记杂货铺,坊安香烛店,黄金典当,四方茶楼,如意古玩……
最终,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天香客栈。”
江炎身形一下挺直,嘴角勾起,侧首对陆鹿说道:
“走吧!”
……
……
天香客栈。
稍微仰头,江炎望着比自身高出两头,全身肌肉几乎撑爆外衣的“掌柜”,神情怔了一下,才重新笑了起来:
“麻烦了,一件客房。”
身高体壮、满脸横肉掌柜打扮的男子居高临下打量了几眼这两位新来的客人,随即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报出价格:
“下等房间、上等房间已满,只有中等房间,价格百两一晚……”
说完这句,他重新将视线投向江炎,但没有说一句话。
江炎自然懂这位掌柜的意思,是在询问他们两人是否打算同意这个价格,是否打算住下。
南炎城的物价这般高吗?总感觉找了家黑店……江炎默默吐槽一句,但没打算讨价还价,也没打算离开……初来乍到,今晚先安顿下来,再虑其他。
“真被坑了的话,我就直接把这货投河。”
这般想着,江炎手掌探入口袋,准备取钱付费,这个过程中,他同时问了句话:
“麻烦贵所摆桌席面送到房间。”
“好说,好说,加钱就行。”
黑色豪門宴 瘋子兮
壮汉掌柜闻言,笑着回应,眯起了眼睛。
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楼梯轻微颤动,沉闷发声,这个声音稍稍引起了江炎的关注,以至于他刚掏出银钱就停止了动作,没能立刻交付。
接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下来。
这女子穿着套月白色束腰长裙,裙子下是双同样颜色的软皮矮靴。
她有张相当清纯的脸庞,长发细眉,红唇皓齿,眸光清亮,年龄大概在十八到三十之间,不太好分辨。
一见到这个美貌女子,那位壮汉掌柜条件反射般的挺直腰背,脑袋随即偏向他处,刻意不看,似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事情稍稍事与愿违。
只见这位清纯女孩停在楼梯末尾,环视周围一圈后,随即看到了江炎二人,看到了江炎手掌中大块的金属,同样察觉了“掌柜”的异状,直接大步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姑奶奶饶命,我…我还没有……”
逆流三曲 代根
“啊啊啊啊!”
嘭!
没听掌柜讨饶,没听掌柜解释,秀丽女子来到柜台,一巴掌拍下,就把柜子打的稀碎,然后,在江炎、陆鹿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下,将壮汉拖到大堂中央,拳打脚踢下来。
“姑奶奶饶命,我这次真没坑人,我没收钱啊,真的!”
壮汉哀嚎中,大声叫屈,放佛受了极大的耻辱。
“真的?”女子停下动作,似乎分辨出壮汉情绪中蕴含的真实,但表情依旧夹杂着极大的不信任。
“真的,真的,这位客人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收钱呢?”
壮汉抬起鼻青脸肿,狼狈异常的面庞,哀求、暗示般的看向江炎,祈求得到救赎。
但他失望了,因为他看到那位操持着明显不是本地口音的男子,不再是之前那副平淡姿态,变成了畏怯、懦弱,敢怒不敢言的那种表情。
“妈的,年轻人不讲武德。”
只来得及暗骂这么一句,那个女子雨点般的击打就立刻落了下来,将壮汉重新淹没,惨嚎声继续响彻客栈一层。
江炎饶有兴趣的望着清纯少女将肌肉男按在地上狠狠殴打,心下没来由升起了句感叹:
“难道这就是南炎特色?见识到了!
“真是学到了!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PS:莫要让票票发霉啊,读者大大们给我吧!

ra37n优美言情小說 大俠兇猛 txt-560章 你很孤獨!讀書-b3ckn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终点,亦是起点。”
细窄狭长的灰白石阶上,江炎直身伫立,抬目望着近前的荒芜平原,眸光幽沉,一时无言。
反向而行没有什么危险,却也不是离开这片神秘诡异场地的正确途径。
在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他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最初降临这里的这片幽静荒原。
仿若经历了一个首尾相合环形旅途。
“有无形的力量散布在周围,干扰了我的灵觉。”
无声自语一声,江炎环视一圈,视线再次投向那座浮于长空云海上的漆黑城堡,目光变得探究: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出口的线索真的在那里吗?”
他站在原地,久久不动,未做进一步尝试,好似陷入了深沉冗长的沉思,不能自拔。
嗒嗒!
嗒嗒!
这个时候,一阵突兀且清脆的脚步声乍然挤入这片空间,让这里有了声音,变的生动。
江炎心生感应,霍然转首,就看到一条石阶自昏暗深处蔓延而来,自其近前穿过,向着天空黑堡延伸。
他动作未变,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打量着阴晦朦胧远处,等着着制造声响的那人。
很快,一双靴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这双靴子玲珑精致,大方工细,前尖椭圆,上围绣着一层淡金丝线。
江炎微抬脑袋,视线上移中,一个女子缓步出现,来到他的对面。
溺寵逆天小狂妃
这个女子体型欣长,容貌秀美,身着月白莲花曳地长裙,右臂手腕处戴着一枚样式普通银镯。
“是你?!”
……
……
鬼吹燈ⅲ 東北來的流氓
貴不可擋
看清来人面容,江炎身形本能紧绷,维持戒备姿态,他认识这女子ꓹ 与她有过一定交集。
就在前些时日,杨惊雷不知何故被此人追杀ꓹ 江炎为了却因果,更为试验本身实力,与这女子有过短暂交手ꓹ 未分胜负。
这是一位真正的符境大高手。
“哦?是你啊?”
莲华道人抬眸看向江炎,只见近前这人被层层淡白雾气包裹ꓹ 头部更有金光缭绕,让人看不清面容。
但她依旧认出了江炎ꓹ 知道这是那日拒绝与自己“双修”的那人:
“外在并非是生灵的真正本质ꓹ 能够代表着自身的法、理才是。
如果你想避开身份,不想这么容易被人发现,可以试将修炼一项别的功法,经营一个别的身份。”
说到这里,她一个前踏,从自身所在石阶跳离,来到属于江炎本身那条石阶。
“阴沉ꓹ 灰暗,没有活人。”
“落地”之后ꓹ 莲华道人身形微颤一下ꓹ 略有锒铛ꓹ 清丽双眸瞬时变的黯淡ꓹ 变的幽黑,变的沉郁。
但她没有在意自身变化ꓹ 而是低笑一声:
“这是一个被神秘覆盖的地方。
我两现在所见所闻ꓹ 大体是你内心最深处的一种特殊情绪映现。
你很孤独ꓹ 对不对?”
听到对方试探性的话语,江炎没有开口ꓹ 而是抬起右掌,掀起风暴,闪电般印向这位目的不明的女子。
但!
面对突袭,莲华道人却没有做出任何防备,她站在原处,表情不变的看着暴厉凶恶的攻击来到近前,接触形体,然后穿越本身,落向昏暗深处。
“这……”
见到这一幕,江炎整个人不由怔了下,一时间没能接受这个结果。
重生空間農家樂
在其想象中,莲华道人即便能够抵挡这蓄势一击,过程也会艰难,取得先机之后,他会全力镇压此人。
小丫頭吻你上癮
不谈之前的因果,只从此女刚刚只言片语中,透出对这片神秘空间的了解,就值得他出手了,能控制她,就能问出部分秘密,增加对这里的了解。
只是,江炎未曾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莲华道人仿若是道虚幻的、并不真实的存在,没能收到任何影响。
“有些邪门啊,难道这里限制攻击?”
江炎迅疾退离,与莲华道人拉开距离,见她没有反击倾向后,速度渐缓。
“呵……”
莲华道人目光垂下,定在右腕处那枚银镯之上,声音柔和但不含感情的道:
“你似乎对我颇有敌意?
这大可不必,我们之间没有矛盾,交集处也只是杨惊雷那件事,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还无法让我因为这个就与一位同层次的强者结怨。”
说到这里,她嘴角勾起,语气玩味道:
秦時大BOSS
“无论你是否相信,我只是路过。”
地上道國 最愛睡覺
“我的目标,并不是这里。”
听到她的话,江炎并未立刻停下,而是继续后退,直到二者间距三十丈许,彼此之间有了一个足够的缓冲距离后,才彻底站定。
而这个期间,他思绪转动,思索分辨着对方的企图,但最终没有发现什么。
“……她说的似乎也有道理,我们之前没有因果,没有见过。
我只是阻碍了一次她的行动,还不知是否成功,彼此关系能够定义到陌生人层次,不算有大怨。
嗯,这女人还想与我“双修”,想借助至阴至阳相生相克之力突破瓶颈,达成晋升。”
这般想着,江炎顿时平静下来,戒备稍减,但他没为刚才事情解释,而是问道:
“你似乎对这里很了解?”
“只是比你了解的多。”莲华道人抿起嘴角,收敛笑容,望了他一眼,:
“我可以将我掌握的情报告诉你一部分,但不会免费,你需要做出补偿。”
只要不是双修,我都能答应……江炎暗自嘀咕了声,脸色变得严肃,他开口道:
“我可以付出报酬。
但你要保证提供情报的准确性。”
“这需要你自己来判断。”莲华道人笑了一下,但没真的承诺什么,保证什么,她摩挲了下手腕处银镯纹路,语气没什么变化的道:
“你只有半刻钟的事件。”
“我的报酬同样是某个问题的答案,你获得多少,就要付出多少。”
这样的话,就看彼此的诚意了,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又有多少信任可言,但无论怎样,我都能借此了解这里,哪怕这一部分还有错误……另外,她会向我探寻哪些答案……思绪纷呈间,江炎没有犹豫,果断开口:
“如何离开这里?”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听到江炎的话,莲华道人并未立刻回应,她眼眸略微睁大,再次上下打量了江炎一番,缓慢开口道:
“离开这里很简单,只要留在原地,默默等待就好,维持这个秘境的那种力量是没有源头的,一经现世,衰落消亡的结果就已经注定。”
下一秒,未等江炎将所得情报消化掉,莲华道人就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和赵十三什么关系?”
……
PS :感谢读者—很好很好哈哈—的打赏,谢谢好儿的大额打赏。
PS :感谢读者—领主中才哥—的慷慨,嗯,我爱票票。
都是老朋友了,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bzurf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俠兇猛-558章 黑色城堡相伴-t402m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夜槐地域,无名荒野上空。
丝丝缕缕的灰褐雾气从虚空钻出,缠绕交织间,逐步勾勒出一件碧绿事物。
它整体虚幻,表面布满怪异且纷乱的复杂符文,古朴而妖冶。
正是幻幽心镜。
随着镜体凝实,一道人影被其投射而出,静止于半空。
“这里……”
姒海一环顾一圈,发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知道这里已不是夜槐城,不是那座布满杀机的封闭空间,这个发现,让他原本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
“安全了……”
之前的那场遭遇,是他近年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事件,自其成就符境以来,没有哪次祸兆比这次强烈。
当那柄艳红剑尖遥垂于他,姒海一整个人都似被冰冻,难以动弹,只觉被难以言状的毁灭气机锁定,放佛下一刻就会永坠黑暗,再也无法醒来。
“……又是你救了我?”
姒海一微抬脑袋,看向那浮于半空的灰面圆镜,眸光一下子变得复杂,戒备有余,感激暗藏。
凭谁而论,知道这么一项器具潜伏于身,被更遥远的存在莫名关注、监视,都是件值得抗拒的事。
但这里也有好处,因为幻幽心镜的存在,姒海一两次脱离了近乎必死的境遇,得到救赎。
咔咔咔!
就在这个时候,变化突生,点点细微裂纹于灰褐镜面遽然迸发,旋即扩张,为成一片纵横交错深刻印痕,并布满整个镜体。
下一刻,这面具备神秘的镜子轰然崩碎,化成一颗颗细致均匀的灰白事物,四散八方。
而这个过程中,那些碎块似被赋予某种特性,持续分裂,没有止息。
“似乎真的被摧毁了……”
“是那柄剑器!”
就在幻幽心镜归墟的刹那,姒海一忽的心生触动,精神瞬时放空,变的轻快,放佛摆脱了某种异常沉重枷锁。
这种迥异于常的奇特变化,让他萌发某种明悟,幻幽心镜虚影,这次真的碎了,并不会像上次那样,只是表象的损毁。
这种变化让姒海一情绪变的复杂,显得既闲适又失落,他得到了一定自由,却又失去最大的保护。
一时间,他整个人陷入某种奇特的场景里,未能脱离。
……
……
好一会儿后,姒海一才从摆脱那种状态,他深吸了口气,将所有情绪沉淀压制,既而环顾左右,落到了离他最近的那处山丘。
功夫之王 武行空
“夜槐城暂时无法回去了。”
那人掌握的剑器威能超出想象,现在回去被发现的话,就真的死了,没有丝毫活着的可能。
现在,最重要是与宁鹿州取得联系,将这里发生的情况汇报上去,等待新的命令。
嗯,以这件器具的特性,或许会引起罪主大人兴趣……”
仔细分析了下自身处境,姒海一决心暂时离开夜槐地域,以避开那位掌控强大器具存在的关注,尽力摆脱危险。
“最后,将此事告知莲华。
至于她如何决断,做出怎样的行动,与我无关。”
想清楚这些,姒海一不再犹豫,一个跨步来至长空云海处,整个人被层层碧光包裹,化成一柄通体翠绿的虚幻长刀,划破天穹,朝着夜槐反方向迅疾掠去。
只是,还未飞远,他就突然停下,霍然抬首,视线定向前方,目光扫视之间,神情已变得凝重一片。
夜幕苍茫,黑暗浓郁,似有某种危机暗藏于内,随时都可能冒出一些不可形容的怪物。
籃神
但!
惡魔烙印:纏愛雙面嬌妻 蠟筆小民
姒海一关注的并非这些,在他灵感预示下,这片浓郁的、难以化开的黑暗背后,有些更大的凶险正狂涌而至,正要降临。
“幻幽心镜已将我挪移至荒野,那位阁下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我,那这次的危险预感来自于哪?
是荒野中的强大怪物?”
没有丝毫粗莽之意,做出初步判断后,姒海一旋即侧身转向,打算绕过这片“危殆”之地,迂向自身目的地。
然而,未等他再有动作,就听见了声不够真实的吱呀开门声在心灵响起,恍惚之间,某个画面自姒海一脑中涌现而出:
黑暗深邃的地下世界中,内蕴沧桑、古朴妖冶的青铜门户徐徐开启,裂开了一道缝隙。
在缝隙背后,是一团充满各类色彩的扭曲胶体,胶体中光芒流转,显现出无数难以言状的怪诞画面。
多色胶团深处,隐约间透出一个巨大建筑轮廓,这是一座城堡,通体黑色,充满死寂。
而在这座寂恸建筑后面,有两道人影对峙,“它们”身形大如山岳,近乎与城堡等高。
唰!
这个时候,随着那漆黑城堡逐渐真实,一条通向那里的石阶显露倏然浮现,在姒海一脚下经过。
“帮我!帮帮我!!”
蓦然,一个尖锐刺耳的男声突兀出现,如根锥子狠狠凿入他的脑袋。
“唔……”姒海一闷哼一声,忍不住用右掌按住眉心,他鼻尖、口腔有某种液体上涌,充满腥甜。
“帮我!帮帮我啊!!”
无尽循环的尖锐声音如精神风暴般拍击心灵,姒海一只觉得脑袋都要被撑炸,甚至有种直觉,若这凄厉求救声还不停止的话,他的脑袋会在未来某个时刻“嘭”的一声炸开,呈现出一场血腥却美丽的血肉烟花。
他整个人陷入恍惚,已渐渐抵抗不住这种程度心灵风暴,身形颤抖,近乎失去对自我的掌控。
下一息,姒海一脚步一个锒铛,软倒在身侧的石阶上,竟没有力气起来。
“难道要死在这里?”
他心下不由冒出这个念头。
後福
無敵神農仙醫
……
瞬間的萌動與一生的承諾 於凝薰
……
無限交換
异化之地。
刚刚将那八阶怪异酝酿的某种波动抹平,景谆似有所感的抬起脑袋,望向鹿龙崖方向,眸光幽沉。
“这是?”
“精神秘境?”
他目光所映,只见一团苍茫浩荡的气机自鹿龙崖某处喷涌而起,席卷长空,并朝着夜槐城方向蔓延。
这团气机蔓延下,一切被笼罩的生灵,无论人虫兽怪,尽皆失去自我,没了灵性,本身灵智仿若被拉入另外的、不存于世的地方。
……
PS :感谢读者—柒夕仲夏—的打赏,多谢支持!

6d1a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俠兇猛 起點-556章 識破推薦-fsyv8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同一时刻。
武道会某个隐秘地下房间内。
凝界 淪落人
符长山脑袋微垂,将目光投向置于桌上的黄金镜面,看着里面清晰映照的年轻武者,视线在其掌中那柄艳红剑器停了几瞬,语气莫名:
“周围没有别的帮手,只有一人。
仅是依靠大厅那些简陋布置,他只有一到两次的攻击机会,如果不能籍此取得优势,那这次伏击计划就有了失败的趋向。”
说到这里,他眼神蓦然变得锋锐:
“真想知道他依仗着什么,强力器具?高阶符箓?还是别的……”
因为自身就在这个层次,符长山自然清楚符境武者的能力,知道在位阶相差不大的情形下,短时间内杀灭对手,是一件极其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这个阶段武者们,都有属于自身的隐秘底牌,不会因为那么一个暗袭,就被轻易杀死。
但!
在他仔细探查下,江炎真的只是在武道会正厅布置了座有着禁锢与封禁双重效果的符阵。
英雄聯盟之王者歸來 小夥兒傷不起
根据他的判断,这座阵法能够禁锢一位符境武者半息,并封闭那里三息。
只是这点时间,能给江炎的帮助并不会太多。
“难道是我判断有差,他没有想着真的杀死那人?但这怎么可能,既然选择动手,自然就没了能够回转的余地……”
君的心 斯文曉曉
陷入思维矛盾的符长山变的沉默起来,直直百息后,他摇摇脑袋,强行将这个念头压制,转而看向对面静坐的符阳,低沉问道: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这……”符阳愣了下,似是没有想到自家族主会向他问询意见,要知道,这件事涉及的是两位高位阶强者。
顿了下,他认真想了想,谨慎回答:
“我无法判断。
我与这两位接触不多,见识也不够……”
“你是担心自己的话影响我的判断吗?这大可不必。”符长山缓慢摇头,轻笑一声,目光再次投向桌上的黄金镜面,望着大厅内那道仿若凝固的身影,嘴角一点一点勾起:
“我不会参与这件事。
无论优势属于谁,都与我无关。”
见符阳因为自己的话陷入沉思,符长山没有立刻解开这位后辈的疑惑,道出他真正的目的,而是转换话题:
“昨日我安排的事情,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接到您的命令,家族嫡系主支已于今早大数来到夜槐,目前驻扎在城外坨华村。”
听到询问,符阳立刻放弃对之前那话的思考,迅速做出回应。
“很好。”符长山微微颔首,似对这件事的结果很满意,然后,他神情变得严肃,话语威严道:
“交给你一件事去做。
去坨华村,告诉诸位族老,按计划行事。”
“这……”符阳第二次愣住,这才发觉,族主昨晚聚集嫡系主支子弟这件事里面,还有着其他内涵。
他抬起脑袋,张开嘴巴,本能就想追问其中的细节,但迎上同样对射过来的威严目光后,涌到喉咙的某些话语迅速蒸发变化,最终变成一个词汇:
“是!”
说完这句话,他旋即站起,转身快步离开。
等到大门合拢,房间变得幽暗,只剩符长山自己时,只听他用一个人才能察觉的声音自语道:
“是时候离开夜槐了。”
邪魅殿下不好惹
他现在状态有缺,暗中却有某个人或势力恶意窥视着,这种情形下,他与自身麾下势力并不安全。
“况且,到了我现在这个层次,在夜槐这里获得的好处,也只是维持位阶,却难有晋升的机缘。
与其防备暗中那不知具体是谁的敌人,不如主动退离,去别的地方寻找机会。
毕竟,我首先是一个武者。”
忽然,只听一声嗡鸣,置于桌上的黄金镜面大放光彩,缕缕黄金般光束将整个空间晕染。
符长山心生触动,微微垂首,就有一个面容普通,气质桀骜的中年男子映照而出。
“来了!”
他瞬间积淀情绪,不再思考其他,目光紧紧盯着镜面,打算完整记录下整个事情的进程。
但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沉默静坐,如雕塑一般的江炎倏然抬首,不含感情的向上看了一眼,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下一息,整个黄金镜面内部同样被金黄充斥,不再清晰,没了那两个人的踪迹。
“被发现了……”
……
……
正厅。
干扰了暗中窥视的某种力量后,江炎顺势转首,将目光投向正厅主位上,看清了那个遽然浮现的身影。
短发黑眸,中等身材。
面容普通,气质桀骜。
苦苦回想之下,江炎发现自己对这个人没有一丝熟悉感,这是一个陌生人,他没有见过。
“三日时间已到。”
姒海一站起身来,俯视江炎,声若闷雷一般炸开,于这方密闭空间内层叠回荡:
“给我结果!”
“是,阁下。”
“符阳”形象的江炎同样站了起来,只是垂着脑袋,似无法承受近前那高位阶者的威严:
“关于您的委托,我们已经有了部分结果,具体内容是……”
江炎话语未完,周身就变得凝固如铁,整个人如被禁锢在胶体中的昆虫,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迟缓,成了沼泽。
他艰难抬头的刹那,就看到姒海一投射过来的、充满嘲弄意味的目光。
“一个人最根本的不是容貌。”
“你并不是他?你到底是谁?你现在代表着谁?”
这就被发现了……事情刚刚开始,我伪装成符阳,先行套取这人部分情报,真正确定他身份这个计划就被识破,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另外,符长山给的这“幻容珠”效果并不像他说的那样。
感慨一声,江炎不再掩饰,他眸光瞬间变的深邃,变的漆黑,放佛一片无光之暗,如同深沉荒野与废弃矿洞,暗流积蓄。
精神秘技:夺心幻神。
危险!
危险!
刹那之间,姒海一就似察觉到了什么,但他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脑海就嗡鸣一声,像是有难以形容的尖啸涌过。
他鼻端有黏稠的血液往下掉落,呼吸压抑,精神恍惚,只觉得自身仿若正在坠入没有底部的深渊。
趁着这个间隙,江炎周身涌起一层黄金般的浆流,熊熊燃烧,快速将禁锢他的那种秘力焚化虚无。
一息。
銀河爭霸戰 紫釵恨
三息。
十息。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江炎瞬觉轻快,那道无形的禁锢力量消失了,被大日金火硬生生磨灭。
而这个时候,他看见僵立原地的姒海一身形不自然扭动了下,表情不再麻木,眸光略显灵动。
这表示,对手即将从心灵风暴中恢复,重新找回自我。
綜漫與原著人物一起反蘇 銀刃
“呵……”江炎笑一下,不慌不忙的从衣兜里取出一块纯白阵盘,引动元机,随即不含感情的低语一声:
“镇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