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東瀛之禍

wlmop好看的都市言情 東瀛之禍 線上看-306 出征京都展示-8xas6

東瀛之禍
小說推薦東瀛之禍
现实世界
“看来这位老板今天是吃定我们仨了?”
光头男双手抱胸:“是又怎么地?”
“啪!”三好光子听得拍案而起,贵族大小姐的脾气就欲发作。
林玨的声音却恰在此时响起:“别发火,咱们走。”说着,他随手拍了四张万円面额的纸币在桌上。
细川和三好齐齐扭头看他,不明白林玨为什么息事宁人。
要知道,他们一行人并非出不起这几万円钱,关键是在美好游览的时光中被人讹这么一下,就跟吃包子突然吃到半只苍蝇那样恶心,想不生气都难。
女媧石
林玨却没不在意两女的目光,自顾自起身,与光头男擦肩而过:“拉面老板,我看你印堂发黑,霉运缠身,最近几天出门过马路时,你且小心一点。”
光头男一听就不乐意了,边把那四张万円纸币抓在手里边骂咧道:“八嘎!咒我被车撞死?俺可不是吓……哐!”话还没说完,天花顶上的一盏吊灯就落了下来,正砸在他远离林玨的那一侧肩膀上。
“哎哟!”
惨叫的同时,光头男捂着肩膀就歪了下去。
林玨斜了他一眼,半点同情都没有,反而对着隐在空气里的罗莉.艾凡恩道:“继续,敢收我四万,那怎么也得耗他四百万汤药费才够。”
正有点幸灾乐祸光头老板被吊灯砸中的两女没听太清林玨的碎碎念,不禁诧异出声:“啊?林様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林玨很帅气地歪了下头,“我只是觉得花四万円看这家伙被砸很解气。”
听到林玨这话,跌坐在地的光头老板不顾肩伤又叫嚣道:“小崽子你说什么?信不信……咚!”又是话还没说完,看见老板被吊灯砸倒、凑过来想帮忙的男服务员竟一个脚步不稳,整个人都以狗啃屎的方式栽向了光头老板。
这还不止,有狗啃屎迹象的男服务员的脸不偏不倚地拍在了拉面老板的脸上,鼻子对鼻子,龅牙对龅牙,那叫一个酸爽。
见此一幕,细川幽雪和三好光子都觉不可思议,却又觉得解气。
叫你黑心宰客,这下倒霉了吧?
林玨也不管光头老板和他手下的服务员滚在地上哀叫连天,领着两女施施然往餐馆门口走去。
被撞得满嘴是血的光头老板见状,挣扎着支起身体,还在叫嚷:“不准走,拦、拦……哐!”第三回话没说完,天花板上掉下饺子那么一团好似水泥的东西,直接陷进了光头的嘴里。
光头老板只觉脑袋一震,然后嗡的一声,白眼一翻,整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过去了。
其他离得稍远的服务员看到自家老板连着三次倒霉被伤,心里都不由得发毛,愣是没有哪个敢去追已经出门的林玨三人。
等上了房车,车子拐入主干道后,三好光子终忍不住问道:“林様,刚才那拉面老板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吧?”
林玨斜了她一眼,又瞄了下欲言又止的细川幽雪,诡笑道:“谁知道呢,说不定他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什么样的脏东西啊?”
虚!
林玨在心里给出了答案,却没有宣之于口。
但他的话并没有说错。
艾凡恩是虚,就跟华夏野说中的鬼类似,而拉面老板被艾凡恩缠上,就等于是鬼上身,这不是沾了脏东西又是什么呢?
当然,这个中缘由林玨是不会向两女过多透露的,只不过刚才那餐面他吃得很不爽,所以他打算让那拉面老板至少不爽一个月,具体一个月之后还要不要继续不爽,那得看林玨的心情。
随着时间步入七月中旬,林玨已然把这事抛之脑后,集齐篮球部仙道等六大常规轮换,突击复习了几天,总算把期末考给应付了过去。
心術:腹黑狂妃
只不过篮球部有两个在十二人大名单里的替补球员挂科了四门以上,林玨知道后,甚至都懒得帮他们去请求教导处给予补考机会,直接将二人从名单里划掉,另外从常规训练人员中挑了两个递补进名单,等远藤教练和学园校长分别签过字后,于七月十九日将名单电邮给了本届全国大赛组委会。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全国大赛的举办地并非固定,去年是在静冈,今年则在京都,据说明年会在广岛举办。
暑假开始之后,篮球部休息了两天就重新投入了集训。
这是全国大赛前最后的备战,从七月二十四日到七月三十日,为期一周。
林玨领着进入了大名单的队员并没有练很杂的东西,除了储备体能和强化各自的投篮之外,也就是巩固了一下常规轮换球员之间的挡拆熟练度。
剩下来就是各种自由的单挑训练,如外线单挑,篮下单挑,甚至于错位单挑。
再有就是隔一天举行一场队内对抗赛,让众人保持比赛状态。
转眼一周过去,七月三十一日上午没有集训。午饭后,进入大名单的球员各自背着旅行包回到学校集合。
按照林玨的吩咐,每人包里除了必要的换洗衣物用品外,就只有两双八成新的球鞋。
之所以不是全新的球鞋,是为了防止比赛时穿着打脚。
至于比赛服,学园后勤处早就给备好了,全新的,每人六套,主客场各三套,不止有短裤背心,就连外面穿的短袖训练衫和长运动裤都有。
新功夫之王
再加上还有别的后勤物资,所以林玨他们并未选择搭乘新干线去京都,而是由学园派豪华大巴送他们过去。
从东京到京都,新干线只要两个小时多一点,但走公路的话就要慢上许多了,平均用时在六个钟头左右。好在塾德学园的后勤保障相当不错,早就在京都方面包下了一家温泉旅馆入住。所以傍晚抵达时,困顿的一行人泡过温泉后也就不觉太过疲惫了。
晚上七点半,大家围坐在餐厅里用晚饭,互相说了不少鼓励打气的话。
和親公主,啞後亦傾城
等菜过五味后,赤川终忍不住道:“老大,后天就比赛了,这对阵究竟是怎么分的啊?”
“甭着急,正如你们早前猜测的那样,我们居然被轮空了,也就是说,八月二号我们没比赛……”
豪門厚愛,老公太深情
.

i5i68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東瀛之禍-304 頭名穩了相伴-juom9

東瀛之禍
小說推薦東瀛之禍
现实世界
合租情人2 坐墻等紅杏
11:62!
五十一分的分差。
再打下去的确是枉然!
重生之錦上添花 風中蝴蝶
说到底,篮球足球的本质都在于对抗……身体能力的对抗,技术能力的对抗,团体配合的对抗,可以这么说,在这些方面,亚洲球队(澳洲不算)与世界强队存在全方位的差距。
所以,林玨前世看中职篮比赛的时候听解说员介绍“XX球员突破上篮的能力很强,篮子稍微差点”就想笑,难怪男篮一茬不如一茬,投篮是基本功好不好?
再说了,亚洲球队对上梦之队或欧洲篮球强队时,一场比赛打下来有特么几个球是上篮得分的?你就算想上篮也要突得进去啊!加上配合也差,对抗也差,身体天赋就更别提了,这比赛要能赢才有鬼了!
因此,在身体天赋没有大幅提升、在传导配合尚未炉火纯青前,“强对抗下的精准投篮”可以算是亚洲篮球队抗衡欧美强队的唯一方法了。
库昊就是最好的例证,不管有多高强度的防守,不管这个球投出去有多么的不合理,反正老子把球莽进筐得分了,就足够让人闭嘴了。
可惜的是,东樱高校并没有这样的球员,下半场的局势也就可想而知,背负着上半场沉重的分数包袱,分差很快越拉越大,六十分、七十分、八十分……
“哔、哔哔——”
早安總裁 慕瀟淩
向往之人生如夢
终场哨终于响了。
32:123!
九十一分的分差,东樱高校大败亏输。
我是谁?我是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双方站队的时候,矢野太郎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只觉得周围的人,无论队友还是对手,一个二个都恶意满满。
很快,两队人马解散,各回更衣室。
林玨他们稍微冲洗换了干爽的衣服后,就直接离开场馆坐大巴回学园了。所以东樱的球员返回馆内根本没在观众席上看到他们。
“怎么没看见塾德学园的人?”
藥王傳人在都市 落魄小書童
“接下来的比赛他们就不用观察对手了?”
“八嘎莫,塾德那帮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矢野太郎却倏然叱道:“好了,都别议论了,管好我们自己就行!”说完,他并不理会周围队友投来的诧异目光,双肘杵在大腿上,双手捂脸,就那么窝在了座椅里。
宇佐美鸠洋见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只能做好下一轮的准备。”
实际上,昨天的三场比赛,矢野跟宇佐美都已经观察清楚了其他高中的实力,塾德学园在背靠背战胜了秋月高中和他们学校后,联合决赛头名十拿九稳。
果不其然。
随后秋月高中对阵立野高中的比赛,秋月上半场就拉开二十分,最后轻松取胜;而荒谷高中对阵八王子高中的比赛僵持到最后一次进攻,八王子高中的大前锋在篮下混战中将全场最关键的一个前场板点进了篮筐,令八王子高中绝杀胜出。
这样一来,联合决赛前两轮的比赛就已经全部结束,立野高中两战两败,战绩垫底。
醫品獸妃:魔帝,別亂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塾德学园接连战胜县内的老牌豪强秋月高中和王者东樱高校,两战两胜位列第一,并且接下来的三场比赛,八王子、荒谷、立野都只是伪豪强的水准,所以联合决赛冠军已经可以想见。
于是乎,联合决赛第三轮比赛时,林玨根本就没出现在场边。可即便这样,由仙道领衔的塾德学园篮球队仍以六十六分的分差狂胜八王子高中。
同时,东樱高校跟秋月高中火拼一场,最终加时赛五分小胜。
转天又是日曜日,背靠背的第四轮比赛并没有出现冷门,三大劲旅塾德学园、东樱高校以及秋月高中俱都轻取对手,分列战绩榜的一二三位。
情迷心竅:BOSS請認栽 紅塵飄雪
只不过,林玨依旧缺席了比赛。这令东樱和秋月的球员们腹诽不已。
“靠,那个家伙还是没来吗?”
“难道他不想要最佳球员奖项了?”
“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谷歌的9527
“说不定人家那种水准已经瞧不上县大赛的奖了。”
“好了好了,别讨论那家伙了,还是考虑考虑全国大赛的事吧!”
“有什么好考虑的,不打入四强,同县球队基本上很难碰面。”
………
同一时间,已经坐上豪华大巴的塾德球员也在讨论这个问题。
“四强才会遇上同县的球队?”仙道下意识反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全国大赛有四个分区啰?”
“对啊。”赤川点头,“怎么?你不知道?”
仙道摇头。
赤川有些无语。
边上的佐久间这时候插话了:“仙道君,你平时都不看篮球杂志的?”
“很少看……”仙道实话实说的同时,还在自己心里加了一句,就算看、看的也是介绍NCAA和美职篮的杂志。
他已经打算高中毕业就去米国留学,所以最近外文(英语)课他都不睡觉了。
“对了,如果我们获得县大赛冠军,在全国大赛上会不会被当成种子队?”挨坐在赤川身边的大久保加入了讨论。
天野大冶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们东京地区的整体篮球水准还没到种子队的程度。”
“不是吧?”大久保有点傻眼。
赤川接过天野的话头道:“大冶说得没错,我记得去年第一轮轮空的五支球队分别是秋田的山王工业、神奈川的海南大附属、福冈的博多商大附属、爱知的爱和学院以及京都的洛安高校。”
仙道忍不住咂舌:“隔壁的神奈川这么厉害的?能出种子队?”他还有句话没说,之前翔阳过来打热身赛时,他并没觉得对方有多厉害。
朱門嫡影 淺溪
这时,内藤道:“海南大的名头我听过,他们已经连续称霸神奈川十多年了,在全国大赛上也常常取得四强的成绩。”
“不是吧?”旁边的替补球员们惊讶异常。
赤川却摇了摇手指,道:“但最厉害的并非海南大附属,而是秋田县立山王工业高校,他们是去年的冠军……”听到这话,就连大久保等人都脸现愕然,“前年也是……”
众人:“……”
.
PS:这章是昨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