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活系遊戲

a9lrj小說 生活系遊戲-番外4:孫家父子篇(一)展示-1i4n2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江枫乃至泰丰楼所有听过孙常平光辉事迹的员工都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服务员。
是的,天生的服务员。
虽然这话听起来不像什么夸人的好话,因为服务员这个职业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可以说出炫耀的职业,但孙常平在服务业上的天赋真的是高的可怕,不光可以把季月吊起来打,还可以把季月和房梅一起吊起来打。
就这么说吧,即使米其林星级餐厅评选蹭了一下名厨录和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赛的热度,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也就是泰丰楼恢复营业的前一天公布北平米其林餐厅评选结果。泰丰楼和顶层餐厅皆为米其林三星,永和居二星,八宝斋也勉强蹭了个一星,直接导致泰丰楼一恢复营业,北平人民就跟不用上班一样天天排队等吃饭,江枫也不觉得泰丰楼生意这么好是米其林三星导致的。
他觉得是孙常平导致的。
一开始只有江枫这么觉得,后面吴敏琪开始赞同江枫的想法,季月也开始赞同,房梅开始对孙常平刮目相看。到孙常平入职三个月,也就是五月泰丰楼开始准备换夏季菜单的时候,泰丰楼全体员工都开始赞同孙常平是以一敌百的神仙级服务业人员。
甚至开始怀疑当年聚宝楼能稳坐FJ第一酒楼的名头,不是靠厨艺而是靠孙常平。
他记性和脾气未免也太好了。
一般人技艺超群会用过目不忘来形容,江枫觉得孙常平已经不是过目不忘的范围了。
他不光记得常客,只要是一周内来的客人都记得,不光记得脸,还记得他们坐哪张桌子,上次点了哪些菜肴。
试问当你第二次光临一家餐厅时,一位看起来像领班的服务生朝你走来,询问你对这次的座位是否满意,是喜欢现在靠墙的还是更喜欢上次靠窗的,菜品是否合胃口,上次点的干炒牛河可还喜欢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奇妙的心情。
客人是什么心情加分不知道,反正他第一次见识到的时候人已经傻了。
江枫觉得孙常平这种等级的领班已经不能用普通服务员来定义了,他更像先前在记忆中看见的泰丰楼那位长袖善舞的胡爷。不是服务员,更像是餐厅和顾客之间的中介人,专门和顾客打交道维护关系。
孙常平也的确如也一样长袖善舞,他脾气好,为人也和善,不会主动结交,但却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说出如沐春风般的话语。
对于普通客人他都能如此关注且记住,更别说泰丰楼的VIP客人和常客。原先房梅和季月维护这些老顾客,一般都是在有新菜推出,有试菜名额,或者是有什么限定套餐优惠活动的时候打电话或发消息通知提醒,逢年过节主动送一些酱菜之类的客人们喜欢的东西。
曾经大家都以为这样已经做得足够好,孙常平来了之后大家才知道他们做的远远不够。
泰丰楼不光是厨师们需要不断努力,进步更上一层楼,服务员们亦是如此。
孙常平会关注这些常客每次点菜的菜单,推算他们的口味和所喜爱的菜品,记住他们的生日,甚至会在不打扰他们的前提下了解他们的朋友,社交圈,家人及家人的生日。然后在需要的时候,比如家中某位长辈生辰前一周,状似无意的询问一句不知寿辰打算如何办?是大办还是小办,如果是大办的话酒店是否选好。
孙常平凭借一己之力,不知给泰丰楼拉来了多少宴席,维护了多少熟客。
其能力和天赋令人叹为观止,就连房梅也自愧不如。
就这么说吧,聚宝楼有孙常平这种神仙,江枫都不明白孙家人是怎么想的。不把这种神仙留在酒店维护顾客经营管理,反而把这种神仙派到他并不擅长的领域在商场上厮杀,这不是大材小用,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样的疑问在江枫心里憋了两个月,终于在六月的某一天,正巧和同桌的孙继凯吃午饭的时候一时没忍住问了出来。
此问题一出,季月,吴敏琪和章光航顿时竖起耳朵听,大家都很好奇,都想知道,但是都没江枫头这么铁。
不知从何时起,江枫已然有了除一届瓜王裴盛华头铁的风范。
孙茂才嚼了嚼嘴里的小炒肉,吞下去,犹豫了许久才回答。
“因为我妈。”
“一开始爷爷的意思是让二叔进公司打理其他事务,我爸继续呆在酒楼管理酒楼,我爸也觉得这样没问题,比起进公司他更喜欢在聚宝楼里呆着。可她不愿意。”所有人都知道孙继凯口中的他指的是他妈。
自从孙继凯亲妈神仙操作,从背后捅了亲儿子和老公一刀,成功净身出户啥也没得到之后,孙继凯提及她就很少用妈这个字,而是直接用她来指代。
“她觉得爷爷不让我爸进公司是偏心二叔,是不重视我爸。自从我们家生意越做越大,不局限于酒楼生意成立集团,集团上市以后我妈就瞧不上聚宝楼的生意了。她觉得聚宝楼没有公司赚钱,钱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才觉得我一直跟这爷爷学厨没出息没前途,就该去国外读商科,学管理,回来管理公司才有前途。”
最后的结果当然不言而喻。
江枫三人只能摇头,感叹孙继凯他妈真是脑子不正常。
孙家立身根本就是聚宝楼,所有的产业都是围绕聚宝楼的,他妈又没有孙常宁直接将酒楼转做酒店的毅力和决心,更没有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瞧不起酒楼生意,说目光短浅都是瞧不起目光短浅这四个字。
“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孙继凯扭头看了一眼和王秀莲江建康坐一桌的孙常平,“一开始我爸说他年后来泰丰楼上班,我还担心他没有办法适应环境,没想到他还过得挺自在的,如鱼得水,甚至让我感觉有些像我小时候的他。”
首輔千金
“还是孙师叔说的对,我爸就适合来这里工作。”孙继凯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了,我听说你和你爸今年过年没离开北平。”季月接了一句。
孙继凯点头:“也没什么别的去处,我爸挺喜欢现在的房子的,还有个小院子可以给他种花。过年的时候他已经把房子买下了,以后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每年过年我们应该都是在北平过。”
豹牙
江枫:?
你们有钱人的爱好都是这么朴实无华吗?
喜欢房子就把它买下来,他还喜欢四合院呢可惜只能看看。
“你准备扎根在北平了?”章光航问道。
“看吧。”孙继凯没把话说死,“现在我也不想想那么多,我爸没什么问题我也没什么问题就行。我现在厨艺还不行,还在跟师叔学,就算有什么别的想法也就只能想想。”
说起厨艺江枫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一道很关键的菜没有学——佛跳墙。
哪怕以他现在的实力,这也不是一道看过教程就可以一遍做出来的菜。
佛跳墙不像寻常高档菜,高汤做好菜就成功了一半,佛跳墙是高汤做好,菜只成功了开始。
他在过年的时候已经和老爷子说好了,今年不想那些有的别的,就跟着老爷子学佛跳墙,还可以顺便请教孙茂才,争取在两年之内把佛跳墙学会学透学厨师。
两年已经是一个非常膨胀的时间了,要知道老爷子当年学佛跳墙可是学了近十年。
虽然真正学习的时间每年只有大半个月,但剩下的十一个月都在琢磨,也算是半学习了。
“对了,我过段时间要开始跟爷爷学佛跳墙,老孙你要不要也一起?”江枫问道。
萬劫仙途 超級dps1
其实已经习惯了江枫的大方,听到这种我有一门绝学最近正好要学,你要不要顺便和我一起学一学的话语孙继凯还是被饭噎着了。
虽然这门绝学理论上是他家的。
反正他家的绝学江枫也学了不止一样。
“要。”孙继凯也不客气了。
“那行,你准备准备,下个星期开始每天下午就和我一起加班。”江枫一脸愉快。
孙继凯:?
吴敏琪一直听着没有发言,看了一眼手机才惊觉不对,催江枫赶快吃饭。
“枫枫你快点吃,马上就到两点半夏夏该休息了,不然你一边吃饭一边跟夏夏打视频电话夏夏又会听不清你说什么。”
江枫听完也不聊闲话了,抓紧时间拿出江家人的气势努力扒饭,绝不能让徒弟等他。
夏夏作为知味居新晋最有潜力进修弟子,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激发了知味居所有大师傅的惜才之心。知味居的扛把子甚至还打电话质问江枫为什么这样一个好苗子这么晚才送到他们知味居来,是瞧不起他们知味居吗?
夏夏现在不光要每天早上早起进行正常训练,就连下班之后都会有师傅留下来义务加训,过上了真真正正的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社畜生活。
这也导致夏夏每天晚上没有时间和精力给江枫打电话,偏偏夏夏还把定时通话当成每天一定要完成的任务,再累再困都要打。还要打两通,一通给季雪的,一通给江枫的。
前两个月都是晚上打电话,有的时候讲着讲着夏夏就睡着了,惹得电话这头的吴敏琪心疼不已,便把通话时间改成了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
“枫枫快一点,你怎么还有半碗?只有三分钟了,马上就到两点半了!”吴敏琪把控时间,不停催促。
江枫只能再次加快吃饭速度,疯狂扒饭,险些把自己噎着。
校園護花騎士 任性的獅子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他感觉自从夏夏去知味居后,他在吴敏琪心中的地位直线下降。
他再也不是他家琪琪最关心的人了。
哎。
江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縱兵奪鼎 奪鹿侯
这算是提前过上了有孩子被忽视的生活吗?
“枫枫快一点!”

x03l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生活系遊戲 愛下-番外2:季夏篇(三)閲讀-rj96u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昨晚江枫昨晚在年夜饭上的表现,那大概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即使已是大年初一早上被鞭炮声吵醒,江枫脑海中依旧残留着昨晚年夜饭厮杀时的记忆。
明明去年帮老爷子打下手的时候,江枫还记着在厨房多吃点垫肚子。今年可能是因为第一年掌勺太紧张的缘故,江枫心里惦记的都是菜怎么样量够不够,完全忘记了自己能不能吃的到这个严肃的问题。
就这么说吧,如果不是江枫那桌都是小辈桌,他已经在堂兄堂妹中间奠定了无比崇高的地位,江隽清,江隽莲俨然成为小哥舔狗,江枫昨天晚上甚至可能吃不饱。
太惨烈了。
太残酷了。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八个字在江家年夜饭饭桌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江枫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零几分,起床准备去厨房做早饭。
这可能就是江家掌权者的悲哀吧,获得大家尊敬的同时得早起做早饭。
全家人还等着早上喝粥呢,江奶奶还等着吃红豆小汤圆呢。
窒愛 雲路
哎,都大年初一了就不能不吃早饭吗?
每年大年初一都坚持吃早饭的江枫表示只想吃不想做。
江枫还没走到院子就撞上了早就起来了江卫明,江卫明看起来心情非常好虽然脸上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和寻常没有差异,但江枫能感受到他此时的笑不是习惯性挂在脸上的笑,而是发自真心内心愉悦的笑。
“三爷爷,新年好。”其实这话昨天晚上零点过后江枫就和江卫明说过了,但他觉得大年初一早上还应该再说一遍。
“新年好啊,小枫昨天晚上吃饱了没有?”江卫明笑着问道。
江枫:……
他昨天晚上没抢到菜还得靠江隽莲给他夹菜的样子连三爷爷都看见了?
翻墻逃婚,萌妻休想跑
江枫心里已是惊涛骇浪,脸上还努力维持着新年好的表情,略有些僵硬的道:“吃饱了,大过年的怎么可能吃不饱呢?……我还吃了半碗饭。”
其实江枫是误会江卫明的意思了,他说刚才的话只不过是想引出下一句:“我刚才包了抄手,还做了点面条调了酱汁,小枫想吃什么就去厨房自己煮着吃吧,我记得昨天的高汤还有剩下的,你就拿高汤直接煮。”
江枫顿时就精神了,甚至没多想江卫明六点钟就做好了抄手,面条还调好了酱汁到底是几点起来的,也忘记了自己江家掌勺人的身份,撒开腿就朝厨房跑去。
早上喝粥就图一乐,真要吃早饭还得看爷爷和三爷爷。
江枫跑进厨房的时候,老爷子和江奶奶也在厨房里。
老爷子在炸春卷,刚开始炸,喷香诱人,江奶奶在吃抄手,清水煮的加了调料,一口一个。
“小枫起来了呀,想吃什么自己煮。”江奶奶笑眯眯的道。
很显然江枫是江家除了这三位老一辈外的最早起来的。
早餐不光不用自己做,还有得吃,甚至还能自己选。
选什么自然毋庸置疑,冰箱里还有一大锅高汤是昨天剩的,江枫把这一大锅高汤分成两份,分别倒入两个锅中,一锅煮抄手,一锅煮面条。他自然是不可能吃完一大锅高汤的,反正后面还有人陆续起来,想吃自己煮就行了,他已经把高汤先倒进锅里。
十来个抄手,小半碗面条,来点高汤,再配上江卫明调配好的酱汁,蹲在老爷子的锅边守最新鲜的炸出来的喷香烫嘴,无比酥脆无比好吃的春卷,江枫快乐似神仙。
重生之謀妃當道
快乐过后江枫也没忘记给江家人留下点别的,今年过年应他的需要大家买了很多鲜活的海鲜,年三十晚上根本没有用多少,还有不少鱼虾蟹在厨房里养着。煮粥这件事对江枫而言是最简单的,得心应手,不需要动脑子也不需要花心力,江枫煮了一锅海鲜粥,待粥煮好后就离开厨房。
他手机还在房间里呢。
刚到正厅,江枫就碰上刚起床头发还是乱糟糟的一看就没梳,不知道有没有洗脸刷牙,还穿着睡衣的江隽莲。
这一大清早能碰见江隽莲可是个稀罕事,她基本上每年大年初一都要睡懒觉,睡到五婶去房间把她抓起来去村里拜年。早饭基本上就没赶上过,都是一边拜年一边吃。
江隽莲一看见江枫眼睛一亮,一把抓住他,力度不重,声音也不大,还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四周跟地下党接头一样小声问道:“小哥,厨房有早饭吃吗?”
“有啊。”江风被江隽莲带着声音不自觉压低了很多,“有抄手,面条和海鲜粥,爷爷还在炸春卷。”
江隽莲顿时就精神了,两只眼睛散发出诡异的光,江枫原以为她撒开腿就要往厨房跑,没想到江隽莲撒开腿跑回去了。在江枫还站在愣神的时候拖着一看就是睡眼惺忪,手上还有巴掌衡十有八九是被她扇醒还迷糊着的江隽莲往厨房泡,一边跑还一边小声骂人。
“睡睡睡,睡个屁!厨房有抄手,面条海鲜粥还有春卷,我今天早上特意定的闹钟就知道小哥会做好吃的,再不去爸的闹钟就响了他们就起来了!”
江枫:……
他还能说什么,可能这就是双胞胎姐妹的情分吧,有饭吃还不忘叫上另外一个。
江枫摇摇头回房间,拿起手机一看,六个未接电话全是夏夏打来的,可见夏夏想要第一个给他打拜年电话的决心和毅力。
江枫正准备回拨,第七个电话就打来了。
接听。
“师父新年快乐!我是不是今年第一个给你打拜年电话的,你之前应该没有接到别人的拜年电话吧?”刚一接听就听见电话那头夏夏充满活力还有些兴奋的声音,一听声音就知道电话那头的夏夏高兴的很。
鬼夫大人我有了 春見
果然还是过年回家和婆婆表姐表哥们在一起比较高兴,亦或者是过年本身就很值得高兴。江枫觉得夏夏现在话语里的精神头,可比先前临近过年还没放假在泰丰楼里的时候好多了。
“夏夏当然是第一个打拜年电话的,现在才七点多一点,谁会像你这么早打拜年电话。”江枫笑道,“夏夏吃早饭了吗?”
“吃了,师父我跟你说,今天早上我们家的早饭都是我做的。我做了炸酱面,鸡蛋面,牛肉面和鱼丸面,炸酱和卤牛肉是姐姐做的但是鱼丸是我自己做的!不光婆婆吃了说好吃,就连舅舅,舅妈,萍萍姐她们吃了都说好吃,舅妈还说我以后可以和姐姐一样当大厨。”夏夏话语里充满了自豪,“师父你吃早饭了吗?”
“吃了,今天早上吃了抄手,面条,还有炸春卷。”江枫道。
“哇。”夏夏感叹了一句,不知道想吃的是哪个。
“怎么样夏夏,今年过年回家顺利吗?”江枫开始例行询问,也不能怪他问这种听起来有些无聊的问题。夏夏和季雪即使现在有钱了出行还是会按照老习惯买的是火车票,卧铺都舍不得买买坐票,火车转班车,中途还要步行,这姐妹俩过年回趟家得花一天多的时间,大包小包的扛着可比寻常人过年回家路途坎坷多了。
夏夏开始给江枫讲过年回家在火车上看到的事,回家之后舅舅舅妈还有几个表姐们的反应,着重讲述了一下在婆婆的宣传下家里亲戚都知道江枫今年取得的辉煌成就,人家都知道她拜了一个多么厉害的师父。
都是一些零碎的小事,偏偏在夏夏的口中说出了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和去年一样,夏夏只字未提爸妈。
“哦,还有,师父,今年我婆婆晒了好多鱼干,都是她精心挑出来得,等到年后我让姐姐带过去给你。”
修仙歸來之主宰無語
江枫抓住了夏夏话语里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让季雪带给我?”
夏夏的语气没有变化,还和之前一样轻松愉快,仿佛在说一件开心的小事:“因为我决定好了,年后我就不回去了。”
“我要去知味居。”
明明这是大家都希望的,也是江枫他们先前给夏夏规划好的最顺利也是最适合她的路,可这话从夏夏口中说出来,用如此平淡轻松愉悦的语气说出来,江枫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师父,我觉得去知味居挺好的。我看了你们之前和知味居比赛的综艺,我觉得知味居那几个师父人脾气好,手艺也棒,他们做出来的点心看着就很精致漂亮,我根本就做不出那样的。”
靈官 海鑫
“师父你那么厉害,现在就连婆婆,舅舅,舅妈,还有萍萍姐他们都知道你很厉害,师妹也很厉害,不管是切菜还是炒菜都比我好还能指点我。我不想呆在店里一直这样下去拖你们后腿,免得哪一天别人听说我是你徒弟,给你还有师妹丢人?”夏夏一开始声音还和之前一样兴奋高昂,越说越低沉,越说越小声。
江枫的情绪随着夏夏的声音一样,越来越低沉。
先前他们不想帮夏夏做选择,现在夏夏自己做出的选择,他却更不是滋味了。
“夏夏,有一点你要知道,如果你真的去知味居和知味居的那些师傅学习,你可能很多年都不能回来,而且一年都不一定能见上我们一两次。”江枫只觉得嘴里犯苦,有一种孩子终于长大了,却又很不希望孩子长大的纠结之情。
“你得适应知味居的环境,熟悉知味居的人,自己一个人住,做好每天练习十个小时的准备,你可能过年也没有时间回家,你可能一年都见不了我们一次。”江枫说的这些都是夏夏即将面临的,还有更多但他没有说。
夏夏去知味居不是去封闭式的私立学校读书,她是去拜师学艺是去吃苦的。她得从学徒当起,即使天赋很好,即使有一定基础,但他依旧得从头练起,重新练基本功。甚至可能会因为它极佳的天赋吃更多苦,毕竟世人总是对天才寄予厚望,并且将更多的压力施加在天才的身上。
知味居可不像泰丰楼,知味居是全年无休的,哪怕是年三十那些白案师傅们都得照常上班。夏夏作为学徒进去自然也不能例外,甚至可能前三四年都没有年假。
但这些都是小问题。
可能知味居的那些师傅看在江枫和泰丰楼的面子上会在生活上多加照顾夏夏,但她依旧会面对很多生活之外的问题。
江枫真正担心的是夏夏心理上过不去,他很清楚,即使夏夏已经到了一个高中生的年纪,但她的心里年龄远不如寻常高中生。因为从小生长环境和家庭环境的缘故,夏夏比许多小孩要极端,也比许多小孩要偏激,她充满了棱角,充满了刺,人生中有很多年甚至没有多少快乐。
她比寻常小孩更加成熟,也比寻常小孩更加幼稚。
她比寻常小孩更加尖锐,也比寻常小孩更加脆弱。
即使这两年夏夏身上的棱角和刺被泰丰楼众人磨平了不少,但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它们只是藏起来了,藏得很深。
当然,江枫希望他这些担心是多余的,只是单纯的来自老父亲无谓的胡思乱想的关心。因为这次去知味居是夏夏自己主动提出来的,江枫也相信夏夏是真心想去,愿意去。
“夏夏,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江枫问道。
“师父,我准备好了。”夏夏道,话语中全然没了失落和沮丧,“婆婆说的对,师父和师妹都这么优秀,我也要变得和你们一样优秀,我要配当你的徒弟,配当师妹的师姐。”
“而且婆婆已经给我办了流量套餐,我可以晚上下班之后给你们打视频电话。”
“等我学成了我再回泰丰楼,师父我以后一定会像你一样也登上名厨录的。”
江枫还想说些别的,但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好。”江枫笑着道。
他的徒弟终于长大了。
夏夏再也不是原先那个季夏小朋友了。
虽然他还没有准备好,但夏夏已经飞速长大,开始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
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