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p7fqz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起點-第一三四四章,不長眼的東西(爲書友‘道心通玄’加更)看書-kovh4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茶楼下面是张平导演,秦昆路过跟他打了招呼,张平暂时在忙,也没时间招呼秦昆,就发了根烟。
这是楚千寻让王乾请来的,要给小镇拍个宣传片。
张平眼里,小镇现在的规模算得上奇迹了。
之前《生死道》就是他指导的,那时这里还是荒村刚刚改建,那种地方变成现在的样子,张平唏嘘不已,同时也看到了一个发展前景。
他也是认识徐法承的,之前听过徐法承在秦昆的圈子里地位很高,再加上徐法承的公司是做特效的,他也打过交道,所以朝着徐道子热情不已。
告别张平,秦昆和徐法承二人并肩而行,其实今天看见徐法承后,秦昆还是觉得徐道子和之前不一样了。
首先是气质方面。
这种气质只有晁老道、左近臣、葛大爷他们身上才有,那是沉淀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稳重,徐法承年纪和秦昆相仿,这个气质显得他有些老成,尤其是那双眼睛,满眼写着故事,秦昆才觉得对方和三仙海国那个2000年前的徐法承有瓜葛。
但看过对方因果线后,秦昆便再也不多想了。
如他所说,他是徐法承,这句话毫无毛病。
因为他就是徐法承,没秦昆想的那么复杂。
“大半年不见你了。”
“我也一样。”
一人一杯饮料,二人走在街上,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
秦昆曾经和徐法承的关系不断缓和融洽,现在似乎又疏离了不少,那是时间的原因,秦昆经历过因果线,却没在那里生活太久,他可能理解徐法承变得陌生的原因,不过徐道子也在渐渐适应融合后的当下生活。
“你和自己怎么和解的?”
这句话有些像是医生在询问心理病人。
“别这么文艺。”徐法承撇撇嘴,然后有些唏嘘,“听了一些不属于我记忆中的故事,然后他就走入我身体里了,我问过师伯,师伯说这是‘归真’,没错,返璞归真的归真,具体让我解释,我道行还解释不清。你呢?大罗道茧是怎么回事?”
徐法承很好奇。
传说中的本事啊。
秘门中‘抽丝剥茧’这四个字,是另一番深意,说的就是大罗道茧。一个人能抽丝剥茧看清另一个人的因果线,就代表他领悟了这种秘术。
在秦昆之前,烛字卷传人是最接近这个秘术的。
但徐法承发现秦昆刚刚的举动后,断定他的理解恐怕比烛宗还要深刻!
秦昆叹气:“还是那句话,我自己也不清楚。就是某天去北地,有些怪事得到了感悟,想到了这里,然后先化茧,然后成了蝶。然后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但维持那种视野很累……一种灵魂抵抗不了的累,算是刚刚入门吧。”
徐法承解释不清自己的返璞归真,秦昆也解释不清自己的大罗道茧。
麻雀要翻身
二人都惊讶于对方身上的神奇之处,却又迫切想理解自己身上的秘密和怪事。
秦昆当日用出的逍遥阵,以为是阵术,谁知道让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他想不通的事情很多,可是他发现徐法承似乎也有这种苦恼。似乎返璞归真后,徐法承也领悟了一些他自己说不清的道术。
二人在感慨唏嘘,小镇依旧热闹。
李崇出场了。
斗宗黑老虎走在十里洋场的街道,墨镜皮衣,身后是会所的技师。
今天李崇给大家放了假,专门打扮了一番,女子们也很开心。
李崇从秦昆二人面前招摇过市,秦昆啧啧一叹,这阵仗,今晚李崇回到家得睡沙发了啊。
也不知道那些女人在扮演什么角色,秦昆却知道光这阵仗一出现,就是一道风景线了。
“哇……旗袍……”
“好美啊……”
“都是群女妖怪!”
“咦,那不是御仙庭的18号吗?”
一个男人眼尖,刚多嘴,耳朵被媳妇扭住,游客中发现那男的被媳妇连抓带挠。
“不是!我认错了!媳妇,饶了我吧!”
李崇一群人路过,不少男人认出了御仙庭的李老板,却都和陌生人一样不敢上前打招呼。
这段过场秀难不成叫牡丹花下死吗?
说违和好像也不违和啊……
李崇一行人来到小镇后街,电影散场了一批,许多观影的客人从里面走出,看见了这匹人,好奇不已,突然,几个西方怪物出现。
那群旗袍美女花容失色,被怪物扛着就跑!
“谁敢动我的人?!”
李崇叼着烟,大衣脱掉,迅速出手。
上天,入地,破墙!
一个披着被单的幽灵显然也是好手,一人独斗李崇不落下风。
李崇和对方交手20回合,有些纳闷。
“不对啊!剧本不是这样的。”
楚千寻给的剧本里,这个群演会和自己过两招,然后跑掉,自己带人去追,现在发现对方挺能打的。
玩真的?那就玩真的!
“纯阳!”
“撼山!”
“风中鬼!”
“慑魄!”
“追魂!”
“有神威!”
“三千虎伏三千鬼,万里风杀万里愁!”
魁虎道术,斗九阴!
李崇化作平地龙卷,席卷而去,那披着被单的幽灵迅速后撤,却被龙卷风卷起。
打!
从地下到空中,李崇毫不留情。
看得出对方也是练家子,似乎是生死道的人,因为刚刚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灵力波动,他不配合李崇逃跑,李崇也不想给对方面子。
妈的,自己加戏,让你加!
一拳轰爆白色被单,下方游客大声叫好!
“漂亮!!!”
被单如雪花落下,其他几个群演纷纷逃走,李崇却死死看着一地被单碎片。
不对劲!
“老板!”
“老板我好害怕……”
莺莺燕燕依偎而来,李崇却流出一滴汗。
“我们走!”
“哪里走!!!”
寵婚,總裁的野蠻妻 虞千尋
天空上,一个胖子出现。
天庭紅包群 千裏目
王乾居高临下,李崇大声道:“这里有问题!”
王乾一愣,这厮怎么不按台词说?
“休得胡言乱语!”
李崇赶紧把手下一群女子叫走,踏步一弹,跃向房顶。
“胖子!我说真的呢!刚跟我打的那个幽灵,不是群演!”
李崇低声道。
王乾一愣:“三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没开玩笑!”
王乾朝着下面一挥手:“他由我来应付,你们继续抓那群西方怪物!”
一群殭尸蹦蹦跳跳离开。
然后王乾二人没入房顶。
后街不远,是葛战他们的宅院,二人落入院中,葛战背着双手,看向远处。
“师公!”
“葛师公!”
“我感觉到了。”葛战望了片刻,又坐回轮椅,“秦昆、徐法承他们都在,无需担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实在不行,还有我呢。”
二人还没说话,葛战就清楚了二人来意,二人提起的心放下。
“师公告辞!”
……
烧烤摊旁,秦昆买了两串肉,递给徐法承一串。
徐法承看了看远处:“似乎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秦昆道:“管他呢。”
徐法承没秦昆那么悠哉,斩妖除魔,本来就是茅山使命。
“我去去就来!”
校草杠上俏丫頭 冰冰冰雪
人群中,好多小姑娘在围观徐法承,却见这位帅气的道士哥哥大手一挥,袖袍中出现铜钱链。
那链子缠住不远处的大树,徐法承用力一拽,整个人腾空而起。
“哇……”
“这到底是哪来的神仙哥哥……”
“好帅啊……”
徐法承走了,杜清寒嗅了嗅空气:“不死山的那群人,好像有几个碰见了麻烦。”
杜清寒也走了,秦昆一个人提着肉串,有些寂寞。
“阿弥陀佛,秦当家,好久不见了。”
一个俊秀和尚出现。
妙善?
秦昆回头,紫衣僧忽然出现在他身后,他居然没有发现。
“佛法如此精深,你现在可是不得了了。”
刚走了一个道士哥哥,现在又来了一个和尚哥哥。
路边的花痴围在妙善旁边,妙善和颜悦色地朝着她们笑着,然后看向秦昆。
“有儿子了?贫僧准备些薄礼,还望笑纳。”
無限求仙
一个银杏叶子被妙善小心捧起,那似乎是佛林寺的银杏树,叶子夹在佛经之中已经脱水,但这叶子不知道夹了多少年,上面经文已经印入其中。
秦昆不敢怠慢。
双手接过。
这是厚礼啊。
“秦当家,是不是可以松手了。”
“别小气嘛,佛经一起送给我呗。”
“一本普通佛经,要它何用!”
“送儿子啊。”
“粗鲁……”
自己当年入门时的第一本佛经被秦昆抢走,妙善大为恼火,就不该送这份礼。
“孩子呢?”
“跟他师父变脸呢。”
“莫无忌好大的能耐,敢收这等弟子,贫僧看看去。”
秦昆一愣:“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啊,我儿子不当和尚!”
妙善玩味一笑:“说不定想当呢。”
我……
秦昆忽然有种软肋被捏的感觉。
有了孩子后他再也不是那个没有破绽的秦昆了!可恶!
妙善走了,秦昆活动着肩膀。
今天本来就气不顺,居然还有不长眼的敢往小镇凑热闹,他朝着徐法承的方向走去。
“我倒要看看是哪来的脏东西!”
……
小镇末端,是一个偏僻的芦苇荡,土娃的祭炉鬼今晚专门在这守着,不让行人通行。
游客也看到了这个脚踩火盆的祭炉鬼,这里是道路的尽头,也是路灯的尽头,他们感慨小镇的黑科技。
尼玛一个个的鬼也太真实了点!
“这家伙不会也合不了影吧?”
一个游客尝试后,发现照片里没祭炉鬼,悻悻离开。
祭炉鬼从没在这么多阳人面前露过真容,主子也不让,今晚土娃却没有限制他,他原本还很忐忑,怕吓到别人,可是发现这群阳人……
一个个胆子都不小,他便放心了。
守在这里很无聊,祭炉鬼也没个伴,忽然,他感觉身后芦苇荡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嗯?谁在那里?”
祭炉鬼走了过去,脖子却被什么东西缠住,整个身体一下子被拽进河里。
------题外话------
今天更了1W3了,暂时到这,再更质量就保证不了了。还差两章欠更,往后再补。
感谢‘冬天雪水’‘秋风引人思’‘古仙道无线天剑’‘书友20190805132900582’的打赏~~~

0llm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起點-第一三三七章,蝴蝶熱推-4xz6a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那里是处‘乱流’。”
秦昆回来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乱流就是因果线交汇之地,科学家早就提过宇宙上原本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有空间。
进入乱流后会进入过去的‘空间’领域,虽然时间概念上,它是‘过去’,但空间概念上它的独立存在的。
过去某时某刻如果是一个盒子,那么回到过去就是回到那个盒子里。
只有空间位移,仅此而已。
时间只是起初便于理解的辅助条件,比如唐宋元明清,时空穿越看似回到了过去,其实就是从‘现代’这个盒子的孔隙,进入到名叫‘唐宋元明清’的盒子。
这不是秦昆听哪个大科学家说的,是楚千寻说的,烛宗本事在某些方面就是这种诡异的概念。
楚千寻上学时学的物理,一些玄门秘语解释不了的事,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就拿普通盒子来举例,人不可能进到盒子里,但投影可以,烛火映照下,人的投影可大可小,进到盒子毫无毛病。
这和主流理论中,高维世界的投影可以进入低维度是异曲同工的。
韩淼抖着腿,眨着眼睛。
宁不为抖着退,抽着旱烟。
找愛
马晓花也快抖起来了。
这都啥玩意啊……
“当家的,你就说咋办吧。”
“别急啊,我还没说其中投影所需的能量概念呢,这阵子楚千寻给我讲了不少,让我说完。你们看到了,爆气就是阴阳之气分离再次相撞后产生的能量,这能量也能用于空间位移上,你们就当是推进器也行……”
“打住!”
宁不为用烟锅在脚底板磕了磕,“咱们秘门可不兴这套说辞啊,道可道非常道,讲的越明白,疑惑越多。楚老仙的师父洪翼就因为迷失在因果线里疯了,然后被左师叔弄死的。你可别着了他孙女的道……”
这是偏见,也是传统的观念。
秦昆不能说宁不为是错的,究其根本人的意识所不及的地方,总会吸引人探索,如果是死路就会钻牛角尖。
大小姐有见识,但也有钻牛角尖的先兆了。
马晓花附和道:“外道术法,修法不修性,我生死秘门是性、命双修,唯独不重视法。师父之前都说这是奇技淫巧,不登大雅之堂。”
年轻时柴清蓉教育过马晓花,为的可能是不让她陷得太深,秦昆被二人说了一通,耸了耸肩。
“我也不想提这些,但大小姐算过,之后这类话术得多说,于我扶余山有益。”
“为啥?”
“安抚人心呗。这些说辞才能安抚人心啊,西方心理学一样,有些状况明显是中邪,但还得说是什么什么障碍,为的就是把普通人绕进去,让他们不会因此加深心病。你们那套神仙坟头几炷香的,也该换换了……”
呃……
秦昆收尾的解释二人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秦昆讲的道理没毛病。
“罢了,韩淼。”
“嗯?”韩淼都快睡着了,鼻涕泡爆掉,惊疑看向秦昆。
“明天我跟你走一趟。”
……
翌日。
第三帝國之未來戰爭
血掌乾坤 策弓
东韩村就韩淼的地没收完,大早上他扛着锄头,秦昆提着镰刀,天蒙蒙亮就出了门。
“秦师傅,让你下地干活不合适吧。毕竟是客……”
“少废话,我手生,你得指点指点,不过力气是有的。”
太阳冒头前,大片庄稼已经收完了,韩淼惊愕于秦昆的效率。
好家伙!天生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啊!
这效率,等于请一台收割机了。
秦昆所过之处,麦子完好的堆在旁边,甚至扎成了捆,韩淼说这样就可以了,之后打谷脱壳都是收完的事。
一排又一排麦穗倒下,有些被鸟快啄完了,秦昆还逮了几只‘飞贼’,中午可以烤了加餐。
魔獸入侵漫威 咕咕大萌德
“玉米地容易伤手,戴上手套!”
韩淼见到秦昆再次进入旁边的田里,大叫提醒。
有的农户早就起床了,开始烧秸秆。
秸秆可以肥地、可以杀虫,是旧时的耕作中一个环节,为的是来年有个好收成,但这些年已经不提倡这种做法,有了更好的方法替代。
不过还有不少人选择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毕竟方便。
一把火,又一把火燃起。
秦昆停下动作,觉得有些不对劲。
风向不对。
无论哪里点的火,全都在往这片地里吹。
“无量天尊无量天!无量天眼看世间!”
手指竖划眉心,天眼睁开,秦昆看见东韩村旁的山势宛若巨型河床,风就是河里的水。
那些风经西北山口而下,来到此地后打了个旋,再从东南流走。
旋涡中心,刚好就是韩淼的地。
“阴蛟缠象?”
秦昆眉头一挑,阵字卷里的风水局啊。
仙盜之王
这气脉似蛟,还未成龙,已有吞象之能,现如今只是缠着还未下口,秦昆不解好端端的地方哪来这么险的格局。
对了!
秸秆!
天眼扫过大地,东韩村田地方正,如香烛案台,这蠢蛟把冒出来的烟当供品了!
火一起,风就来了。
谁知道是西北山口的风,还是冷热不均生出的气旋,眨眼间卷着烟雾席卷而来。
韩淼暗骂一句,早就习惯的站在那,被烟雾卷入。
無盡時空之主 半生浮醉
消失的前一刻,一只手搭在他肩膀。
“走,看看去。”
风卷云涌,烟雾聚而后散。
还有淡淡的烟雾围在周身,二人已经看清了路了。
土地是之前的土地,庄稼却不是之前的庄稼了。
韩淼从烟雾里走出,看到附近忙碌的农户,捂住额头。
又特么来了!
这群自称东韩村的人,连收割机都租不起,东韩村哪这么穷啊。
“韩淼!”
“有福叔。”
“干活去!”
“我不是你们村的人!”
“你上次把来喜、来顺打伤了,医药费还没让你赔呢,他们的活你都得干了,要不然就收拾你!”
我……
韩淼倒也老实,似乎怕了对方的毒打,乖乖下地了。
作孽啊。
他们说是东韩村的,穿的也是村里的老人以前才穿的衣服,可自己都不认识。在村子待了三十年了,遇见这种怪事,真见了鬼了。
没收割机,干活效率很低的,韩淼泼洒着汗水,旁边还有来喜、来顺一家的婆姨监工,他心里一处气没地方发。
忽然,韩淼转眼想到自己不是还有帮手么。
“秦昆!帮帮我啊!早早干完活早早回去!”
韩淼找着秦昆的影子,忽然僵住。
田间地头,凶恶如鬼的有福叔端来桌椅板凳,和秦昆相聊甚欢。
二人抽着烟对着附近田地指指点点,旁边还有几个漂亮村姑递糕点。
星際冥王 獨愛金秋
我特么的心态崩了啊!
什么情况?
“秦大哥,这是家里做的糕点,你尝尝。”
韩有福的大孙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已经17、8岁了,农村这个年纪,该到相亲出嫁的时候了。
她望着爷爷和秦昆相聊甚欢,大胆上前,把原先给爷爷准备的糕点送给了秦昆。
“哈哈,客气了大妹子。”
韩有福道:“燕子,小秦把我叫老叔,你得叫他秦叔。”
“不嘛爷爷,秦大哥这么年轻。”
韩有福无奈,给秦昆道:“孙女燕子,韩青燕。这是秦……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小秦可是从国外回来的,你不是一直好奇外面吗,问问吧。”
秦昆哈哈笑着:“对,各论各的,燕子,刚听你爷爷夸你,说你学习好。这么刻苦是想去外面闯闯吗?”
“是呀秦大哥,就是家里不让……”
燕子蹲在秦昆旁边,嘟着嘴道,“说要让我嫁人,但我不想嫁。”
“不嫁?好男儿都被别人家抢走了,你再晚几年嫁,就得嫁村头的瘸子了。”
“爷爷!你就是想给家里找劳动力!”
“怎么说话呢?!都是你爹妈惯的!”
燕子流出眼泪,转头就跑。
韩有福望着燕子背影,叹了口气:“惯坏了,别介意。”
秦昆才没介意,他递了根烟,韩有福抽上,旁边多了一个幽怨的面孔。
韩有福一愣:“韩淼?你来干什么!”
韩有福说着,给秦昆道:“这娃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说是东韩村的人,我从没见过他。他来的那天打伤了来喜和来顺,这几天帮来喜他们收地呢。”
秦昆点点头:“看什么看,干活去啊。”
“啊?你不是来帮我的吗?”
“打了人家,就得担后果。赶紧吧,我看再干一天就完了。”
韩淼还待说什么,发现秦昆眼神不对,挠着屁股走了。
韩有福缩着脖子问道:“你们认识?”
“认识的。”
“嗨,早说嘛!”韩有福很爽快,“来喜家的,来顺家的,剩下的活自己干吧。把韩淼叫来。”
韩有福似乎地位很高,没人敢忤逆,两个妇女也没多说什么。
韩淼来到了二人面前。
“你既然和小秦认识,我就不为难你了,记住,下次冒充东韩村的人我不管,但你要再敢打人,就给我挖石头去!”
韩淼欲哭无泪。
韩有福陪了秦昆一会,也走了。
田边,韩淼坐在板凳上吃着糕点,囫囵说道:“秦师傅,你人缘这么广?这是哪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回事?”
“这是另一个东韩村吧。”
秦昆自言自语。
一条发展上和东韩村完全不同的空间。
甚至村里的人都出现了变化。
这条因果线上的东韩村,无意间和韩淼那条串在一起。
秦昆喝着粗茶,不断品味其中的奥妙,一时间觉得四野寂静。
“因果线交织吗……”
桌上散落着玉米穗,秦昆捻起两根平行摆放,觉得不对,然后又把第二根绕了一个圈,相交穿过第一根后,尾端再次分开。
佳人媚·養女成妃
韩淼不知道秦昆发什么呆,但是不干活还是很舒服的,他便坐在旁边,静静看着秦昆摆弄着无聊的玉米穗。
一根又一根被摆上,秦昆好像找到了新玩具一样。
他显得极有耐心,这些玉米穗甚至被秦昆编织成网,组成了一块小破布。
“因果线……平行空间……”
科幻电影秦昆看过不少,有些大片一开始,就是呈现矩阵的地球码放在一个平面内,被纪录片渲染成平行时空来解读。
秦昆‘啊’了一声,看向玉米穗织成的网上,大大小小的节点。
那都是相交的网点。
“韩淼。”
“嗯?”
“别怕!”
“我怕什么?”
“刹那岁月……”
“刹那岁月?”
“刹那岁月无限长……”
“尘埃因果映流光……”
“鲲鹏击水龙吞象……”
“仍是蝴蝶梦一场。”
逍遥阵!
秦昆横刀大马坐在椅子上:“我们果然是虫啊……”
“什么?”
韩淼更不解了,忽然看见秦昆抬手拍下。
一抬一拍,桌椅茶水炸响,化为漫天齑粉,韩淼耳膜几乎被震破。
秦昆十指张开,在空中抓动,无数晶莹丝线被抓住,随意堆放在身旁,那些丝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丝线再晶莹,堆积多了也难免朦胧,周围一切都在朦胧的丝线之外,秦昆的手不停地抓向四周,不知道挥舞了多久,韩淼发现这里就剩他和秦昆了。
那些丝线里有无数彩色光点,不仔细看什么也看不到,哪怕仔细看,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见不到10像素的微弱斑斓。
大地被包裹,血液在翻涌,阳气化火熊熊燃烧,连风也被抓住。
地水火风!
秦昆终于停下手。
“我们果然是虫啊……蝴蝶就应该待在高处。”
一念起,巨大的裂帛声从头到脚出现。
不是人裂了,是周围裹挟的因果线裂了。
韩淼看到周围仿佛裹了一层茧。
接着,那茧无端裂开。
“乾坤新裂……”
秦昆仍旧念念有词,“生!灵!脉!”
这句念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咒语,自己今天才有了彻底的感悟。
灵脉啊……
山在地上行,气在地下走。
灵脉就是山川精华。
自己一身艮术,修炼成山。灵脉不是汲取大地的灵脉,而是自己的!
自己就是浑然一体的山。
灵脉就是自己的一身所学。
茧裂,紫金色的光芒出现。
流年易生
周围再也不是独立的阳间或者阴间,他脚踏阴阳,感受着万物,万物感受到了秦昆。
“鬼神惊骇……”
“一束光!”
茧彻底裂开,紫金色的光芒从茧里透出。
此刻,华夏,日本,南洋,西方。
无数擅长卜算的先知、巫祝,齐齐望向华夏的方向。
好像什么东西出世了……但他们又看不清。
颠顶的几位先知,包括南洋白象龙普,郇山隐修会的先知,教廷的圣廷祭司,在自己的卜算法器中,猛然看见一只蝴蝶。
这是什么预兆?
没人解释的了他们的疑惑,也没人解释的了韩淼的疑惑。
因为下一刻,韩淼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蝴蝶就应该待在高处?
这是韩淼之前听秦昆提起过的一句话。
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一句话,说完没多久,他们真的待在了高处!
俯瞰,几十个、不,几百个、不,成千上万个东韩村罗列成矩阵,码放整齐,出现在眼前。
郇山隐修会,先知猛然睁眼:“那只蝴蝶要煽动翅膀了!”
他将法器插入面前的水中,猛然搅动起来!
白象龙普也颤巍巍地伸出手,想把火焰中那个蝴蝶的翅膀拔掉。
秦昆抬头,天地间无数个东韩村出现,让他有了更为广阔的视野。
“原来如此!”
秦昆大笑。
下一刻,空中多了一根棍子,不断搅动。
周围热浪翻腾,自己的意识似乎都沸腾起来。
沸魂之海?
秦昆看见无数个东韩村被搅碎,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回不去了。
“滚!”
抬手,秦昆的手掌无限变大,握住了那根棍子,猛然一折。
郇山庄园密室,先知从水里拿出只剩半截的法器,怔怔出神。
秦昆觉得飘在这里很累,他急速下落。
忽然一只手凭空出现,朝着他抓来。
“没完没了了?”
随手一掌打去,白象龙普手骨折断,从火焰里缩回,他揉着疼痛的骨头,微微叹息。
嗖——
几乎是瞬间,秦昆落回东韩村。
“秦师傅……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我们要不还是飞一会吧……回去还有点冷。”
周围烟雾弥漫,秦昆一脚踹在韩淼屁股上。
韩淼连滚带爬冲出浓烟,一抬头,是媳妇芬儿,旁边站着宁伯和马神婆。
呃……
回来了?
才干了不到半天活就回来了?

60a3t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txt-第一三三四章,大小姐的‘泰山石’讀書-3jvca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说实话,魂堡那段经历秦昆起初是准备找人好好聊聊的。
太匪夷所思的研究,比起秘门中那些鬼事都夸张。
毕竟从古至今科学解释不了的事还是太多了,爱因斯坦都思考过宇宙如果不是一个强大的力量将星球摆放在合适的位置,它们又是怎么运转的呢。
当时魂堡准备用人体当实验,但实验的核心却是用人的意识突破物理界限,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等于说把人脑当成计算机,用能量引流完成肉体的进化,将其变成合适的机器载体,再用意识构想的世界来做一些现实中难以完成的实验。
这个大胆的想法再次击碎了秦昆的世界观。
魂堡的观点让他获得更高一层的眼界同时,产生了一些不该产生的思考和忧虑。
庸人自扰怕是如此了。
当时秦昆很想找人倾诉一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博士他们。
然而黄博士当时没空,几个月的时间,秦昆却自己消化了大部分的凌乱思绪,再次恢复平静。
他一高中都没毕业的人,考虑这么多干什么。
这次黄博士登门拜访,秦昆没了最早那份复杂的心情,和黄克成、沈河一边喝茶,一边将魂堡的所见所闻娓娓道来。
秦昆现在很淡定,黄克成和沈河可就不那么淡定了。
我尼玛……
如果不是秦昆的描述里有太多专业性的术语和细节,二人都以为秦昆在编故事。
这特么也太……不可思议了啊!
魂堡的实验体,居然是用来做实验的机器……
被灌入实验体里的灵魂,只是机器的操作者……
黄克成和沈河脑子有些晕眩。
瞎老头不断揉着太阳穴,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良久,才不甘心地吐出两个字。
“妙啊……”
黄博士靠在椅子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三坟山实验基地追赶了魂堡这么多年,特么居然追错了方向……
沈河作为能量引流50%的实验体,手指不断敲着桌面,额头青筋跳动,顺着秦昆的话往下想,越想越觉得浑身冷汗。
“他们……还真是……敢想……”
沈河吐出几个字,似乎也被秦昆带来的消息震撼的不轻。
一开始,他们对魂堡的判断就出现失误了。
蔣四小姐
对方不是要制造‘超人类’,对方特么就是想研究物理,突破当代物理桎梏,不再拘泥于量子领域,或者说在量子领域找到更多的可能。
無良狂少
“秦昆,我们得回去了!”
黄克成豁然起身,他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秦昆则抬手将黄博士摁了下来。
“老黄,其实我觉得你也不必着急。”
沈河扁着嘴盯着秦昆:“姓秦的,你懂个屁啊……”
秦昆忽然抬脚将沈河踹飞,沈河砸破桌椅,一头撞碎了一个酒坛。
“可恶……想打架吗?”
沈河甩去头上的酒渍,猛然站起,对上秦昆冷漠的双眼,忽然一滞,他才意识到秦昆的什么货色。
血族榮耀
华夏秘门目前排名第一的滚刀肉,连茅山道子、圣僧真传、酆都观两仪仙都惹不了的浑人。
沈河这段时间执掌孤山实验基地,可能发号施令惯了,态度恢复了些许傲慢,可冷静下来后,态度一下子迅速转变。
“咳,我是说想打架的话我可不会奉陪的……罢了,老熟人了,我原谅你的粗鲁。”
沈河掸去身上的酒坛碎片,没事人一样坐回位置。
客栈里摆放的果子酒溢出,酒香弥漫,沈河也是实验体,这一脚对他造成不了伤害,只能算是警告。
沈河了解秦昆的脾气,这个亏,是自找的。
秦昆收回眼神,这才笑呵呵对黄博士道:“我觉得你们研究的方向也不算有错。再怎么说,核心都是能量引流,只是实验体目的不同罢了,这不是大问题。”
黄博士经过秦昆一说,才一拍额头。
刚刚是他太着急了,这么浅显的道理居然没想明白。
秦昆说的没错啊。
目前方向是出了问题,但此方向非彼方向,客观来说影响并不大。
喝了一口茶,黄博士把皮箱推来。
“秦先生,老头子谢谢你了!”
秦昆眉开眼笑,一沓又一沓的钞票往怀里塞。
“自己人,别客气。”
二人看见秦昆一脸市侩,有些无语,但发现秦昆只拿了9沓后便停了手,无语之余还有些意外。
秦昆带来的消息,又有魂堡的内部架构资料,只需要区区9万块钱?未免太便宜了点。
“不多拿点?”黄博士试探性问道。
“也没啥重要消息,就值这么多。”
秦昆怀里塞得满满的,“老朋友了,人情价,下次有新消息了再找你啊。”
黄博士汗颜:“那我倒是求之不得。”
正式的会晤结束,接下来就是闲聊了。午饭时间,黄博士二人也不急着走,秦昆便在灵异小镇找了家店,请二人吃了顿大餐。
“老黄,我有件事想不明白,能给说道说道吗?”
武林逍遙行 沈默無言a
“请讲。”
“就是关于能量引流的,为什么那帮人觉得,能量引流达到100%,就能突破物理极限,在脑中实验?”
柴火鱼咕噜噜的冒泡,秋天是吃柴火鱼最好的季节,鱼肉可口,汤汁香醇,还有一盘蒸熟的螃蟹,黄博士也好久没吃过这种美味了。
他剥着一只螃蟹,蘸了蘸姜醋,对秦昆道:“既然你知道了魂堡将实验体比作机器,那我们就拿机器来举例子。”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大脑发出的电信号指令,但是这种指令却会在传递过程中衰减,比如你告诉自己要调动肌肉,用全力搬运重物,传递到最后,肌肉却只能发挥出30%的力量,70%的肌肉仍旧处于休息状态。”
“而能量引流,便能强化信号指令,比如50%的能量引流实验体,信号传递到最后,能发挥出50%,这力量已经和世界级举重冠军相当了,以此类推。”
“这些电信号指令不光对肌肉有强化作用,对思维也是,毕竟思考也会消耗身体能量。能量引流说白了就是提高神经元的传递能力,大致解释便是如此。”
黄博士的话,秦昆听懂了。
潜力!
这种实验的目的在于激活人类潜力,难怪魂堡的实验人员说人体是整个宇宙最精密的仪器,有无限可能。
中饭吃完,黄克成和沈河离开了,秦昆伸着懒腰,又一件事了结,心情舒畅了很多。他没告诉黄博士的是,去魂堡的时间是30年前,他怕引起不必要的担忧,也不知道这种隐瞒是好是坏。
因为说出这事的话,还得解释更多,秦昆懒得去解释那些,毕竟自己还没搞懂,万一三坟山一时兴起,再抓自己去做研究,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
……
10月中,新入学的大学生们军训结束,假期结束。
上学之余,不少来临江上学的新生听说北郊白湖镇建立了一处影视基地,慕名而来。
周末的时间,游客增多,一些年轻人也夹杂在游客队伍中,头一次欣赏临江这处新的地标建筑。
“哇,真不错,看这细节,不少都是老建筑拆下的料子吧?”
“仿的是宋元明清的街道,分部在不同的取景地,有那么点意思。”
“宋代经济高速发展,市井文化也冒出头角,明清更是上了个台阶,这地方除了宫装大戏拍不了,其他的绰绰有余啊。”
“看,还有剧组在取景呢!”
学生们评头论足,好奇非常,这个年纪的他们喜欢用自己所学的知识解读世界,在他们看来有了学以致用的机会,不免喜欢张扬自己的才华储备。
晚上的小镇,除过特殊的取景地,其他地方也是灯火通明,秦昆听着旁边的学生仔聊天,也很欣慰。
“有文化就是好,什么地方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头头是道的。”
自己在他们旁边才能发现世界还是如此美好,要让自己看这些仿古做旧的烂房破瓦,总觉得没啥意思。
秦昆身旁是王乾。
这阵子王乾酒局很多,不少圈内导演知道王乾和影视基地的老板关系匪浅,先后前来拉关系。
剧组肯定希望花钱少待遇高,取景地的档期越足越好,毕竟小剧组有时候为了取景,一等就得等到半夜,其他剧组收工才能轮到他们。
大家都有点小钱,谁也不愿受这个罪啊。
要么大明星为什么不来小剧组呢,太苦了。
王乾抹不开面子,这段时间和大小姐商量下,总算给每个导演一个交代,这才顺利从酒局脱身。
“我说秦黑狗……你眼里也就这点东西了。你要往未来看!”
王乾打着酒嗝,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滔滔不绝地给秦昆描述着这里的前景,并用其他影视基地举例子。
秦昆觉得他这番话让吴雄听了要打死他,吴雄向来不染俗世因果,洁身自好,即便被左近臣赶到东南亚,也是克己自律,怎料教出来的徒弟成了这幅模样,有点晚节不保的先兆。
“胖子,你说的都对。”
秦昆懒得和这个醉酒的混蛋扯皮,自己感慨的是年轻人的朝气蓬勃,朝气才能让人觉得整个世界欣欣向荣。这是个以人为本的时代,年轻人才是这个时代的未来,这胖子也不知道往哪瞎扯淡。
王乾走了没多久,被冷风一吹,哇哇吐了起来,吐完后浑身无力,朝着秦昆身后虚弱倒下。
沃日……
200斤的家伙压来,秦昆很想推开,最终将王乾扛到背上。
“呦,秦黑狗?”
背着胖子走了两条街,这里已经快走出小镇范围了,显得有些偏僻,他却在一个新开张的仿古小店门口,看见几个熟人。
一个青皮胡子,穿着毛领夹克,脚上踩着锃亮的尖头皮鞋,头发三七分梳起,油光锃亮。旁边的漂亮小媳妇倒是一身素衣棉袄,却带着小家碧玉的气质。
二人身后,一个70多岁的魁梧老头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更老的老头,那老头流着口水,看见秦昆后眼睛放光:“昆……”
秦昆驻足,脸色意外。
魁山斗宗一家子?
“葛大爷?你们怎么在这?”
这群人赫然是李崇和媳妇柴子悦,景老虎和他师叔葛战。
李崇咧着嘴上前朝着王乾屁股上狠狠一拍,臀浪涌动,王乾挠了挠屁股,依旧死猪一样睡在秦昆后背。
“哈哈,我刚盘下了一个店。魁山老宅最近修下水管道呢,就把老景和葛师公接过来了。楚师妹手笔不错嘛,烛宗捉鬼本事不咋地,做生意倒是不输符宗。”
李崇说完,旁边的院子走出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
那老头秉烛而来,面色不悦:“什么浑话,兀那小子,敢轻视我烛宗捉鬼本事,你过来试试还是和景老虎一起上?”
李崇笑容一僵:“楚……楚师伯……我不是那个意思……您怎么在这……”
李崇很怂地凑过去,黑老虎早早混迹社会,见人下菜的本事是一等一的,此刻在背后说人坏话,居然被正主听见了,不怂怎么行?
秉烛老头正是楚道。
楚老仙见礼葛战后,又朝着秦昆行了一礼,现如今秦昆是扶余山当家,资历和实力都已经在秘门排的上名号,楚老仙这一礼代表的是扶余山的规矩。
秦昆有些受宠若惊,扶住楚老仙胳膊。
“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以后让大小姐对我客气点就成。”
秦昆打了个哈哈,楚老仙才道:“七星宫久居山野,芊芊让我们入世,就给我们准备了这个院子,我门生原本就有在白湖镇一代摆摊卜卦的习惯,芊芊说我们在镇上摆摊卜卦,也算是一道风景线,我便没有拒绝。”
逆天妖聖 追溯前緣
秦昆看到后半条街直通未曾开发的荒山,这里目前只有三处院子,他脸颊抽搐道。
“既然烛宗、斗宗都来了……那么那个院子……不会是符宗的吧?”
仿古的灯笼路灯下,一个黑脸老头走出,带着满脸笑容道:“真聪明!”
李崇大惊:“我天,余师叔,你的脸是真的黑啊!不是走到路灯下的话我都没发现你来了!”
余黑脸勃然大怒:“滚!景三生不敢教育你,你过来看看我敢不敢!”
李崇嘿然一笑:“别别别,都是自己人,当家的在这,我辈扶余山人要和睦团结。”
余月弦白了李崇一眼,看向秦昆:“算卦的都过来了,画符的自然也要来了。楚老仙的孙女说这里适合大隐于市,我符宗在这里讲鬼话、画鬼符都毫不违和,这等地利便宜我青竹山怎么能不占呢。”
余月弦说着,指着最大的院子道:“老夫可是花了不少钱盘下的院子,旁边就有白湖支流,依山傍水,环境还不错吧。”
李崇附和的点点头:“我本来想盘这个院子的,楚师妹说卖出去了,没想到是您买的,余师叔,以后就是邻居了,我不在的时间里多多照顾一下老景和师公,他俩之前都是苏琳伺候的,什么都不会。”
余月弦忽然僵住,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个葛战。
葛战中风一样瘫在轮椅上,流着口水似笑非笑,余黑脸咽着口水,心虚道:“一定一定……”
妈的,自己这院子是不是买错了啊。
他可不想和葛师叔当邻居啊!
看到南宗聚首,秦昆非常意外。
现在的他对大小姐佩服的五体投地。
前一阵在捉鬼客栈里,老听楚千寻在嘀咕小镇上最偏的三个院子盘不出去,为此大小姐没日没夜地点灯卜算,现在看来恐怕是有了结果了。
给她爷爷送出去一个,忽悠李崇和余月弦各买了一个,灵异小镇位置最偏、风水最不好的院子一下子出手了,这特么人才啊!
此地风水秦昆之前也看过,背靠荒山,那是荒石村旧址,山上很多明清老墓,携白湖支流而下,墓地漏水,原本就是不详之兆,水携煞气四溢,更是邪的可以。楚千寻还咨询过自己,自己说起码得搞一块二层楼高的泰山石当界碑,才能挡煞辟邪。
可是那么大的泰山石世间少有,更是有价无市。
这倒好,泰山石没弄来,临江市最辟邪的几个老头全被她弄来了。
秦昆看见楚老仙表情似有所动,恐怕早已知晓楚千寻的用意,那秦昆本着朋友情分,就不便开口点破了。
想了想也是。
其他老头久经世故,谁又看不出来这里的风水格局呢?他们愿意过来,甚至甘心被楚千寻忽悠,让秦昆有些唏嘘。
这才是真正的泰山石啊。
------题外话------
感谢‘时间轴’的打赏~~~感谢‘冬天雪水’、‘尸神小金刚’、‘秋风引人思’、‘黑帮圣战’、‘古仙道无线天剑’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