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盤古斧

75dvi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傳奇農夫 ptt-第八百六十七章 果蔬產業園 上讀書-3sfx6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当两人若无旁人的离开,这时候方左豪和林建中才的回过神来了。
林建中的面色有些难看。
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一样,一会想到之前自己居然用十万块来打发宋山,他心里面就有些羞愧感。
宋山?
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不说名扬天下,但是在雍市绝对是家喻户晓。
一个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商人。
没有人知道宋家兄弟谁更有钱一点,但是有一点,宋家的财产加起来,就是西北第一富豪,这一点倒是没有人质疑。
西北本来就是经济不如沿海地区,虽然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但是生活还在温饱线上挣扎而已。
而且雍市更是是一个经济很落后的城市,突然出了宋家兄弟这样的青年企业家,这是整个城市都有荣誉的。
市里面一直在宣传。
想要不知道宋家兄弟都难。
方左豪倒是年少气盛,虽然心里面对宋家有些的恐惧,但是面上不能掉,他阴狠的说道:“丰盛宋家,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
“贤侄!”
林建中想了想,道:“宋山这人不好惹,传闻这人做事情特别的阴险,不能轻敌啊,这件事情,还是和你兄长商量一下吧!”
把方左一拖下水,林建中会踏实一点,不然方左豪这个女婿,他真不敢认了。
“我这就去找大哥!”
方左豪也不甘心。
林建中想想,还是给林家的当家,他的堂哥,打了一个电话。
林夕今非昔比,早已经不是那一个任人打骂的小女孩了,是林家年轻一辈最耀眼的人,哪怕是他的堂兄,市府大管家的林建永也非常看重,若非是一个女孩子,恐怕林家就要的专心培养他了。
…………
从林家小院到镇府的并不远,不用几分钟两人已经手牵手到了镇府门口了。
“不做你的小农民了,这么大脾气!”林夕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如同弯弯的月牙,非常的漂亮。
“我也想要做一个小农民,可有人不乐意啊!”
宋山咧嘴一笑,笑的灿烂,雪白的牙齿更如同张开的獠牙,霸气的说道:“我不允许任何人在伤害你,他林建中也不行!”
“不要和他们计较了!”林夕突然开口,声音很轻:“奶奶把我带回来,我就已经和过去告别了,然后遇上你,这辈子,我已经很幸运了,至于他们,无所谓了,林建中是糊涂一点,但是林建永还是有点理智了,他现在不敢招惹我的,这件事情没你想的这么严重,我自己就能解决!”
“嗯!”
宋山想了一下,道:“你想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我就看着!”
“看着?”林夕眯着美眸,幽幽的笑了笑。
“作为你的男人,我只是负责让你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宋山抚摸她柔顺的秀发,微笑的说道:“我不会做主你的人生,而且你也不需要别人去安排你的人生!”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林夕白了一眼宋山,她还不知这个男人啥德行吗,嘴上一套,背地里又是另一套,她敢保证,要是林建中他们继续凑上来,这人是不会手下留情了,到时候真的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她看看腕表,然后道:“行了,我去上班,就要迟到了!”
说着,脚步声都加快了一些。
“这上班有啥好的!”
宋山看着美丽的背影消失在镇府的大门口,摸了一下鼻子,有些喃喃的道:“真应该把你娶回家去,金屋藏娇!”
这种想法,想想就好了,他所喜欢的林夕,是一个主见很强,事业心也很高,或许从小没有安全感,她不会愿意依靠任何人,哪里是她最爱的人。
要是宋山真把她金屋藏娇了,哪怕她为了宋山,为了这一份爱情,愿意这么做,最后也会如同一朵失去了阳光的花朵,凋零在时间里面。
宋山重生一世,是弥补上一世的遗憾,是希望她能过的更加幸福,而不是郁郁而亡的暗中。
所以宋山绝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事情,这句话是真心的。
不过……
宋山也的确有了取她回家的心思。
这是有些事情,情不断,理还乱,没办法放下,哪怕明知道不对的,却依旧贪婪的想要维持着这一份剪不断的情意。
一个渣男,是不配拥有婚姻的,因为这样会让他更渣一点了。
有些头疼啊!
“宋老板,这闲情逸致,来我们镇府游玩吗?”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
“领导,你这话说的,多让人误会啊!”宋山回头一看,老于这个镇一把手正笑呵呵站在不远处,他连忙调整状态,正气凛然的说道:“我是丰盛村的村主任,大清早来了,是为了给领导汇报工作了,怎么能做是游玩啊!”
“你宋老板来汇报工作,还真让我老于有些意外啊!”老于笑了笑,并没有拆穿宋山的意图,反而有些打狗随棍上的意思:“既然这样,那我得好好听你汇报工作了,不能辜负了下面基层同志的热情啊!”
“这个……”
天才透視眼
宋山有些自己举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还没有说什么,已经被老于拉着走进了镇府,这时候要是时候自己的是来泡妞的,实在不妥,只能让老于得逞了。
明月这个镇子也不大,镇府这栋大楼是镇委和镇府的联合办公大楼,分左右两边而已,已经够用了。
妖神傳說
不过新的镇府大楼可不小,丰盛出手,总不能太过于小气了,找了最好的设计师,打造出一个明月风格,毕竟镇府大楼是一个镇子的脸面,不能马虎了,虽然面子工程要不得,但是有时候招商引资也得有点面子上的保障。
“我这办公室简陋了一点点,你不介意吧!”
走进办公室,老于笑呵呵的说道。
“领导这是简朴,是一个人民公仆的自我修养,乃吾辈之楷模也!”宋山的大拍马屁。
虽然他现在和县里面,市里面,甚至和省里面的那些领导都能侃侃而谈,但是县官不如现管。
丰盛农业可以超凡脱俗,但是丰盛村还是明月镇的管辖行政村,他作为一个村主任,眼前这个就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了。
拍两句马屁,不过分。
“屁话!”老于很粗俗的,他非常直接的说道:“老子也想要冬暖夏凉,视线宽敞,摆放着高档沙发的办公室,谁让咱明月穷啊!”
“领导,过分了!”宋山连忙截住了某人的表演,道:“一见面就哭穷,这样我很难做的!”
“笃笃笃!”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来了。
“进来!”
老于迅速变的气质,稳住了镇一把手的威严。
走进来的是林夕,她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正想要说点什么,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宋山,有些诧异。
宋山给他眨巴眨巴的眼睛,然后非常无奈的瞄了一眼老于。
林夕秒懂了。
应该是在门口被抓包了。
她的小脸也忍不住的粉红了一下,不过终究是有些沉得住气了,迅速调整状态,开口说道:“书记,你这里有客人,那我待会再来!”
“不用!”
老于摆摆手,道:“也不是外人,有啥事,说就行了!”
林夕闻言,只好看了一眼宋山。
宋山摊摊手,表示自己的也是非常无奈才会被抓来这里的,他也很无辜啊。
林夕走上来,把文件交给了老于,道:“市里面批下来的,关于桐木果蔬产业园的批文已经下来了,你看看!”
“这么快?”
好萊塢的秘密花園 三千煩惱絲
我終將愛你如生命
老于略显意外,打开了文件看了看,然后道:“看来市里面对我们成立桐木果蔬产业园的想法非常的赞同啊!”
“嗯,我们这里除了交通之外,其他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林夕点头:“而且这一次我们申请让省里面正在规划的雍临高速走了玉都明月这边的申请,已经有了初步的回应,他们愿意考虑一下,但是多出来一段道路修建,可能需要县里面和镇上负责一部分修建款,昨天钟领导已经给我打电话了,他说现在县里面因为煤矿塌方的事情需要重整煤炭业,暂时不可能拿出的钱来了,需要我们自己的想办法,不然这条高速,该怎么走,还得怎么走!”
“我们怎么想办法啊!”
老于恶狠狠的道:“把皮球踢给了我们,他们倒是想的简单了,这雍临高速如果走明月,得益的又不只有我们明月镇一个镇子,县里面的交通也能得到缓解啊!”
“但是申请是我们打的,需要我们来负责啊!”林夕温和的笑了笑:“我下午会去县里面开会,到时候可以和他们聊聊,这件事情,还得我们来牵头,不然很难做成事情,县里面没有雍临告诉,他们还有东北角的淮雍高速,但是对于我们明月即将要修建的产业园就比较麻烦了!”
隨身空間:重生豪門棄婦 洛殿
交通才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根本,到时候生产力上来了,但是却没办法运输出去,才是最大的麻烦。
“行!”
老于点点头,道:“那就先和他们谈谈吧,看能谈到什么样子,实在不行,我就拉下这张脸,去市里面哭穷!”
封神宇宙
这件事情他做得出来的,为了明月镇的发展,他死缠烂打的招都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明月穷了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平安寨旅游吸引了人流,有了人流就有经济的发展。
另外,丰盛模式的农业发展也在想着的明月镇周围的村庄扩张,按照这样的发展,是能带动不少人致富的。
不过老于有更大的主意。
果蔬产业园。
丰盛的农业种植,以前是以果蔬为标准,后来发展的冬小麦,但是让他们一朝扬名整个西北大地还是西北稻。
可是老于确认为,依靠这丰盛的温室大棚种植,改变了西北餐桌上的蔬菜品种,这一点很值得推广。
他准备发动全镇,来搞这个温室大棚种植蔬菜,另外一些山林,他准备去种植果树。
他要把明月镇变成整个西北最大的蔬菜水果批发中心,还直接申请建立了一个桐木果树产业园来配套。
“书记,其他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去干活了!”林夕甜甜一笑,道。
“不多坐一会吗?”
老于向来为老不尊的,他瞄了一眼宋山,意思就是说,你们就不想多对一会。
林夕的心境倒是历练的有些长进,只是小脸红了一下,倒是没有太多的羞涩,而是落落大方的说道:“我手上还有一些文件,另外今天还得去桐木做一次果蔬产业园的选址调研!”
指孕為婚
“那去吧!”老于也不强留,笑着说道:“不要太累了,我倒是不心疼,年轻人就要拼,但是就怕有人心疼!”
林夕闻言,顿时脸更红了,扭头就走,连看一眼宋山的勇气都没有。
“哎!”
拽丫頭智鬥惡魔校草
宋山看着好像小白兔一样落荒而逃的美丽人影,无奈的叹了一声,道:“都堂堂一个镇领导了,还学不会面厚心黑,真是让人担心!”
老于知道,宋山这是在的嘲讽自己,不过他无所谓,就当赞誉的话,笑了笑,道:“你以为每一个人都是你啊,年轻人是需要历练才能的成长了,林夕的天分很高,但是经验还是不够!”
“所以她这个高智商高学历的人才,只能成为你老于手中一把无所不往的刀了!”宋山撇撇嘴,林夕事业心强,一心想要做出点成绩,怎么可能不被老于使唤呢,哪怕她心里面知道老于利用她的关系来做这些事情,也不会当一回事,因为她认同老于的初衷,这是一个聪明的姑娘,但是就是死心眼一点。
“不要说的这么难听!”老于是真的面厚心黑,他笑呵呵的道:“我也是在让她成长,她不是我,我这辈子到这位置,差不多了,要是能做到让明月镇变成一个富裕小镇,那就此生无憾了,到时候退下来,就在这地方养老了,但是林夕还年轻,她后面的路还长着,得学会被人利用,她才能走的更远!”
DC狂暴之龍 宅家的聰
“我倒是希望,她能一辈子当一个小镇长!”宋山耸耸肩。
“那是你的想法!”
老于摇摇头:“不要说我不告诉你,林夕这姑娘,可不是那些小女生,你可不要用其他女孩子的标准来衡量,不然你就算钱再多,我也怕你失去这姑娘啊!”
“这我比你懂,不然你以为她会在你手下的任职啊!”宋山道。
“知道你聪明!”
老于笑了笑,道:“我们聊一下正事吧!”
“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吧!”宋山就知道了,老于这人,无利不起早,把自己拽进来,肯定有所求。

qsxuh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傳奇農夫 盤古斧-第八百六十六章 露出獠牙鑒賞-mbbda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宋山其实不害怕方家的人,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方左一。
方左一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也许是从小被方家寄予厚望,从小被洗脑一心为方家着想,他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主义者。
如果当他发现方家和林家联姻,会让方家招来整个丰盛体系的敌意。
他一定会考虑再三。
方左一对利益更重于面子,除非有更大的利益趋向他和林家联姻,不然他会悄无声息的把这件事情当没有发生过。
宋山担心的是林家。
林建中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林夕的亲身父亲,不管林夕认也好,不认也好,这血缘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所以说,能伤人心的,永远都是来源于血脉了那一份的亲情,不管怎么挣扎,都是挣扎不开的。
林夕可以强势的和林家划清界限,但是她能划开对的林建中的父女之情吗。
这不可能。
網遊之輝煌崛起
因为宋山也了解林夕,看似性格刚毅的林夕,心底的角落却始终有一丝柔软,她依旧希望,她的父亲能把她当成是女儿,哪怕是一瞬间。
因为她从来没有从父亲的身上,感受过父亲的认同,从小时候开始,不是打就是骂,从出生开始,就把她当成一个赔钱货,拖油瓶。
这样的感觉,非常难受。
她可以坚强起来,可以装作不在意,但是有些事情,始终放不开。
宋山试探性的问:“这林家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他问的不是林家。
而是林夕对林家的态度。
“林家打什么心思,我知道!”林夕撇撇嘴,道:“他们无非就是还不死心而已了,认为方左豪也算是一个有相貌有学历有前途的杰出青年,相处之下,我会乖乖的按照他们的剧本去走!”
“林建中的想法?”宋山有些明白了。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天真啊!”林夕鄙视的说道:“从小奶奶就说他,志大才疏,他却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
“要不我去走一趟雍市!”
宋山捏捏鼻梁,低声的道。
毒婦從良記:女配翻身攻略
“你去干嘛?”林夕抬头,不是很理解的看了一眼宋山。
“丑女婿总要见岳父的啊!”宋山故作轻松的说道:“我去会一会你们林家的妖魔鬼怪,总不能让他们这么一直把你当成一件货物的卖出去吧!”
林家过分了,自己家明明没有人才,眼看就要的没落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林夕撑住了第三代的场面。
结果就因为林夕是一个女孩,他们就向着把林夕卖出去,卖一个好的价钱。
这样的家族,能不没落吗?
“他们想要卖掉我,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小时候我才小学毕业,他们看我长的不错,就准备来个娃娃亲,家族联姻了,甚至萌生了把我丢给别人家当童养媳的想法!”林夕讽刺的说道。
“还有这事情?”
異世君皇
宋山瞳孔微微一变。
欲(塵埃騰飛) 艾米
“我不愿意,那时候母亲刚刚他离婚,带着行李就跑了,家里面没有一个人,他霸道习惯了,又对我是一个女孩子已经怨恨很久了,一开始,他开始打我,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我都记不起来了,后来我被他关在漆黑的小房间里面,他不给我饭吃……”那是林夕最痛苦的记忆:“要不是我奶奶去市里面把他们都骂的狗血淋头,把我给接回来,我恐怕过不了那个夏天!”
“我想起来了,你初中刚刚来的时候,特别的怕黑,怕人,什么都怕……”
宋山想起来了一些记忆。
他初中的时候,遇上了林夕,仿佛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有些记忆,却依旧的清晰。
那就是刚刚遇上林夕时候,那时候的林夕,如同一个黑暗中孤独的小公主,她永远仿佛都是那阴郁的表情,那是挥之不去的记忆。
以前宋山只是以为,她是因为父母离婚,所以才会这样,但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了。
“他们该死,他们真的该死!”宋山的眼瞳深处,开始一点一滴的凝聚冷厉的煞气,浑身都仿佛散发出的冰冷的气息。
“山,不用生气,那些对于我而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林夕有些感觉不对,看着表情严肃的宋山,笑了笑,放下的碗筷,拉着他的手,轻声的道:“以前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其实我自己都差不多忘记了,如果说一开始对他们这些所谓的亲人的确有些怨恨,可奶奶这些年的悉心教导,开导我的心情,把我积累依旧的一些恨意悄悄的抹去了,很久以前,我已经答应了奶奶,不去怨恨他们,放过他们,也算是放过我自己,这些年,我轻松了很多,过的很好,后来奶奶死了,我本以为自己又是孤零零一个人了,但是你让我有了亲人,至于他们,虽然我依旧放不下这血脉纠缠的亲人关系,但是我也可以让自己变得的无所谓了!”
血脉亲情,那是的世界上最大的一把锁,锁上了,是根本没办法打开的,哪怕林夕不认这个父亲,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但是林夕已经不是以前的林夕了,她学会了不去怨恨,或许,她想要放下对他所有执念,这样,自己能活的更开心一些。
以前有奶奶在身边,她踏实,如今有宋山,她也认为,老天爷已经垂帘他了,至于其他的所谓亲人,她唯一做到的,就是尽量不要去有期待。
这样,她就已经过的很舒服了。
“以前你好像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宋山看着眼眶不经意之间有些红润起来的林夕,有些话,说的简单,但是经历的时候,却是多么的撕心裂肺啊,只要想到这里,宋山就有些心疼,特别的心疼,不仅仅恨一些人,还有些自责,他幽幽的说道:“我也好像从来没有感觉到一样的!”
作为一个男朋友,他好像不合格了。
“以为我不想让你感受到啊!”林夕笑了起来了,嘴角弯弯,如同月牙:“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都是幸福的,那些不幸福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会的!”
宋山把她揽入怀中,用力抱住她娇软的身躯,坚定的说道:“林夕,你相信我,我们的幸福,一定会永远,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而改变!”
八雲家的大少爺
“我相信你!”林夕双手捧着这张脸,近在咫尺,只要他在,她仿佛一切都已经不在意了。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
这一晚上,他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们的之间的感情,却仿佛没有了任何的隔阂。
…………………………………………
第二天早上。
冒牌狂少 一飲忘情
宋山先起来了,他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然后穿上衣服,拿上钥匙,去了菜市场,如同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煮夫一样,在镇上的菜市场绕了两圈,买了一条新鲜的鱼,然后又买了点野菜。
早上,他亲自做了一顿野菜鲜鱼粥,香甜可口。
“野菜鱼粥,奶奶在的时候,经常煲来吃的,但是奶奶不在之后,也没有多少人会煲这碗粥了,你怎么会煲这粥的啊!”林夕尝了一口,特别的鲜甜,一般人还真没有这手艺啊。
“你喜欢吃,我就做了,以前奶奶在做的时候,可是有教我们的,是你太笨的,没学会而已!”
宋山笑了笑,被神农鼎的本源在不断的洗礼,他仿佛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跟不上却在进化,不管是精神还是体魄,都超出了一般人类的范畴,做研究能更加专注,而且学东西非常快,从回忆起来奶奶的一些工序,然后自己动手,第一次是有些的味道偏差的,但是明显的手艺还不错。
“哼!”
林夕娇嗔的说道:“那肯定是奶奶偏心,独家配方都交给你了!”
“那是奶奶有先见之明!”
宋山嘴角一裂,笑着说道:“她早就知道,你在这方面的天赋愚笨于常人,所以才亲自调教出我这个天赋异禀的徒弟!”
“你才愚笨!”林夕磨牙,小脾气爆发,一边吃粥,一边讨厌宋山。
宋山特别喜欢看她这特别的小神情,好像初一初二自己死缠烂打缠上她的时候,就是这表情,后来很少看到了。
早饭吃完之后,他们一同出门。
但是刚刚走出院落,迎面上来一辆车,熟悉的一辆车,林夕看第一眼,就眉头忍不住皱起来了。
果然车子停在的院落门口,直接走下来了一个人。
林建中。
副驾驶座还有一个人走下来了,方左豪。
宋山的眼眸有些冷了。
真是找死啊。
林夕最不想的回忆的一些记忆,倒是让方左豪千方百计翻出来了,这哥们是活腻歪了吧,老林家自己不敢动,那是因为终究是留着一样的血,你方家要真找死,大不了成全你。
“不知廉耻!”林建中阴沉着脸,眼眸盯着林夕:“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有结婚,居然和一个野男人同居,我们林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林家居然还有脸啊!”
林夕撇撇嘴,淡然的说道:“这玩意不是很多年前都被你们的给丢的差不多了吗?”
“不孝女!”
林建中抬手就想要一巴掌。
“给你脸了是不是!”宋山一步站出来了,一只手如同铁爪子一样抓住了林建中的手,阴狠的气息一下子爆发出来了:“有多远滚多远,让我知道你再来骚扰的小夕,别怪我不顾你小夕父亲的身份,不把你赶尽杀绝,我誓不罢休!”
他一甩,狠狠的把林建中甩到了一旁。
这时候他还是忍着脾气了。
说老实话,要是眼前这人不是林夕父亲,宋山真不肯定自己说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你敢打我?”
林建中气爆了,整个人有些的颤抖起来了,看着宋山这气息,却感觉不经意之中有几分的恐惧起来了。
“孽女,你居然和一个野男人的来对付自己的父亲,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林建中退后两步,站稳身躯,避开宋山的锋锐,指着宋山背后的的林夕,咬牙切齿的说道。
“叔叔,消消气,不要生气!”方左豪这时候装模作样的走过来了,扶着林建中,和善的说道:“小夕她其实只是一时糊涂,都是因为……”
“去你大爷的!”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直接被宋山一脚踹出去了,宋山忍的很久了,你搬弄是非就算了,还当面来,真当他没脾气啊。
砰!
方左豪是真没想到宋山这么狂暴,居然直接出手,这一脚可是不轻,直接把他踢的砸在了车旁边,半蹲下来,大喘气,肋骨在隐隐作痛。
“疼!”
肋骨好像断了。
这一刻,仿佛一个在沉睡的狮子,突然露出了他藏匿已久的獠牙了,让人不敢直视他的凌厉。
“你居然敢伤人!”
半响之后,林建中才回过神,一看,有些惊恐起来了,方左豪可是方左一的亲弟弟,要是出了问题,自己不得被方家给弄死啊,他顿时有些竭斯底里,指着宋山:“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是不是想要死!”
“林建中,那么你又知道,我是谁吗?”
海賊王之美食系統 聽濤公子
宋山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建中,阴沉的眼眸带着煞气,他很少这么讨厌一个人,但是现在,他非常非常讨厌这个人。
“你是谁?”
林建中咬着牙,但是却不认为宋山是什么人物,而且在这雍市一亩三分地,也没有人是方家和林家加起来的对手,他冷冷的道:“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你听清楚了,我叫宋山!”
宋山冷漠的声音在林建中的耳朵里面响起来了:“丰盛农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丰盛村的村主任,我不介意任何人来找我麻烦,前提是,你们要有这个能力,不然,我会让你们体现绝望是什么!”
“宋山?”
“丰盛宋山?”
林建中还有些懵,但是方左豪是彻底的变了脸色,一张脸十分的苍白,瞳孔里面有几分惊恐。
超級未來手機
“另外,林建中,你应该庆幸,你是林夕的父亲,不然,就凭你小时候对林夕做过的事情,我就敢找你拼命了!”宋山声音充斥萧杀:“这世界,有钱能做很多事情,而我,恰恰好非常有钱!”
“西北宋家兄弟的弟弟,宋山!”
真名之神
林建中反应过来了,脸色也忍不住有一丝丝的苍白。
这个名字,听很多人说过。
但是第一次见。
“方左豪,下三滥的手段,别用,如果再有下一次,你们方家都保不住你,哪怕是方左一!”
宋山没有理会林建中,而是撇了一眼方左豪,警告说道:“林夕是我的女人,谁敢动她,我就敢和谁拼命,今天只是给你小小的教训而已!”
“你威胁我?”方左豪恢复了一些胆色,想要和宋山的目光对视,但是那锐利的眼神让他不敢直视。
“威胁?你还不配!”宋山冷冷一笑。
他转过身去,身上阴冷的气息仿佛散去,露出了笑容,对林夕说道:“送你去上班!”
“嗯!”
林夕看了一眼父亲,这个男人,终究是让她失望的。
两人若无旁人的走了。
留下林建中和方左豪的面色异常的难看。

ps7o4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之傳奇農夫》-第八百六十五章 我是一個種地的小農民鑒賞-98pnv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教育局,方左豪,幸会了!”方左豪压着心中那强烈的妒火,伸出手和宋山握握手,表示自己的风度吧。
最起码不能在林夕面前丢面子。
男朋友?
别说还没有结婚,哪怕结婚了,他也能弄得他们离婚,从小到底,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要不到的。
林夕这姑娘,他看上了,就必须是他的人。
“方左豪?”
宋山闻言,笑了笑,道:“原来是方左一的弟弟?”
他瞬间明白了,还是联姻的事情。
之前自己忙了一丢丢,倒是把这事情给搁在一边了,倒是没想到,方家的速度这么快,这就是的缠上了。
真当他是死的!
惹急了他,他就和雍市方家开战,为了自己的喜欢了两辈子的姑娘,他是能做到冲关一发为红颜的。
雍市方家,是一个传统的政治家族,对比四九城那些是红色世家的影响力自然远远不如,但是在雍市这一亩三分地来说,底蕴还是很强大。
方家发迹于方家老爷子。
方家老爷子生于军阀末年,一生经历抗战,内战,建国之后退役,他本身就是一个读书人,回到了雍市任职,一辈子没有挪过窝。
如果说政治的天赋,方老爷子不算很高,不然以他的资历和功勋,是能爬的更高的,而且机遇也不是很强,一辈子平平稳稳,无惊无险。
但是方老爷子胜在稳重,他一辈子慢慢熬,从一个小小的市府小领导,直接熬到了部级干部退休,也为方家打下了深厚的政治基础。
人脉。
方老爷子善于经营人脉,这也为方家日后成为了雍市本土政治势力的一个根基。
方家第二代,兄弟有三个,不过也不是政治天赋很好,虽然都是从政,但是资质都不是很好,可是有一点,方老爷子教育好。
虽然不是特别的出色妖孽,但是性格踏实,在这雍市的市府一亩三分地倒是做的不错,一个个也同样是慢慢熬资历上来的。
可两代人在雍市经营多年,人脉关系错综复杂,在本地豪族而言,算是数一数二的领头羊。
哪怕是雍市林家相对方家,都差了一截。
如今方老爷子虽然已经过世了,但是方家第二代的几个人都在任职之中,其中老大方建明调去了在省府任职,老三方建国调去的南方任职,只有老二方建朝留在了雍市,在市府能排进前五。
倒是方家第三代不错,方家第三代,方建明的长子,方左一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进入仕途,这是一个狠角色,是雍市的未来新星,如果不过三十多岁出头,已经是县一把手。
而且未来,他还会步步高升,甚至会追逐市府老大的位置,也是那一场争夺战,在前世宋山的站错了队伍,所以差一点前途尽弃。
逼得最后不得不联姻解决这个问题,经营的那一段失败的婚姻,算是宋山一个很难被抹去的噩梦。
因此对于方家,他还是有几分怨念的。
上一辈子他见识过方左一的厉害。
但是方左豪,方左一的弟弟,他只是听过名字,还真没有见过人,应该是过几年之后,方左豪会调出雍市,不在雍市任职,所以宋山没有见过。
“你认识我大哥?”方左豪略微有些奇怪,眼前这青年虽然年纪比他还小,但是敏锐的他感受到了是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好像是大哥亲自站在自己面前的那种压抑,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甚至想要否定自己的感觉。
“没见过,不过……”宋山嘴角扬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在玉都这一亩三分地上混饭吃,总要认识老大是谁,方书记是当然是新来乍到,可我们也得认识认识,不能这么无知啊!”
方左一已经调来担任玉都县一把手了,虽然还没有和丰盛打交道,但是那是早晚的事情。
不管谁来玉都,都绕不开丰盛,丰盛农业是玉都目前最大企业,而丰盛村更是西北新农村的榜样。
于情于理,县一把手都绕不开丰盛的,只是如今的方左一刚刚来了,估计还在摸情况。
“原来宋先生是玉都工作,不知道宋先生是做哪一行的?”方左豪客气的问,但是一双眼睛都闪的厉害,明显是想要套宋山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要表现一些优越感。
“我啊!”
宋山愚厚的笑了笑:“不过只是小农民一个,专业种地的!”
“扑哧!”
林夕闻言,有些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美丽的双眸宛如月牙一般的明亮,看着自己的男人在搞怪,心里面感觉有些好笑。
其实他还真没说错,专业种地的,可是这个种倒不是一两亩地,而是能把地种到国外去了狠人。
“宋先生说笑了!”方左豪有些不相信,虽说人不可貌相,但是你这穿着,你这打扮,再加上能把自己堂堂一个教育局副局长都能压得喘不过气的气势,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小农民啊。
“没说笑!”
宋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就是一个种地的,方局长不相信吗!”
方左豪的眼眸微微眯起来了:“宋先生,这就没意思了,我和小夕是朋友,你和小夕也是朋友,我就是想要和你交个朋友,交朋友贵在真诚啊,你这样推搪不好吧,做什么都是一份职业,大大方方的说出来,有什么躲躲藏藏的吗?”
他越发笃定眼前这青年,不见得是做什么好工作了,不然干嘛这么的敷衍自己,不就是不想在林夕面前丢面子吗。
“方局长!”
林夕搂着宋山的手臂,手指现在他手臂内侧狠狠从捏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她对着方左豪微笑的说道:“他可没说谎话,我们是同学,算是青梅竹马吧,他真的是种地的,高中毕业之后,我考上了大学,他就辍学回家的种地了,小农民一个!”
“什么?”
方左豪难以相信,不是不相信宋山的职业,而是不相信林夕这样姑娘,居然会找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的人,他有些失望,非常直接的说道:“小夕,我一直以为你是非常聪明的姑娘,但是没想到你也会被感情昏了头,读书时候的感情是最廉价了,连自己都养不活,谈什么感情,如今你前途无量,可不能因为留恋一些的旧情,而强迫直接去和不合适的人相处,这样会自毁前途!”
意思就是,他才是最合适的人,能让她的前途更加的光亮。
宋山闻言,心中来火了。
我们读书时候的感情轮到你来评论吗。
对你客气一下而已。
真把老子不发威当成病猫啊!
他正想要发作。
林夕拉了拉他的手臂,然后站了出来了,对着方左豪,面无表情的说道:“方局长,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自己的前途,不劳方局长的担心了,另外,方局长,我们只是的工作上的关系,还没有亲近你能叫我小夕,请自重!”
她顿了顿,不给方左豪说话的机会,继续说:“今天晚上已经太晚了,剩下的工作,我明天会让余副镇长和你对接的,余副镇长本来就是负责教育方面的事情,他更加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说着,她挽着宋山,向着自己的小院子走去了。
秀才娘子的錦繡年華 不愛錢只愛財
留下方左豪一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阴沉的双眸看着渐渐离去的两人依靠在一起的背影,拳头忍不住攥紧起来了,眼神甚至有几分怨毒的光芒在流露…………
…………………………
宋山很少看到林夕说硬邦邦的话,唯独只有在林建中面前,林夕才会的失了平常心,不然林夕一直都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姑娘。
我的坎坷婚姻路 一枝紅杏
往日林夕表现出来的平和,温柔,不管和谁都能聊,但是事实上也藏着一丝丝的生人勿进的气息。
她情商很高的,不说狠话,但是却在无形之中拉开距离。
今天能看到林夕这么强硬一把,还是因为自己的,宋山的心里面,不由自主的乐了起来了,走起路来都带风的。
回到这个林家小院子。
宋山狗腿子的一般凑上来了,辛勤的给林大镇长提包拿衣服:“累了吧,吃饭没有了?”
“在镇府食堂对付了一下,但是没吃饱!”林夕眨巴眨巴的眼睛看着宋山。
“我去做!”
宋山看了看冰箱,翻箱倒柜,结果……
正经八百的菜原料一个没有,冰箱里面倒是放慢了丰神一号的饮料,这果蔬饮料比较受女孩子的喜欢。
另外,就是在冰箱旁边的柜子。
不健康而快速的食品,林夕还是藏着不少的。
“我不是吩咐人每天准时给你送饭吗?”宋山看着藏在箱子下面,一排排防着的丰收速食面,有些叹息的看了林夕。
去非洲之前,他就担心林夕不好好吃饭,这姑娘本身就是一个拼命三娘来着,工作起来的时候会忘我的。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虽然方向不一样,但是林夕的事业都是成功的,她的成功,和这一份专注,有很大的关系。
可这在生活上就不太好了,很多时候会忘记吃饭,饮食和作息的时间都会打乱,经常导致一些胃痛,头痛的小毛病。
“晚上宵夜的!”林夕吐了吐舌头:“有时候饭送来了,放在那里,忘记吃了,晚上回来,饿了,我就让人给我买点速食面防着!”
“胡闹!”
宋山道:“方便面不能当饭吃了,以后不能这样了!”
说着他一二三,把这些速食面给清掉了,然后道:“你在这里等着,学校旁边老闵的夜宵档味道不错,我去给你打包点回来了!”
夜夜夜銷魂 水燦
镇上现在也多了不少饭店,夜宵等等的,丰盛的旅游经济,带动了明月镇的饮食发展,以前晚上基本上入夜就没有多少什么地方吃东西了,如今倒是有不少选择。
近妃者亡 微笑的夏天
约莫用了半个小时,宋山提着打包回来的三个菜,还有两碗饭,气喘吁吁的说道:“老闵还是那个闵一勺,速度够快的,两三下把菜炒好了!”
“他速度应该比以前快朵了,以前没什么生意,一勺过,现在生意不错,那是左右两个锅,一边一个勺,左右开弓,不是闵一勺了,是闵二勺!”
林夕一边在桌子上铺开碗筷,一边笑着对宋山说道:“最近明月镇明显人流量越来越多了,他的生意也越来越好,而且我们镇府也有意图,把学校到镇府那条老街,翻修和加固一下,把一些年纪久远,比较有特色的西北老窑弄出来,准备做民宿生意,平安寨的旅游生意不错,距离明月不远,人流量也越来越多,如果这边的民窑特色能发扬起来,是能拉倒生意的!”
“主意不错啊!”宋山打趣的说道:“明月镇是老镇子了,镇上有不少具有时代特色的老窑,发展民宿生意,比平安寨那边可能更受欢迎,特别是对于西北之外的游客,他们更想要享受一下,古代西北老窑的那种滋味!”
“我想出来的!”林夕得意的说道。
“不愧是林镇长!”宋山举起大拇指赞誉了一番:“脑袋瓜子顶呱呱的!”
“那是!”
林夕笑呵呵起来了。
一看把她哄高兴了,宋山小心思蠢蠢欲动了,开始一边陪着吃饭,一边不留痕迹的套话:“你们搬迁镇府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
青出於卷.勝於卷 零望空
“基本文件都批下来了,桐木新区的地也腾出来了,现在就看建楼,镇府新楼建好之后就搬!”林夕笑眯眯的道:“这还得感谢丰盛的慷慨解囊啊,愿意捐赠我们一栋办公大楼!”
“那中学也搬吗?”宋山小心翼翼的问。
“中学不搬!”林夕说道:“虽然我们搬去了桐木,但是这边也会继续发展的!”
“那市教育局的人下来干嘛,要不是搬迁学校这么大的事情,有什么也是县教育局的人来说话啊!”
“呵呵呵!”
林夕笑话宋山:“狐狸尾巴露出了吧,不就是想要问,方左豪下来干嘛的吗,兜兜转转的,不累啊!”
“哪有,我关心他干嘛啊!”宋山嘴硬。
林夕笑了笑,道:“方左豪下来,还不是因为你们丰盛要建学校,这件事情市教育局很重视,就派人下来调研了!”
“教育局下来就下来,干嘛找你啊,这肯定不是好人!”宋山笃定的说道:“一双贼眼珠子,看起来的温文尔雅,不知道藏着多少歪心思!”
兔謀不軌
“吃醋了?”林夕看着的宋山,问。
“没有!”
宋山很硬气:“就这哥们,还配当我轻敌,洗洗睡吧他!”
“呵呵!”
林夕笑了两声,笑的很假,也很讽刺。
宋山顿时垂头丧气了:“你们老林家是不安分啊,变着法子给你相亲,我就不相信的那方左豪下来,不是为了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