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腳踝骨折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辭官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屋中重新恢复平静。
汪文言目光看向大同方向,喃喃自语道:“一个匪头,居然想到用辞官的办法避开身上的死局,还真是小看你了。”
手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
不过,他并没有太当回事。
大同巡按御史是他派去的人,对付一个区区白身商人,再容易不过了。
收拾了这个刘恒,对他来说不仅可以通过此人对付魏阉,还可以趁机夺得虎字旗在大同一带的巨额财富。
哪怕他在京中,也听说过大同虎字旗的名号,知道这是一家比当初范家还要更富有的商号。
乾清宫。
天启手里拿着一根木条,放在眼前比划,看着木条是不是合用。
魏忠贤在一旁伺候。
时不时替天启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又或是端着盖碗,伺候天启喝水。
正在天启做木匠活的时候。
一名小太监快步跑了过来,躬着腰说道:“启禀皇爷,叶首辅和韩大人求见。”
“不是刚走么,怎么又来了!”天启直起腰,看着眼前的小太监,脸上露出些许的不满。
站在一旁伺候的魏忠贤知道天启不喜欢在做木匠活的时候被打搅,便说道:“要不然奴婢和叶首辅说皇爷您休息了。”
“算了,首辅这么急着来见朕,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今天就不做木匠活了。”天启把手里的那根木条丢到旁边的桌子上。
魏忠贤朝站在不远处等着伺候天启的宫女招了招手。
手里端着净手盆的宫女和手里托着盖碗的宫女快步走了过来。
天启把手放在铜盆里净了净手,又拿起一旁的绸布擦干手上面水渍,最后端起宫女递上来的盖碗漱了漱口,这才往外走。
魏忠贤对一旁的几个小太监说道:“你们几个,把这里收拾一下,记得这些东西不要乱动,谁要弄乱了,小心点你们的屁股。”
说完,他快步追向天启。
“微臣参见圣上。”
叶向高和韩爌看着走过来的天启,纷纷躬身行礼。
天启走到座位前,坐下来,这才开口说道:“两位卿家不是回去拟旨了,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莫非已经拟好旨意。”
“启奏圣上。”叶向高躬身说道,“微臣刚回内阁,便接到了大同游击将军刘恒的辞官奏本,微臣不敢私自做主,请圣上定夺。”
说着,他双手托起一份奏本在手心。
魏忠贤走过去,从叶向高手里接过奏本,转身交给了天启。
天启拿过来奏本,翻看起里面的内容。
看完,天启把奏本放在一旁,轻笑道:“想不到这个刘恒消息到是很灵通,这么快辞官奏本都送来了。”
“圣上,微臣认为刘恒此人是在欺君,微臣恳请圣上降旨,将刘恒抓到京城治罪。”韩爌开口说道。
垂手站在天启身旁的魏忠贤,看向韩爌的目光中冷芒一闪。
刘恒都已经上了辞官的奏本,韩爌仍然不打算放过,想要以欺君的罪名治刘恒于死地,这不是在对付刘恒,是在对付他这个宦官。
区区边镇游击将军,还不值得内阁次辅如此大费周章的出手针对。
天启没有接韩爌的话茬,而是看向叶向高,问道:“首辅你怎么看?”
“微臣觉得韩大人所言在理。”叶向高说道,“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那刘恒真得了重病,如此一来,朝廷若派人去大同抓人,恐会失了臣子的心。”
韩爌皱起了眉头。
对叶向高两面讨好的话,感到不满。
优美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辭官讀書
“首辅说的也在理。”天启微微点点头。
韩爌上前一步,道:“圣上,京城有了刘恒想要造反的传言,此人马上就上了辞官奏本,明显是装病来逃避,微臣愿意亲自去一趟大同。”
说着,他躬身朝天启行礼。
魏忠贤看向韩爌的目光微微一眯。
没想到韩爌为了对付自己,不惜离京去大同。
这个时候,他心中甚至希望刘恒真的在大同造反,如此一来,韩爌去了大同,便再无回来的可能。
“爱卿是朕的肱股之臣,就算朕要派人去大同调查此事,也会安排其他人去做,爱卿还要与首辅一同替朕处理朝廷。”天启安抚道。
不敢韩爌是不是真要去大同,他都不希望韩爌离开京城去大同。
魏忠贤这时站出来说道:“皇爷,那刘恒到底是真的病重还是装病,可以让锦衣卫大同查证,以安韩大人的心。”
说完,他看了韩爌一眼。
“说的不错。”天启点了点头,旋即对韩爌说道,“这种小事交由锦衣卫即可,爱卿可是内阁大学士,去做这种事情岂不是大题小做了。”
“微臣一切都听从圣上吩咐。”韩爌借坡下驴。
刚刚说出自己要去大同的话,只是一时冲动,说完心中便已经后悔,毕竟刘恒在大同只是一个游击将军,他堂堂内阁次辅为了这么一桩小事,有失身份。
“圣上,关于调任刘恒去蓟辽的旨意,内阁还要不要准备?”叶向高适时开口问道。
熱門連載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辭官熱推
天启略微沉思了一下。
他道:“算了,既然刘恒已经病重,无力留任,就不用他去蓟辽了,让他好好在大同养病吧!”
“微臣遵旨。”叶向高躬身一行礼。
站在一旁的韩爌嘴巴张合了几下,最后缺什么话也没有说。
“两位爱卿还有事吗?”天启端起团龙盖碗,放在嘴边吹了吹里面的热气,已经有赶人的意思。
叶向高和韩爌自然明白天启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同时开口说道:“臣告退。”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天启点了点头。
两个人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朝外面走去。
天启看着两个人离去,放下手里的团龙盖碗,开口说道:“就为了这么一个游击将军,首辅和次辅几次来朕面前商讨此人,恐怕整个大明也只有这样一个游击将军了。”
“奴婢觉得首辅他们有些小题大做了。”魏忠贤试探的说道。
天启微微摇了摇头,道:“无风不起浪,就凭这个游击将军能够主动辞官,此人便很不一般,大伴,你安排锦衣卫去趟大同,朕要知道大同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奴婢明白。”魏忠贤应下。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進宮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屋中突然多出一个人,李公公扭头看向来人。
“干爹,刚刚宫里面传来消息,叶首辅和韩爌因为最近京城中关于虎字旗谋反一事,去了乾清宫面圣。”来人躬身说道。
听到这话的李公公偷偷看向座位上的魏忠贤。
魏忠贤冷哼一声,道:“给脸不要脸,咱家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扳倒咱家。”
“干爹息怒,有皇爷的信任,任由首辅他们说出花来,皇爷也不会相信的。”李公公在一旁劝说。
奴贼在京城的探子,散播出虎字旗在大同造反的流言,想要借大明朝廷的手对付虎字旗,阴差阳错之下,魏忠贤以为这背后是东林党想要通过虎字旗来对付他。
本来没有魏忠贤什么事,却把事情主动揽在了自己身上。
魏忠贤呼了一口气,道:“准备轿子,咱家要入宫。”
宅子里一直都备有一顶轿子和几名轿夫,专门用来接送魏忠贤出入宫中。
轿子准备好,停在了屋外。
魏忠贤走了出去,坐上了轿子。
轿夫抬起轿子,从宅院正门走出,一路朝宫门走去。
李公公这样的小太监,在魏忠贤面前,自然没有做轿子的资格,只能用两条腿跟在跟在轿子一旁走路。
为了回宫方便,魏忠贤在宫外的住处距离宫门并不算太远。
轿夫抬着轿子,一直来到宫门外才停下来。
魏忠贤下了轿,带着李公公走向宫门。
作为宫中的大太监,又是天启身边最得势的太监,身上有着出宫腰牌,加上他的身份,宫门前的守卫自然不敢刁难,恭恭敬敬的放他入宫。
进了皇宫,他自然不能继续坐轿子或是辇,现在他还不是后来最得势时的九千岁。
皇宫对他来说十分熟悉,加之一路上没有人敢阻拦,很快来到了乾清宫外。
“皇爷可在里面?”魏忠贤问向守在乾清宫门外的小太监。
小太监恭敬的说道:“皇爷正在里面召见阁老和韩大人。”
“你在外面等着,咱家进去给皇爷请安。”魏忠贤对自己带来的李公公交代了一句,随后迈步走了进去。
没等走到里面,他听到了里面叶向高的声音,脚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一些。
“奴婢给皇爷请安。”魏忠贤上前两步,给天启行礼。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天启看着魏忠贤,笑着说道:“大伴来的正好,阁老刚才说的事也与大伴你有些关系,一起听听吧!”
听到这话,魏忠贤心中冷哼一声。
认为这是叶向高和韩爌想要用虎字旗的事情来对付他。
不过,他脸上不显,直起腰走到天启身边站定。
这时他才有机会去看坐在下面的叶向高和韩爌。
叶向高目光清冷,他很难从看出什么来,但他能明显感觉到韩爌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厌恶。
“阁老继续说吧!”天启端起团龙盖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茶水。
叶向高拱了拱手,嘴里说道:“京城中到处都是关于大同东路游击刘恒将要造反的传言,所为无风不起浪,老臣请圣上降旨,捉拿刘恒进京问罪。”
“臣附议。”韩爌在一旁支持道。
天启眉头轻轻一蹙,道:“朕记得这个刘恒以前是大同的一个匪首,后来被朝廷招安,给了他一个游击将军的武职。”
“皇爷您说的没错,这个刘恒确实是被朝廷按照的降将。”魏忠贤在一旁说道。
叶向高这时又道:“正因为此人曾经是一个匪首,所以才更有可能再次反叛朝廷,老臣以为应该尽快派人去大同,把人抓回京中问罪。”
“倒也有些道理。”天启轻轻点点头。
一个游击将军还不值得他这个天子上心,要不是因为这个刘恒是被招安的降将,连这个人他都不会有什么印象。
叶向高继续说道:“圣上,老臣以为此事决不能耽搁,一旦京城中的消息传到大同,此人知道后难免会狗急跳墙,造成大同的动乱。”
“皇爷,可不可以让奴婢也说两句。”魏忠贤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不然等到天启同意叶向高的建议,金口玉言,在想挽回就难了。
天启看向魏忠贤,笑着说道:“大伴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让阁老和韩爱卿一起听听。”
“奴婢先行谢过皇爷。”魏忠贤朝天启行了一礼。
然而,坐在圆凳上的韩爌这时候开口说道:“圣上,此事乃是朝中之事,魏公公不过是宫中一个太监,不应干预朝政,以免宦官专权。”
一口一个太监,一口一个宦官。
魏忠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是太监不假,可也不想被人一口一个太监的喊,何况还给他扣了一顶宦官专权的帽子。
“朕记得当初招安这个刘恒的建议就是大伴说提出来的,这次的事情事关这个刘恒,爱卿不妨听听朕的大伴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天启对韩爌说道。
对于韩爌所说宦官专权的话,似乎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了。
韩爌不肯给魏忠贤开口的机会,便说道:“自古以来宦官专权都是从参与朝政开始,还请圣上明鉴。”
这话一说完,魏忠贤脸色气的铁青。
由此,他越发认定京中关于虎字旗的流言背后推手就是东林党,为的就是要对付他。
“爱卿多虑了,大伴忠心于朕,不会有爱卿所说的这种情况发生。”天启不以为然的摆摆手。
韩爌不愿放弃的继续说道:“圣上,此事不可不防呀!如今朝中内外谁人不知魏公公,如此下来,恐怕宦官专权的祸事将会再次发生。”
“大胆,皇爷面前由不得你信口雌黄。”魏忠贤忍不住出声呵止韩爌。
担心对方再说下去,他就算不被治罪,也会让天启厌烦。
韩爌怒目瞪向魏忠贤,道:“本官见你才是大胆,在圣驾面前都敢如此张狂无忌,可见平时要有多么嚣张。”
“你!”魏忠贤说不过韩爌,气的面色胀红。
“好了。”天启呵止住两个人的争吵,语带不满道,“韩爱卿也是一心为国,大伴你就不要再争辩了。”
魏忠贤见天启生气,急忙跪下道:“奴婢一时失了方寸,还请皇爷责罚。”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白城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草原上,实力强大才是根本。
土默特部败给了虎字旗的消息传遍了草原各部,哪怕察哈尔部或者喀尔喀部,都不会在故意刁难来到自己部落的虎字旗车队。
哪怕是草原上那些无法无天的马匪,遇到虎字旗的车队也都会退避三舍。
虎字旗是汉人的商号,背后的东主更是来自明国的汉人,如今却占据了漠南最好的一片草原。
因为虎字旗的强大,哪怕草原诸部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地位。
“安扎布,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来白城了,我若是你,就不该再来。”说话的是一个秃顶的蒙古汉子。
此人骑在马背上,手里提着鞭子,后背还背着箭囊。
安扎布看着面前蒙古人说道:“莫日格,我希望你能在帮我通禀一声,我需要见到草原最尊崇的呼图克图汗。”
“你跟我来吧!”叫莫日格的蒙古人拨转马头,骑马朝身后的方向行去。
安布扎急忙骑马跟了上去。
白城是蒙古人心中另一座大城,蒙古人的共主大汗林丹汗便生活在白城。
和青城比起来,白城不过是个小镇子,周围还有很多木头围起来的栅栏,完全不像青城,有自己的城墙。
林丹汗的住处和俄木布洪的汗宫比起来,同样远远不如,只能说是个稍大一些的蒙古包,远不如青城的汗宫富丽堂皇。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为你通禀。”莫日格交代了一句,然后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朝林丹汗的汗帐走去。
汗帐门外有蒙古甲士守卫。
莫日格自己就是林丹汗帐下的甲骑,他来到汗帐,并没有受到帐外甲士的阻拦,很容易的就走进了汗帐。
从马背上下来的安扎布把缰绳交给了从青城过来的同伴,自己等候在汗帐外,等待里面的传唤。
时间不长,莫日格从汗帐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大汗是不是同意见我了。”安扎布三两部来到莫日格身前,急切的问道。
莫日格板着脸说道:“进去吧,大汗答应见你了。”
“多谢了,等你去青城,我请你喝酒,喝草原上最烈的酒。”安扎布感激的对莫日格说。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白城,前两次都未能见到呼图克图汗便被打发了回去,这一次也是费了好的劲,才求到莫日格这里,有了这一次面见呼图克图汗的机会。
“跟我来吧!”莫日格招呼了一声,转身走进汗帐。
安扎布急忙跟上前去,进入面前的汗帐。
走进汗帐的他,看了看周围。
发现汗帐中除了几个站立在一旁的甲士外,只有坐在汗帐正中座位上的年轻大汗。
“大汗,人带到了。”莫日格勉强座位上的呼图克图汗恭敬的说道。
“土默特部安扎布,参见呼图克图汗。”安扎布朝呼图克图汗深施一礼。
坐在大座上的呼图克图汗第一次正眼看着面前的安扎布,语气淡淡的说道:“你不在你们土默特部的青城呆着,来白城做什么?”
“启禀大汗,小人是奉了俄木布洪台吉之命,特来白城面见大汗。”安扎布恭敬的说道。
在全蒙古共主大汗的面前,他没有在称呼俄木布洪为大汗。
只有面前这位呼图克图汗才是草原真正的大汗,草原上其他部落的大汗,都是僧人尊奉的大汗,算不得真正的大汗,起码在眼前这位正统大汗面前,其他人的汗名都是伪汗。
呼图克图汗身子往后一靠,说道:“卜石兔济农死后,俄木布洪是你们土默特部新领主,他派你来白城,是有什么事情吗?”
火熱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白城看書
有俺答汗时的事情,察哈尔部和土默特部的关系并不好,就像王庭和地方藩镇一样,甚至比这种关系还要恶劣。
毕竟是土默特部当初把察哈尔赶到白城这样穷苦的地方,甚至察哈尔部的大汗差点连汗位都被当年的俺答汗夺走。
“俄木布洪台吉希望大汗可以给土默特部派去监管大臣。”安扎布神情无比认真的说。
卜石兔在位时,察哈尔部派去青城的监管大臣是永谢布部的巴图。
不过,就在虎字旗和土默特部的战争结束后,巴图逃回了永谢布部,土默特部也在没有了监管大臣。
呼图克图汗捋了捋脸上的胡须,问道:“俄木布洪主动要监管大臣去青城?本汗记得当初为了派监管大臣,卜石兔可是十分的不情愿。”
“大汗您也说了是当初,现如今不一样了,土默特部由俄木布洪台吉做主,土默特部愿意与大汗和察哈尔部共进退。”安扎布带来了土默特部的态度。
听到这话的呼图克图汗眉头微微一挑,没想到卜石兔死后,土默特部的态度居然大变样,表现出了臣服的态度。
而土默特部表现出来的态度,也让他明白,土默特部并非真心与虎字旗共处,暗地里打着把虎字旗赶出草原的心思。
想到这里,他说道:“既然俄木布洪想要一位监管大臣,就让永谢布部的巴图去吧,他以前就是你们土默特部的监管大臣,他去最合适。”
巴图虽然是右翼蒙古万户部落永谢布部的台吉,却也是他的人。
把巴图派过去,既能体现出他这个大汗的大度,同时又能起到监视土默特部的作用,对他而言,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巴图台吉恐怕不行。”安扎布一脸讪讪的说。
呼图克图汗脸一沉,近乎呵斥道:“巴图不行,难道说你们土默特部想要自己选一位监管大臣!”
“不敢。”安扎布急忙弯腰下赔罪。
“哼!”
呼图克图汗冷哼一声。
“若没有虎字旗,巴图台吉确实是合适的人选,可青城和大板升地有虎字旗的几万兵马在,巴图台吉曾经又得罪过虎字旗,怕是不敢再去青城。”安扎布说出自己的担心。
巴图只是永谢布部的一个小台吉,没有多少实力,他们土默特部看不上这样的人来土默特做监管大臣。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呼图克图汗若有所思道。
先前只想着巴图合适,一时忘却了土默特部不是卜石兔在世时的模样了,有虎字旗在大板升地,巴图去了青城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挨了骂的下人缩了缩脖子,低声说道:“老爷,新平堡守将如此大胆,居然敢放这么多的百姓出关,不如把此事告知本地巡抚,想来定会治罪于他。”
“走,去新平堡,本官倒要会会这个新平堡守将,看看谁给他的这么大胆子,敢把放百姓去草原。”马车上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决定第一把火就烧在新平堡上,用新平堡守将的人头来立威。
见自家老爷要去新平堡,马车外的下人心中一喜。
已经想着见到新平堡守将之后,该如何通过新平堡守将之手,去泡制那几个兵丁。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马车上的中年男子见站在马车外面的下人还在发愣,出言呵斥了一句。
那下人回过神来,急忙对车夫说道:“快点赶车,进城。”
车夫催动拉扯的牲口,拉动马车朝城里走去。
城门外有一队虎字旗战兵守卫,见到马车过来,并没有阻拦,直接放了进去。
如今的新平堡已经是西北最繁华的地方,各地的行商都喜欢道新平堡这里做生意,因为只有这里,才能够大量的买到草原上的东西。
新平堡的街道很简单,马车进城后,不需要专门去打听,沿着街上的道路一路往前走,便来到了游击将军府,也是曾经的参将府。
车夫看到游击将军府的牌匾后,主动听下了马车。
下人从车帮上跳下来,把木凳放在了地上,一直手掀开车帘,恭敬的说道:“老爷,咱们到了。”
马车上的中年男子伸出头看了一眼街边的游击将军府,这才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去叫门。”
下人快步来到游击将军府门外的石阶前,看着门外的值哨的兵丁,说道:“巡按大人到了,让你们大人快点出来迎接上官。”
巡按御史不过是正七品,远远不如游击将军的品级。
可以文驭武是大明的传统,文官天然高武将一头,尤其是巡按御史这样位卑权重的官,就连一镇总兵都要顾忌三分。
门外值哨的都是虎字旗的战兵。
其中一名战兵打量了一眼面前中年男子,口中说道:“等着。”
说完,他进去游击将军府内去通禀。
站在马车边上的中年男子颇有闲暇的打量着四周。
作为刚上任的巡按御史,他相信新平堡的这位游击将军知道自己到来,一定会马上跑出来迎接,否则自己不介意上折参奏此人一本。
收到巡按御史上门消息,刘恒正在办公房内批阅公文。
他看的公文都是虎字旗内部各地送上来的公文,其中主要的是草原送来的公文。
陈洪涛等人去了草原后,用了不到一个月,便在阴山山脉附近发现了铁矿和铜矿,如今已经开始为开采进行前期准备。
“既然是巡按大人到了,那就出去迎一迎。”刘恒放下手里的公文。
大同巡按上任的消息虽然还没有传开,可虎字旗在京城有自己的渠道,新任巡按还没有到任,关于新任巡按的一切资料就已经送到了刘恒的案头上。
刘恒没有换官服,只带了杨远和几名战兵,便往游击将军府门外走去。
“下官见过裴大人。”
刘恒从游击将军府一出来,见到马车边上的中年男子,便猜到对方就是刚刚上任大同巡按的裴鸿。
“哼!”中年男子见到从游击将军府走出来的刘恒后,冷哼了一声。
自己堂堂巡按御史,一个游击将军见自己居然只是随意的拱了拱手,本来他对刘恒已经有了不满,这会儿更加不满了。
不待刘恒再次开口,裴鸿迈步往游击将军府中走去。
一旁的下人紧忙跟了上去。
“这个家伙好大的架子。”刘恒身边的杨远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刘恒带着人也跟了上去。
来到待客的偏厅,所有人分别落座。
裴鸿坐在了主位上,看着坐在一旁的刘恒,脸一冷,道:“谁让你坐下了,站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站在刘恒身边的杨远不干了。
“给你脸了,敢这么和我们大人话说,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优美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熱推
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分享
说着,杨远从手中掏出了手铳,铳口指向了裴鸿。
裴鸿虽然是个文官,却也见过火铳,哪怕没有见过这么小的火铳,却也知道这个东西威力不容小窥,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
当即,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好在他身边的下人还够忠诚,直接挡在了前面,并冲着杨远大声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谋害朝廷命官,朝廷知道了,定要夷你三族”
坐在座位上的刘恒端起下面的人送上来的盖碗,放在嘴边轻轻啜饮一小口,这才说道:“好了杨远,别吓唬裴大人了。”
别看杨远用手铳指着裴鸿,但里面根本没有装填火药和弹丸,最多只能用来砸人。
杨远看着一脸惊慌的裴鸿讥笑了一声,随手收起自己的手铳。
这时候裴鸿感觉到自己一个人来新平堡太鲁莽了,眼前的这个游击将军根本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对他百般巴结,反倒一上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
“不知道巡按大人这次来新平堡,有何贵干呀!”刘恒放下手里的盖碗,问向主位上的裴鸿。
裴鸿这个时候来新平堡,他不认为对方只是随便来看看。
裴鸿缓了缓,说道:“本官听说有大量百姓通过新平堡出关去往草原,你作为新平堡守将,为何不阻拦。”
原本应该是质问的语气,可不知为何,从嘴里说出来却成了商量的口吻。
“巡按大人可曾去见了巡抚大人?”刘恒问道。
裴鸿眉头一皱,道:“本官见不见刘巡抚,这和你放百姓去草原有何关系!”
“巡按大人可能有所不知,前些时日大同镇边军刚打了一场胜仗,拓边三十里,这些百姓都是去外面的墩堡种地去了。”刘恒说道。
裴鸿眉头一竖,道:“还有此事,本官为何不知?”
“大人可能刚上任,巡抚大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吧!”刘恒说道。

c98w8优美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讀書-vzwyk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虎字旗的刘东主已经答应支持俄木布洪为土默特大汗,以后虎字旗和咱们土默特部就是一家人了。”扎木合对哈尔巴拉说道。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眉头皱了起来,疑惑的说道:“虎字旗的人会这么好心,愿意支持俄木布洪成为大汗。”
帝世纪
他不太相信扎木合的话。
虎字旗好不容易打败了他们土默特各部的兵马,成功占领了青城和大板升地,他不认为虎字旗会好心把到手的好处还给他们蒙古人。
“是真的。”扎木合说道,“这话是刘东主亲口说的,如今俄木布洪就在青城,只等各部的台吉一到,他就可以举行接任大汗的典礼,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大昭寺的大师,他们也可以证明。”
听到有大昭寺的僧人证明,哈尔巴拉相信了几分。
信黄教的他,不相信大昭寺的僧人会在这件事上做出欺骗的举动。
张三叉看着犹豫不定的哈尔巴拉说道:“哈尔巴拉台吉,你应该清楚,以你身边的这点人,是不可能逃走的,不如交出兵器,回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大汗的典礼。”
听到这样近乎威胁一样的话语,哈尔巴拉知道对方说的没错。
出马人手札
妖女逆世:灵师娘子狠嚣张
他们这么点人,根本不可能从虎字旗几万大军手中逃走。
想明白这些,他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戒备,对周围的蒙古甲骑说道:“你们也听到了,俄木布洪即将在青城继承汗位,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丢掉手中的兵刃。”
一件件兵器被丢到了地上,骑弓,箭囊,还有一些长枪和弯刀。
很快,所有人的兵器都被丢在了脚下。
我的爱不想那么坏
哈尔巴拉拿着手里的骑弓,犹豫了一下,随即看向张三叉,说道:“能不能放过素囊,让他也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
“不,素囊是谋害大汗的凶手,他不配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扎木合一脸激动的叫嚷着。
兩 個 小孩
哈尔巴拉的目光看在张三叉的身上。
对于扎木合他直接无视掉,在这里能够做主的是虎字旗的人,而不是扎木合。
张三叉看了一眼地上还剩下一口气的素囊,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救了,以他现在的伤势,就算带他回青城,也会死在半路上。”
肚子上挨了一手铳,肚子里面的肠子已经被搅烂,这么重的伤势,哪怕他们虎字旗最好的军医官也救不回来。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知道素囊的下场已经注定,不管还能不能救,虎字旗的人都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终极强少 薯条
明白这些,他也不再央求虎字旗的人放过素囊,转而说道:“既然素囊没救了,能不能让我给他一个痛快,不管怎么说他身上流着黄金家族的血脉,也是俄木布洪的长辈。”
张三叉点了点头。
对于素囊是在死前受尽折磨,还是痛快的死去,对他来说都一样。
“我替素囊感谢你。”哈尔巴拉朝张三叉欠了欠身,随即拿出一根羽箭装在弓弦上,朝着素囊的要害射了过去。
嗖!
我 想 當 巨星
抗日之雷霆战将
这么近的距离,一箭射中要害,垂死的素囊没怎么挣扎便没有了呼吸。
“呸!便宜他了。”扎木合朝素囊方向重重的啐了一口。
东京上空的乌鸦
哈尔巴拉射杀完素囊,丢掉了手中的骑弓和箭矢,连带自己的弯刀也都丢到了地上。
“带走吧!”张三叉朝周围的战兵挥了挥手。
包围这些蒙古甲骑的战兵走了上来,把哈尔巴拉和其他的蒙古人全都控制起来,押送到其他地方。
“扎木合将军,接下来还需要你继续劝说被俘的土默特台吉,让他们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对一旁的扎木合说道。
扎木合点头说道:“张营正放心,各部早就决定支持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素囊也只是以济农的身份暂代大汗的权力,现在俄木布洪台吉马上就要继承汗位,相信各部的台吉都会支持他。”
“之前逃走了不少人,里面应该也有一部分台吉,也要通知到他们,让他们来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说道。
扎木合语气郑重的说道:“俄木布洪台吉继任汗位是草原上的大事,不仅我土默特各部台吉要来,其他部落的也会派人来参加典礼的。”
张三叉点点头。
有了扎木合随虎字旗大军劝降那些被俘的蒙古台吉,这让虎字旗大军对那些被俘的蒙古人接管十分顺利。
即便如此,也足足用了三天,才彻底接管了蒙古大营。
战败的蒙古人俘虏清点数目之后,便一批批的被押送走,送去不同的墩堡去修路,而搅和得牛羊牧群还有马群,数都数不过来。
蒙古人作战喜欢带上牧群,充做大军得军粮,现在这些东西都成了虎字旗的缴获。
缴获的牛羊虎字旗自己用不了这么多,便都送回到大明境内发卖掉,填补与土默特部一战的损失。
蒙古大营中的大火被扑灭,虎字旗大军重新设立的营地。
“屠沙,营正命令你把这些红毛鬼带去大营,陈师正要见他们。”一名骑兵来到屠沙这边传达命令。
屠沙认得对方,知道此人是营正身边的人。
库德里亚什虽然听不懂汉话,却猜测到几分意思,便对屠沙说道:“是不是你们的那位大人要见我们了?”
“对,陈师正要见你们,跟我走吧!”屠沙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虎字旗与蒙古大军的战斗已经结束,只剩下打扫战场,这让错过了这一战的他十分的生气。
花千骨同人之师父是我的
认为要不是这些红毛鬼,他也不会错过这一次的大战。
库德里亚什十分的高兴。
通过和屠沙的交谈,这让他确定了,俘获他们的人正是虎字旗的兵马,而他早就从鞑靼人的口中得知了虎字旗是东方国度的一家商号。
草原上的茶叶和精美的瓷器都是从这家商号手中卖给的鞑靼人。
屠沙只带了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两个人去了大营。
陈寻平早就知道铁甲骑兵营抓到了一队红毛鬼,只不过因为和蒙古人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暂时无暇去见他们。
现在战争结束,他终于有时间见一见这些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片草原的红毛鬼。

zqwzb優秀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羅剎人的選擇相伴-x3rfk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队长,对面的红毛夷派人过来了。”一旁有铁甲骑兵说道。
屠沙抬头看过去。
只见前方一名身穿厚皮毛的金发红毛夷骑马走过来。
屠沙朝身边的同伴做了个一个戒备的手势,然后催动战马往前走了几步。
“你们是虎字旗的人吗?”
因果
靠近过来的红毛夷在屠沙十几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嘴里熟练的说着蒙语。
偵察兵黑豹突擊
屠沙瞅了一眼对方手中的火绳枪,警惕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蒙古人请来的帮手?”
“不要误会,我们并非是那些鞑靼人的帮手。”伊万诺夫摇头说道,“我们来自更遥远的北方,来这里,是为了和美丽富饶的明国做生意。”
说着,他把手里火绳枪上面的火绳掐灭,示意自己没有威胁。
屠沙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管你来做什么,从现在开始,交出身上的兵器,下马接受我们看管,等弄清了你们的身份,自然会放了你们。”
“不,不,不,我们不是你们的俘虏,我们是来和你们做生意的,赚金币,赚好多好多的金币。”伊万诺夫摇头拒绝了屠沙的要求,并再次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屠沙单手举起自己的骑铳,对准伊万诺夫,说道:“我不是再和你们商量,这是命令,若你们不服从我的命令,那就是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不管眼前这个红毛夷是来做什么的,他都准备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你们太野蛮了,你们不能把我们当成鞑靼人那样对待,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即将要一起合作的朋友”被铳口指着的伊万诺夫脸色难看,对眼前人的态度十分不满。
若不是看到周围穿这种黑色胸甲的骑兵太多,他早就出手给对方一个教训了。
“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考虑,数过十个数后,若不交出你们的兵器下马投降,我会认为你们是敌人,以对待敌人的手段对付你们。”屠沙冷声说道。
对于眼前这支红毛夷的骑兵队伍,因为不像是蒙古人请来的帮手,他这才多说了几句,否则早就率队开始进攻。
定國
战场周围的这一片草原都是铁甲骑兵营的骑兵,眼前这支只有几十骑的红毛夷队伍,对他来说并不具有威胁。
“伊万诺夫,怎么了?”库德里亚什等了半天都不见伊万诺夫回来,便催马走了过来。
屠沙看了来人一眼。
可惜对方嘴里叽里咕噜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懂。
“亲爱的库德里亚什,你来的正好。”伊万诺夫侧身对赶过来的库德里亚什说道,“这些人想要把咱们当作俘虏抓起来,简直比那些鞑靼人还要野蛮。”
当代天师 短刃
说着,他用手朝屠沙那边指了指。
听到这话,库德里亚什眉头一蹙,道:“他们不是鞑靼人?”
獨妻策,傾城花嫁
“不,他们应该不是鞑靼人,你看他们身上的火铳,只有文明国度的人才会使用这些火器,我猜他们很有可能是对鞑靼人发动战争的那家叫虎字旗的商号。”伊万诺夫说道。
早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已经从草原上的鞑靼人口中得知一家叫虎字旗的商号正对鞑靼人的部落发动战争。
眼前这些长相和装扮都不像鞑靼人的骑兵,自然被他认作是那家叫虎字旗商号的骑兵。
库德里亚什看向前方的屠沙,开口说道:“还请不要误会,我们是从遥远的北方走过来的商人,对于你们的战争,我们无意干涉,我们现在就离开。”
这一次,他说的是蒙语。
他们经常与鞑靼人接触,对蒙语十分的熟悉。
“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必须交出你们身上的兵器,随我去见营正。”屠沙看着库德里亚什说道。
对于这些闯入他们虎字旗与蒙古人的战场的红毛夷,他一个也不打算放走,准备全部抓起来交由他们营正来处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库德里亚什语气略显激动的说道:“我们是中立的,既不是鞑靼人,也不是你们的人,只是无意间闯入到这里,你们没有资格对我们进行缴械,我们更不是你们的俘虏。”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命令,现在,立刻,马上放下兵器。”屠沙语气强硬的说。
至于对方所说的无意间闯入战场的说法,他丝毫不信。
战场上炮声不断,隔着几里外都能听到,旁人遇到这种事情躲都来不及,根本不可能闯入战场。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声响起,一支上百人的骑兵队伍从远处赶过来,很快把罗刹国的这支几十人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有解决!”谭再旺脸色难看的对屠沙说。
屠沙回禀道:“大队长,这些红毛夷说他们是从北面过来的,想要去咱们大明做生意,属下觉得他们不像是蒙古人的帮手,正准备带回去交由营正处置。”
两个人用的汉话交流,这让不远处的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听的是一头雾水,一句话都没有听懂。
谭再旺骑瞅了一眼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命令道:“抓起来全部带走。”
随着命令下达,周围的铁甲骑兵纷纷举起手中的骑铳,不适用骑铳的骑兵,也掏出了身上的短枪短斧拿在手里。
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虽然听不懂汉话,但看的到包围他们的这些骑兵的动作。
“对方要动手了。”
九曜神訣 極品小菜壹盤
伊万诺夫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虎字旗骑兵,同时重新给手中火绳枪的火绳点燃。
贝颖的随身庄园 伊家荏苒
“你能对付的了他们这么多人吗?”库德里亚什担心的对伊万诺夫说。
他们两个人中间,以伊万诺夫的本事最强,曾经做过雇佣兵,比队伍里其他人的本事要强一些。
伊万诺夫神色郑重的说道:“不好说,对方也有火铳,身上穿着骑士才有的胸甲,而且人数比咱们多,看上去比以往对付的那些鞑靼人更难对付。”
“投降吧!”库德里亚什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的伊万诺夫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库德里亚什。

9bb56精品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談崩分享-tz9xg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花笑云的打赏。
大魔能時代
守鬼
“看到俄木布洪了!”见到扎木合回来,龙尊笑呵呵的说。
扎木合单手捧胸,朝龙尊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还请刘东主准许我把俄木布洪带回去。”
孤單遇到你
“大人,俄木布洪身受重伤,为他换药的军医说暂时还不能移动,否则伤口容易崩开,到时药石难治。”赵武插言说道。
刘恒看向扎木合,笑着说道:“你也听到了,俄木布洪身上伤太重,不易移动。”
“那就请刘东主允许我留下来照顾俄木布洪。”扎木合面向刘恒微微一弯腰。
超級魔獸工廠
听到这话的刘恒微微一皱眉。
他没想到扎木合居然使用上了计谋。
先提出带走俄木布洪,被拒绝后又提出留下来照顾俄木布洪,想让刘恒不好意思连续拒绝他的请求。
不待刘恒开口,一旁的李树衡先一步说道:“俄木布洪在我虎字旗的伤兵营中修养,那里不允许有外人进入,以扎木合将军的身份,更不被允许随意进出伤兵营。”
“那我就不进去,你们可以把俄木布洪送出来,我在青城找一个地方住下,方便照顾俄木布洪。”扎木合说道。
李树衡微微一摇头,说道:“俄木布洪是我虎字旗的俘虏,只因为他身受重伤,才被允许留在伤兵营里养伤,扎木合将军的请求恕我们无法答应。”
直接干脆的拒绝了扎木合的请求。
“只要你们虎字旗同意,我们愿意赎回俄木布洪,不管你们要多少东西,我们都愿意出。”扎木合说道。
他来青城就是为了俄木布洪,自然想要把俄木布洪从青城带回去。
李树衡再次拒绝道:“扎木合将军想要赎回被我虎字旗抓到的俘虏,可以挑选其他人,特木伦台吉也被我们给抓到,可以先把他赎回去,至于俄木布洪,我们不可能交给你们,起码现在不可能让你带走。”
“我也不是白带走,我愿意出牛羊马匹,赎回俄木布洪。”扎木合不愿放弃的说。
至于特木伦,他提都没有提。
俄木布洪留在青城就是因为特木伦的建议,他知道大汗恨特木伦恨得要死,怎么可能去赎特木伦回去。
李树衡说道:“那就没办法了ꓹ 俄木布洪必须留下。”
“俄木布洪只不过是个少年,你们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ꓹ 不如让我们赎回去。”扎木合说道。
李树衡再次摇头说道:“关于俄木布洪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是不会放他离开的,当然ꓹ 若是卜石兔率领大军重新夺回青城,也可以救回俄木布洪。”
“俄木布洪对你们虎字旗也没有用处ꓹ 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他。”扎木合语气略显急躁的说。
李树衡脸色一沉,道:“这是我虎字旗自己的事情ꓹ 就不需要和扎木合将军解释了ꓹ 要是没有什么事,扎木合将军还是尽早离开青城。”
到了这个时候,扎木合也明白,虎字旗的人是绝不会让自己带走俄木布洪,他这一次来青城的任务也无法完成。
絕代明珠
至于把俄木布洪从青城强行带走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脑中刚一浮现就被他彻底打消,不是不想ꓹ 而是他知道,仅凭自己带来的这几个人ꓹ 根本没有能力强行带走身受重伤的俄木布洪。
“扎木合将军ꓹ 回去以后告诉卜石兔ꓹ 我虎字旗在青城等着土默特大军的到来。”刘恒看着扎木合说ꓹ 同时也下了逐客令。
全球首檔同性相親節目
赵武走到扎木合跟前,抬手说道:“扎木合将军ꓹ 请吧!”
“大汗已经征召了几万大军ꓹ 你们虎字旗是守不住青城的ꓹ 若你们把俄木布洪交还给大汗,将来大汗也会留你们一条性命ꓹ 给你们一个回到明国的机会。”扎木合目光盯在刘恒的脸上。
刘恒端起桌上的盖碗,捏起杯盖波动了几下里面的茶水,嘴里说道:“赵武,送扎木合将军离开青城。”
“是。”赵武答应一声,转而把身子横在扎木合和刘恒中间,再次对扎木合说道,“扎木合将军,请吧!”
“你们会后悔的。”扎木合冷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大步离开房间。
扎木合走出房门的时候,门前的帘子被他狠狠的甩了一下。
“这些蒙古人,明明自己接连丢了板升城和青城,居然还如此傲气,一旦拒绝了他们的要求,马上就露出了恶状。”李树衡看着摆动的帘子冷声说道。
刘恒笑着说道:“这样不是挺好,蒙古人不主动来打咱们,咱们还要辛苦的一个一个找上门去,现在只要等卜石兔带着大军一来,咱们以逸待劳,一战决定土默特最终的归属。”
占据了青城的虎字旗,不代表已经拿下了土默特草原,不把土默特草原各部的打服,整个河套一带不还能完全被虎字旗掌握。
赵武把扎木合送到门外,对等在一旁的那名铁甲骑兵说道:“大人命你把扎木合等人立刻带离青城,不得有误。”
“是。”那铁甲骑兵答应了一声。
赵武转身退回屋中。
扎木合头也不回的朝院门走去,很快就走出院子,来到了院门外。
“将军,虎字旗的人是不是允许咱们带走俄木布洪台吉了?”有甲骑凑上来问道。
扎木合冷着一张脸,道:“全都上马,咱们回去。”
“不带上俄木布洪吗?”那名甲骑迟疑地说。
扎木合冷冷的瞅了他一眼,道:“虎字旗的人不同意放走俄木布洪,咱们先回去,过几天随大汗再回来,到时不仅要救回俄木布洪,还要擒获虎字旗的这些人。”
说着,他目光恶狠狠的瞪向院子里其中一个房间的方向。
無限二次元攻略 聆夜曲
带扎木合等人来到青城的那名虎字旗铁甲骑兵看到扎木合脸上的怒气,担心这些蒙古人会不老实,便找来了一队战兵,随他一起带扎木合等人出城。
进城的时候全都骑马进来,出城时,那名铁甲骑兵强行命令扎木合等人牵着马往城门方向走。
无法骑马的蒙古人对于全副武装的战兵队来说毫无威胁。
而扎木合等蒙古人对于牵马离开青城,全都十分的不瞒,可惜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哪怕心有不甘,面对着手持利刃的虎字旗战兵,也只能老老实实牵着马走。

kjoxk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逃出青城閲讀-3413t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俄木布洪见到特木伦,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急忙跑上前去,拉着特木伦的手说道:“特木伦台吉,父汗让你保护我,你不能丢下我呀!”
“台吉放心,我一定护着你安全离开青城。”特木伦对他保证道。
俄木布洪拽着特木伦的手不放,用力的点着头,道:“咱们走吧,现在就走。”
城墙破了,城守不住了,想到城外密密麻麻的虎字旗大军,他现在只想立刻逃离青城,远远的躲开虎字旗的那些人。
他已经后悔留在青城,若没有留在青城,也不会遇到现在的危机。
坎坎塔达看着特木伦说道:“城中最精锐的甲骑只有你带回来的那些,咱们从另一个城门走,由你带来的甲骑护卫着俄木布洪。”
“老台吉放心,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安排人去了另一个城门守着,咱们一到,可以直接出城。”特木伦说道。
且婚
城墙一破,他就知道留守青城已经是事不可为,所以提前安排了退路。
坎坎塔达说道:“走吧,出了城先去找大汗。”
几个人从汗宫里走了出来,分别骑上亲卫送过来的马匹。
随着守城的那些人逃回来,青城城墙被虎字旗攻破的消息传遍了大半个青城,许多生活在青城的人开始收拾行囊准备逃命。
街上挤挤攘攘都是逃命的人。
“闪开,闪开。”特木伦带在身边的蒙古甲骑在前面开路,驱赶那些因为逃命,挡在了前面的人。
见到持兵带甲的蒙古甲骑,很多逃命的人知道得罪不起,只能让开道路,让特木伦他们这些人先过。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让路,还有一些人同样想要逃命,根本不管这些蒙古甲骑和这些人护卫的人是什么身份,依然我行我素的自顾逃命。
逃命的时候没有什么同为蒙古人的情谊。
后面的特木伦见到前面前进的速度太慢,直接下令对挡在前面的人进行清理。
異事筆記
路上一些逃命的蒙古人纷纷死在为特木伦他们开路的甲骑手中。
如此一来,特木伦等人去往另一处城门的速度果然快了起来。
“进城了,进城了,虎字旗大军进城了。”
更远的地方ꓹ 突然传来虎字旗大军进城的叫喊声。
畫堂春 閑來無事
马背上的俄木布洪脸色煞白,一个劲的催促特木伦道:“能不能再快一些ꓹ 虎字旗的人快要追上来了。”
“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特木伦语气急躁的说。
虎字旗大军入城,他同样着急,可再着急也没用ꓹ 实在是街上逃命的人太多,堵住了道路ꓹ 战马很难跑起来。
大唐尋芳譜 東門吹牛
坎坎塔达这个时候宽慰俄木布洪道:“已经快到另一个城门了,放心ꓹ 咱们很快就能够出城ꓹ 只要离开青城,虎字旗的人很难抓到咱们。”
听他这么说,俄木布洪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城门,只要虎字旗的人不是来的太快,他们有很大机会顺利逃处青城。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身后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大。
素手奪宮 咖啡不加糖
“可以出城了。”特木伦来到城门洞,松了一口气。
坎坎塔达说道:“别耽搁了ꓹ 快点出城,虎字旗的人已经快追上来了。”
说着ꓹ 他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隐约中ꓹ 他看到许多穿着红色棉甲的虎字旗战兵ꓹ 从城中的一处拐角处出现。
“对ꓹ 先出城,出城要紧。”俄木布洪催动胯下马往城外走。
眼看逃离青城的希望在眼前ꓹ 他恨不得长出两只翅膀立刻飞出去。
就在俄木布洪他们这些人出城的城门不远处ꓹ 吴敬岩带着几名外情局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了青城。
“他娘的ꓹ 想不到还是让他们给逃了。”吴敬岩身边的一名汉子一拳头垂在了身边的墙壁上。
他们早就盯上了俄木布洪,而且从汗宫一路上跟过来。
只可惜俄木布洪身边保护他的人太多ꓹ 吴敬岩和外情局的几个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俄木布洪,更不要说抓俄木布洪了。
“早知道弄一门虎蹲炮过来,哪怕一炮打死他们也比让他们逃走了强。”那名汉子不甘心的说。
虎蹲炮易于携带,射杀范围又大,非常适合近距离攻击敌人。
吴敬岩道:“行了,跑了就跑了吧,咱们也已经尽力了,实在是城中的人手太少了。”
没能抓到俄木布洪和坎坎塔达等人,他心里同样失落。
好在他的任务本就不是抓捕这些人,现在人逃离了青城,他也不算是任务失败。
俄木布洪身边有木木扎留下的亲卫,还有特木伦带来的甲骑保护,一出青城,每个人都可以放开了马速,在草原上全力策马狂奔。
青城陷落虎字旗手中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青城附近也都是虎字旗的兵马,只有元理青城,他们才安全。
“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他们追来了。”特木伦脸色陡然一变。
就在他们准备逃离青城,却见他们逃往的方向,几百骑兵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扑过来。
和虎字旗铁甲骑兵打交道不止一两次的特木伦,一眼就认出挡在他们前面的骑兵队伍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
黑黝黝的铁甲就是虎字旗铁甲骑兵最好的证明。
坎坎塔达说道:“特木伦,让你的人分出一部分甲骑去抵挡他们,咱们换个方向走。”
他们这边的甲骑数量不如前面的铁甲骑兵多,硬拼没有一点赢得希望,只能分出一队甲骑主动送死,拖住追过来的虎字旗骑兵,为他们争取到逃走的机会。
特木伦也知道这个时候容不得丝毫的犹豫,当即命令一名百夫长带着人去迎战虎字旗的铁甲骑兵。
而他们,改变方向,选择贴着青城逃离。
被众人护卫在中间的俄木布洪,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身体随着胯下得战马,一起一伏。
这个时候,他连回头看一眼虎字旗铁甲骑兵的勇气都没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逃走。
“不好,这个方向也有虎字旗的铁甲骑兵。”特木伦脸色骤然一变。
在他们逃往的方向,又有几百身穿黑色铁甲的虎字旗骑兵出现在他们视线里,挡住了他们去往的方向。

fh6ih優秀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一百零九章看書-oljml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虎字旗的人来了,虎字旗的人来了。”
城墙上,突然有人大声的叫喊。
俄木布洪身体像迅敏豹子一样窜了出去,几步冲到垛口的边上。
追兇韓國
坎坎塔达和特木伦两个人也快步来到垛口前。
穿越之嬌俏小軍嫂
青城几里外的地方,一面面旗帜出现在了城墙上众人的视野里。
旗帜的下面,是无数黑压压的人头,整整齐齐的向前推进。
“这就是虎字旗的大军。”俄木布洪下意识往肚子里咽了一口唾沫,第一次见到几万大军围城,两条腿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
人数过万,无边无沿。
几万大军出现在青城城外,放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数都数不过来,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比预料中还要快半个时辰。”特木伦神色紧张的说了一句。
坎坎塔达说道:“虎字旗的大军既然到了,恐怕很快就会攻城。”
“我去安排人守城。”特木伦看着城外数不清的兵马,实在太过压抑,先一步从垛口处离开。
坎坎塔达注意到俄木布洪脸色苍白,抓在垛口上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手背上青筋蹦出,人看上去十分的紧张,便对他说道:“害怕了?”
“不,我不怕。”俄木布洪咬着下嘴唇用力的摇了摇头,可微微发出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心中真实的想法。
坎坎塔达笑了笑,说道:“这才是几万步卒,若换成咱们蒙古人的骑兵,看上去规模还会更大,所以你用不着担心,待各部援军一到,就是城外这支大军败亡之时。”
“嗯。”俄木布洪用力点了点头。
心中的慌乱,也因为坎坎塔达这番话,变得平静一些,身体也不在颤抖了。
重返青蔥歲月 灼融
“走吧,咱们回汗宫,这里交给特木伦。”坎坎塔达对俄木布洪说。
虎字旗有大炮,射程极远,俄木布洪作为大汗的孩子ꓹ 更是以后土默特大汗的继任者,他不希望俄木布洪受伤伤害。
俄木布洪老老实实的跟坎坎塔达走向城墙。
一直到回汗宫ꓹ 脑海中反复出现的就是几万大军在眼前的情景。
虎字旗大军到了青城城外,马上开始布阵,一队队战兵和炮队在陈寻平的指挥下ꓹ 进入各自的战斗岗位。
军中的炊事队开始准备埋锅造饭。
一门门大炮被推到了城墙下,等待进攻的命令。
铁甲骑兵营的骑兵不停的在青城城门周围出没ꓹ 防备蒙古甲骑突然出城。
几万大军很快进入各自的位置,全都在等陈寻平进攻的命令。
城墙上守城的蒙古人和汉人见到城外的情形ꓹ 人人脸色都十分的难看ꓹ 胆子小一些的人两腿都在发软,有心想要离开城墙躲回家中,可特木伦早就安排了甲士守在城墙下,对逃下城墙的人进行处决。
十几颗血哧呼啦的人头散落在地上,城墙上再也没有人下城墙。
“大人,咱们什么时候进攻?”陈寻平来到刘恒身边确定进攻的时间。
刘恒抬头看了看天,旋即说道:“不急ꓹ 让咱们的人先吃些东西,休息半个时辰ꓹ 等半个时辰后ꓹ 在进行攻城。”
“还要不要劝降?”陈寻平问道。
刘恒想了想ꓹ 道:“不必了ꓹ 人家既然做足了,咱们怎么也要给他们一个守城的机会ꓹ 半个时辰后ꓹ 准时攻城。”
“是。”陈寻平郑重的答应一声ꓹ 带人前往前营。
就在其他战兵都休息的时候,一队辎重兵忙碌着修建营地。
虎字旗的营地修建起来极快ꓹ 整个营地都是木头结构,提前就已经准备出来,到某一些安营扎寨,直接把营寨组装起来,便可以很快修建好大营。
“要是有块表就好了,可以让各营进攻的时间准确到秒。”刘恒侧头对李树衡说。
李树衡笑着说道:“我那里有一座立钟,可以让人带过来。”
“立钟太笨拙了,不适合随军出行。”刘恒解释了一句,旋即又道。“兵器局那边已经开始研究把立钟改成适合携带的钟表,听说已经有了一些成果,相信用不了多久,咱们虎字旗的人就可以使用上了。”
名門之一品貴女
李树衡说道:“红毛夷确实有些本事,居然想到把一天设置成二十四个刻度,精确到了分钟和秒。”
“不能小瞧了那些红毛夷,很多事情他们已经走在了咱们汉人的前面,咱们要做的就是把红毛夷先进的东西弄到手里,转化成咱们自己的东西,然后再把这些东西发展壮大,超过红毛夷,就像海船,还有各种大炮,都是咱们需要学习的地方。”刘恒对李树衡说道。
他来自后世,知道在这个时期大明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落后,只不过现在还不算严重,想要赶超的话,只要肯花精力,很快就能追上并且超越西方的那些国家。
李树衡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我总是认为咱们汉人才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度,后来通过大员岛那边送来的情报,才知道海上还有那么多厉害的国家,就像是红毛夷的那种大船,一旦来到咱们大明的沿海,对于大明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異界之超級奴獸大師
“红毛夷在科技上缺少开始赶超咱们汉人了,好在咱们汉人底蕴丰厚,短时间内红毛夷想要完全超越还不可能,不过,要是继续像现在这样下去,不重视科技,咱们汉人在深厚的底蕴也不够用了。”刘恒感叹道。
越是知道未来一二百年内是什么样子,他心中越是叹息。
明明汉人也有这么多机会成为海上强国,可最后一次次被放弃,到最后只能闭关锁国夜郎自大,直到被人家用大炮轰开了国门。
“大人,副司长,先吃些东西吧!”赵武带着两个饭盆走到了他们跟前。
刘恒对李树衡说道:“对,先吃饭。”
饭盆里的饭菜十分简单,大肉馒头,里面放有大蒜和咸菜。
两个人在一块地方上吃了起来。
吃完饭菜,战鼓在高台上响了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开始得战鼓被敲响,炮队的大炮最先被打响。

3eidq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矛盾閲讀-gc72w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蛊惑节操和书下看月光的打赏。
三千光明甲 劉建良
進化無限
國民寵婚:晚安,老婆大人
俄木布洪一脸惊讶的说道:“虎字旗的铁甲骑兵有这么厉害?连咱们蒙古甲骑都不是对手?”
生活在草原上的他,从记事起,认为他们蒙古铁骑才是天底下最强的骑兵,现在坎坎塔达告诉他强大的蒙古铁骑不是一支汉人骑兵的对手,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甚至认为坎坎塔达是在骗他。
活了一把年纪的坎坎塔达瞅见俄木布洪脸上几经变换的表情,哪里还会猜不出俄木布洪在想什么,便解释道:“虎字旗的铁甲骑兵在骑射上比不过咱们蒙古人的甲骑,可他们身上穿着箭矢射不穿的铁甲,使用的兵器也都是精铁打造,咱们的骑兵在兵甲上吃亏太多,这才是败给城外这支汉人铁甲骑兵的原因。”
说着,他目光看向正在城外耀武扬威的虎字旗铁甲骑兵。
“要是咱们蒙古人也有足够多的精铁打造兵甲就好了。”俄木布洪恨恨的一巴掌拍在垛口上。
自小他就知道,草原上缺铁用,就连大汗身边的亲卫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穿一身铁甲,多数人身上穿的都是皮甲。
坎坎塔达见俄木布洪放弃了派甲骑出城与城外的铁甲骑兵厮杀的想法,又说道:“俄木布洪,要不要先回去吃些东西,等虎字旗大军一到,恐怕没有时间再去吃东西了。”
“老台吉要是饿了先去吃吧!我还不饿,我想留在城墙上。”俄木布洪拒绝了坎坎塔达回去的提议。
这个时候,他一点胃口也没有,反倒心里隐隐盼着虎字旗大军早些到来,这样他才好和虎字旗的兵马痛快的厮杀一场。
坎坎塔达看着俄木布洪眼中渴求一战的眼神,心中极为满意。
这样的少年才是他们土默特未来的希望,他相信,随着俄木布洪渐渐长大,土默特会再次强大起来。
城墙上人来人往。
蒙古人不善守城,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大军来攻打青城。
城墙上忙碌的人群十分混乱,做事的效率低下,浪费了不少时间,才凑齐守城用的那些东西。
“该死的汉人,让你挡路,让你挡路。”
啪!啪!啪!
马鞭抽打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同时传出的还有痛苦的哀嚎声。
“老台吉,前面好像有什么事?”俄木布洪看着不远处围了好几圈人的地方说道。
叫骂声和痛嚎声就是打人群中间传出来的。
末世狂喵
坎坎塔达也注意到了前面的情况,便说道:“走,过去看看是怎么了。”
说着,他迈步往前面出事的地方走去。
一旁的俄木布洪紧跟在他身边。
“让开ꓹ 都让开。”到了近前,俄木布洪用手扒拉开挡在身前的人群ꓹ 和坎坎塔达一起往人群最里面走。
被扒拉到的蒙古人回头瞪眼,想要教训扒拉自己的人。
可当他看到后面的俄木布洪和坎坎塔达后,顿时老老实实的让开了位置。
俄木布洪和坎坎塔达顺利的来到了人群中间。
“怎么回事ꓹ 不知道虎字旗大军就要来了吗?不去抓紧准备守城的东西,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坎坎塔达对周围看热闹的人呵斥道。
看热闹的人群见坎坎塔达这样的贵人来了ꓹ 一哄而散,只留下闹事的人在原地。
坎坎塔达这才看向闹事的人ꓹ 是一名蒙古人和一名汉人。
神級小商鋪 文何
闹事的那蒙古人见到坎坎塔达和俄木布洪ꓹ 急忙行礼,说道:“参见台吉。”
“不用多礼。”俄木布洪敷衍的摆了摆手,旋即一指躺在地上的汉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氓道 楊小保
“回台吉的话,这个汉人挡了路,小人就小小的教训了他一下。”那蒙古人毫不在意的说道。
妾非賢良 九月楓紅760464
俄木布洪瞅了一眼地上那汉人脸上的鞭痕ꓹ 说道:“这些汉人是该教训一下,要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这里是蒙古人的地界。”
听到这话的蒙古人脸上一喜ꓹ 当即说道:“小人这就把这名汉人带下城墙ꓹ 好好的收拾一番。”
说着ꓹ 他伸手就要去提地上的那名汉人
“行了ꓹ 你去做事吧!”坎坎塔达制止了那蒙古人想要继续教训汉人的动作。
那蒙古人不解的瞅了坎坎塔达一眼,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帮这个汉人。
不过ꓹ 他知道坎坎塔达的身份ꓹ 知道是草原上的贵人ꓹ 而他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蒙古人,不敢忤逆贵人的意思ꓹ 只好一脸不情愿的离开。
坎坎塔达看了一眼地上的汉人,说道:“你也去干活,这里不留废物。”
“小的谢过台吉。”那汉人给坎坎塔达和俄木布洪磕了一个头,这才跑远处去做事。
这时候俄木布洪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老台吉,刚刚为什么要放过那个汉人,像这样不老实的汉人,应该狠狠的教训才对。”
“俄木布洪,你记住,教训汉人没错,可也要分时候。”坎坎塔达说道,“眼下虎字旗大军就快到了,咱们需要这些汉人来守城,为了教训一个汉人,弄得其他汉人离心离德,不利于咱们守城。”
俄木布洪冷冷的说道:“这些汉人实在是可恶,要不是因为虎字旗的那些汉人来犯我土默特,又怎会需要咱们守城,我觉得让应该处死那名汉人,让其他的蒙古人都出口气,至于剩下的汉人,谁要敢不老老实实做事,全都处死。”
“这次就先放过这些汉人,等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再杀也不迟。”坎坎塔达不愿与俄木布洪争执这些。
在他眼里,俄木布洪还小,缺少历练,有这样得想法也不足为奇。
惡魔在左,天使向右 安若年
就在这个时候,特木伦从远处跑了过来。
“我听说刚刚这边出事了,怎么回事?”特木伦一来,便向坎坎塔达求证。
黑客神醫 謝金
近身高手
俄木布洪率先开口说道:“刚刚有个汉人惹事,被咱们蒙古人狠狠教训了一顿,要不是因为老台吉放过那个汉人,依着我,早就弄死那汉人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特木伦微微一点头,,旋即说道,“因为虎字旗大军即将攻打青城的缘故,城里的蒙古人都恨死了汉人,把因为虎字旗来犯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守城的那些汉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