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蟲豸

bm2j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攝政大明 txt-第1071章.人才?.推薦-j508w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朱和坚坐在轿子内思索着朱和堉的事情,而贾伦则是迈步跟在轿子旁边,估摸着朱和坚如今已经把当务之急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需要认真思索的事情也已经有了大致结论,于是就靠近到轿子窗户旁边,轻声说道:“七皇子殿下,今天还有另一件事情,咱家认为应该让你知道。”
朱和坚听到贾伦的语气严肃,顿时是眉头一皱,问道:“还有何事?”
“是关于李如安的事情,咱家怀疑他也许与别的势力有联系。”
然后,贾伦就把他今天在李如安那里所发现的各种异常状况,向朱和坚详细解释了一遍。
听完了贾伦的讲诉,朱和坚的表情愈发冰冷。
他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也从来都不能容忍任何隐患,贾伦对于李如安的怀疑并没有真凭实据,只是一些通过细枝末节的观察而产生的猜测罢了,但这颗怀疑种子一旦是埋到了朱和坚心里之后,几乎是一瞬间就成长为了一颗参天大树。
尤其是李如安如今乃是御书房管事太监,这个位置太紧要了,朱和坚必须要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绝不能交给一个心怀叵测、立场存疑的人。
就更别说是李如安今天受到朱和坚的指使、偷看御书房密匣的事情了,这个秘密一旦被李如安泄露给他人,那就是一场滔天大祸!
朱和坚沉吟片刻后,问道:“自从李如安成为了御书房管事太监之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咱们的人紧紧盯着,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时间,因为他要偷窥御书房密匣的事情,这种监视也是愈发密切……难道就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贾伦摇了摇头,道:“正因为咱们已经提前调查过李如安,也一直派人暗中监视,从来都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所以才放心让他去偷窥御书房密匣,若不是他今天的表现实在异常,我原本也不会怀疑他。”
顿了顿后,贾伦声音稍冷,问道:“虽然他未必真就是两面三刀,但他的位置太过紧要,也已经知晓了不少咱们的机密,就这样留着他实在不妥ꓹ 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会坏了大事,要不要……提前除掉这个隐患?也正好把御书房管事太监换成咱们真正的心腹。”
朱和坚一向是杀伐果断、心狠手辣ꓹ 贾伦原本以为朱和坚一定会同意自己的建议。
实际上,不仅是李如安总是看贾伦不顺眼,贾伦也是看李如安处处不顺眼ꓹ 这两个人就是天生的冤家对头,如今能有机会一举除掉李如安ꓹ 贾伦自然是不会错过。
然而,或许是因为心中敌意影响了贾伦的判断ꓹ 让贾伦忽略了许多事情ꓹ 也猜错了朱和坚的心思。
朱和坚一眼就看出了贾伦的小心思,用一种训斥语气说道:“贾伦,我前几天曾经说过,李如安今后也许会威胁你的位置、你也未必能压得住他,是想要督促你保持上进与警惕之心,并不是让你与李如安相互暗斗使绊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李如安,但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判断ꓹ 否则今后会坏我大事的人将不是李如安,而是你!”
贾伦心中一惊ꓹ 也发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不正常ꓹ 立刻就垂首道:“咱家明白了ꓹ 今后不敢再犯……但咱家在李如安那里所发现的种种异常皆是千真万确ꓹ 在这种事情上咱家是绝不敢欺瞒七皇子殿下的。”
朱和坚点了点头,语气稍缓道:“我也相信你不会骗我ꓹ 只是恼怒你被压根无所谓的事情影响了判断……依照你所观察到的情况ꓹ 李如安身上确实是有些可疑之处ꓹ 但咱们并不能出手除掉他……至少现在不能。”
顿了顿后,朱和坚进一步解释道:“暂且不谈李如安如今已是父皇身边人ꓹ 父皇也较为满意他的表现,自从他担任御书房管事太监之后,近年来屡禁不绝的御书房消息外泄之事很快就出现了改变,这般情况下咱们若是出手除掉他,必然会引起父皇的疑心,让父皇下旨严查,到时候就是一场更大的麻烦……你记住,杀人灭迹这种手段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万全之策,使用之前必须要保证无人察觉、也没有后患才行!”
唯天
異界之武力傳說 半個書仙
然后,朱和坚声音愈发冰冷,又说道:“更何况,既然是咱们的人一直都在监视着李如安、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这般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要不然就是咱们误会了李如安、他并没有两面三刀,今天使用笔墨确实是在练字罢了,要不然就是李如安暗中联系的那股势力很是谨慎聪明,做事效率也是极高,完全瞒住了咱们的眼线……
若是前者的话,咱们除掉李如安就没有任何好处,只是损害自身利益,若是后者的话,李如安只怕是早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幕后主使之人,咱们除掉他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会让那个幕后主使之人心生警觉,而咱们断了李如安的这条线索之后,就很难在寻出幕后主使之人的身份了!”
听到这些解释,贾伦不由是面现愧色——以他的心机智慧,早就应该想到这些事情,他刚才提议除掉李如安显然是被心中情绪蒙蔽了双眼。
于是,贾伦经过了片刻间的反省与思索之后,很快就想到了正确答案,道:“我会叮嘱宫中的眼线,让他们进一步加强对李如安的监视,然后也会通知司礼监的吴信泉他们,让他们今后为七皇子做事的时候尽量避开李如安,顺便还会让他们想办法试探一下李如安的真实立场,若有发现的话,就立刻禀报于七皇子。”
“这就对了……”朱和坚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表情再次沉凝,又道:“不过,李如安身上的疑点终究是让人不安,若是能想办法彻底控制住他就好了……”
说话间,朱和坚再次陷入了思索之中。
而就在朱和坚暗中思索之际,他的坐轿很快就已经抵达了七皇子府。
落轿之后,朱和坚正打算下轿回府,却听到七皇子府的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喧闹,顿时是眉头再次皱起,问道:“怎么回事?”
贾伦赶去询问了情况之后,却是表情稍显怪异的返回到了七皇子坐轿的旁边,解释道:“有一个京城小吏嚷嚷着想要求见七皇子殿下,但他的官阶只是正九品罢了,压根没资格与七皇子相见,所以侍卫们就拦住了他……不过,他说他有机密情报要告诉七皇子殿下,与宫中一个姓李的年轻大太监有关系。”
宫中姓李的年轻大太监,这般描述顿时就让朱和坚想到了李如安,不由是心中产生了一些兴趣,又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他自称名叫刘冶,乃是苑马寺的监正,也就是平日里负责管理马夫为陛下养马的官员……这种人为何会有李如安的消息?”
“刘冶、刘冶……原来是这个人!若是他的话,也许还当真是知道一些消息!”朱和坚的记性极佳,平日里也很留心庙堂里的各种消息,很快就想到了这个人的来历,顿时道:“把他领到小客堂来见我,我马上要去见王佑伦,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让他长话短说。”
很快的,朱和坚就已经来到了七皇子府的小客堂之中,贾伦也领着刘冶进入到了房间。
李元霸異界遊
山村鬼醫
这个时候,还没人能够预见到,朱和坚与刘冶的这场见面究竟意味着什么。
*
“微臣刘冶,叩见七皇子殿下,七皇子千岁!”
在明朝时期,官员们哪怕是相互间的身份官阶存在高低,但也不会动辄就行大礼进行跪拜,平常时候弯身作揖就好。
然而,刘冶却是有个特点,每次见到身份较高的官员之后,他都会直接伏身跪拜,而且他行大礼之际总是格外认真,把脑袋埋在地上、屁股则是高高翘起,看起来颇是滑稽。
与此同时,被他跪拜的人,也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满足感,认为刘冶的表现很是滑稽之余,却也会认为刘冶的态度很是恭敬,是那种软弱可欺、能被自己随意操纵之人,不由是心中放松了警惕。
刘冶如今依然是以这般滑稽模样跪拜着朱和坚,朱和坚心中诧异之余,也立刻给刘冶打上了一个“软骨头”的标签,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就是曾经的天水城乱民首领刘冶?抬起头来!”
听到朱和坚的吩咐之后,刘冶立刻抬头看向朱和坚,但他依旧跪在地上、屁股依旧翘着,形象也就更加滑稽了。
朱和坚认真打量了刘冶一眼,不由是暗暗摇头,想不明白刘冶这个人明明是样貌不俗、气质儒雅,却偏偏要这样作贱自己。
“站起来说话吧,你这般作态我看着也别扭。”
随后,刘冶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依然是态度谦卑的垂手低头站着。
朱和坚又问道:“你说你有机密消息,与宫中姓李的年轻大太监有关系,究竟是指何人?又是什么消息?”
刘冶提前得到贾伦的叮嘱,明白朱和坚的时间不多,自己必须要长话短说,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绕圈子,直接答道:“启禀七皇子殿下,微臣所说之人,乃是当今的御书房管事太监李如安!微臣当初被迫参与了天水城的那场民乱,虽然是受到乱民裹挟,事后也有一些戴罪立功的表现,但若是没有李内臣的力保与举荐,微臣也难以逃脱朝廷的责罚,就更别说是像今日这般领取朝廷俸禄了,所以微臣颇是感念李内臣的恩德,李内臣也看重微臣有一些小聪明,平日里经常会向微臣征询意见,让微臣作为参谋!”
说到这里,刘冶迅速抬头看了朱和坚与贾伦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原本微臣感念李内臣的恩德,平时也愿意帮他出出主意,但今天下午申时之际,李内臣再次寻到微臣商议事情,但这次所议之事却是非同小可,微臣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告诉七皇子殿下比较妥当,否则迟早都会生出乱子。”
“下午申时……”朱和坚双眼微眯,顿时是联想到了许多事情。
算一算时间,下午申时正是贾伦从李如安的房间离开之后不久,显然是贾伦刚刚离开之后,李如安就去找刘冶商议事情了。
而李如安与刘冶所议之事,十有八九是与贾伦所发现的那些破绽有关系。
朱和坚不由是兴趣大增,问道:“他与你商议了什么事情?为何你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要让我知道?”
刘冶低头继续答道:“李如安说,他、他暗中在为七皇子殿下做事,但如今任谁都知道七皇子您就是未来的储君,也是将来的皇帝,他为你做事也是理所当然,而且当今陛下年岁已高,李如安与七皇子您的岁数相近,唯有投靠七皇子才能立足长久。
只不过……按照他的说法,七皇子身边有一个同样是宦官出身的小人,名叫贾伦,他担心自己做得越多、就越会受到贾伦的妒恨与算计,贾伦乃是七皇子身边的亲近人,他认为自己十有八九是争不过贾伦的,所以就与微臣商议,想要取代贾伦的地位,成为七皇子身边最亲近的内臣,而且他显然已是打定了主意,颇是考虑了许多计划……
这件事情与七皇子您的身边人有关系,微臣认为李如安也许会妄生事端,说不定就会在未来某个时刻影响到七皇子,微臣出于一片忠心,认为七皇子您有必要知道此事,今后也好防范着李如安一些。”
说完,刘冶就把李如安今天与他见面的事情“一五一十”、“详细全面”的告诉了朱和坚,颇是描述了许多条针对于贾伦的毒计,表示这些毒计皆是李如安自己所想到的。
与此同时,刘冶还在不经意间提到,李如安思索这些毒计的时候,曾把这些毒计归纳总结、写在纸上,与刘冶商议的时候也是拿着这张写满毒计的纸张一条一条的进行分析。
刘冶的这一番话,自然全都是编的。
今天李如安去见刘冶之后,就大致向刘冶讲诉了自己的目前处境,当然李如安并没有向刘冶明确说出任何的关键消息,只是说自己如今正在暗中在为七皇子做事,七皇子的秉性并不似传闻中那般温和儒雅,反倒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而他则是做事不慎、也许会引起七皇子的怀疑,以七皇子的性格一旦是有了疑心之后,他今后必然是下场不妙,所以就向刘冶询问对策。
听到李如安的这般描述之后,刘冶却是立刻寻到了机会——让他自己趁机与七皇子朱和坚进行接触、顺势赢取七皇子朱和坚的信任、从此平步青云的机会!
是的,刘冶就是一个本性钻营之辈,并不似李如安所想的那般忠心与感恩,他平日里时常与李如安进行接触,只是因为李如安乃是他所结交的地位最高之人!他平日里时常会把李如安的恩德挂在嘴边,也只是因为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官场同僚们自己有着不容小觑的后台!
甚至,刘冶当初被乱民们裹挟着成为了乱民首领之后,他就已经设想好了自己应该如何出卖这些乱民、为自己谋一个进身之阶!所以,当初李如安进入天水城平乱之后,他才会积极的配合做事,也顺利攀上了李如安这条线!
而今天,他又打算顺着李如安这条线、攀上七皇子朱和坚的关系!
当然,刘冶也不会轻易放弃李如安,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依然是为李如安设想了一些对策!
既然朱和坚怀疑李如安另有所图,那就让朱和坚明白看到李如安所图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就好了!
既然是朱和坚认为李如安难以控制,那就让朱和坚认为自己可以控制李如安就好了!
在刘冶看来,朱和坚所担心的事情并不是李如安的野心,而只是担心李如安得不可确定,若是朱和坚能够确定李如安的想法,哪怕这种想法也许会对朱和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只要是事情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只要是李如安所表现出来的价值能够明显高于恶劣影响,朱和坚就会默许李如安的一切动作。
無盡星河
所以,刘冶就把自己送到了朱和坚的眼前!
……
……

9uuim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攝政大明 ptt-第1064章.各方佈置(二).分享-ke11q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伸手接过李如安的密信,赵俊臣拆开之后首先是随意扫了一眼,态度并不在意。
他早就看出了李如安野心勃勃的表象下,隐藏着严重缺乏安全感与自信心的本质,晾了李如安几天之后,李如安必然会主动联系服软,这是早有预料的事情,赵俊臣并不意外。
扫了一眼密信里的大致内容之后,开头也正如赵俊臣的预想一般,再也不见当初的讨价还价与趁机要挟,反倒是态度谦卑、言辞谨慎,处处强调着自己的作用与忠心,充满了顺服之意。
“看样子,经过这次的敲打之后,李如安已经看明白了自己的正确定位,今后一段时间也可以暂时压抑野心……不过,他目前还有用处,倒也不能把他逼得太狠,以防他狗急跳墙,稍稍敲打之后也应该给他一个甜枣、让他安心了……”
暗思之际,赵俊臣又看到这封密信的后半部分内容,突然间表情严肃了起来——李如安在这里向赵俊臣坦白了全部真相,也就是七皇子朱和坚要求他暗中窥探德庆皇帝御书房密匣的事情。
無良神仙混都市
见到赵俊臣的表情发生变化,张玉儿连忙问道:“老爷,怎么了?李如安的这封密信有什么问题?”
赵俊臣抬手把密信交给了张玉儿让她自己去看,口中则是说道:“这个朱和坚,当真是好生大胆,我可没有他这般的魄力与胆量。”
张玉儿看了密信内容之后,也是表情大变,急声说道:“何止是大胆?简直就是胆大妄为!老爷,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陛下的御书房密匣里隐藏着太多的朝廷机密,这些机密皆是陛下的手中底牌,任是何人窥探了御书房密匣,都会严重触犯陛下的逆鳞,到时候可就是山摇地动了!
李如安窥探密匣的时候一旦是被人发现,必然是要严刑拷打,到时候不仅是七皇子要被陛下废黜软禁,说不定还要从李如安身上牵连到咱们,那可就是大难临头了!只怕是锦衣卫与禁军立刻就会出动!”
说到后面,张玉儿的俏脸上已是逐渐苍白。
事实就是如此,赵俊臣、周尚景、朱和坚等人对付德庆皇帝的时候,固然是可以玩弄心计手段,许多时候也可以占些便宜,但任谁都不敢触犯德庆皇帝的逆鳞,一旦是德庆皇帝掀翻桌子之后,所有人联合起来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赵俊臣伸手拍了拍张玉儿的削肩,宽慰道:“倒也不必担心了,根据时间来估算,李如安如今应该是已经成功偷窥了御书房密匣里的奏疏,若是事情败露被人抓了现行,德庆皇帝在早朝上就应该收到消息了,如今宫中局势依然平静,显然是李如安并没有败露……更何况,以朱和坚的性格,犯险之际必然是留着后手,若是我预料没错的话,今天驻守御书房的锦衣卫之中必然是有他的人,一旦是李如安被抓住了现行,肯定是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会被杀死!”
不得不说,赵俊臣确实是很了解朱和坚的秉性,竟是瞬间就猜到了朱和坚的大概布置。
听到赵俊臣的宽慰之后,张玉儿也是心中稍安。
而且,张玉儿与赵俊臣的思维方式很相似,经过了最初的惊慌之后,她马上就开始思索另一件事情——应该如何利用目前的情况,为赵俊臣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个时候,就需要考虑许多细节问题。
譬如说,究竟要不要牺牲掉李如安,向德庆皇帝告发朱和坚的胆大妄为?若是要牺牲掉李如安,又如何应该保全自己?
又譬如说,究竟要不要把太子朱和堉的真实密疏内容告知于朱和坚?若是要编造一些错误内容告诉朱和坚,又应该是如何编造才能把朱和坚误导向赵俊臣所期望的方向?
再譬如说,以李如安的性格,他窥探了太子朱和堉的密疏内容之后,说不定还会窥探更多的密匣密疏,这样一来李如安手里就拥有了更多的底牌,应该如何让李如安老老实实的交出这些底牌?李如安交出这些底牌之后又应该如何回报他的贡献?
这些问题,皆是极为重要,说不定就会影响到庙堂的最终走势,必须要慎重考虑才行。
暗思之际,张玉儿抬头就想要与赵俊臣商议,却见到赵俊臣的表情间满是沉思之色。
张玉儿知道,自己能够考虑到的事情,赵俊臣必然也可以考虑到,如今赵俊臣必然是正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所以,张玉儿也就没有开口打断赵俊臣的思索,只是默默的自行思索,顺便是等待赵俊臣的决定。
良久之后,赵俊臣的思考终于是告一段落,缓缓说道:“有了李如安的这封密信,咱们想要扳倒朱和坚倒是很有把握,但必须要牺牲掉李如安,同时还要避免德庆皇帝从李如安的身上发现咱们渗透内廷的事情,却是很难操作,而且李如安今后还有用处……
所以,对于朱和坚这一次的胆大妄为,咱们如今还是冷眼旁观最为妥当,朱和坚固然是一个威胁,但也不能为了扳倒他而让自己身陷险地……至于这封密信,咱们暂且留着,今后也许另有用处。”
张玉儿点头同意,说道:“这封密信就是一颗大炮仗,咱们想要引爆的话随时都可以,完全没有要急于一时!留着这封密信的话,咱们手里就掌握了朱和坚与李如安二人的天大把柄,必要时候可以拿出来威胁他们,用处更大!”
顿了顿后,张玉儿继续说道:“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太子朱和堉的那封密疏!究竟要不要向朱和坚泄露那封密疏里的真实内容?还是说要趁机编造一些虚假内容误导朱和坚?
老爷,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决定,李如安目前还在御书房内轮值,但等他离开了御书房之后,朱和坚很快就会与他联系、索要太子密疏里的内容,咱们必须要赶在朱和坚与李如安进行联系之前做出决定!”
赵俊臣这一次则是表情有些犹豫。
若是利用这次机会误导朱和坚的判断,固然是能为赵俊臣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朱和坚也是一个精明之辈,受到误导之后他也许会无意间让赵俊臣占到许多便宜,但也只是一些利益好处罢了,很难让他主动跳入有危险的陷阱之中。
相较于一些利益好处,赵俊臣更倾向于利用这件事情,为朱和坚今后的最终败亡,埋下一个伏笔。
不得不说,赵俊臣会做出这般决定,其实也是受了周尚景的影响。
前段时间,周尚景明明已经成功利用赵俊臣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德庆皇帝的敌视与忌惮,这般情况若是持续下去,周尚景将会有很大概率能从德庆皇帝的手下全身而退、得到善终!
腹黑鬼王俏王妃 悠然一夢
然而,当周尚景收到赵俊臣的暗示、察觉到朱和坚的真实性格之后,依然是义无反顾的返回了庙堂的漩涡中心,屡次出手试探朱和坚的真实秉性、暗中压制朱和坚的上位,哪怕是再次引起了德庆皇帝的敌意与忌惮也是在所不惜!
周尚景的这般做法,固然是也有私心存在,毕竟以朱和坚的性格来看,等他继承大统之后,周尚景的家族富贵延续与朝廷政治遗产,都会受到威胁,但不可否认的是,周尚景的这般选择依然是很有担当、令人敬佩。
至少赵俊臣就很敬佩周尚景的这般选择。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2 樂小米
也正是出于这般钦佩心理,赵俊臣认为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不能只让周尚景顶在最前面。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暂且放弃一些看似唾手可得的利益好处,也是必要的。
情動天下(全本) 九月寒風
想到这里,赵俊臣轻轻摇头,说道:“我思来想去,还是把太子密疏的真实内容尽数泄露给朱和坚为好……我很期待朱和坚获知了这些内容之后的反应!以他的性格来看,眼里是容不得任何隐患的,咱们只要是盯紧一些,说不定就会有意外之喜!”
张玉儿原本是倾向于编造一些虚假内容误导朱和坚的判断,此时听到赵俊臣的表态之后,不由是稍稍一愣,问道:“意外之喜?老爷,玉儿不明白。”
赵俊臣表情莫名,轻声道:“陛下他为了储君废立之事,已经布局了半年有余,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朱和坚已经走上前台,很快就会成为新储君,朱和堉也是人心尽失,很快就会被废黜,这是无法扭转的大势,就算是陛下也无法改变!
然而,因为这封密疏的出现,却是让储君废立之后的局势走向,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若是没有这封密信,陛下对于太子朱和堉就会彻底死心,朱和坚登上储位之后就算是做错了一些事情,陛下也会多些容忍与耐心,但有了这封密信之后,陛下已是深切感受到了朱和堉的迅速成长与忠孝之心,不仅是心中生出愧疚之意,还会记挂着朱和堉的好处,今后对于朱和坚的表现也就会少些容忍与耐心,一旦是朱和坚有了大错,陛下心中就会产生让朱和堉重新上位的心思……也就是说,朱和堉因为这封密信,已是有了东山再起的可能!”
说到这里,赵俊臣面现冷笑,抬头问道:“玉儿,以你对于朱和坚的了解,你认为他发现了这般状况之后,会有何种反应?”
张玉儿神情也是一冷,没有任何犹豫的迅速回答道:“就像是老爷所说,朱和堉的眼里容不下任何隐患,一向都是斩草除根的性子!他一旦是发现朱和堉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必然会……想办法害死朱和堉!”
赵俊臣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就要让朱和坚知晓这封密疏的真实内容,逼他出手谋害朱和堉!而我们则是躲在一旁紧紧盯着,想办法抓到他的罪证!到时候,咱们根本没必要自身犯险,就可以顺利扳倒朱和坚,让他再无翻盘之力!
而且,这般做法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让陛下与朱和堉二人对朱和坚彻底死心,防止他的死灰复燃!说实话,陛下倒还罢了,朱和堉至今也仍然是把朱和坚视为是手足兄弟,实在是让我与他合作之际束手束脚!若是操作得当,朱和堉还会感念咱们的救命之恩!
这项计划的唯一隐患,就是必须要让朱和堉身陷险境,咱们若是出手稍迟一步,他说不定就会被朱和坚害死……但任何计划都需要冒险,咱们到时候尽力而为之余,也只能祈祷朱和堉命硬一些了!”
说话间,赵俊臣的表情很是淡定,毕竟身陷险境的人不是他自己。
张玉儿这个时候更是表情兴奋。
对于张玉儿而言,朱和坚的存在可谓是一柄悬在头上的利剑,随时都会威胁到她的性命。
尤其是她当初险些被朱和坚毒害而亡,只能是假死脱身,至今也只能隐姓埋名、躲在赵府内宅不敢抛头露面,可谓是极为憋屈,如今眼见到赵俊臣有了除掉朱和坚的计划,自然是大喜过望。
见到张玉儿的表情变化,赵俊臣也是面色郑重的承诺道:“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你一直躲在府中内宅,迟早有一天,你会正大光明的成为赵家一员,我也会安排你亲自去见朱和坚,让你亲口告诉他,你一直都还活着,而且还亲手搬到了他,到时候朱和坚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趣!”
对于张玉儿而言,这几句话较之世上任何情话都要动听,一双眸子落在赵俊臣的身上,愈发是闪闪发亮。
但还不等张玉儿多说些什么,赵俊臣就把话题转了回去,继续说道:“如今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李如安向我坦白了朱和坚的秘密,必须要想办法嘉奖于他,也算是敲打之后再给他一颗甜枣、让他安心。除此之外,他也许还掌握着更多御书房密匣奏疏的内容,这些密匣里的每一份密疏都是关系重大,咱们必须要想办法让他交出来……”
死亡詭記 吊絲教父
张玉儿懊恼的看了赵俊臣一眼,但也同样是言归正传,却是蹙眉道:“但咱们应该如何嘉奖他?他毕竟是御书房的管事太监,咱们除非是立刻把他捧上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否则很难让他感恩戴德。”
赵俊臣思索片刻后,突然笑道:“实的好处不行,就给他一些虚假的希望好了!玉儿,你来执笔,给他写一封回信。”
说完,赵俊臣就口诉了密信内容,让张玉儿代笔写了出来——与李如安暗中联络之际,赵俊臣自然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笔迹。
期间,赵俊臣还刻意让人寻来了一篇文章作为借鉴,却是张居正当年所著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冯公预作寿藏记》。
代笔为赵俊臣写完了这封密信之后,张玉儿已是明白了赵俊臣的想法,顿时是赞道:“只希望李如安的学问不要太差,能够明白老爷的信中深意,若是他看明白了这些深意,必然是要受宠若惊了。”
接下来,赵俊臣命人把这封密信尽快送往宫中。
閃婚試愛.名門寵妻
这一切皆是昨晚之后,赵俊臣又问道:“你刚才说有好几个消息,却不知除了李如安的密信之外,还有什么。”
张玉儿再次答道:“首先是陕甘那边的消息,梁辅臣联合厂卫们已经开始出手整顿陕甘官场,想要清除老爷你留下的影响力,虽然有老爷的提前布置,但咱们依然是损失惨重,许多对老爷马首是瞻的文武官员皆是受到牵连,但还没有具体的名单。”
赵俊臣表情凝重,示意张玉儿继续说下去。
张玉儿继续说道:“还有就是,关于同济庙的计划已经布置完毕,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这一次,赵俊臣的表情则是意味深长。
*
时至今日,明眼人都能看出庙堂局势即将要发生大变。
所以,如今也不仅仅是赵俊臣在暗中布局,各方势力皆是有所动作。
就在赵俊臣开始布置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周尚景的府邸之中,周尚景回府之后稍稍歇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命人召来了他的长孙周素海。
……
重生之青雲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