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這是一本歷史

k9bu7優秀都市小說 地球攻略戰 ptt-647、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推薦-kyawq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蛇少,蛇少,你醉了。”
酒保拍了拍仇蛇,后者面前已经是一座用容量三两的白酒杯空杯子搭成的酒杯塔,他面前还放着一杯满满的酒杯,从酒杯塔的造型来看,这一杯应该是塔尖,但是仇蛇看上去已经喝高了,趴在桌上微微打着鼾。
酒保看着这杯酒,一边悄无声息的把酒倒掉然后把酒杯摞上去,一边拍了拍仇蛇,小声叫唤着,仇蛇半醉不醒,一巴掌打掉了酒保的手,“滚!都给我。。。滚!烦死了,一个个都。。。烦死了!”
武尊重生
法師的天下 墨鄉
“蛇少,这还是白天啊,您这样家里长辈又要骂您了。”酒保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并不喜欢仇蛇,但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仇蛇是这酒吧的最大保护伞,也是酒保最大的客户,他不能放着仇蛇不管。
阮文英失败的消息传回仇家之后,举族上下都是一片欢呼雀跃,庆祝家族度过了最困难的难关,唯独仇蛇皮笑肉不笑,原因无他,阮文英失败的话,他的计划就相当于掉了链子,沈浩白珞没死不说,如果阮文英死了,那他买药材的路就断了,到时候家里觉得蹊跷查下去,发现他和家族的对头有联系,浑身是嘴仇蛇他说都说不清。
不过万幸阮文英没死,虽然死了很多手下但是他本人逃回了越南休养生息,他没有埋怨仇蛇没有提供准确的情报,只是跟仇蛇说他现在需要让势力休养生息,暂时顾不上和仇蛇的合作了——仇蛇也理解阮文英的难处,他没放弃合作就已经很不错了,自然而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金牌獵人之全能混混女
只不过这样一来仇蛇他自己的处境就不妙了,仇毅一方打了个漂亮仗,一下子在家族里的声望更上一层楼,自己这边好不容易利用药植的买卖弄出点政绩,这一下就像是星星的光芒被太阳遮掉了一样,随着仇毅的凯旋,屁都不剩了,这下自己还怎么竞选家主?
“而且老头子也更看重林萱那个殭尸脸女,这样下去,我在家族里的位子不保啊可恶,下一代当家的换了之后我该怎么办啊!”
陰司神道閻羅天子 老豆根
仇蛇酒上头了,嘟囔完了猛地起身,狠狠地砸了桌子一拳,酒杯塔稀里哗啦的倒了下来,酒保倒不是心疼杯子,他听到了仇蛇的话,如果仇蛇势危,那么他们这里生意也就兴隆不了多久了,“蛇少,听你的口气,你还没拿下之前说的那个女人吗?”
“啊?”仇蛇听到酒保这么问,顿时觉得眼前这人是在阴阳怪气他,顿时一肚子邪火往上顶,“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啊混蛋!”
你是平成年代日本电视剧里的黑帮小混混吗?酒保也不是吓大的,虽然脸上一副惶恐的模样,但是心里嗤笑着仇蛇,“蛇少,我哪儿敢啊,我、我这不是想跟您出出主意吗,但是蛇少您泡过的马子数量都够组成一个加强排的了,我想在想想,给您提建议,我也是挺自不量力的,啊哈哈哈。。。”
“建议?”仇蛇刚要动手,突然他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小学搞定自己人生里第一个女人开始,无一例外的都是用家族身份来强硬施压的,基本上就没有人敢跟自己说不,甚至那些女主播都巴不得倒贴自己,像现在这样,自己主动出击追一个姑娘,这还是第一次。
不,也不是说追姑娘,只不过是自己以往常用的招数不生效了而已,仇蛇举起的拳头慢慢放下来,“喂,来酒啊,酒!”
酒保立刻清扫了一下桌面,然后给仇蛇倒了一杯度数低的酒,仇蛇一口喝完,“你,过来。”
酒保吞了口口水靠了过去,仇蛇起身跨过吧台揽住酒保的肩膀,“我听说,你追姑娘的手段挺花哨啊,最多的时候你鱼池子同时养活着七八条鱼,说说,怎么办到的?”
我家娘子是女皇 親不待
酒保顿时明白仇蛇的想法了,他压低声音,“这个。。。蛇少,人跟人不能一概而论啊,啊我说的是女人,女人。每个女人的弱点都不一样,因此追姑娘呢,手法也不能一概而论,您得先跟我说说,您要追的这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咱才好给您分析分析不是?”
什么样的人?仇蛇撇了撇嘴,林萱是什么样的人他还真不清楚,说起来自己好像从没有这么费尽心思的琢么该怎么把一个女人泡到手,“从哪儿开始说?”
“那就从您第一眼见到她开始说吧,您要是说不出来那是个什么人,我也帮您分析分析。”
等仇蛇回家已经是下午了,门口的看门外门看到仇蛇回来了立刻给他开门,“蛇少,您这是上哪儿去了,霜长老上午又骂您了。”
“我出去跑药植的买卖去了。”仇蛇说瞎话都不带眨眼的,那真是张嘴就来,不过他也吃了醒酒药换了衣服,身上没有酒气,任谁也看不出来他说的瞎话就是了,“嗯?这个包裹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啊,这个是刚才外门送来的,说是。。。新品的试验药物,要给药房送去做鉴定的,刚送来。”
“那行了,给我吧,我正好要去药房。”仇蛇说完把行李箱大小的包裹收了起来,哼着小调儿朝着药房溜达过去,“霜叔!我回来了!”
“你他妈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外面!”仇霜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地下室传来,仇蛇都习惯了,陪着笑掏出点心凑上去,“霜叔,消消气儿,喏,我给您带了您最爱的糍粑糕。然后您也别骂我了,我这不知错就改嘛,啊对了,外门送来的这一大包需要鉴定的新品药剂,就由我来鉴定吧,你们忙着做新药,你们忙。”
药物的鉴定技能仇蛇也有,直接对着药物用技能就行了,但是如果需要详细分析药物的成分和功效就需要一定的技术和知识了,仇霜疑惑地瞥了一眼仇蛇,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就你?之前让你干这个你老大不愿意,现在怎么?吃错药了?”
“没有没有,霜叔,我这不是。。。”仇蛇看了一眼正在忙的林萱,“这不是想给你们减轻点工作量吗,这种没啥技术含量的活儿,我来就好了。”
仇蛇屁颠屁颠的抱着箱子回自己工位了,林萱看了他一眼,“霜前辈,要不要我。。。”
“甭管他。”仇霜拿起大烟袋嘬了一口,然后捏起一块糍粑糕看了看塞进嘴里,“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猪鼻子插大葱,装相!”
但是事情似乎和仇霜想的完全不一样,仇蛇这一次完全没有磨洋工,鉴定速度虽然比不上林萱,但是依旧完成了工作。
“你今天抽的什么风?”仇霜看着鉴定完毕的药剂,又看了看仇蛇,“丫头,你再抽查几个看看这小子有没有偷懒。”
“诶呀霜叔您就放心我吧,我现在是真的打算好好学习工作了。”
“哼,我信你个鬼。”
林萱在仇霜好仇蛇说话的功夫随便抽查了几瓶仇蛇鉴定完毕的药剂,“没问题,虽然数值上还有些误差,但是误差都在允许范围内,这些都是个人经验的问题了,和鉴定结果无关。”
“我就说嘛,霜叔,你放心好了!”仇蛇谄媚的笑着,但是仇霜对他的固有印象可不会这么快改观——二流子变正经人,就用了一上午,鬼才信啊。
末世精靈皇 and點
“你小子今天吃错了药了?”仇霜一脸地铁老头看手机.jpg的表情看着仇蛇,后者微微弯着腰,挠着头只是不停地傻笑啥也不说,仇霜瞪了他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仇蛇毕竟是他徒弟,也是他选的之后接手药房的人,虽然仇蛇之前听不争气的,但是如果他现在能改过来这些臭毛病,那仇霜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说过,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仇蛇,你可得坚持啊。”
“是是,那肯定的,啊对了,霜叔,林小姐,咱们去吃个饭吧,也到饭点了。”
林萱看看表——地下室里看不到外面的阳光,只能看表来判断时间,确实到了晚上饭点了,但是仇家并不是家族聚餐制,平日里没有庆祝活动,都是类似于自助餐一样的流水席,随来随吃,随吃随走,因此并不急于这个时间就去吃饭,“不了,前辈要去的话,你跟前辈去吧,我先等等我朋友,顺便手头上的试验还没做完。”
“我估计今天你那俩朋友他们没空了,刚才我听说他们在和仇毅还有家主他们商量事情,这么久了还没出来,估计晚饭也会让人送去,不会出来吃的。”仇蛇早就准备好了,想都没想的就说道。
林萱皱了一下眉头,给白珞打了念话,果然和仇蛇说的一样,她和沈浩正在和仇囚商量对付阮文英的事情,今天的晚饭无了。
鬼妃重生:誰敢動我夫君 寒羽熙
“说起来林小姐,咱们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呢,现在咱们都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是合作伙伴了,一起吃个饭不要紧吧?”
林萱看了一眼仇霜,确实,仇蛇这个人虽然自己并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他这人光是看着就让自己不舒服,但是既然现在已经和仇家是合作关系,自己也不能太各色,人际交往也是很重要的,“那好吧,既然这样咱们现在就去吃晚饭吗前辈?”
“啊,既然林小姐答应要来要不然我在外面定个饭店吧?这个安全区的饭点我都熟,霜叔,林小姐,你们想吃什么?”
首席的抵債情人 染之
林萱还没觉得有什问题,既然仇蛇这么问了,她就直女思维开始思考要不要吃点YN特色菜系了,但是仇霜人老成精,一撅屁股他就知道仇蛇要放什么屁了,他算是明白了仇蛇今天这么主动热情的工作为的是啥了。
不过仇霜也有心让仇蛇和林萱关系缓和——他确实根绝仇蛇的举动猜出了他对林萱有心思,但是他没想到仇蛇是打算通过和林萱结婚达到和林家联姻这一层,仇霜就想到了仇蛇想和林萱缓和关系,也许想发展一下合作关系之外的私人感情,但是林萱又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仇霜觉得就算是仇蛇应该也没办法这么快把一个对他满是恶感的姑娘泡到手吧?
“你们想吃什么呢就点什么吧,我老了,都吃过了,随便弄点就行。”仇霜说道。
“那就和前辈说的一样,随便就行。”林萱跟仇蛇说道,后者两根手指朝林萱敬了个礼,笑露八颗齿,“好嘞,交给我了。”
而另一边沈浩和白珞还在和仇囚仇毅以及几个仇家长老讨论应该怎么对付阮文英。
阮文英没死,这事儿是板上钉钉的,虽然他很多部下交代在仇家的地盘上了,但是他们的三艘城市战舰已经完成修复,阮文英手下的人手补充肯定也已经完成了,仇毅手托着下巴,“我的建议是现在就不等了,立刻主动出击,咱们现在又不是只有泷壶号一艘战舰,咱们现在也有三艘了,三对三咱们不吃亏。”
異世之佛魔煉情
“但是问题是应该怎么对付阮文英。”沈浩举手说道,“我们之前迎击阮文英,那算是迎击入侵者,但是现在我们如果主动出击,那这就相当于入侵别人了,越南人会不会把咱们当敌人看?”
如果芈麒在场的话肯定会给出肯定的回答,但是现在他不在,沈浩也还没有把这边的事情跟他说。
“我们不主动进攻敌人的安全区,我调查了一下,阮文英的主要势力是在野外的,他占领的安全区只有一个,在那个安全区周围有一大片水田和平原,那里是他们的主要基地,我们要去的就是那里,直接把阮文英干掉就可以了,越南人骨子里还是欺软怕硬的,我们干掉阮文英这个领头羊就相当于推翻阮文英势力了,之后咱们就撤退回来,或者一点点的从北往南推进战线占领他们的安全区就可以了,长老们觉得怎么样?”
仇毅这么说道,但是他说得简单,丝毫没考虑到现实状况——不能说完全没考虑到,只能说还是有想当然的成分在里面,这份计划看上去没问题,但是里面诸如‘越南人骨子里欺软怕硬’这种主观印象判断必然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仇毅是没想到的。
但是就是这样的计划,在仇家的长老们看来,问题确实不大——虽然他们不想喝三仙教合作,但是对付阮文英这事儿上仇家内部意见是统一的,仇囚看了看长老们都没意见,“那大方向就这么定了,仇毅,去制定更详细的计划吧,咱们尽快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