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道人賦

精彩都市言情 道人賦 愛下-第一百五十五節 靜極思動讀書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日暮初雪,梨花压枝,不觉又到了年终岁尾。
自从有了蕴含着无穷至理的造化秘境,众亲传与各位长老、执事全都得了一处绝佳的参法修行之地。
因此虽然只过了两年多的时间,这些闲云观核心人物的修为居然尽皆节节攀升,就连对修行最不上心的石鹤都有了堪比元婴后期修士的实力。
这里还要单说几句,咱们这位丹堂主事虽然在丹性药理上极有天赋,但是修行资质实在一般,想要依靠自己的能耐踏足七转境界纯属痴心妄想。
陈景云与聂婉娘怜其劳苦,这些年已经数次为他提升修为,今次陈观主入得九转境界,更是煞费苦心地用了个无中生有的逆天之法,居然硬是在石鹤的泥丸宫里种下了一点玄光!
如此一来,石鹤的境界虽然再难提升,但却真的是想死都难,以后尽可以将大把的时间用在凝丹炼药上,从此安安心心地为闲云观“当牛做马”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已经立在了当世巅峰的陈观主自然不会忘了众乡亲。
这两年他可没有闲着,除了抽空为余骨炼制了几样攻守兼备的玄阶灵宝之外,余下的时间里倒有大半是在带着石鹤钻研丹道。
天心造化境界自是非同小可!于是一种名为“回春造化丹”的宝药便应运而生。
此丹非但在延寿一途功效不下于当年的“妙莲延寿丹”,更有回春之能,这也让陈景云再不用凭着大神通去强行提升村中老人的境界,逆天之事不可做的太多,否则后果难料。
虽然回春宝丹炼制不易更兼耗费巨大,但是陈观主才不管这些,对于自家人他可是大方的紧,一番不惜血本的投入之下,此时的牛家村中哪里还有老态龙钟之人?
柴二蛋那日折返伏牛山,刚一推开家门,便见一名年纪大约三四十岁的青衣妇人正在自家灶台边上忙碌,定睛细看时,立时惊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妇人大叫一声:“我地个亲娘嘞!您老人家怎么变得比我还年轻啦!”
牛家村人并不晓得“回春造化丹”是何等的惊世骇俗,他们眼中的“云哥儿”向来无所不能,让人年轻个几十岁算得了什么?没准哪一天就能炼制出能让灵猿仙师起死回生的丹药呢!
姬桓在得知了师门中出了惊世宝药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回了伏牛山,老皇帝姬安这些年虽然吃了不少灵丹妙药,但是修行资质实在太差,如今已是行将就木。
对于姬桓所求,陈景云自是乐得成全,又见姬桓因为忙于世俗中事,以至于修为停步不前,便许他除了可以在造化秘境中修行之外,每年还能随着众亲传一同前往蓬莱仙山闭关数月。
海外蓬乡对于姬桓来说自然不是秘密,虽然早就心生向往,但是一个闲云观外门首徒的身份并不足以让他得此机缘。
如今得了陈景云的许可,姬桓自是大喜过望,区区人间帝王的身份又如何比得过长生久视?
若有可能,他早就想推了身上的一应俗务,不用别的,只需在他当年居住的村外竹林中再起一座草庐即可。
闲云观如今早已经摆脱了修行资源奇缺的窘境,因此陈景云今次并不打算再行资敌之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除了轩辕氏和涂山氏各得了一颗宝丹馈赠之外,剩下的丹药全都被他留在了手中,就连聂婉娘想要用“回春造化丹”在北荒修仙界做些文章的提议也被拒绝。
当然了,依着咱们陈观主的性子,今次既然炼出了这等玄奇宝丹,自然要去老友面前显摆一番,想着自己多年未曾出山行游,于是便动了游历三族的心思,至于第一站嘛,当然要去北荒。
观主大人静极思动,众亲传自然都想跟去增长见识,怎奈闲云观如今家大业大、诸事繁杂,众人又都不愿放弃在造化秘境中快速提升修为的机会,因此两相权衡之下,到最后居然没有人随着陈景云和纪烟岚一同北去。
……
与莲隐宗相比,许究更喜欢乙阙门的氛围,后山的纯阳五行大阵玄妙异常,每次入阵都能令他小有收获。
潮音洞中备下灵酒无数,温易安与凌度等人又都与他平辈论交,平日里饮酒畅谈时也是只论交情不谈修为,这让许究在参详《青莲剑经》之余大感胸意舒爽。
自从成为了莲隐宗的第六位大能境修士之后,傲莲峰自然重新变成了一块香饽饽,以至于每到招收弟子之时都会被踏破门槛。
奈何门人弟子虽然招纳了不少,但却没有一个可以与闲云观的四代弟子相媲美,便是早已入了元婴境的亲传弟子罗素恐怕也非是彭逍等人的对手。
想到偌大的闲云观里如今也只有四名四代亲传弟子,许究便觉得广收门徒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正在腹诽老天不公竟使人族英才尽归天南之际,许究忽地眼睛一亮,连忙身化遁光冲出了洞府,却是他的识海之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座并不起眼的山丘之上,陈景云正一边梳理着灵聪兽脖颈下的柔毛,一边饶有兴致地扫量着不断涌向脚下那座城郭的苍山福地百姓。
城郭中央的青石广场上,几名凭虚而立的结丹境剑修目光如电,几十个筑基境修士则是各执法器,依次测试着场中少年的资质与根骨。
得失之间,众生百态不一而足,今日恰逢乙阙门遴选弟子,一旦过了初选,最差也能混一个杂役弟子的身份,若是能被剑仙看中时,那便是一步跨入仙门,从此再非凡人!
看着那些或激动欢呼、或黯然饮泣、或昂首四顾、或捶胸顿足的少年人,纪烟岚不由唇角微翘,之所以会有这样喜人的场面,全都得益于温易安的生搬硬套。
天南国的皇家武院遍地开花?那我苍山福地自然要有神仙学堂!
闲云观不是一直在布武天下吗?那咱乙阙门自然也要遍传练气功法!
一番照猫画虎之下,再经过数十年的不断沉淀,苍山福地的修行底蕴早非从前可比,招纳弟子之时也越发的精益求精。
“易安这些年做的不错,此法若在施行百年,乙阙门定能成为修仙界中的超级宗门,称霸北荒南陆亦非难事。”陈景云含笑言道。
“是呀,单就这样招纳门人的场面,我也只在游历中州之时遇到过三两次,不想今日却能在自家地头见到!
遥想乙阙门当年,我兄长虽然立志要壮大宗门,但却事事受阻、处处碰壁,现在思之,着实令人感慨唏嘘。”
见到纪烟岚目露哀伤之意,陈景云从旁劝慰道:“大舅哥一世人杰,即便身陨也必英灵不泯,如今乙阙门已然独霸一方,他若泉下有知,必定欣慰。”
纪烟岚闻言目露感激之色,乙阙门能有今日的兴盛,根子全在陈景云一人,正要说话时,道念之中却忽地映出了许究的遁光。

29k4q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起點-第一百四十七節 劍走偏鋒熱推-5xsky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又在妙莲峰上耽搁了两日,纪烟岚终于动了前往紫极魔宗的心思,于是便请三宗大能一同起身。
遮天莲台不入穹顶罡云,而是带着骇人的威压专往名山大川巡游,七位大能境修士气机稍显,所过之处沿途各宗尽皆大开山门,更有众多元婴境修士道左恭迎。
中州盛景绝不是贫瘠的天南之地可比,季灵等人霸占着莲台上的一座高亭,俯瞰着下方的如画河山,心中除了赞叹之外,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其中。
不愧是陈观主的徒子徒孙呀,一个个的都免不了有些小家子气,见到人家只几个元婴境修士就能占据一座上好的修行道场,皆不由打心底里往外泛酸水儿。
“弟子观这些北荒宗门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却因何每家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小师叔,您既然常年往来南北,想必知晓其中缘由。”姬倾城托着香腮,故作不解地问道。
柴斐心中好笑,胖脸上作出一副微怒的表情,哼道:“臭丫头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竟还敢来套我的话,真是皮痒了!”
孟不同此时也来凑趣,嬉笑着为季灵与柴斐斟上一盏灵酒,言道:“小师叔,我等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理出一些症结,只是在大势上还有些看不通透。”
一旁的彭逍正与彭遥一同观景,见柴斐笑而不语,于是接话道:“一株大树已经有了五条粗枝,荫盖之下,其余枝叶共生尚可,想要出头却难。”
“唉,就是这个道理,那个什么大化天魔道就是例子,它若是一个正道宗门,想必还有几分希望,只可惜生在了魔门的枝杈之下,自然难有善终。”彭遥轻叹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嘻嘻!好在师祖他老人家早有先见之明,将咱家这株幼树种在了北荒之外,虽说土地贫瘠了一些,却终究能够见到日头,免了被遮掩的命运。”姬倾城嬉笑着道。
“小师妹所言甚是,不过这还只在其次,我倒觉得……”
眼见着几个小的越说话越多,一直悠然品酒的季灵拿指头敲了敲案几,警告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全都老实呆着,再敢胡说八道就把皮给扒了!”
四个小的当年可没少在自家五师叔手底下吃苦头,闻言各自缩头,皆做一副用心赏景状。
遮天莲台上的另一片亭阁之中,诸位大能境修士品茗闲谈之余自然也把彭逍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只见文琛抚掌笑道:
“哈哈哈!小猢狲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句句切中要害,单就这份见微知著的本事,我妙莲峰上的那些小辈就差得远了!”
百里尘舒亦是心中艳羡,随声附和道:“师兄说的是,几位小友钟灵俊秀,皆为人中龙凤,烟岚妹妹,闲云观里有这样出众的弟子,也难怪你要将他们带出来增长见识。”
纪烟岚最喜旁人夸赞自己的弟子,闻言却故作愠怒道:“小辈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胡乱议论北荒大势,今次回去之后定要严加管束!”
昙鸾、巧鸳二人见她这般口是心非,皆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许究与林朝夕亦自莞尔,唯独释海禅师黯然一叹,他这一脉人才凋敝,后辈之中竟无一人能与彭逍等人比肩者。
遮天莲台行的虽缓,但也远超寻常座驾,如此又过了小半日,太虚山已然遥遥在望。
……
十年羈絆
我的女友是蝶仙
魔门圣地气象非常,自然不是沿途所见的宗门可比,随着遮天莲台的到来,离恨魔宫之中随之响起了苍凉的礼乐,待到守山法阵徐徐降下,玄悲子早带着一众魔宗修士迎了出来。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纪烟岚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以在众人相互见礼之时,她则立在莲台之上并未移步,还命孟不同把那个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宗修士提了过来。
网王之魅惑乱天下 残夜血魅
一众紫极魔宗高层此时尽皆心惊,想不到莲隐宗今次居然出动了三位大能,其立场之坚不言自明,再算上昙鸾、释海与林朝夕,这阵势,实是多年未有。
犹在与林朝夕寒暄的玄成子一见那名魔宗修士,立时气的须发皆张,大骂一句:“好一个大化天魔道奸细!原来是你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魔宗与闲云观的争端!受死!”
眼见着一道魔影自玄成子的天灵处骤然跃出,直奔那名修士而来,纪烟岚冷哼一声,眉心处剑光一闪,那道魔影就已经被剖成了数段,随后湮灭于无形。
“好胆!玄成子,本尊面前你休想杀人灭口!”
通过刚才的道念交锋,玄成子已经知晓了纪烟岚的心剑锋锐,暗叹一声之后,目露悲愤之色,答道:“纪剑尊勿恼,此番大化天魔道设下奸计,目的就是让你我两家成为死敌。
虽然奸计最终并未得逞,但我魔宗修士也因此损失了数百精英,就连我这弟子也险些命丧曲炼裳之手!”
众人见玄成子说的凄凉,都把目光转向了他所指的杀千幻,见杀千幻虽然表面无碍,但却神魂萎靡,显然已经伤了本源。
场中之人哪个不是经年老鬼,不用想也知道紫极魔宗已有低头之意,否则也不用演上这么一出无用的苦肉计。
瞥了一眼立在玄成子身后的杀千幻,纪烟岚脸上寒意更浓,周身气机也随之节节攀升,好半晌似才强压怒火,指着玄成子道:
“你当本尊是三岁的孩童,还是觉得我闲云观没有搜魂之法?事实摆在这里,岂容你来狡辩?”
“纪烟岚,休要欺人太甚!紫极魔宗若是真想对你天南不利,就不会只派出这样一个小角色,若非我魔宗今次确有失察之责,又岂会容你在此放肆!”
玄坤子此言一出,场中气氛立时一僵,文琛、许究面色阴沉,昙鸾、释海压后一步,林朝夕古井无波,百里尘舒目光闪烁。
随心
“锵!”的一声,纪烟岚执剑在手,三尺青锋直指玄坤子,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言道:
“玄坤子,你在我家那位眼中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如你我战上一场,且此战无论输赢,我都扭头就走如何?”
此言一出,文琛与昙鸾、许究尽皆心下一突,他们三人对纪烟岚知之甚深,知她已然起了杀念,心中皆道:
丑女如菊
“不想刚刚几句话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不过事已至此,就看玄坤子的反应了。”
而玄悲子等人此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到纪烟岚居然剑走偏锋、不再纠结,莫非早就打了息事宁人的主意?
魔宗众人之中,只有杀千幻在纪烟岚话音未落之时就已经寒毛乍起,且还惊出了一身冷汗!
眼见着玄坤子就要张口答应,连忙传讯玄悲子道:“掌教师伯,此女已经动了杀心!切莫忘了闲云子的道器分身!”
星月之子
玄悲子闻言面色大变,知道纪烟岚若与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合力,玄坤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哈哈哈!纪烟岚,旁人敬你,那是在给闲云子脸面,本尊今日就让你知道何为——”
“玄坤!退下!”
原本将要御空而起的玄坤子乍闻自家师兄的这声断喝,不由心头一紧,他们师兄弟感情甚笃,玄悲子等闲不会对他疾言厉色!
恰在此时,远天处忽地飞来两道遁光,众人以道念察之,却是遁世仙府的齐道痴与另一位元神境修士联袂而至。

nzmu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四十三節 去打文琛的秋風看書-lteke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目送着收敛杀机遁身离去的许究,纪烟岚微微点头,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明白陈景云当年为什么不愿意让文琛与昙鸾、许究三人卷入太深。
却是这几位都把情分、恩义看的太重,到时南北决裂、杀伐对阵之时,三人虽然心向天南,但是身处其中定然要受到万般的煎熬。
好在闲云观如今大势渐成,文琛他们到时候只需作壁上观、两不相帮即可,这恐怕也是陈景云为何在聂凤鸣大婚之日对几人坦诚相告的最大原因。
“师娘,弟子多年未至北地,也不知道山下灵宝阁中又有什么好东西,这便带着遥儿和倾城一同前去搜刮一番。”
看着季灵那副财大气粗的模样,纪烟岚挥了挥手,让她们自去寻找乐子,今次北来本就意在游玩儿,弟子们想干什么她才不管,只要不脱出老祖宗卫九幽的道念范围即可。
季灵三人离去之后,彭逍因为心里惦记着乙阙门藏书阁中的海量书简,便也生拉硬拽地拖着孟不同一起告辞离去。
至于剩下的十几名观中高手,一则觊觎洞府中的磅礴灵气,再则也都想在祖师当年的修行之地沾沾仙气儿,于是便都打着看管那名早已经被封了六识的魔宗修士的幌子,赖在洞中修行了起来。
东方鱼肚白时,昨夜未得师姑召见的温易安早早地便携着莫伤秋一同来到弈剑峰问安。
纪烟岚昨夜一直心有感怀,倒还真把师侄忘在了脑后,此时察知他二人来在了洞外,这才一拍额头起身行了出去。
挥手拂起了大礼叩拜的两人,又在满心忐忑的莫伤秋身上扫了几眼,纪烟岚这才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之后对温易安道:
“易安,修行一途并无捷径,师姑观你近来修为又有长进,但是根基却已稍显不稳。
既然没有婉娘那样的福缘与资质,那你便需学你许究师兄那般,既要有一往无前之心,也要稳扎稳打,切莫急于一时。”
穿越之聖手醫妃
————
“师姑教训的是,这点儿自知之明弟子还是有的,聂师妹非但修为高深更兼智计无双,南北两家由她统御才是宗门之幸,且弟子也非妄自菲薄之人,日后自当勤苦奋进。”
见温易安说的恳切,纪烟岚含笑点头,从指间纳戒之中摄出了一枚玉简,言道:
小園春來早
暗黑魔导师 吃素的老虎
“你能有这样的心思,师姑也就放心了,这枚玉简之中记录了我在临近大能境时的修行感悟,你需仔细揣摩、引为借鉴。”
鬼在你背后
六合门
温易安闻言大喜过望,他如今虽说修为不俗,但却多是仗着纯阳五行大阵提供的助臂,如今得了这枚玉简,只需按图索骥,自然能将根基铸的方正且牢靠。
躬身接过玉简,以神念稍加探查,温易安的嘴可就已经乐的有些合不拢了。
纪烟岚所修剑道虽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万年以来,能够以剑入道者,放眼整个北荒只她一人而已,是以温易安手中的这枚玉简在天下剑修眼中当可称之为——倾世之宝!
又自闲叙了几句之后,温易安这才问起纪烟岚今次因何要带着一众门人前往莲隐宗,纪烟岚也不瞒他,便把紫极魔宗派遣精锐修士冲击苍山大营,导致闲云观武修身陨一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该死!紫极魔宗欺人太甚!师姑既然要去兴师问罪,那我这便点齐剑煌山高手一同随往!”
纪烟岚含笑摇头,摆手阻止了欲要召集门人的温易安,言道:“此中还有一些隐情,待到日后再与你详说,今次乙阙门置身事外即可,不必太过招摇。”
一听说内中还有隐情,温易安这才熄了心中怒火,想想也是,凭着闲云观今时今日的实力,如果真要有所动作,定然会是石破天惊,师姑又岂会带着徒子徒孙好似郊游一般前来北地?
逆天劍歌 本少為雪
“对了易安,除了小五和小六以外,逍儿他们还都没有能够自由出入中州的身份玉牌,我记得许究早前曾经留在门中一批,你且取些过来。”
待到温易安领命而去,纪烟岚这才笑着对莫伤秋道:
都市魔仙 一超
“易安在门人弟子面前虽然随和内敛,但是他的性子我岂不知?也亏得你能受得了他,他若惹你不痛快时,尽可说与我听,我也正好可以称量一下咱们温宗主的斤两。”
莫伤秋从前也曾做过一门尊长,心机手段自是不缺,但在纪剑尊面前却只敢陪着小心。
此时一听纪烟岚似乎有了想要教训温易安的意思,于是连连摆手道:“温师兄待我极好,师姑还请饶了他吧!”
“既然你说极好,想必不会有假,我这当师姑的也不小气,就把这件护身宝钗赏给你吧。
不过我这宝物可也不是白送的,自今日起,就把你那些无用的小心思都收了吧,莫让本尊心烦。”
浮沉巅峰 周李
纪烟岚说到最后已经自称“本尊”,这一下却把莫伤秋惊的是魂不附体,想要跪地认错时,却又发现身子僵直,丝毫也不受自己的控制,惶恐之间连忙告饶道:
“弟子知错了!今后再不敢胡乱插手宗门事务,请师姑恕罪!”
無良女相 小阿佐為
“行了,不必太过紧张,若非婉娘托我将你点醒,我才懒得去管你们这些琐事。
只是婉娘那丫头素来眼中揉不得沙子,今次碍于诸般情面才肯轻轻放过,她若真想整治你时,我也救你不得。”
一席话直把莫伤秋听的是汗透脊背,连忙恭声保证道:“弟子谢过师姑提点,回头就把昔日的门人弟子都从那些紧要的位置上撤换下来。”
“嗯,你能有此明悟,倒也没有枉费我的一番口舌,下去吧。”
等到温易安取了身份玉牌折返回来时,左右不见莫伤秋的影子,以神念察之,见她已经回了浮空仙岛,不由奇道:“莫师妹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也不等我回来?”
纪烟岚闻言莞尔一笑,修为到了她此时的境界,自然不会将这些争权夺利的小事看在眼中,况且有聂婉娘从旁看顾,谁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以道念召回了季灵等人,命彭逍他们到温易安处领了身份玉牌,再各自将一滴精血滴在其上,如此就算是得到了通行中州法阵的凭证。
临行之前,纪烟岚又吩咐温易安把自己将要带人前往紫极魔宗讨要说法的消息传播出去,之后便架着遁云,带着徒子徒孙们一同去打“丹圣”的秋风去了。

3e37b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三十節 聶婉娘分身北去會魔頭分享-15352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绝域荒漠深处,此时正有一队修士在亡命奔逃,只看众人施展的御空身法以及衣着打扮,就知道这些人乃是闲云观武修。
断后的修士身形壮硕、气机凝实,显然已经有了五转上境的修为,遁行间不时回望,见那十数只衔尾追杀的魔鹏已然越来越近,脸上不由露出焦急后悔之意,眼中则是战意凛然。
“牟老九!一会儿老子带着弟兄们结阵御敌,替你挡住魔物,你需将此次交易所得以及那些魔鹏卵全数带回山门!
哈哈!兄弟们的家小你以后也一并照顾着吧,咱们今次功劳不小,就全都便宜你这混蛋了!”
断后武修的一席话立时引来了一阵笑骂声,却唯独遁行在最前头、身法也最轻灵的牟姓修士咬牙切齿,回头叫骂了一句:
“去你娘的!老子就知道你姓佘的没安好心,你们在这里两脚一蹬倒是轻松,老子下半辈子还能活吗?”
“行了!莫再叽叽歪歪,今次是老子们贪心作祟,引来杀身之祸也是咎由自取,记得逢年过节多给弟兄们上些灵烟灵酒!”
佘姓修士说完此言,眼中忽地泛起一片暴戾之色,手中灵兵一摆,高喝道:
“众兄弟听令!随我结下玄武杀阵!今日便是身死,也不能让这些扁毛畜生好过!”
其余几人闻言应和一声,便将随身灵宝尽数御出,唯独那名牟姓修士双目赤红,头也不回地往东便走,看其瞬间加速的遁光,就知此人已经催动了燃元秘术。
此时领头的魔鹏一见这些贼偷居然不再奔逃,反而结成了阵势拦在前面,又感受到鹏卵的气息越来越远,不由得唳鸣一声,挥翅便扇!
这一声唳鸣实可谓惊空遏云,结阵的七人之中除了佘姓武修未受影响之外,余者皆觉耳膜生疼头晕目眩,有两个修为弱的更是耳鼻流血模样凄惨。
不过好在几人精修武道、肉身强横ꓹ 这才勉强不乱阵脚,纷纷收摄心神咬牙坚持ꓹ 御使灵宝抵御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小风刃。
玄武杀阵防御之力惊人不假,怎奈那只为首的魔鹏竟然有着不下于元婴境修士的实力,是以这场激斗只进行了不到盏茶功夫ꓹ 七名武修便已人人负伤,整座杀阵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噗!”地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ꓹ 佘姓修士的脸上已经呈现一片灰白之色,手中灵兵也似重若千斤ꓹ 再没了之前的灵动。
“哈哈哈!老子是不成了!这就先走一步ꓹ 到下面去给哥儿几个探一探路!”
佘姓修士此言方落,其余六人也都纷纷大笑出声,竟是各自开始拼命鼓荡周身气血,看样子就知道是要行那与敌携亡之事!
岂料就在此时忽有一道遁光携着风雷之势自天际处狂飙而来,来人清啸一声,便已拦在了七人身前,而后曲指连弹之下ꓹ 竟然同时御着十数柄小巧的灵刃抵御住了魔鹏的诸般攻势。
第九號特派員 官場小阿貍
却见来人身材消瘦、面色阴冷,看其衣着样式以及腰间的青玉腰牌ꓹ 便知他是赏罚堂的一方主事。
七名武修自然认得此人ꓹ 见他今次亲至救援ꓹ 不由得皆在心中叫苦不迭ꓹ 原来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几十年前曾与暮如雪齐名江湖的“小刀”幽幽儿。
如今的幽幽儿可再非当年的江湖草莽ꓹ 非但身具六转上境修为ꓹ 更被聂凤鸣委以赏罚堂西域总管一职ꓹ 可谓是位高权重。
此人又是一个心思阴沉的,混不似与他同样修为的副总管“人屠子”申平那样好说话ꓹ 惩治犯错门人时又素来讲究从严从重,是以西域之地的闲云观武修全都怕他。
知道此时不是伏地认错的时候,佘姓修士与其余六人连忙各自安抚气血、吞咽灵药,之后又自加入了战团。
有了幽幽儿的加入,场中局势立时稳定了下来,虽然幽幽儿的修为并不足以灭杀鹏王,但是防守却是足够,而且他的十几柄灵刃实在刁钻,分合伏击之下,居然被他连斩了四只魔鹏。
而那只鹏王也已经战红了眼,竟是不管不顾一味强攻,看样子就知道是在拼命。
鬼不走門——鬼吹燈同人 殘笑天
不过可惜的是,今日之战怕是注定要以魔鹏一方的败亡而告终,因为此时东方忽地又有遁光疾来,为首之人所携威势并不比幽幽儿弱上分毫。
……
眼见着那只鹏王带着七八只受伤的魔鹏唳血而走,劫后余生的佘姓修士与另外六人立时瘫坐在沙丘上大口喘气。
一等帝妃
赶来驰援的申屠抬手将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牟姓修士丢入人堆,而后哈哈笑道:
“好你个佘三泰!真他娘的胆大包天,居然只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敢去掏魔鹏的老巢,竟还他娘的运道极高,真被你们给成功了!哈哈!今次个个都有功劳,应当好好奖赏!”
一旁的幽幽儿闻言冷哼一声,而后阴侧侧地道:“奖赏?哼!袁四爷当日立下规矩,严令前去西荒的商队只许沿着守山灵兽以魔威划定的路线往来行走!
尔等今次非但不听号令,竟还晚了三日归期,八十火鳞鞭的惩罚谁也别想逃掉!”
此言一出,方才连死都不皱半下眉头的佘三泰等人立时哀嚎出声,赏罚堂的火鳞鞭可不是那么好挨的,若是真的挨上八十下,没有半年的将养休想下床。
“行了老幽!你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是谁一见商队迟归便急吼吼地跑来接应的,就连总堂讯玉都来不及接取。
嘿嘿!要么怎么说这几个小子运道好呢,这是总堂传来的消息,你看看吧!”申屠一边说话,一边自怀中取出讯玉交到老友手上。
幽幽儿略带疑惑地接过讯玉,心念一扫,就将内容看了个完整,而后那张万年僵尸脸上居然破天荒地有了笑意,对申平道:“兹事体大,你我需得速速归宗听候差遣。”
而后又对佘三泰等人道:“二爷喜事将临,确实不易过多刑罚,方才听牟成禀报,说你们今次收获了十几颗魔鹏卵,此物倒是稀罕,当可充入礼单。”
混沌狂尊
枕上桃花:妃子難惹 小豬柔柔
言罢身形一动,竟是当先走了。
佘三泰等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直到在归途中从申平口中得知了聂凤鸣将要成婚的消息之后,这才恍然大悟,皆不由暗道一声侥幸。
类似这样的事情,这些日子发生了不少,闲云观的几位圣尊今次亲往海外,为的是替聂二爷下聘,这个消息一出,闲云观武修自然要奔走相告。
聂二爷是谁?那是武尊亲传、忘忧宗主的亲弟,更兼赏罚堂正位!天下武修若要论起仰慕崇敬,那么自然非观主大人莫属,可若论起敬畏之意,便连聂婉娘都要排在聂凤鸣之后。
鬼王,你牙齒癢癢了? 黑玫瑰
煙水寒
皆因聂凤鸣为人最是中正,麾下修士最重规矩,雷霆雨露、恩威并施之下,赏罚堂早把一众天南武修归拢的老老实实。
今次聂凤鸣大婚,众武修自是无比重视,各处管事尽皆绞尽脑汁地准备贺礼。
礼品无需多么贵重,但求能够合了聂二爷的心意,若是二爷能在高兴之余把规矩稍稍放松一些,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
剑煌山这边的情形与天南类似,闲云观如今财大气粗,乙阙门这边时常要被接济,因此礼物一事便伤透众剑修的脑筋。
好在剑煌山下就有一座灵宝阁分堂,温易安与凌度等人穷搜灵宝阁,这才整备出了几样稀奇之物。
许究这些年无事就会赖在剑煌山不走,陈景云当年布下的纯阳五行大阵玄妙异常,许究此时虽然已是大能境修士,但也能够从中受益。
况且魔克礼此时还在剑煌山中苦等,虽然中规中矩未见他去行什么鬼蜮伎俩,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许究认为自己有义务替陈景云把这位“债主”看好。
而前日在温易安口中得知了聂凤鸣将要成婚的消息之后,许究自然也想前去祝贺,怎奈又怕坏了陈景云与天机老人当年定下的规矩。
正在许究暗自踌躇之时,聂婉娘却忽地驾临了剑煌山,之后非但向许究下了请柬,还请他将另外两份请柬转呈至文琛与昙鸾手中。
感受到了聂婉娘周身涌动着的磅礴威压,许究自是吃惊不小,问询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位聂师妹竟也进阶成了大能境修士,而此刻立在他眼前的不过是一具类似“惊云刃”的道器分身罢了。
许究对此极受震撼,心知聂婉娘也定然是如陈景云那般于化外之地渡过了天劫,否则天南与北荒相距不远,各宗法阵必有感应。
科技文明入侵者
既然得了聂婉娘的邀请,许究自然再无顾及,谁都知道闲云观如今乃是忘忧仙子当家,她的邀请,便是闲云武尊的邀请。
目送着替自己跑腿儿的许究飘然远去,聂婉娘的目光扫向了后山的一处精舍,那里正是魔克礼的客居之处。
一旁的温易安顺着聂婉娘的目光看去,知她此来定是为了解决此事,于是以神念传音道:
“聂师妹,这老魔今次古怪的紧,居然只身前来不带半个侍从,且我观他嘴上虽然催促的厉害,说是想要与闲云师叔见面,但是这些时日下来,却似住的越发安心了。”
聂婉娘闻言浅笑回道:“似这等奸猾老鬼得心思又岂是那么好揣测的?师兄且与嫂子去闲云观中帮衬一二,老魔这里自有小妹应付。”

bono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道人賦-第一百一十九節 煉寶分享-ro3ut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却说众人闲坐云头,在这片海天奇景之中畅饮了一番,兴致极高的老龙舜易于席间尽说一些上古之时的奇闻轶事,直听得陈景云等人神往不已。
宴至最后,舜易一口饮尽杯中灵酒,对陈景云道:“我知老弟炼器的本事,也知你乃当世阵法大家,不过此番所行之事非同小可。
是以咱们不出手时还则罢了,出手定要不留余地,免得生出变故!我这里藏有一册上古天宗秘典,内中不乏阵道真解,这便赠给老弟。”
陈景云闻言大喜,他虽然自上古周天星斗大阵中悟得了阵道玄机,但若真的布起法阵来,却依旧脱不开今人的框架。
明星誌願重生女導演
诸如什么三才、天罡、星宿、地煞之类,就连内蕴四杀之力的纯阳五行大阵也是他东拼西凑得来。
而能够被舜易珍藏的秘典,内中所载的定是上古不传之秘,说不得就能助他理清心中的脉络,也省得陈观主空有满腹道理,却受限于见识不够,无力书写惊世华章。
“好,既然是老哥所赠,小弟可就不推辞了,这就寻一处海岛参详一番,至于这里,还要烦劳老哥哥帮忙镇守,毕竟这两日此地异象频生,说不得就会有水属妖族从旁觊觎。”
花小白 九十七
见到陈景云喜滋滋地收下了那卷天宗秘典,舜易哈哈一笑,心中也自开怀,笑罢打包票道:
“放心,此处有我!老哥我虽说实力远远不及当年,但是震慑几只小鱼小虾还不在话下,你且自去便是。”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岂料就在陈景云将要动身之际,远方水天相交处忽地闪出三道遁光,却是轩辕家的三位老祖驰援而来。
咱们陈观主对于旁人的好意素来十分珍视,于是便又驻足相迎。
轩辕重光等人见他无碍,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刨去两家这几年建立起来的深厚情谊不说,陈景云可是天南一隅的擎天之柱,苍生岛想要发展壮大还需要他的鼎力相助才成。
一番寒暄之后,陈景云又为轩辕氏的三位老祖引荐了舜易和卫九幽,只说这二人乃是闲云观中的两位隐世长老,别的却不肯说。
醜妃有毒:皇子,你太壞
轩辕重光与两个族弟此时方知闲云观的底蕴,上前见礼时皆是难掩心底的骇然与喜悦!
所惊的是舜易与卫九幽的修为实在是高深莫测,令人一见之下便觉神魂震动,至于喜悦嘛,苍生岛得此强援,重返人族再非空梦。
又自叙话一阵,陈景云向轩辕重光三人简要讲明了自己在海底遭遇的情形之后,便留纪烟岚和季灵在遁云上招待众人,他自己则是大袖一挥,裹挟着浑身不自在的灵聪兽与小鲲鹏身化遁光而去了。
……
道器分身回归本体之后,陈观主实力大涨,遁光也变得更加迅疾,盏茶的功夫之后,一人两宠便已降在了一座林木稀疏的荒岛上。
左右探查了一番,发现此岛虽然荒僻,但是底端却恰好连着地脉,只需将其下的地火之力引出,就能省去不少的功夫,毕竟他的天心灵火消耗极大,此番又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供挥霍。
挥手自岛屿正中起了一座石台,又打发灵聪兽和小鲲鹏自去玩耍,陈景云便盘膝石台正中,开始翻阅起了舜易所赠的上古秘典。
天宗秘典博大精深,陈景云原本只想粗粗一览,而后寻到其中所载的阵道真解,岂料一看之下,居然不知不觉沉迷其中,这一参悟,就耗去了三个日夜,至于其间领悟到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三日之后子时三刻,观主大人一直紧锁的眉头终于有了舒缓的迹象,待到金乌破晓之际,他的唇角终于微微上翘,而后由衷地发出了一声赞叹,将秘典小心地收入纳戒。
“不愧是上古大宗门的秘传典籍,内中所载的器物之道以及阵法之道无不直指本源,今人误入歧途久了,虽然也算另辟蹊径,但却失了根本,也只有像天机老人那样的万年老鬼才能不失正统根基。”
如此感慨一阵,陈景云再不耽搁,手诀连掐之下,地底的炎火之力立时就被勾连了出来,片刻之后,一汪被禁锢在一丈方圆的火池就已赫然成型。
按照陈景云原来的打算,今次是要炼制七十二根玄阶品级的“地煞镇魂钉”,以“地煞伏魔大阵”代替那具“浮生大盘”,将芮青丝继续困在棺中。
不过在参悟了上古天宗的秘典之后,陈观主却忽然改变了主意,他如今已然粗通了顺应物性、适从造化的道理,既然要镇压魔头,心底便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样山形灵宝。
又自思虑一阵,陈景云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错,若要论起镇压之力,这世间还有比山峰更加合适的吗?
半緣修道半緣君 彧小羽
于是念头一转,便自纳戒中摄出了一块天外精金、一块辰翠石心,还有一块万载沉心铁,至于其它灵材却是一样不用。
如此准备妥当之后,陈景云便开始一边御使内外灵火,一边运转天心造化之法,将三种材料揉捏成了大小相似、形状相同的山形灵胚,道心所蕴的则是“封”、“镇”、“慑”三字。
待到一幽蓝、一翠碧、一玄青,三件山形灵宝各依本性、淬火成型后,陈景云口中念念有词,而后眉心处忽有灵韵涌出,瞬间没入了三件灵宝之内。
荒岛寂寂,潮水往复,灵聪兽与小鲲鹏这两个憨货自然想不到陈景云今次炼器所代表的意义,只是觉得那三件犹在滴溜溜旋转的灵宝,所蕴威能有些庞大的过了头。
此刻若是换成入了炼器门径的程石与轩辕持戈在此,他二人恐怕会被惊掉了下巴,实在是陈景云今日锻宝时所用的手段已经超出了《天心锻器诀》与《正心淬灵诀》范畴,三件灵宝的品阶也已登临了玄品巅峰之上!
女尊這神奇的世界 紅塵的貓
“轰隆隆!”
随着一阵雷声轰鸣,高天之上忽有劫云汇聚,那声势,却是远超了寻常玄阶灵宝现世时将要渡过的天劫。
傳說中的世界 南宮吟風
因为雷声之故,陈景云不得不从沉心悟道之中醒过神来,不过看着眼前这三件新得的灵宝他却皱起了眉头,灵宝虽好,但却到底还是没有脱出品阶的桎梏,非他心中之物。
挥手一扫,趋势三件灵宝自去应劫,他的目光则是投向了荒岛四周那几座起伏的小山上,几座石山高不过百丈,其中又无灵物,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陈观主关注的。
此时再看半空,那三件山形灵宝当真神异非常,虽然没有主人的御使,但在浩瀚天威之下居然各有玄奇。
那件由天外精金炼制而成的幽蓝色小山的山脊处,此刻正隐约浮现一个“封”字,使它非但不惧劫雷劈击,竟还封禁了不少雷霆之力,使得自身灵威大涨。
另外两件山形灵宝亦是不俗,翠碧色的那件自座基底部显出一个“镇”字,同样可以镇压雷霆之力。
至于玄青色的那件,其峰尖处则有一个“慑”字流转,竟然使得道道劫雷不能临身。
半晌之后云散风歇,三件灵宝各自隐了宝光,围着陈景云转了几圈之后,便犹如倦鸟投林一般飞入了他指上的纳戒。
青紅怨
秦淮風月
陈景云收了三件了不得的灵宝,心知自己虽然离天心造化之道再进了一步,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
不过如今手中已经有了三件超出玄阶巅峰半筹的灵宝可以充作阵眼,他只需要再炼制九根“幽狱定魂桩”,就能布下一座上古天宗秘典中所载的“镇狱锁魂大阵”,其功用要比“地煞伏魔阵”强悍数倍不止。
誅天至極 寂寞讀南華
心知此刻不是精研器物之道的好时候,为免纪烟岚她们等的心焦,陈景云又从纳戒中摄出了一些至阴属性的灵材,之后辅以灵火、顺应物性,复又显生道韵,最终得了九根阴极生阳、可以自行纳灵的定魂桩。
待到炼宝之事已毕,陈景云再不停留,挥袖卷起灵聪兽与小鲲鹏,循着来路倏然遁去。
陸家閨秀 徐如笙
再说极渊海眼这里,就在陈景云离去的第二天,这片海域就开始有水属妖修在周遭游弋,舜易等人自重身份,因对方只在远处地小心观望并不曾近前找死,他们自是不屑出手。
倒是季灵自从进阶七转之后,早已手痒的厉害,见有不长眼的妖修敢来窥视,心思不由活泛了起来,又怕师娘不许,她便央求起卫九幽来,最后纪烟岚无奈之下,只得允她去与妖修交手。
这一下事情可就变得有趣了,季灵身后除了师娘之外,还有五位大能境高手撑腰,动起手来自是百无禁忌,对面的水属妖族之中也有两位老祖级的妖修,气机感应之下自然不敢擅动。
于是乎,此一方亘古孤寂的海域,一时间居然成了专为季灵摆下的擂台。
季灵季明心这两天意气风发的厉害,交战的敌手都是对方阵营中出类拔萃的半步妖神境修士,而她仗着肉身强横、玄宝凌厉,又有玄光运灵之法可以破敌,如此战了十数场,竟是未曾一败!
此时遁云之上,舜易正一边品尝着纪烟岚奉上的瑶华琼浆,一边与卫九幽和轩辕重光等人对着不远处的战团指点说笑,丝毫也不在意妖修的阵营中又多出了两股大能境修士的气机。
“哈哈哈……灵儿这丫头还真是了得,这刚多大年纪,就有了此等修为,不愧是我云老弟的高足!”
“舜前辈说的是,闲云道友的亲传弟子我也多半见过,实是个个惊才绝艳、远超同阶,特别是那位聂师侄,一身实力怕是已经不逊于寻常大能境修士了!”
舜易见轩辕重光提及了聂婉娘,脸上不禁露出赞赏之色,大饮了一口灵酒之后,这才莞尔道:
“不错,婉娘那丫头的资质悟性之高,恐怕只在他师父一人之下,将来的成就注定要在我等之上。
哼!只可惜臭丫头小气的紧,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给她师父师娘留着,竟然不知道先来孝敬我这位师伯!”
“哈哈哈……!”
一席话引得众人一阵大笑,却把对面阵营中的四位妖族老祖看得是心里发毛,虽然听不到对方在阵光中说了些什么,但也知道那五位人族大能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