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靈魂訂造師

t2bac玄幻小說 《靈魂訂造師》-第662章 你爹在這兒相伴-dqnzz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秦金、秦白驹、陈燎。”屈南生点出名字的是这三人。
“你要带他们修行?”吴比略一思衬,就明白了屈南生的意思——他要诛邪仙、辟天庭,自然也意识到需要帮手。
但是说起安心大仙的帮手……实际上阵容已经非常豪华了——不说栖霞池和凌山的石芽与王北游,单单是林红缨、许何等人就都是境界高深、战斗经验丰富,能够独当一面;再加上像挽月湖、红缨湖的弟子,都与其主配合默契、各有阵法……为什么还要拉上秦金、秦白驹和陈燎?
“正是如此。”屈南生叹了一句,“真是对不起这几个老兄弟,要麻烦他们……多陪南生在这尘世打打滚了。”
屈南生的说法新奇,更添吴比的好奇:“要他们三个作甚?”
“我四人有过命的交情,默契无需言表,师父不知道?”屈南生反问道。
屈南生这么一说,吴比方才想起来这三个人……实际上就是屈南生第一批聚起来的“众”!
“使得,使得……”吴比想通以后连连点头——扪心自问,假如要让吴比本人拉扯起一队仙军与殷国为敌的话,吴比挑的肯定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屈南生还差一点,但像是赵灵旗、李夕、孙家法和苗春知这种,都跟自己是过命的交情,必然是要拉着他们一起下水的。
如此看来的话,秦金他们三个,就是屈南生最为信任的班底,是所谓真正的志同道合,那是定当要在一起的……
地府神職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有了个新的麻烦。
“呃……为师明白了,但那果子,暂时没有。”吴比摊摊手,也没撒谎——生命果两年结一个,要让他们三个都吃上的话,至少要再等六年时间。
“不过没关系,有了师父就给你送来。”吴比对屈南生眨眨眼,“两年一个,六年的时间,那三个人总能撑到的吧?”
“哈哈,十六年都可以。”屈南生点点头,话锋一转,“大不了先叫师父教他们些强身健体的法术,总归有所裨益。”
超級qq 馬可·菠蘿
“如此甚好……”见屈南生燃起了斗志,吴比也放下心来,准备带老汉回家了——记得在点化大牛和赵灵旗成人杰之时,他们都爆起了巨大的灵元,如此推测的话,点化屈南生的时候必然也不会消停,那还是回去再做为妙……
不然在这裂幕城中叫老汉晋升英雄,一旦再弄出像他破境时那么大的动静,必然会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师父有何叮嘱?”屈南生看出了吴比的跃跃欲试,笑问道。
“嘿嘿,回去我点化于你,还能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吴比笑说,也暗自期待起了老屈迈入“英雄”门槛时的变化——此时老汉已是元婴境,加上米缸这本命灵兽和自己的魂导光环的话,对上个把欢喜境都没问题。
地主婆的紅火日子
成了英雄还不更虎?入了欢喜境呢?中州就没有多少人能制得住他了吧?在吴比的想象中,屈南生已经快要天下无敌了。
牧周
“何须回去再来,择日不如撞日,现在便行。”屈南生挑眉笑问。
“你不知道,一旦此时进行,动静也许很大,无端引来麻烦可不太好。”吴比提醒道。
“不,我要那皇城中的人知道,有路过的野鬼对他们图谋不轨。”屈南生起身,“既然未来总归要打,那就要打个举世皆知。”
“等下,你把我弄迷糊了。”吴比指了指天,“毕竟这可是殷国境内第二大城池,谁知道他们准备了什么手段?而且刚才不是说暂时放天歌去吗?”
“两回事,放天歌去的,是我屈南生;要在此处闹些动静的,是安心大仙、是殷国境内的天下苍生。”老汉对其中逻辑分得清清楚楚,话亦是说得咬牙切齿。
娛樂系統大亨 學生奶
吴比品了品老汉话中含义,心说屈南生的英雄之路的确是越来越明了——人心、名望、志向……假如硬要说的话,这三项就是屈南生的下一步,那又有什么会比在裂幕城弄出点动静来,会更加让世人知晓安心大仙其人呢?
“行,随你。”吴比放手叫屈南生去做,但还是先把魂武龟甲唤出,同时给米缸使了个眼色,准备见势不妙迅速逃窜。
“放心,我自有分寸。”老屈说着,放下两块银钱在桌上,起身准备离开。
“哎?你钱哪来的?”吴比突然想起裂幕城中没钱寸步难行,老屈来得急,哪里有时间提前准备银钱?
“哦,徒儿路上做了些活计赚的。”屈南生自嘲一笑。
“不会又是端屎端尿吧?”吴比从屈南生的笑容里面……品出来一点别的味道。
“端屎端尿又有什么?不都是为了看我儿?”屈南生把当年在乘鹤楼小坪上说过的话又说了一边,却有着不一样的淡定。
“裂幕城里还有这活计呢?”吴比调戏一句,明知道屈南生在安国摸爬滚打这么久,自然找得到赚些盘缠的方法。
屈南生笑而不答,带着吴比重回了城巅观景台。
揮霍青春 簽名
禦劍無名
武道破空
“师父可准备好了?”屈南生立于风中,对吴比抬了抬下巴。
無上龍脈
吴比看着屈南生与皇城位于一线,知道老汉非要选在此处,除了给朝灵城发一个讯息之外,更是想给他儿子看到……你爹在这儿。
“那就现在。”吴比调动魂力于指间,一步一步走到屈南生的身边。
二人相视点头,吴比也扶上了屈南生的肩膀——假如透过灵魂眼去看的话,屈南生那原本翠如绿晶一般的灵魂,在吴比的触碰之下瞬间开裂,一层一层剥落下来……
也是在这一瞬间,裂幕城的天空倏然开裂,就像是有一把剑自南而来,硬生生戳动了北面的天空。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哪里来的剑意!?”
清穿小財迷:四爺萌後嫁到
城巅观景台乱作一团,但他们感受不到吴比与屈南生之间发散出来的无限魂力,皆是不知道此剑是从何而来。
而就在那南来之剑刺破了北面的天空之时,屈南生也完成了从“人杰”到“英雄”的蜕变,灵魂化作一块剔透的绿色晶体,于阳光下熠熠发光。
同一时间,吴比看到殷国皇都宫城前,那石像有一瞬间睁眼,目光中有些牵挂和眷恋,亦有一丝迷惘。
但屈南生刻意没有去看,而是转身而下,道了一声“走罢”;观景台上的人们虽然不知此人是谁,却也下意识地为他让开了去路,只觉其气势逼人,挡之则死。

f3tje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靈魂訂造師 Gour-第660章 旅遊城市看書-y8g9h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最近这三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像是要去朝灵城参拜一样的,近前就没了声音,看戏都没得看。”说话的是一位路过的书生,一身补丁,精瘦精瘦。
農門金鳳:冷面夫君童養媳
书生身边没有书童,只有一位挑粪的挑夫,挑夫斜了书生一眼,没说话。
此时此刻吴比就站在望天的群众里默不作声,但却竖起了耳朵——最近这三位?除了自己和屈南生,还有谁?
哎哟,当然是訾星律咯?这人不是第一个一路向北砸过来的吗?砸到哪里了?
“没得看吗?听说此前是个剑修,再前面是谁啊?”吴比不虞被天上的仙人识破,也假装是个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接了那书生一嗓子。
“嗯?这位仁兄,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书生瞟了吴比一眼,捂住了鼻子。
不甚在意吴比的回答,书生自顾自地接道:“第一位一开始也是直奔朝灵城的,骑着天外之石,气势浩瀚如能吞天!当时朝灵城如临大敌,纠集了几百位元婴境的高手前来阻拦……”
“但偏偏那人砸了一下便告折返,压根就没打起来!”书生说得不平不忿,“事后听说迎击的高手中有一人失踪,也不知是被砸得粉身碎骨还是怎地……”
吴比点点头,心说这还真是訾星律的风格——想必失踪的那一个,就是他要抓的那一条鱼。
“剑修就更没意思了,也是巧在第一位砸坏了不少守御阵法,他才方能趁虚而入,骑着一只厚土清云猫,一路冲到了前面……”书生的语气甚是失望,“但也就在大殷朝派出高手,重兵以待之时,那骑猫的转眼不见,也不知道去了何方。”
“冲到多前面啊?”吴比接着套那书生的话,哪知书生一阵摇头晃脑,对着吴比连连摆手。
醫品傲妻
“再前面又有何用?反正都会被城中之景迷了双眼、收起了剑,又有哪个能真能动法,和城内仙家过意不去的?”书生似是看破了朝灵城的门门道道,“想看朝灵城,去裂幕城看上一眼便是,想归顺朝灵城,贿赂了仙家引荐便是……冲了半天没有下文,又有甚么意思了?”
吴比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裂幕城?”
“裂幕城你不知道?裂幕山上裂幕城,远看朝灵牧众生。”书生引经据典,“说的就是这裂幕城,既能把朝灵城看得清清楚楚,又能俯视南方发生的大事小情……听说成内还被朝灵城的大仙家布置了极为厉害的法术,所以千年以前便有不破裂幕山,稳坐朝灵城之说……”
“哎?人呢?”书生成了今天内第二个被吴比放了鸽子的人——吴比听了书生之言,不用魂魄指路,瞬间就知道了屈南生的目的地。
“噗嗤——”没人理会书生,只有挑粪的擤了一下鼻涕。
……
吴比混进裂幕城的时候,真的没有从其外部的防备看出来……这城在殷国国境内有那么重要的地位——除了裂幕山真的很高以外,城内外的一切,与吴比脑海中想象的古代城池没什么不同。
鬼瞳
不过这种相同,在殷国这地界就显得极为不同了——来到这里之前,吴比遇到的五十几城城中气氛都是十分紧张,倒是此处歌舞升平,民众络绎不绝。
比起一座重镇,这裂幕城更像是个旅游城市——有不少来自四面八方的仙家与富豪,都以登顶裂幕城为目标,一路向城巅而行。
在吴比的猜测中,屈南生必然就在裂幕城中视野最好的观景台,思索如何接近朝灵城中的屈天歌……
于是吴比用小梁朝中存下的金叶子与灵草开路,一路去往顶上;而其实人在上山的过程中,已经是心急如焚——只因吴比听到路人说有一剑修,已在山巅驻足七天七夜,那定然是屈南生无疑。
吴比看见屈南生的时候,老汉似乎已经等了他很久。
“嗯……”老汉声音沙哑,身上的姜水剑是隐去了的,身边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早已睡去。
吴比在看到老汉的一刻已经放下心来,此时走到他的身后,也不知说些什么是好;顺着屈南生的眼光北望,看得见繁华至极的朝灵城正盘踞于地平线上——车马络绎不绝,如同流动不息的血液。
天龍九變
“好一座皇城。”吴比望着位于城中那座金碧辉煌的高城叹了一句,“不知天歌正在做什么……”
“他在那。”老汉的嗓音还是沙哑的,但下巴微微一动,似是在给吴比指路。
惡魔殿下的血色遊戲
而后吴比便看见皇城与大街接壤处的宫门之上,有一排妖兽石像正在俯视街上往来之人,仿佛自亘古就在那里,与皇城融为一体。
居中的一个妖兽口含獠牙、眉目半睁,看起来甚是凶猛,但偏偏腰间别着一个药囊,略微有那么一点点违和感……
“那是天歌?”吴比难忘当初在魂界望向中州时,看到的那快乐采药郎。
“嗯。”屈南生只是如此应了一句,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超越狂暴升級 五十七五七
“看出什么来了?想好如何把他救出来了吗?”吴比心说老汉在这里站了七天七夜,多多少少应该是想出来了些方法的。
“知道他在这里便行。”屈南生摇摇头,“碎脸人都打不到朝灵城,天歌该当无事。”
吴比一想确是此理,只不过仍旧心有唏嘘——好好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就如此被乘鹤楼用之即弃,送到朝灵城成了一只护国神兽……
“陈新、羊凝与朝灵城的协定……该当是为他们提供神药的药方,容他们不断制造更多的护国神兽。”屈南生莫名说起了另一件事,“以此来换孙地龙……和那群仙军作为援兵。”
“哦对,差点忘了此人。”吴比当时劳累过度,忘了大黑天旗里面还关着这么一个家伙,不如找个僻静之地抓出来问问,看到底如何潜入朝灵城中,解救屈天歌。
“走,找个安静地方,我叫娥儿过来,好生拷问一番那孙地龙。”吴比怕屈南生盯得久了走火入魔,招呼他下去。
太上靈寶
“无需如此,回去再问便是。”屈南生深吸一口气,似乎想开了,竟然就这样背着手,返身离开了裂幕城的城巅。

66w9m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靈魂訂造師 Gour-第658章 過路的鬼看書-xc1qs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稍一思衬,吴比便能想清楚屈南生此去朝灵城的前因后果——老汉修行从头到尾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一直强忍着去找屈天歌的冲动打完了这场仙家之战,也成全了吴比的心愿,终于可以谋划一下去找自己儿子了……
怎奈吴比直接陷入昏睡,老汉等了几天还是按捺不住,于是偷偷摸摸地离开了营地,独自前往朝灵城。
其实吴比完全能够体会老汉的心情——此前从孙地龙和陈新处得知,原本已经成为乘鹤楼内门弟子的屈天歌……被乘鹤楼用一道金光法术送去朝灵城,也成为了这座殷国皇城的“护国神兽”,那到底何为护国神兽?
这一仗打了几天,自己又睡了半月,屈天歌是死是活?
个中的情况实在太多,即便是安心大仙也无法令自己安心,必须要即刻动身才行。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屈南生此行到底目的为何?是要去救儿子?那怎么救?
悄悄进村、自由发挥?还是大张旗鼓、仗剑而行?
要知道这么一仗打下来,吴比是知道外面的野路子修家与正经门宗大有不同——乘鹤楼有座饕餮法阵都能称雄一方,可对比孙地龙随手打出的“真尘”的话,分量还是略显不足。
而即便有如此厉害法宝的孙地龙,遇见了大黑天旗还是乖乖就范……
同理可证,那殷国皇都屹立千年,像“真尘”这样的宝贝又有多少?是一把姜水剑就能抵掉了的么?更不用说朝灵城里的无数高手了……
吴比越想越是心悸,脸色自然也就一黑到底、差到不行,一旁的余娥不用心念都能察觉到吴比的心情,此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宽慰道:“老汉不会似那般不知天高地厚,恩人该当可以放心……”
“我放心?怎么放心?老屈死了的话,不就又是前功尽弃?”吴比心急之下,说的话自然也就重了些。
余娥丝毫不以为意,抚了抚吴比皱着的眉头:“知道恩人必然担心,娥儿在打听到老汉飞去朝灵城之后,也关照了一些过路鬼……”
“恩人若是想去寻他的话,只消拿着这道令牌,一路自然有人接引。”余娥说着,从手心变出了一个骷髅令牌,乖巧地放到了吴比的手心。
“那还等什么?”吴比急得抓耳挠腮,真的怕这一去的路上,看见屈南生沉尸在哪个路边,死得如同饿殍。
修仙路迢迢
说着吴比扭头北望,连招呼许何和林红缨等人的耐心都没有,起身便要走。
宰輔
“不过你不用随我同去,此地才刚刚建立,守旗需要有你。”吴比走前一念,沉思片刻道,“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根基一旦毁掉,那还是一样白玩……”
“那是自然,不然娥儿一直不叫醒恩人,留在这儿干嘛?揩油吗?”原来余娥早就把此事想得通透,自始至终也是在等着吴比醒来而已。
“若是有事,我便唤你归心。”吴比穿上龟甲,腾空而起,关照了余娥一声。
“不用唤啦,娥儿的心早就归了恩人。”余娥俏皮一笑,还是能把温情之语说得骚骚的。
婚債,總裁請節制
吴比不再多言,也没问狐来、许何各自在哪——心念一动,龟甲托着吴比御空而行,虽然姿态不怎么优美,但是速度绝对不逊于秋甫御剑。
余娥望着天上逐渐远去的黑点,拧了拧肩膀,起身去教训那几个刚刚对吴比出言不逊的散修了。
……
此去朝灵城十万八千里——吴比是听好几个人这么说过了,当时还以为是个虚数,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个非常客观的数字?
飞了半天,吴比早就离开了安国殷国边境的地界,继续往殷国的首都朝灵城深入,但就是遥遥地一座城池也看不见,即便看到了,大多亦是废墟。
通神塔 葉夢
路过之处偶有盗匪、散修,盗匪们自不必说,散修们但见吴比气势汹汹的样子,通常也不会上来打招呼。
通过某些山里、镇上的旗帜,吴比也知道当年狐来说“殷国处处王旗”非是虚言,只不过都不是一家的旗子罢了——随便哪一伙盗匪都敢称个什么大王,趁机劫掠,又没人管,自然是惹得民不聊生。
衍紫修真記
一路上,吴比自然都揣着余娥给的骷髅令牌,所以的确是有些路上的孤魂野鬼来跟吴比答话——只不过在令牌的作用下,他们都是第一时间指向屈南生的去处,来不及打任何招呼,就见吴比匆匆飞远,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傻呆呆。
行程过半,吴比才逐渐看到了一些有模有样的城池,里面稍微有些城民活动的迹象,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城市——只不过城头上全部布满重兵以及修家,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完全不给吴比入内打探的机会。
吴比见了暗自点头,心说可能这就是所谓殷国的生态——越近安国边境,其状越惨;逐渐向朝灵城深入的话,方才有人能苟且活着。
浪跡在星河上的夢
说是苟且,只因吴比在路过一瞥之时,见到了那些城民们皆是小心翼翼的模样——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只比路边的野鬼好上那么一点点,如果不是吴比有灵魂眼,恐怕根本看不出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估计这些城池,大多都像当初的“鼎城”那样,是独立于殷国之外的城池,与殷国有交流,但也谈不上是其属地……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
吴比的一路心生叹息——倘若屈南生不离开凌云社大旗之处,一路收编这群苟延残喘之人,成人王那不是指日可待?
结果偏偏出了这么样一个事,害得自己只能碰运气一样地去寻他,而且一边寻着,也一边暗自向那未曾谋面的阎罗王祈祷——可千万别叫老汉这么去死哦。
原本吴比以为就能这样一路通关,直抵朝灵城下,但就在飞过了那群错落有致的城池之后不久,吴比也知道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那殷国毕竟还是一国,路过了外围生存区和中间的独立城池,在朝灵城外三万里之处,吴比终于又遇见了像是当初七星道那样的“空禁”。
“来者何人,速速停下,不然死伤莫怪!”一位金甲将军领着百余甲兵,御空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