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風御九秋

02zi3都市异能小說 《歸一》-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仙極致相伴-trbmd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会浪费一部分时间,不对,这么说不精准,确切的说法是花费而不是浪费,因为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是非常正确而有必要的。
真正浪费时间的就是“己所欲,施于人”,成天跟那些与自己想法不同的人生气,成天为别人不听自己的劝告而生气,成天为别人跟自己行事风格不一样而生气,成天怪别人没素质,不会办事儿,心里没数儿,以德报怨,各种看不顺眼,各种愤慨,各种矛盾,各种冲突。
选择永远比改变更重要,遇到与自己意见不合的人或是人生观价值观差异较大的人,不要试图去改变对方,正确的作法是立刻换人,选择那些与自己想法差不多的人交往,谈恋爱是这样,共事也是这样,在相处的初期发现有本质分歧,那就必须当机立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等着自食恶果,反目成仇吧,有多少夫妻是凑合着过了一辈子的,有多少是过了一辈子吵了一辈子的,分明一败涂地,到最后还自欺欺人的告诉孩子,‘我和你爸吵了一辈子,不也过了一辈子吗?’
吵一辈子过一辈子是对的吗?对个毛啊,虽然过了一辈子却也吵了一辈子,一辈子在啃拌嘴吵架的地瓜窝头,一辈子也没吃过人家夫妻和睦,情投意合的大白馒头,然后还回过头来告诉孩子,婚姻就是吃地瓜窝头,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大部分不幸的孩子都是毁在父母手里的。
侯门毒妃
选择与志趣相投的人相处,远离令自己感觉不愉快的人,这其实也是人类的本能,所有人都喜欢与那些能令自己感觉愉快的人在一起,和珅让乾隆感觉舒服,所以乾隆就喜欢他。丑男能满足美女被宠溺的虚荣心,所以美女最后嫁给了丑男。不怎么漂亮的女人能处处依着帅哥儿,所以帅哥最终娶了她。会办事儿的下属能让领导感觉舒服,于是获得了领导的提拔。
想要走捷径很简单,让身边的人感觉舒服就行,不过前提是自尊心不能太强。
想有尊严的活着,那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自己足够强大,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没必要讨好任何人,其他人会主动来讨好你。
这段时间吴中元几乎是七天才会小憩片刻,晚上看似是闭着眼,却也没有停止练气,晋身上元时他已经对晋级需要多少气息有了大致的概念,想要再晋玉元至少还得一个月。
练气的同时,他也在丰满着两个元婴的性格,两个元婴,一个神恩如海,一个神威如狱,施恩于人的本质是奖励,施威于人的本质是惩罚,奖励和惩罚都不是绝对的公正,只有互相兼容才能达到绝对的公正,就像阴阳太极,黑鱼和白鱼各占一半才得永恒长久。
世人崇尚中庸之道,求稳求平,但吴中元不这样认为,他倾向于道家的动静结合,静若处子润物无声,动若脱兔霹雳雷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话是对的,但只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老虎如果从不发威,别人永远会当它是病猫。
限量版夏天 陌小柒
前半个月吴中元一直在通过观察验证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究竟想要活成什么样子,观察的结果是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活着也只是活着,是出于惯性活着,绝大多数人没有一个清晰且长久的目标,想要活成什么样子。
下半月吴中元开始通过观察验证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实则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而是一个上升到了极限高度的哲学命题,对于这个命题他其实是已经有答案了的,那就三个不亏负,一是不亏负天地,二是不亏负他人,三是不亏负自己。
人活于天地之间,理应敬天法祖,善待天地,善待天地是个宽泛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不要破坏环境,不是每个人都能对环境造成严重破坏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排污大户,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尽量不要去破坏环境,不要为了挣钱而滥用各种药物和添加剂去破坏生态平衡。
不亏负他人也很好理解,不要辜负任何一个对自己心存善意的人,就这一句话,但具体做起来很难,因为他人对自己的善意并不是在一天之内发生的,而是发生在自己所有已经度过的人生轨迹当中,大部分时候我们做不到现时现报,只能记在心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逐渐淡忘他人曾经对我们的善意,亦或是因为某件事情已经与对方反目成仇了,这就容易辜负他人,当我们要对一个人做什么的时候,一定要将这个人对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全部回忆一遍,一分恩抵一分怨,恩怨相抵之后再决定怎么对待对方。
同理,茶余饭后,入睡之前可以抽空将认识的人回忆一遍,回忆一下与对方交往时的诸多细节,以此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为对方做些什么。
最后就是不亏负自己,在不亏负天地,不亏负他人的前提下,一定不能亏负自己,人活一辈子不是为了忍辱负重,吃苦受罪的,酒色财气可以沾一点,父母和老婆孩子在家里吃肉的时候,自己可以跑出去跟朋友一起喝个小酒撸个串儿,家人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自己可以抽个好烟买个好车,没必要跟受.虐狂一样分明能过从容的日子,却成天节衣缩食。只要丢了工作老婆孩子不至于挨饿,只是生活水平降低一点,就没必要在单位低声下气的装孙子。很多时候都说活着累,活的不如狗,其实都是夸张了,真的把无理取闹的老板桌子掀了,或是给摸手摸屁股的领导一个大嘴巴,大部分人也不至于饿死,无非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买更贵的包,住更大的房子,开更好的车而选择忍辱负重,这就不值得同情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做人不能太亏待自己,不然会缺乏奋斗的动力,委屈一辈子,死了都闭不上眼。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一个半月转瞬即逝,春夏交替,服务区里都开始有蚊子了,吴中元顺利晋升玉元。
晋升玉元之后吴中元离开了服务区,但并没有急于化生元婴,原因有二,一是两个元婴的人格还不够丰满,他还需要观察积累,二是他发现利用自己的悟道所得与金简玄文互相佐证,还可以往更高的品阶冲刺……

xjq5i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歸一-第九百八十章 謀而後動推薦-8gip7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此前长达十余日的长途奔袭令吴中元疲惫非常,进到房间之后歪身躺倒,虽然王欣然已经离开很久了,但房中的被褥上仍然残留有她的气息,熟悉的女性气味令吴中元感觉到分外的安宁,灵气一撤,精神一松,很快昏昏睡去。
睡觉的本质是恢复精力,到得他现在这种修为,如果灵气不撤,可以一直不睡,即便睡觉也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足够了,但这次吴中元自下午两点开始睡觉,一直睡到次日下半夜三点方才悠悠醒转。
夜深人静,周围寂静无声,吴中元起身去了个厕所,实则他现在连解手都可以省略掉了,但多年的习惯改不了,他也不想改,因为这让他感觉自己还是个人。
回到床上,吴中元闭着眼睛将之前去过的三处地点自脑海里逐一想过,在远古时期他已经养成了谋而后动的习惯,不管是做一件事情还是打一场战争,前期的谋划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的目标只是杀掉可能存在的魔王而不是将三处据点儿里的魔族一网打尽,所以他只需要攻击魔王所在的那处魔族据点,他先前之所以耗时费力的将三处魔族据点尽数走一遍,为的就是在动手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自三处魔族据点快速移动,因为魔族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一旦他催动元神全力感知,在感知到对方气息的同时,对方也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万一藏在感应区域的不是魔王而是魔王手下大将,对方就会立刻利用心灵感应向魔王传递消息,告知魔王他已经出现,届时魔王就会有所防备,要么及时躲避,要么启动可能存在的针对他的一些装置,对他进行攻击拦截。
故此一旦动手就是分秒必争,必须利用瞬移与对方的心灵感应赛跑。
魔王在远古时期就是上元修为,这时候是什么修为还无法确定,如果是太元修为就可以施展瞬移,要知道瞬移并不是法术,任何人只要拥有太元以上修为都可以使用。
如果魔王恢复了上元修为,它就可能催生元婴,如果催生元婴,那就很难被杀死了,上次他自远古时期之所以能够一举杀掉魔王,乃是因为那时候魔王刚刚脱困,尚未来得及催生元婴。
不过仔细想来魔王恢复到上元修为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根据那个俘虏的口供来看,魔王应该在夏天才能彻底复活,而现在只是初春时节。
先前他曾经感应过魔王的那截断尾,对于魔王的气息很是熟悉,他将感应魔王断尾时的感觉自记忆深处调了出来,自脑海里重复强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动手之后能够精准的感应到魔王,要知道这三处魔族据点的核心区域都是位于地下深处的,自地面上感应下面的气息不会那么清晰强烈,而且除了魔王,魔族据点里还有很多与魔王气息相似的魔族,他必须确保自己可以在杂乱且微弱的气息中精准的找出魔王。
寻常兵器是杀不死魔王的,想要彻底消灭魔王只能依仗阴阳长剑,在感应到魔王气息的同时也能锁定魔王所在的具体位置,届时以最快的速度靠近魔王并以阴阳长剑斩杀其肉身和元神。
以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靠近魔王?瞬移无疑是最快的,但是瞬移的施展有个前提,那就是目的地必须是曾经亲自去过的地方,那三处魔族据点他之前都没有去过,按理说是无法施展瞬移的。
纨绔凰妃:嫡女不承宠
不过瞬移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目视瞬移,所谓目视瞬移就是自己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也可以瞬移前往,目视瞬移给了他很大启发,那就是感应瞬移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不管是瞬移还是目视瞬移,本质都是给瞬移提供了一个参照物,而感应瞬移理论上也是可行的,只不过参照物变成了对方的气息。
由于感应瞬移在平日里施展的机会并不多,且存在的价值也不大,便很少有人尝试施展,不过仔细想来感应瞬移理论上也是可行的,有些像穿墙术,无非是穿的墙更厚一些罢了。
想到此处,立刻加以尝试,他能清晰感应到周围房间里正在休息的工作人员,感应寻找之后,他挑选了一个离此较远且从未去过的男性工作人员的房间,隐去身形,以对方的气息为参照,强行瞬移。
一试之下,不成,瞬移不得起效,他还在原处。
灰心之下正准备另寻他法,突然想到隐身状态很可能限制了瞬移,于是便现出身形,再度以对方的气息作为参照物施展瞬移。
事实证明感应瞬移是可行的,但是由于不了解对方房间里的陈设和布置,吴中元瞬移之后被卡在了墙里,但他与那些凭借仪器设备进行空间转移的人不同,他自身可以自虚实之间进行转换,即便被卡在墙里也能快速抽离,全身而出。
吴中元并没有惊动正在睡觉的工作人员,再度凝神感知,此番所选的参照物是十八分局门口的门卫,他此时位于地下深处,门卫的值班室离此甚远,尝试感应瞬移,也可以移位现身。
确定感应瞬移可行,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才可能快速靠近魔王,不然一旦惊动了魔王麾下的天仙大将,对方一个意念送出,肯定能够抢在他之前向魔王通风报信儿。
耳 雅
既然感应瞬移可行,吴中元便生出了将魔族天仙大将逐一斩杀的想法,但思虑过后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熟悉魔王的气息,却并不熟悉敌方天仙大将的气息,想要确定它们的身份,只能通过感应它们的灵气修为,但感应灵气修为比单纯的感应气息要麻烦许多,绝不能浪费时间,节外生枝。
确定了详细的行动步骤,推敲了各种细节,最后吴中元开始推敲动手的时间,只要是活物就有生物钟,不同的生物生物钟也不相同,魔族的怪物,不管是魔鬼还是狼人亦或是吸血鬼,都是夜行性的,夜行性的生物在白天通常会休息,站在这个角度上说,白天动手应该可以起到攻其不备的效果。
但人类习惯自白天行动,敌人也知道这一点,故此在白天,它们休息的时候防守很可能是最严密的,如果有相应的高科技安保措施,在白天也肯定是全部启动的,从这个角度上说,白天并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夜行性的动物与常年上夜班的人类有相似之处,不少企业是三班倒,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这个时间段儿,十二点半到一点半是最困的。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儿,晚上九点到十点是最困的。而十二点到早八点这个时间段儿,两点到三点,五点到六点这两个小时是容易犯困的。
由于三处魔族据点分别位于不同的经纬度,彼此之间存在时差,想要自三者之间找一个比较理想的时间点是相对困难的。
到了早饭时间,方奕来敲门,喊吴中元一起去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吴中元趁机冲方奕请教这三处不同地点彼此之间的时差,二人讨论的时候一名姓胡的女性工作人员听到二人的讨论并主动加入,小胡是总部的一名内勤调度,对于世界各地的时差了如指掌。
男妃嫁到ii 蟹子
见 银杏黄
窮 鬼 的 上下 兩 千年
结合生物钟的困乏期详细推算过后,小胡得出了结论,北京时间早上七点四十到八点十分这半个小时三处据点的魔族都处于困乏期。
得到结论,吴中元歪头看向墙上的挂钟。
我 的 逆 天 傳奇
“已经八点多了,今天肯定来不及了。”方奕说道。
“还有五分钟,足够了。”吴中元站立起身。
“你可千万别……”
末世江湖之猎袭
不等方奕说完,吴中元便消失了,方奕和小胡面面相觑,片刻过后方才反应过来,扔下餐盘冲向调度室。
调度室里有面很大的显示屏,上面有所有佩戴了通讯定位装置工作人员的位置,以绿点标识,绿点大部分都集中在国内,只有一处编号为五十二的绿点位于遥远的撒哈拉沙漠,而五十二正是吴中元临时佩戴的通讯装置的编号。
二人刚刚找到绿点所在的位置,绿点却突然消失了,转而出现在了亚马逊雨林。
这次绿点儿没有闪动消失,一直停留在固定区域,二人屏气凝神,直盯着屏幕,大气都不敢喘。
带着儿子去抢婚 一世风流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一分钟不到,绿点儿再度消失。
见此情形,二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屏幕的下方的控制台上有诸多绿灯,方奕急忙低头看向绿灯,却发现五十二号绿灯并没有熄灭。
与此同时小胡也找到了五十二号所在的位置,“在这里,他已经回来了……”

nxj59人氣玄幻小說 歸一-第九百七十九章 奔波之苦展示-tszx2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归一
先前多日的长途奔袭令吴中元疲惫非常,到得海边再度生出了想搭顺风车的念头,但总部出于安全考虑,并不建议他搭乘飞机,无奈之下吴中元只能继续以凌空飞渡跨海向南。
其中辛苦自不必说,腾云驾雾在世人眼中是很惬意的事情,但吴中元此番出来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他不愿在这件事情上耽搁太多的时间,一路上便将速度催到极致,终于赶在第二天上午进入非洲大陆。
第二处目标位于撒哈拉沙漠某处,撒哈拉沙漠是世界第一大沙漠,也是世界上公认的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当吴中元风尘仆仆,蓬头垢面的赶到目标区域时已是第三天的中午。
照例,他没有过分靠近那处区域,只是自远处对那片区域进行了观察,这片区域有多达十余处暗堡,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他隐身观察的时候恰好有直升飞机飞来,地下停机坪自沙漠中缓缓升起,直升机降落之后,停机坪缓缓下落。
吴中元抢在入口关闭之前隐身来到入口上方俯视观察,只见下方是一处巨大的空间,这是一处倒金字塔建筑,最上层的空间面积最大,直径目测在一公里左右,主体建筑为石质,后期被人为进行了改造,增加了一些现代化的设备。
金字塔的入口呈方形,直径在三十米左右,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站着一些戴着墨镜的人,这些人以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居多,也有一些黄种人。
这里是吸血鬼的巢穴,这些戴着墨镜的人无疑都是吸血鬼,吸血鬼是畏惧太阳的,这是它们最大的弱点。
最强军
担心感知探查会惊动可能存在的魔王,吴中元便没有进行细致的感知,在直升机沉入金字塔,上层的伸缩罩顶彻底关闭之前抽身离去。
最后一处可疑地点在亚马逊流域,很多人都听说过亚马逊原始丛林,却很少有人知道亚马逊是什么,亚马逊是世界第二大河流,它所流经的区域统称为亚马逊流域,而亚马逊原始雨林只是亚马逊流域的一部分。
亚马逊雨林位于南美洲,具体位置在美国的南面,横跨了八个国家,亚马逊雨林占据了全球森林面积的五分之一,足见其广袤无垠。
自撒哈拉沙漠赶到亚马逊雨林足足用了五天时间,这还是吴中元日夜不休的结果,他虽然移动速度很快,奈何世界实在是太大了。
亚马逊雨林非常原始,一望无际,茂密的丛林里面生存了包括毒蛇猛兽在内的各种生物,亚马逊雨林属于热带雨林,热带雨林最大的特点就是植物可以长的很大,而动物也比寒冷地区的同类体积要大,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普通人几乎寸步难行。
得益于可以凌空飞渡,也得益于总部用卫星导航,吴中元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处可疑地点,这里是位于雨林深处的一处山峰,山并不高,高度估计不会超过一百米,山上有几处大型石质建筑,无疑是狼人的祭坛,由于年代久远且这里温热潮湿,祭坛上长满了厚厚的苔藓,有些大树的树根也攀附到了祭坛的石壁上。
这里也有直升机停机坪,位于祭坛的顶部,祭坛的样式很像金字塔,只不过没有塔尖儿,不是后期被人为改动了,而是原本就没有塔尖儿。
在山脚处的林荫下有不少木屋和窝棚,应该是一处原始部落,不过这处原始部落的主人并不是土人,而是狼人,虽然尚未变身,但吴中元能清楚感受到它们气息异常
短暂的观察之后,吴中元瞬移回返,他没有直接回十八分局,而是又跑回了学校,这时候是中午时分,卖煎饼果子的应该还在。
重生之美人心计 叶西
买了两个煎饼果子,吴中元瞬移回返十八分局,他也没有急于进去,就坐在十八分局的台阶上大口咬嚼。
总部根据定位装置知道他回来了,方奕是第一个迎出来的,见他风尘仆仆,多有狼狈,急忙上前说道,“真是辛苦你了,别吃这个了,食堂今天中午伙食不错。”
吴中元站立起身,“走。”
“高局长出去开会去了,不在单位。”方奕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他不关心高局长在不在,他此时饥肠辘辘,更关心食堂中午吃什么。
方奕将吴中元带进食堂,为他打好了饭菜,吴中元已经五六天没吃东西了,吃完煎饼果子又吃了两份儿工作餐。
待他吃完,方奕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怎么样?有收获没有?”
吴中元正在端水漱口,听得方奕发问,便点了点头。
放 开 那个 女巫
“需要做什么准备?”方奕又问。
吴中元摆了摆手,“什么都不用,只要我亲自去过的地方,我都可以瞬间前往,等我回回神儿,歇两天就动手。”
“你具体有什么计划?”方奕问道。
吴中元说道,“我们的目标是魔王,但目前我还不能确定那三处可疑地点哪一处才是魔王的藏身之处,等我休息好,我会施展瞬移逐一感应探查,如果魔王不在那里,我就不着急动它,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魔王的藏身之处,将它杀了再说,另外两处不理它都成。”
“需要我和牛副科长做什么?”方奕追问。
吴中元摇了摇头,“你们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对了,牛科长跟你们联系没有?”
“没有,”方奕摇头,“他把定位装置关了,我们现在也不确定他在哪里。”
“正好儿,别惊动他了,让他在乌克兰玩儿吧。”吴中元站立起身,往门口走去。
异界之狂傲尸神 天乱飘雪
方奕迈步跟了上来,“还是把他找回来吧,我们两个与你一起行动,万一有什么闪失,也能有个照应。”
“我如果有什么闪失,你们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吴中元摇头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小心点儿也就是了。”
“咱们之前不都说好了吗,怎么又变卦了。”方奕多有失望。
吴中元来过十八分局好多次了,对这里也很熟悉了,绕行前往王欣然先前居住的房间,“我说了你别不高兴,我真的不认为你们能帮上什么忙。”
毒夫难驯
转世重生之逆天废物 云龙主
“带我们出去开开眼界也好啊。”方奕压低了声音。
吴中元说道,“我赶到一处地方会立刻感应有没有魔王气息,如果魔王不在那里,我就会马上瞬移前往另一处,一旦找到魔王,当我感应到它的时候,它也能感应到我的到来,我必须立刻动手,分秒必争,如果顺利的话战事可能在几分钟内就结束了,你们哪有机会开什么眼界?”
吴中元说话之间走到了王欣然的房间,他知道密码,摁下密码,打开了房门。
方奕想跟进来,却被吴中元关在了外面,“我好几天没合眼了,先让我睡一会儿……”

g983l好看的都市小说 歸一 起點-第九百三十五章 毀人不倦推薦-h7xii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方奕是总部派来配合吴中元工作的,吴中元不想休息,他也只能跟着加班,拿着吴中元选出的名单出去提人。
女犯关押在较远的监区,来回足足用了一个小时,不过方奕并没有带回吴中元选出的那三个人,理由也很充分,女监那边有规定,晚上不能提审女犯。
“让值班领导亲自把我要的人给我带过来,”吴中元说道,“给你们一个小时。”
方奕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吴中元是很随和的,也很通情达理,但此时的这个要求却非常不近人情。
吴中元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通讯装置,“现在是九点十五分。”
听得吴中元言语,方奕知道他心意已决,哪里还敢犹豫,急切出门,与上级取得联系。
世有成蹊 九令浮閑
吴中元坐回座位闭目养神,在世人眼中身居高位的人都是随和的,都是平易近人的,其实这都是那些人故意做给下面的人看的,真正的情况是地位越高越不好相处,不是因为他们架子大,而是因为他们承受的压力大,压力越大耐性也就越差。
总部都惊动了谁吴中元不知道,但四十五分钟之后他见到了女监的值班领导和他选出的三个女犯,领导是来道歉的,看得出来她的道歉是很违心的,很明显她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与多个女性同居生子,算不算重婚罪?”吴中元问道。
吴中元的问题将这个女领导问住了,不是因为她不知道此事的性质,而是她不知道吴中元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没头没脑的问题。
急切且忐忑的思虑之后,女领导终于开口,“算。”
“该不该抓?”吴中元又问。
“按照相关……”
國師大人
唯有青春最難將息 萬大爺107
“我只问你该不该抓?”吴中元打断了对方的话。
“该。”女领导点头。
“何鸿璨有四个老婆,澳门也是一夫一妻制,也不允许重婚,你们为什么不抓他?”吴中元问道。
女领导明白了吴中元的意思,尴尬皱眉,无言以对。
吴中元摆手撵人,“出去吧,把张红霞带进来。”
女领导站着没动。
“好了,以后注意点儿。”吴中元放缓了语气。
末世劍氣
吴中元的这句话等同保住了自己的工作,女领导如释重负,违心道谢,退了出去。
闹了这么一出儿,所有人对吴中元的印象都打了折扣,吴中元也很清楚这一点,但他并不在意,伪装,思量,权衡,拿捏是世人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所有这些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获得其他人的认可,并间接获得更多利益,他现在已经超脱了这个范畴,懒得再假装掩饰,包括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假装平易近人。
张红霞四十出头,身材保持的不错,风韵犹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鼻子太挺,可能在别人看来这也是优点,但吴中元不太喜欢鼻子太大的女人。
鳳傾城:逍遙天下
大鼻子入狱之前是在风月场所做领班的,犯的罪行也是这方面的,罪名挺长,叫组织,容留,强迫妇女卖霪罪。他之所以选大鼻子作为谈话对象有两个原因,一是在古代的时候他曾经见识过饮马河的老鸨子忽悠女人的厉害手段,大鼻子和老鸨子算是同行。二是直到现在大鼻子也不认为自己犯了罪,她认为自己是在帮助别人。
大鼻子不知道他是什么底细,进来之后略显紧张的低着头,也不说话。
大地主的小日子
一个随意的坐姿,一杯咖啡,一支烟,很快减轻了大鼻子对他的陌生感,主动开口,“你是记者?”
“为什么这么猜?”吴中元随口问道。
大鼻子翘着二郎腿,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是警鑔,也不是律师,只能是记者。”
“你好像对自己很有自信?”吴中元笑问。
大鼻子贪婪的吸了口香烟,缓缓吐出了烟气,“我看人的确很准。”
“有自信是好事,却不能盲目自信,”吴中元指着桌上的咖啡香烟等物,“什么样的记者有这样的权限?再说现在都半夜了,记者采访会在晚上进行吗?”
大鼻子笑了笑,笑的有些勉强。
“我再给你个机会,好好看看我,看我是做什么的。”吴中元笑道。
“看对了有奖励吗?”大鼻子问道。
“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吴中元反问。
“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奖励?”大鼻子追问。
“我如果告诉你我能给你什么样的奖励,你就能猜到我在哪个层次,”吴中元笑道,“别跟我耍花招,玩技巧,我的时间很宝贵。”
“你想知道什么?”大鼻子换了个坐姿,她穿的是裤子,换的这个坐姿能够最大限度的体现她的大腿轮廓。
“说说你拒不认罪的理由。”吴中元说道。
“我也没有不认罪,有些事情我的确做了,也的确违反了法律,但我没害那些小姐妹。”大鼻子说道。
“你把她们都推进了火坑,还这么理直气壮?”吴中元侧目歪头。
獵魔師
“什么叫火坑?”大鼻子反问,“她们都赚到了足够多的钱。”
与其他谈话对象的主动讲述不同,与大鼻子的谈话是以交谈方式进行的,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谈话过程中吴中元发现大鼻子并不是知错不悔,而是真的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她甚至抱着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想法,说话时完全是一种见多识广的过来人的语气。
逆神
大鼻子的经历非常复杂,但总结起来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真心真意的爱一个人,然后受到了辜负,再然后又遇到一个,又上当受骗,一直经历了四五个渣男,最后大鼻子彻底死心了,对男人产生了偏执且坚定的误解,认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之后又因为其他一些变故见识到了金钱的重要性,于是变成了一个没有底线一味追求金钱的女人。
人的自信都不会无缘无故的生出,都是有一定原因的,大鼻子的自信来源自两个方面,一是进入风月场所之后见识到了无数的男人,这些男人无一例外的都是渣男,于是她就越发坚定自己对男人的看法。第二个原因是她以自己的经验去善意的规劝那些初入风尘的女人,但后者并不接受她的规劝,最后果然被男人骗了,甩了,辜负了。判断正确的次数多了,她也就越来越自信了。
什么人最可怕?答案是聪明人最可怕,聪明人善于观察,善于总结,能够通过观察和总结形成一套支持自己想法的理论,大鼻子就是这种人,她是纯粹的拜金主义者,而且亲身经历过很多事情,随手就是一个例子,张口就是一种现象,说的头头是道,不是那种自己不信却希望别人相信的忽悠,而是她坚信自己是对的,还是抱着一种帮助他人的无私善意,是怀着不希望看到别人走弯路的心态,这就更可怕了,为什么可怕,因为她在劝人向恶之时是怀着无限真诚的,而那些受害者能够感受到她的真诚……

auslr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歸一 線上看-第九百二十三章 女賊相伴-xzj7j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察觉有异,吴中元转头西望,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很气派的汽车,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正在开启副驾驶的车门,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正在弯腰上车。
这二人都不是能量波动的根源,根源是一个自胖子身边走过的年轻人,此人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瘦长脸,,个子不高,身上穿着一件带帽子的黑色羽绒服。
他转头西望时恰好看到这个年轻人将一个褐色的钱包装进自己兜里,转而再度探手,又将胖子的手机拿在了手里。
这个年轻人虽然穿的是男装,却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个女贼,不过此人偷东西靠的并不是手法,而是隔空取物的特异功能,此人偷钱包的动作他没看到,但偷手机时他清楚的看到手机并不是此人自胖子身上掏出来的,手机是凭空出现在此人手里的。
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将女学生装进副驾驶,然后扭着硕大的屁股自车头绕至驾驶位,行走之时一脸的喜色,与此同时抬手将垂下来的头发往头顶抚了抚,试图遮住自己光秃秃的大脑壳儿。
确定这个秃顶的胖子与刚才被接走的女学生关系暧昧,吴中元便没有出声,只是盯着那个短头发的女贼。
女贼也发现吴中元在盯着她,眼神之中掠过一丝紧张,直待汽车发动,向西离开,方才暗暗松口气。
见吴中元一直盯着自己看,女贼犹豫过后向他走了过来,四顾无人,拿出先前偷来的钱包,将里面的一沓大钞全部取了出来,塞到了吴中元的手里。
吴中元也没吭声,将那沓纸钞装进了自己的衣兜,实则他现在已经可以幻化货币,但他不想自现代留下太多自己的气息。
见吴中元这么识趣,女贼放下心来,也不急于离开,自路口摊位上买了点水果。
女贼拎着买来的水果往西走,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重新回到吴中元的身边,“哎,小帅哥儿,你是大学生吗?”
霸道小嬌醫 沈殤
“算是吧。”吴中元随口说道。
“你学什么专业的?”女贼问道。
听得女贼言语,吴中元知道此人不是大学生,因为大学生不会问对方是什么专业的,只会问对方是哪一级哪个系。
见吴中元不回答,女贼又问,“你是不是学计算机的?”
“干嘛?”吴中元反问。
“我就问你是不是学计算机的?”女贼追问。
半世浮萍隨逝水 胡可青
见女贼纠结于这个问题,吴中元隐约猜到她想做什么,“你想让我帮你打开你偷来的手机?”
“能不能?”女贼笑道,“能的话我有重赏。”
“什么重赏?”吴中元随口问道。
小師妹可以再囂張點 潤月晨
再世魔導
“五千。”女贼说道。
吴中元站起身来,歪头看了女贼一眼,“可以试试。”
“需要什么仪器?”女贼问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因为他想要打开手机不需要借助任何仪器。
大唐虎賁 無言不信
“走走走,别吃煎饼了,我请你吃好的去。”女贼很热情。
吴中元对此人的特异功能很感兴趣,便没有拒绝,随她往西去。
“你叫什么?”女贼问道。
吴中元笑了笑,没有回答。
吴中元不回答,女贼也没追问,而是上下打量着吴中元,“你过年为什么也不回家?”
“我是过完年出来的。”吴中元说道。
“你刚才为什么不阻止我?”女贼笑问。
星河之最強主宰 老牛十八歲
“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吴中元反问。
“哈哈,我从来不偷好人,那死胖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老牛吃嫩草。”女贼笑道。
吴中元将剩下的煎饼果子塞进嘴里,将包装袋塞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你今年大几了?”女贼问道。
吴中元笑了笑,没有回答。
“看不出来你还挺谨慎,”女贼不以为意,“要不咱先干正事儿吧,干完正事儿再找地方吃东西。”
“可以。”吴中元点了点头。
大学附近有三多,旅馆多,饭店多,手机店多,女贼带着吴中元走进一条小巷,四顾无人,自兜里拿出一根别针打开了一处手机店门上的锁头。
女贼开锁时吴中元就站在一旁,看的真切,其实此人并不会开锁,别针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实则此人开锁用的也是特异功能。
女贼率先进门,找到并打开了店里的电源开关,然后指着店铺一角修手机用的各种工具和仪器,“这些行吗?”
吴中元点了点头,走过去坐了下来,女贼将先前偷来的手机递了过去,“不用着急,慢慢来。”
原罪禁區
吴中元再度点头,接过手机佯装破解。
过年放假,柜台里的手机都被收起来了,不过二人不是来偷手机的,由于屋里有暖气,女贼便将羽绒服脱了下来。
吴中元抬头看了女贼一眼,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实则女贼的身材很好,长的也很漂亮,胸前和手臂上好像都有纹身,由于不曾完全露出来,便无法确定纹的是什么。
先前那个秃顶的大胖子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用的手机也很高端,不过想要破解非常简单,无非是指纹和面部识别,手机上留有此人大量指纹,而他清楚的记得那人的长相。
等女贼自厕所解手出来,吴中元已经打开了手机。
抗戰之還我河山 漢唐風月1
女贼没想到吴中元效率这么高,惊讶的接过了手机,恰好此时手机响了,女贼随手挂断并启动了飞行模式,然后便开始查看手机里的内容。
见吴中元坐在原位并没有凑过来,女贼有些意外,“你不好奇里面都有什么?”
溺寵一品棄後
“窥探别人的隐私可不是好习惯。”吴中元笑的有些心虚,因为隐身旁观的事情他没少干。
“我对他们的隐私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钱,”女贼一边翻看手机内容一边说道,“你别着急,等我一会儿,我忙完就带你去拿钱。”
“你准备讹人家多少?”吴中元笑问。
“不一定,”女贼说道,“我得先看看他跟他老婆的聊天记录,看他怕不怕老婆,再看看他都干了什么坏事儿,还得看看他之前的消费记录,要少了不解恨,要多了容易出事儿。”
“看来你不是头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吴中元问道。
女贼嘿嘿一笑,自兜里掏出香烟点了一支,转而将烟盒递向吴中元,“你抽不抽?”
超新星紀元 劉慈欣
“我不会。”吴中元摇头。
随后几分钟女贼一直在查看手机里的内容,一边看一边骂,不消说,手机里的某些内容令她很是生气。
“你的同伙呢?”吴中元随口问道。
女贼大笑,“哈哈,我哪来的同伙。”
“你乱扔烟头,不怕人家根据烟头锁定你吗?”吴中元又问。
“怕个屁呀,我他妈的早就被通缉了。”女贼骂道。
见吴中元眉头大皱,女贼笑道,“你不要怕,我不会害你,我说话算话,一会儿就给你钱。”
“你怎么会认为我会害怕?”吴中元问道。
“我是通缉犯,你不怕吗?”女贼反问。
“不怕,”吴中元微笑摇头,“有人来了。”
女贼闻言侧耳细听,不见脚步声,便继续低头摆弄手机。
“真的有人来了,是跑着来的,”吴中元说道,“有三个人,现在已经到了巷口。”
听得吴中元言语,女贼走到门口向外探望,“我操,快跑。”
喊过之后不见吴中元有所动作,女贼急忙冲过来伸手拉拽,“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