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鳳舞隋末

p3gm0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六五章 騎陣分享-ezgnf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由于双方都是骑兵,所以这一仗的开头打得毫无花俏。
(末世)俠醫之微愛 百裏冰煙
重生校園:天後攻略
双方列阵于沃野之上,都是差不多以五百人一队的规模结成一个个骑兵战阵,而这种骑阵形制属于隋军的军制,此时隋朝也刚亡不久,双方倒也使得有模有样。
按照《说唐》还有《隋唐演义》这些小说里的套路,如此种两军对垒的情势,本也该两军主帅出前碰面,互相来一番唇枪舌剑的骂战,然后再来上一场单挑,比拼一番主帅个人的武力值才对。
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隋唐时代其实也是很少见的,正史里倒也记录了一些当时的少有的斗将场面,如在《隋书》之中就记载,隋朝大将窦荣定出征突厥阿波可汗,派人对突厥人说:“士卒何罪,你我应该各派壮士决一胜负。”
突厥于是派遣一骁将挑战,窦荣定遣猛将史万岁应战,史万岁出阵力斩其首而还。
《旧唐书》也记载了隋末单雄信曾在战场上挥槊直奔秦王李世民,尉迟敬德跃马大呼,力刺雄信坠马。
不过今天这一场决战,这类斗将的盛况却是没有上演,双方大概是对峙了约有半个时辰,几乎也就是刘武周刻意给时间让刘建成军列好战阵歇好马力,便也让人吹响号角,击鼓而进。
此战虽是决战,但也不是打烂仗,也就见得率先出击的刘武周军并非是合军齐出,而是在鼓声的调动之下,先有原本列阵于中军阵前的整十个骑兵队伍开始前出慢跑准备发起攻击。
李建成定睛一瞧,便也看出这十个骑兵队伍当中,约有大半都是轻装无甲的突厥人,主要的武器就是单兵短刃和骑弓,剩下小半则是身穿隋制铠甲的府兵重骑,武器方面多为长杆的枪矛。
那么如此骑阵的作战运用,很可能就是轻骑猬集前阵寻机攒射,而后左右分流让出中路,给后队隋制重骑创造冲锋实施凿击的机会。
李建成当然也认得,这种战术属于隋军的常用基本战术,而遇见这种战术的应对之法,基本也就是照着葫芦画瓢,也派出一队同样的组合,直接迎面怼上去也就是了。
当即李建成也命人吹响号角击鼓进兵ꓹ 调集了差不多同等数目的轻骑和重骑,也迎面而上。
此时ꓹ 双方骑兵本阵相距莫约有个五六里的样子,留出的中间战场倒也宽阔,也就见得两军各自派出了大约五千人马ꓹ 就在战场中心位置对冲而出,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如两股洪流一般撞在了一起。
由于战术基本相同ꓹ 所以双方打得也是毫无花俏,基本上两边由轻骑组成的前锋线在互相冲入弓箭射程之后ꓹ 便是集体向对方发动马上抛射ꓹ 但仅限于每人也就能迅速射出三箭,跟着便硬拉马缰驱使战马向左右分流。
不过,双方的轻骑到底谁更精锐,也就在骑阵左右分流的这一瞬间给体现出来,这分流之前双方不都是进行了马上抛射么,而骑弓本来就比步弓要软,射程也自然不远ꓹ 就算借助奔马提供的动能,抛射距离最多也就八十步左右ꓹ 所以双方轻骑在进入有效射程快速连珠射出三箭之后ꓹ 接下来的战术动作就是马匹左右分流的同时骑手就要来个马腹藏身ꓹ 翻身躲在马身侧面躲避敌军射来的箭矢。
当然了ꓹ 马腹藏身的主要目的是人躲箭,正在疾奔中的战马是躲不了箭的ꓹ 也就听得双方阵中随着噼里啪啦的箭雨落地之声响起ꓹ 紧接着便是人仰马翻的惨叫和嘶鸣。
比起刘武周这边的无甲突厥轻骑来ꓹ 李建成手下的李唐军轻骑可就要强很多了,不但是受过全套的隋制骑兵训练ꓹ 绝大多数人也还配备着基本的隋制轻兵皮甲,且马腹藏身这种基础骑兵战术动作也训练得相当到位,所以这一轮的轻骑互动,双方的收获大相径庭。
冷血蛇王的倒黴蛇後 魅、少影べ
我死了也變強了 列昂尼德
刘武周方面这一波放出来的大概是三千突厥轻骑,李建成派出的人数也是大致相等,只是这第一轮对冲下来,也就瞧见突厥轻骑这边堕马和连人带马倒下的数目,明显要大于李唐军,但此时此刻还等着看双方后队的重骑对冲,自然没有办法仔细计算。
女總裁的最強兵王
不过大致目测来瞧,突厥这边应该有个五分之一的人马损失,而李唐军方面莫约也就是个八分之一的样子。
鄰家有妹初長成 福月
待得两军前锋轻骑左右分流之后,便也将各自后阵的重骑给露了出来,便也能瞧见双方都是穿着一体的隋制铠甲和拿着重骑长柄,只是在服色各有差别,刘武周军的认旗为白底黑字,服色为杂白(黑白混杂),李唐军为白底红字,服色为绛白(红白混杂)。
巫女創世紀
或许有人说这就不对了,这唐朝的军旗和军服不都是红色的么。
实际上,在唐朝在建立初期,唐高祖李渊曾经向突厥称臣,而且当时的李渊对突厥的始毕可汗,态度可谓是“卑词厚礼”,所以同时还改旗易帜,“杂用绛白”。
这里解释一下,之所以用绛白旗,是因为突厥的旗帜为白色,这样做的目的是“以示突厥”(示好的意思)。
后来嘛,据说是李世民斩白马跟突厥搞完了“渭水之盟”,下决心要弄死突厥以后,也才下令把军旗和军服的颜色改成了红色。
欺婚試愛:逮捕替身逃妻
对了,肯定有人问刘武周军为什么也是白色的呀?
这是因为当初刘武周造反之出也是向突厥称臣,并且在袭破楼烦郡拿下汾阳宫后,为了取得突厥进一步的扶持,还将俘获的隋汾阳宫宫女献给突厥,突厥始毕可汗大喜之下册封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并还送了他一杆“狼头纛旗”。
反正,这此时两军阵中对冲的重甲骑兵,虽然穿得都是隋制的黑色扎甲,拿着的也都是隋制的骑兵武器,但双方还是能从各自的认旗还有军服上分别出敌我来,但在战场之外的两军眼中看来,也就只能看见是两股由钢铁和骨肉组成洪流,好似两股黑色的潮水一般撞在一起,之后便如浪涌入海,豆落入箕一般混杂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来。
至于说这重骑作战,又与刚刚的轻骑对冲有什么区别呢?
呵呵!区别倒也不大,先是借着马速用手上的“大棍子”、“大枪杆子”互相捅人,待得失了马速就开始用“王八枪法”和“王八棍法”盘马互殴,弄死为止。

42xz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四五章 考題-em6hd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王沣作为前朝督学,能够主动拿起新朝的律法来研究,已经是所谓的有着极强的主观能动性了,当然不可能还去了解什么新朝科举之事。
愛上慢半拍的你
倒是他的儿子王贞如今也才三十出头,对于出仕当官还有着不少想法,所以这才暗中了解相关的事情,所以在这方面他倒是懂得比他亲爹要多。
神劍仙緣
而对于考试的内容居然用这等实务来作为题目感到很诧异,王沣还是自以为是的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答案。
哪知道对于这个答案,他儿子王贞却是摇了摇头表示了不妥,道:“父亲,此题的答案乃是四项选一,分别是甲:全力抗旱、乙:全力治水、丙:先治水再抗旱、丁:先抗旱再治水;此外还有一个补充项,允许用五十个字进行补充说明,根据判题的标准,选择全力治水的乙项可以得半分,其余选项不得分,补充说明由判题导师酌情给分。”
穿越之龍情蜜意
風華絕代九千歲 慕君非白
“嘶!”王沣听了,也冷吸了一口气,想不到他的先治水再抗旱的选择居然是不得分的,当即就有些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了,不由问道:“怪哉!何故如此?”
其他人听来也都是满脸莫名不解,便都纷纷看向了王贞,结果王贞当着大家的面把书页一翻,亮与众人道:“诸位,此题在后页列举了解题思路:此题既是取舍题,问题的核心在与取舍而非平衡,所以优先考量的必须是事情的轻重缓急,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来看,旱情虽然有些紧迫,但比起水情而言却可以放缓来做,此外还需考量粮食减产和饥荒等灾情一旦出现,也并非一地一县能够自行解决的问题,这必将会由朝廷进行统一的安排和调度,所以地方根本无需操心此事。”
听得这等解题思路,包括王沣在内的诸人都是听得面面相窥愕然不已,哪知道这还没完,就听王贞继续读道:“那么,接下来的答题指南如此写道:此题表面上就算选对了全力治水的答案也只能得半分看似不合理,实际是专门留了五十字补充说明给予考生自由发挥,是希望考生能够结合自身的学识和见识,提出一些行之有效的行政办法和手段来帮助解决二者之间取舍平衡的问题,比如说发动民间百姓投入额外的人力物力参与治水和抗旱,或主动联系周边地县组织劳工来本县协助等等,乃至于提前联系好粮食和生活保障物资的货源,针对粮食减产和饥荒做好准备等等。”
听完王贞宣读的答题指南,王沣首先便觉得打开了眼界,不由叹道:“这……这如何仅是考题,这简直是把治国理政的方略,手把手来教啊!”
不错,作为一个考生,在了解这道题的解答方法的同时,不难把其中的内容和重点记下,日后要说真有机会能够成为地方官员,万一真的在日常的工作中遇见了同样的问题,他岂不是信手就可以解决了?
惊叹之余,王沣便也让王贞再多多来读,结果王贞又抽了几道行测题来与众人研究,便发现这些题目基本上都与世人的行为、常识还有官府的行政举措有关,后来也才明白所谓的“行测”,乃是指“行政职业能力测试”,考的就是考生的行政能力,不由全都是叹为观止。
也不说王沣等人如何在震惊之中听题解题,却来说之前因为恼怒和羞愧愤然离去的马周等人,在甩手离开了王沣府邸之后,一群人先是在王家门口聚集议论,结果因为没论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是各自拱手拜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至于马周也与三五个挑唆他今日来搞事的同窗一道离开,径直去往了曲阜城中规模最大酒楼“文华楼”,待得上楼坐定,也就听马周道:“王督学今日所言,诸位以为如何?”
马周同窗大多为薛郡本地人士,不少人之前更是孔家学府的学子,闻言自然是义愤填膺,气愤非常,直言这王沣肯定是想要跪舔新朝而不得,所以今日才会这般说话云云。
武裝風
倒是马周被人当面打脸了之后,还是稍微自审了一下,不由点头叹道:“其实王督学所言倒也不差,自打杨隋定下以科举取士的成例之后,我辈读书人方才有了一条稳定、公平的晋身大道,比起前朝只看家世、名望要好上太多,此路既开,无有倒退之理,所以科举之事本身并无过错。”
傲世法則
摔王 南甜北鹹
听得马周如此总结,众同窗倒也认同,就听有人道:“我等不忿之处,非是科举本身,乃是新朝科举不循旧例,搞什么另辟蹊径,实是为难人哉!”
马周反倒是摇头道:“此点王督学也说得不错,正如公田法之事,为何我等家中的佃户就退佃,王督学家中的佃户就不曾,其实谁人不知这等免税、不税的方法于百姓而言是好事,只因损了我等利益才认为其是恶法,新朝科举另辟蹊径未必就是多此一举,只不过是看起来我等寒窗苦读十余载所学儒学似乎白费了功夫,也才觉得新朝可恶,岂有此理罢了!”
卿本佳人奈何雄氣 小丫頭也不是蓋的
众人听来顿时呐呐不言,全都陷入了沉思沉默,恰好此时酒菜上来,众人便也闷头吃喝,各自思索起来。
待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也就见马周忽然满饮一杯,而后起身与诸人道:“诸位,我决定了!明日我便动身去往凤朝新都,寻一间静舍好好苦读一年,就不信考不上这新朝的科举!”
英雄聯盟之超神之路 放縱
其他人听了,先是面面相窥,而后便是渐渐面有愧色,有人道:“宾王兄若要读书,在家便好了,何须去往新都?”
哪知马周却是摇头答道:“今次我自清河来,因心中早有偏见,所以并未深入新都,仅是在那新都的五环外打了个转而以,如今想来还真对新朝所知不多,实乃大谬也。”
“五环?何为五环?”听着马周嘴里说出的新词,众人都是一愣,当即就引起了好奇。
这马周虽然自诩是仅仅在新都外围打了个转,但多少对新都还是有一点认识,当下便与众人摆谈了起来,不过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东西显然都是负面的,比如说什么城外的田地都是大田很不合理,城池居然是不设城墙城郭的,还有道路也是宽得要死,占了路边不少良田等等。
皇上來嘛 焚香
不过,虽然马周所言皆是负面看法,但也叫一直窝在家中的众人开了眼界,莫名对马周口中的新都升起了一丝丝的好奇,纷纷心生向往,想要去看个稀奇古怪。

xl3x6熱門連載小說 鳳舞隋末 起點-第七百四四章 鼓譟鑒賞-ao4mh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王沣虽然是个督学,但毕竟也是年纪一大把的老人了。
其人生于北周末年,既是见识宇文氏的倒行逆施,也体验过杨坚的开皇盛世,对很多事情的看法肯定比马周这样的愣头青要深刻得多。
只是,听得王沣如此评价凤朝的公田法,马周虽然嫩脸微红,却也还是强辩道:“夫子,马周并非是说公田法不好,只是此法太过急躁,叫学生看来非是长治久安之良策耳!”
王沣听来好笑,不由反问道:“哦!老夫倒想不出,此法如何不能长治久安。”
马周被问得一愣,但也急中生智,解释道:“学生听闻,此法规定佃公田者只许种植麦豆粟黍等主粮而不税,私田者虽是宽许自择,但也仅是主粮不税,若种植桑麻或菜蔬等所谓的经济作物,课税最高竟可达五税一。学生思谋,如今天下方乱未定,各地惨受兵灾,十室九空,人烟稀薄,窄乡变作了宽乡,行此公田法倒也无碍,只是日后待得天下安定,百姓人丁兴旺之后,然着果腹有余,衣被何来?”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这话一说,顿时叫王沣险些笑岔了气,不由指着马周笑道:“马宾王啊!马宾王,合着你这一趟从新都转来,只是低头看路,不曾举头望天?”
惡魔殿下別亂來 櫻の芯
马周被说得一愣,反问:“夫子此话何意?”
王沣笑道:“且不说你方才之语,明显对公田法知之不详,对与之配套的商法,更是一窍不通,呵呵!贞儿!”
王沣笑罢向身后挥挥手,便见得一个年纪在三十出头的青年快步上来,呈上了两册手抄本,看封面正是新朝颁布的“公田法”和“商法”。
见马周看着递上来的抄本一脸无语,那王沣的儿子王贞更是从桌上的考试资料里,拿起了一本“凤朝科举·进士试教材(公版)·律法真题集锦”,道:“马周贤弟,其实新朝田法与商法之事,也不用瞧别处,便是此等教材之中亦有详解。”
听得王贞如此说道,马周顿时再也压不住脸上的面红耳赤,因为这些教材可是他一本本的从新都背来曲阜,用来攻讦新朝的科举制度,却不想自己连翻看都不曾,如今这是被人当面啪啪打脸。
契約寵溺不NG 玖小琯
也在这时,就听一名坐在堂中的中年儒生出言解围道:“咄!便是说得好听,恶法终究恶法!”
真愛在身邊 生如秋霜
王沣闻言无奈的摇头道:“自前朝文帝行科举事,废孝廉制,以科取仕即为简拔任用官吏之正道,如奔流江水不可往复,亦如激流行舟不可回头。你等耕读传家,所为不过科举出仕,如今既不识大势,亦不欲随波逐流,便只管回家继续埋头苦读罢了!”
听得王沣直接一句话怼死大家的前路,不少人的脸色纷纷变了,他们今日上门来本是想求一个转圜的办法,毕竟大家之前埋头苦读的确是为了谋一个出来好凭科举拿下个一官半职,谁知道这新朝天下都还没一统,便别出心裁的搞出了新的科举制度,虽然还是通过考试取士,但新朝考的东西跟他们以前学的完全是两个体系,大家都是读书读了几十年的人,突然之间搞什么改弦易辙未免是真有些措手不及啊。
谁知道,这三言两语间,却是把话给说过,把天给聊死了。
嫡女狂妃:太子請自重
顿时,不少人立马喊了起来,有出声训斥马周的,也有给王沣赔不是的,还有哀求不要放弃他们的,至于硬气的人也有,便听一人说道:“凤朝如此倒行逆施,且还是女子当国,想来国祚定不长久!”
听得又有人当着面诅咒新朝,王沣干脆也不动怒了,反倒老神在在的抚须道:“诸位!昔日孔府三十二世嫡孙,通守将军孔德贵与凤军于方与县城前大战,仅半日便全军尽没,使我郡县皆收于凤朝之手,如今凤朝东占有辽东半域,北踞幽燕,南抵泗水,向西更是夺下洛阳、大兴二京。能不能长久老夫不知,但放眼天下,安有敢行科举取士者!诸位若不欲与新朝同流合污,当真不妨归家隐居,静观变化,如此这般在老夫面前鼓噪,无甚用处也!”
听得王沣这般直言教训,不少人当即是面燥耳赤,愧色难遮,不少人当即只能起身告辞,离席愤然而去。
当然也有不少脸皮厚的却是被这一通骂给来了个醍醐灌顶,却是当真留了下来,虚心请教起参与新朝科举的办法,是不是当真只要通读和研习各种考试资料,便有望考取新朝的秀才、举人和进士。
对于这些问题,王沣也不敢肯定回答,一时半会颇有些为难,倒是他儿子王贞却是大胆的站出来为亲爹解围,坦言其实新朝的科举也不难,虽然科目看起来很多,但其中所涉及的文理并不晦涩深奥,其中如语文、地理、历史和常识,对于饱读儒家经典的儒生而言,基本就属于是一门通便门门通,无需改弦易辙。
而数学、行测和律法、申论,虽然要另外花费些心思学习,但其中内容也并无什么虚浮无用之处。
西遊之火雲真
甚至为了佐证自己的看法,王贞干脆当场拿起一本行测真题详解,随手就抽了里面的一道题取舍关系题来与大家讲解。
题问:某县夏初遭遇旱灾,全县近六成的土地因为缺水而遭遇旱情,此时却又得到气象部门预告,在不久之后的盛夏时节,全县水系流域将会遭遇到强降雨侵害,因此上级政府部门要求县里必须调拨足够人手加固堤坝清理水渠预防即将到来的水患灾害,此时若果你是负责此项工作的负责人,发现如果组织人手抗旱就无法调动更多的人手去预防水患灾害,而将人手向预防水患方面倾斜的话,旱情势必就会继续加重,且一定会影响当年的粮食产量乃至出现饥荒,问此时应该如何取舍?
在场的很多人当然都是没见过什么真题详解的,自然不知道在这个题目的下面已经罗列出的解题思路和答题要点,甚至这个题目的页面背后还列有不同的指导答案。
不过,很多人在听明白了问题的内容之后,也都是纷纷表示了震惊,一个是震惊这题目逻辑的周密性,再一个是震惊这个题目的实用性。
網遊之歸來死神
更多人则是直接被这个问题给问懵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处理,便是王沣听了也是不停捋须的沉吟思索,好半响后:“此题老夫虽然不知道如何作答才算得正(得分),但老夫思来减产、饥荒并不迫在眉睫,而水患动辄便要伤及人命,虽糜烂一地,但波及不止一县,因此自该以人命为重,先治水患再抗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