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黑乎乎的老妖

优美都市小说 私人定製大魔王笔趣-第四百六十章 名場面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私人定制大魔王
贝利尔好惨一恶魔就在面前摆着,血淋淋的教训之下,剩下的恶魔领主们一时间也十分踌躇,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挑衅眼前的恶魔大君欧西里斯。
蜈蚣领主,恶魔之名叫做法恩达兹,在一众恶魔领主当中,他是最心怀不轨的家伙,这家伙有着整个魔界最宏伟的身躯,翱翔在天际的他,延绵蜿蜒近十公里之长,如此巨大的身躯,在战争恶魔当中都属于超巨型的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法恩达兹拥有着超乎想象的肉身力量,在魔界也是凶名赫赫的存在。
以前蒙杜斯还在的时候,他一直都被蒙杜斯压制着,而现在蒙杜斯逃走了,法恩达兹自然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蠢蠢欲动的他,自认为是最有资格接任蒙杜斯成为魔界统治者的。
所以,当看到冥河夫人他们默不作声的情况下,法恩达兹是最先忍不住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开那恐怖的大嘴咆哮了一声,直接从高空朝着罗伊扑来。
如何形容这一幕呢?一般来说,人类世界中的一列列车,长度大概在两百米左右,而法恩达兹的身躯长度,足足有五十列列车首尾相连加起来那么长,而且他的身躯直径可比列车粗壮太多了,从高空俯冲而下的时候,那横截面宛如一颗巨大的陨石一般,声势堪称惊天动地。
看到这个数千吨体重的庞然大物从高空落下,冥河夫人他们全都脸色一变,赶紧远远地闪避开去,而法恩达兹在冲向罗伊的过程当中,先居高临下地对着罗伊喷出了一大口墨黑色的毒液!
这毒液带着浓郁无比的腥臭味,劈头盖脸地朝着罗伊砸下,罗伊当然不愿意让这种恶心的液体喷到自己身上,于是展开恶魔之翼一个飞退躲开。
优美小說 私人定製大魔王 txt-第四百六十章 名場面熱推
然而法恩达兹等的就是这一下,他那庞大的身躯,竟然十分灵活地在空中扭动了一下,一张近百米巨口扭转90多的角度,直接笼罩了罗伊所处的区域,将罗伊一口吞了进去。
法恩达兹的巨口猛地合拢,然后整个身躯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一头撞在地面上。
轰隆一声巨响,漆黑的大地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然而法恩达兹去势不减,延绵的身躯继续不断撞入地面,在地底下穿行起来。
是的,法恩达兹不但能够在空中飞翔,也可以在地底穿行,作为虫型恶魔,他钻洞的本领可是没有落下的,只见他在地底穿行着,头颅不时地钻出地面,然后又钻下去,在方圆二十多公里的地表下来回地折腾着,将大地钻出一个个巨大的地下隧道来。
这动静实在太大了……而看到罗伊被法恩达兹一口吞入腹中后,茱莉尔和拜尼娅都脸色一变,急忙冲上去攻击法恩达兹,想要让他张嘴,让罗伊出来。
然而,她们的攻击只能在法恩达兹的身躯表面擦出无数的火星而已,法恩达兹的体表有着一层十分坚硬的角质层外壳,这外壳黝黑发亮,防御能力十分的惊人,面对两人的攻击,法恩达兹毫不在意,惬意地继续在地底游曳着。
他在等待,等待自己体内那具有超强腐蚀性的胃酸,将欧西里斯的躯体溶毁,而身躯一旦溶毁,欧西里斯的灵魂就会顺势被他给吞噬掉。
这就是法恩达兹的战斗方式,他不擅长任何魔法,最多只能用一点毒素攻击而已,但以往遇到过的那些强敌,无一例外都是被他这样吞噬杀掉的。
茱莉尔和拜尼娅攻击无效,胖虎也冲了上来,想要按住法恩达兹,然而胖虎的巨力,在法恩达兹面前失效了,他根本就按不住法恩达兹,反而被法恩达兹推着到处跑。
茱莉尔和拜尼娅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对视了一眼,拿出合体耳环,就准备带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法恩达兹的身体却突然一滞,穿行的动作陡然停止,大概几秒钟之后,他庞大的身躯突然拼命地扭动起来,将地面砸得地动山摇的,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而就在他张嘴发出嘶吼的时候,一个身影也从他口中飞射了出来,不是罗伊会是谁?
茱莉尔和拜尼娅松了口气,赶紧飞过去来到罗伊身边,查看他的情况,却发现罗伊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在他肚子里做了什么?这家伙怎么这样子?”茱莉尔好奇地问道。
“别提了,这货根本就是个蠢货!”罗伊不屑地看了下方还在痛苦扭动的法恩达兹,解释道:“如果不把我吞进去,我可能一时间还拿他那坚固的外壳没什么好办法,但这家伙把我吞进去之后那就简直是在找死了,我击穿了他的胃部内壁,给他注进去了几百种病毒毒素,现在这家伙的身体内部,已经直接一团稀烂了!”
法恩达兹这家伙,估计绝对想不到,罗伊还有着【疫病君王】这样的称号吧,毕竟之前和贝利尔交手的时候,罗伊根本就没有用过任何病毒能力,这样的误判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罗伊注入他身体当中的病毒,不但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伤,而且还以毒攻毒与他身体中的毒素产生了反应,使得他的身体反而出现了溶毁现象。
“也是,这家伙身躯这么大,估计脑子反而只有一小坨了吧,完全不成比例啊……”拜尼娅好笑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吐槽道。
法恩达兹此时已经直接失去了战斗力,可以说,罗伊解决他反而比解决贝利尔还要轻松,不过,罗伊却不打算给法恩达兹与贝利尔一样的,可以投降输一半的待遇!
原因很简单,罗伊从成为恶魔那么长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给“吃”了!
一想到刚才刚才在法恩达兹的肠胃里面,那种逼人的腥臭和黏糊糊的漆黑环境,罗伊就忍不住火大。
这只蜈蚣必须死!
罗伊让茱莉尔和拜尼娅退开,他则是一个俯冲朝着法恩达兹飞射而下,来到还在扭动的法恩达兹面前后,罗伊一把抓住法恩达兹额前的两根长长的触须,将其合拢在一起,右手上的赤龙帝笼手闪过一道红光,64倍力量增幅开启,爆吼一声,抓着法恩达兹的触须,直接将这家伙抡了起来。
罗伊身在半空中,像拔萝卜一样,将还有小半身躯埋在地底的法恩达兹拔了起来,然后使劲一摔,抡着他那巨大的身躯,在空中来了一记背摔!
但丁维吉尔还有尼禄他们,远远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来了,这种背摔法恩达兹的场面,就好比一只蚂蚁把大象给摔了一跤一样,场面实在太颠覆他们的三观了。
不管他们如何的觉得不可思议,但罗伊就是做到了,此刻的他,化身大门五郎,揪住法恩达兹就是一顿天地返,很好地重现了绿巨人摔洛基的经典名场面,那巨大的力量和轰隆隆的声响,让整个魔界的大地都在颤抖一般。
冥河夫人他们一帮恶魔领主们,这时候早已经目瞪狗呆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贝利尔跪得快也就算了,怎么法恩达兹跪得比贝利尔还要更快!?
咚——!咚——!被来回摔打着的法恩达兹,突然之间脱手飞出,近十公里长的身躯,如同一根软面条一样突然飞了出去。
这是因为,他的触须被挣断了……
法恩达兹的身体远远地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带来了一次六级地震,而罗伊则是将怀里那两根粗大的触须随手一丢,再次朝着法恩达兹冲了过去。
“你……你赢了……欧西里斯,我……我会服从于你的!”法恩达兹颤颤巍巍,看到罗伊飞来,慌忙开口道:“求你不要再打了!”
然而,罗伊却一言不发,冲到了法恩达兹面前后,霜之哀伤突然出现在手中,对着他的眉心一剑刺下。
噗嗤一声,霜之哀伤整个剑身都刺了进去,直没入柄。
当触及到了法恩达兹的灵魂之后,霜之哀伤向罗伊传递出了欢呼雀跃的情绪,它想要吞噬掉这个强大的灵魂。
罗伊安抚了它一下,随后通过霜之哀伤,在法恩达兹的身体当中灌注了强大的电流!
精彩言情小說 私人定製大魔王笔趣-第四百六十章 名場面
暗之雷的电芒,在法恩达兹的身躯中四处乱窜,让法恩达兹发出了更加痛苦的声音,法恩达兹现在不止是身体感受到巨大的痛楚,就连灵魂也同样传来痛楚,被飞龙骑脸抵近攻击的情况下,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这诡异的电流一点点地消磨着。
而且霜之哀伤上的诅咒效应,这时候也在他的身体中肆意地发挥着,法恩达兹终于明白,蒙杜斯与罗伊对战时的那种痛苦了。
剧痛之下,法恩达兹已经无法冷静思考了,他只想要脱离这种灵魂的痛苦状态,于是下意识地,他让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要不说这家伙脑容量小呢,罗伊之所以这么费事,等的就是这一刻!
看到法恩达兹的灵魂离体而出,罗伊立马伸手一抓,将这家伙的灵魂抓在了手中,这颗漆黑的灵魂上面,还印着法恩达兹的模样,但罗伊根本不给他任何哀求的机会,直接将灵魂抓着,塞进了霜之哀伤当中!
罗伊现在就算吞食一个恶魔领主的灵魂,也增长不了多少魔力,所以干脆用来给霜之哀伤提升能力,霜之哀伤的能力越强大,剑上的诅咒就越强。
法恩达兹的灵魂给了霜之哀伤,身体也同样不会浪费,罗伊朝着高空招呼了一声,让拉法洛下来。
是时候让拉法洛的力量更进一步了,有了法恩达兹这具庞大的躯壳,欧西里斯的天空龙将变得更加巨大,更加的名副其实!

人氣都市言情 私人定製大魔王-第四百四十九章 水熊蟲,畸形兒閲讀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私人定制大魔王
蒙杜斯是斯巴达一家的仇人,却不是罗伊的仇人,罗伊在此之前甚至连蒙杜斯都没有见过,他不可能有多上心地去对付蒙杜斯。
不过,蒙杜斯这家伙夺走了深渊之门赐予罗伊的衔尾蛇印记,这一点也是不可辨驳的事实,所以哪怕不上心,罗伊最终还要是出手的。
神像的头颅掉下去了,神像的躯干自然也没能够坚持多长时间,那重大数万吨的石头从高空落地后,带来的震动是相当巨大的,看到神像的坠落后,远处那些一直在观望着这里的恶魔们,发出一声声哀嚎,也跟着四处逃窜而去。
但在场的所有人,却没有任何人以为蒙杜斯败了,以为这就结束了。
胖虎带着刻耳柏洛斯,还有卡珊卓和塞拉斯蹲守在远远的地方,这场战斗当中,他们没有太多发挥的空间,还不如观战的好。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斯巴达但丁维吉尔还有尼禄,这时候都在抓紧时间恢复,他们身上扎着的光刺还不敢拔出来,因为那光刺是带着诅咒效果的,一旦拔出来反而会血流不止,还不如暂时先让它们堵着伤口,这样虽然会很痛,但是不至于影响太多战斗力。
周围是被之前光束烧灼出来深坑和壕沟,结晶化的地面上此时还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辐射气息,蒙杜斯巨大的神像此时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样子。
然而,没过多久,神像的躯体却突然出现了一阵强烈的颤抖。
这颤抖是从神像内部传来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了一样……
咔擦一声响动传来,神像的腹部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从这个裂口当中,一只血红的爪子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看起来就仿佛是被剥离了皮肤,露出了皮下组织一样的爪子,能看到爪子上面的筋膜和肌肉纤维,伴随着这爪子的出现,一股浓郁无比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
第一只爪子伸出来之后,接下来就是第二只,第三只……
而后,密密麻麻的同样爪子争先恐后地出现,神像的身躯也随着这些钻出的爪子不断破碎着。
当神像差不多完全碎裂之后,蒙杜斯的真身也算是彻底展现在了众人面前,他果然是躲在这神像当中的。
直到看到蒙杜斯真身的那一刻,罗伊才明白过来斯巴达之前说过的“蒙杜斯是很丑陋的恶魔”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这家伙的模样,实在太恶心了!
除了无数只luo露着血肉筋膜的爪子以外,蒙杜斯竟然连张脸都没有,他的整个头颅上面,就只剩下三个巨大的眼球而已,这三个眼球圆圆的,能够看到惨白的球体上面无数放射状的血丝,而且这三颗眼球是直接长在那些爪子上面的,看起来真的很可怖。
蒙杜斯的整个身体就是由这些密密麻麻的爪子所组成的,除了一大坨地堆积在地上以外,根本看不出来他的身体形状,而那些堆叠起来的身体部分,不但十分的肥胖臃肿,而且其间还有不少的褶皱,靠近下腹部分的位置,则有数条长长鞭毛在不停晃动着。
唯有他肩膀上一对甲壳一样的翅膀看起来还算完整,但遗憾的是,这对翅膀对比他那庞大的身体来说,显得过于的小了,让人十分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利用这对翅膀飞起来。
乍一看到蒙杜斯的这幅身体的时候,罗伊就忍不住想起了前世自己在网上看到过的,水熊虫的图片!可以说蒙杜斯这家伙身上的那些爪子,就跟水熊虫的勾爪没什么区别,他这幅尊荣,简直就是水熊虫和海葵的合体似的,看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罗伊猜得没错,蒙杜斯的确是虫型恶魔,但问题是这只虫型恶魔的样子实在太乱来了,完全超出了罗伊对虫型恶魔的认知……
“是畸形儿!”旁边突然传来了朱妮娅的声音。
罗伊回过头望着她,朱妮娅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这是来源于拜尼娅的记忆,在她的记忆当中,恶魔之卵除了会诞生双胞胎以外,也有会诞生畸形儿的可能性,这类恶魔都是先天缺陷的那种,所以大部分都无法孵化,就算能够孵化,也会变得十分的丑陋。”
对此罗伊倒是理解,事实上任何生物理论上都会出现畸形儿的后代,这是血统基因上紊乱导致的。
不过被朱妮娅这么一说,罗伊立刻就明白过来蒙杜斯这家伙的情况了,毫无疑问,一个连脸都没有的恶魔,肯定不可能是正常的恶魔,他不但没有脸,而且连恶魔标志性的恶魔之角都不见了,甚至连背后的翅膀也像是没有发育完全的样子,直接萎缩掉了。
这样的恶魔,除了畸形以外,没有其他的解释……
按说以深渊世界恶魔诞生的那种流程,蒙杜斯这样的畸形儿应该是在孵化之后,就会被其他小恶魔给杀掉的,那是小恶魔们的本性,他们会将体质弱的,早产的,畸形的乃至夭折的个体给清理淘汰掉,以保证留下的都强壮的个体,但不知道为何,蒙杜斯这样原本应该被淘汰掉的畸形儿,竟然存活下来了。
不用说大家也明白,像蒙杜斯这样的个体,那简直是亿万中都无一的,他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晋升到如此强大的地步,可以说是整个恶魔族群中唯一的一个都有可能。
话说回来,蒙杜斯这家伙的成长过程到底会有多么的曲折,这是其他恶魔难以想象的,也难怪这家伙心理会变得如此扭曲,继而想尽方法地掩藏自己的本来面目,利用一尊神像来代表自己,至于为何会选择以这种如同神明一般的天使外表,那可能是极度的自卑心外加实力强大的缘故,实力与外表的不匹配,反而让他变得膨胀了,以至于竟然妄想抛弃恶魔的身份,成为天使神明……
按照刻耳柏洛斯所说的,这个魔界一直流传着关于蒙杜斯的形象描述,说他是一个白色恶魔,看样子就是指蒙杜斯寄身于神像之后的样子,至于他这幅真实的模样,恐怕也就只有最初斯巴达见识过一次而已,后来的恶魔见到的,都只是那尊神像罢了。
之前蒙杜斯所释放出来的那种光束,让罗伊觉得像他这样的畸形恶魔,没准具有其他恶魔所不具备的特殊才能,毕竟那种光束当中所具备的圣光力量,可不是每一个恶魔都能够做到的。
联想到这一点,再加上蒙杜斯在战斗中还释放过雷电的力量,这让罗伊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说蒙杜斯这家伙,也是一个准备走混沌恶魔路线的?
不过随后罗伊又摇了摇头,觉得蒙杜斯这家伙不太可能是。
所谓混沌恶魔,在深渊的历史上应该是出现过的,不然的话,不会有这样的称呼遗留下来,但就罗伊自己而言,他发现这种恶魔似乎并不只是简单地掌握全部元素力量能够达成的。
至少就目前而已,罗伊已经掌握了光,暗,雷,风,冰(水),火,土这七种元素力量了,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力量产生任何质变。
是的,土系元素力量,罗伊也在霜火城的这几年时间里完成了掌握,之前在和但丁他们交手的时候,罗伊也用过土系魔法的,这一系魔法罗伊并没有使用恶魔果实或者其他方法,是他第一门通过自己修习完成的魔法,而在成功开辟了一条魔力回路之后,罗伊可以说已经具备了所有的元素力量。
然而,现在的他却最多只能称得上是一个全系恶魔法师,却不能说是混沌恶魔!
如果罗伊理解得没错的话,混沌恶魔是暗黑血统世界中莉莉丝想要创造出来应对虚空力量侵蚀的,那么混沌恶魔就应该具备对抗虚空的力量才对,可罗伊现在却根本没把握敢直面那种侵蚀力惊人的虚空力量……
混沌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力量?罗伊自己也还很茫然……如果蒙杜斯这家伙也在有意朝着这个方向进化的话,那么或许能从他身上获取一些答案……
随着蒙杜斯本体的出现,一股惊人的魔力压也随之出现了,比之前神像状态强大了两倍不止,当这股魔力压绽放出来的时候,仿佛整个魔界都颤抖一样,哪怕是罗伊,在感受到这股魔力的时候,浑身被压抑得冷汗直冒。
“没有当初萨麦尔身上的魔力那么强大,但……”罗伊在心中暗自比较着:“三倍……不,至少是一般恶魔领主的五倍以上!”
斯巴达说过,蒙杜斯只是具备魔王级的魔力而已,但或许是因为蒙杜斯并没有晋升为真正的魔王,所以单论魔力的话,他只比恶魔领主强五倍左右,要知道,如果真正晋升为魔王,这魔力还会有巨大的增强,如果以恶魔领主十万魔力值来计算,那起码要百万级的魔力,才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魔王,蒙杜斯这五十万左右的魔力,果然只能算是伪魔王级。
即便如此,蒙杜斯此刻展现出来的魔力也非常惊人了,至少他一个人吊打整个魔界的恶魔是不成问题的,要知道,越往后面,恶魔魔力的增长就越是困难,罗伊从亚山世界弄来的一千多万灵魂,如今也只让他的魔力增长到十八万左右,进入真名解放状态,也刚好只有二十万出头这样,这还是因为他开挂的缘故呢……
像斯巴达这样存活了近万年的老恶魔,也只是比罗伊强一些而已,估计能有个二十三到二十五万左右的魔力数值,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正常情况下恶魔想要积累如此之多的魔力,会有多么的困难了,不光要运气,还有有足够的时间才行。
虽说魔力的高低并代表真实的战斗力,低魔力的也有战胜高魔力的可能性……但不管怎么说,魔力越强代表攻击威力越强,接下来的战斗中,不管是罗伊还是斯巴达,都必须得小心了……

14z11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私人定製大魔王討論-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爹炸了!鑒賞-id6jq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
当发现斯巴达的这只手臂是被魔法阵束缚在原地,不能取走后,罗伊倒也没有乱来,只是蹲下身仔细查看这只手臂。
这一仔细观察,罗伊顿时就发现一些出乎意料的地方。
神屠
首先第一点就是,斯巴达的这只手臂,在断裂的位置并没有看到任何被切割的迹象,但断口位置却十分的整齐和光滑。
而第二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这只手臂明明已经脱离了本体,但是却很……新鲜,没有任何的干枯和死亡的迹象不说,手放在上面甚至还能够感受到手臂当中有血液流动的痕迹,但是却不知道这些血液流动的时候,经过断口处到底流到哪儿去了……
“这种状况,看起来好像是被……空间切割下来的??”罗伊一脸古怪地望着斯巴达的这只手臂,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也就是说,手臂断口位置是处于一种奇妙的空间平衡状态当中,并且与身体的其他部位还存在着联系,虽然被放置在了这里,但实际上只是在空间概念上被隔离,而不是真的被斩断了,所以手臂中的血液才会依然流动着?”
“是什么人做的呢?还有,将斯巴达的手臂放在这里,真的只是为了封印他吗?”
摇了摇头,罗伊先将手臂放回魔法阵当中,通过心灵联系让胖虎过来。
等到众人随着胖虎过来之后,罗伊才对但丁和维吉尔招招手道:“过来看看吧,我的确是找到了你们的老爹斯巴达,但坏消息是,你们的老爹斯巴达好像炸了……”
但丁:???
维吉尔:???
听罗伊这么一说,不止是但丁他们,连茱莉尔和拜尼娅也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围拢过来降落在魔法阵上面,然后他们也看到了斯巴达的这条手臂。
“怎么回事?老头子就剩只手了!?到底是谁干的!?”但丁和维吉尔都十分的愤怒。
“别着急!”罗伊摆摆手,将自己刚才的发现和众人说了一下,这才让但丁他们的愤怒平复下来,于是也蹲下来仔细观察斯巴达的这条手臂。
茱莉尔看了一阵,开口道:“有人用特殊的方法,将斯巴达的手臂斩断了,然后封印在这里,但这里只是一条左手臂,这是不是意味着,还有其他的身体部件也被同样的方式给封印着,并且被放置在了其他的地方?嗯ꓹ 我算算看,除了这只左手臂之外ꓹ 应该还有右手臂,左右双腿以及躯干四个部分……”
“有可能!”罗伊点头,心说这方式还真的像是被封印的黑暗大法师艾克佐迪亚呢ꓹ 难怪斯巴达一直了无踪迹,原来是被分割封印起来了。
刻耳柏洛斯这时候疑惑地开口道:“但会是什么人做的呢?要知道整个魔界当中ꓹ 能胜过斯巴达的恶魔可没几个,蒙杜斯陛下是其中一个ꓹ 但他近些年来一直都在寻找斯巴达的踪迹ꓹ 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怎么可能还会四处寻找斯巴达复仇?”
这个问题,没人能够回答,尼禄有些冲动地道:“不管如何,解开这封印不就行了吗?把斯巴达放出来,他会告诉我们答案的。”
罗伊点了点头,于是刚想要蹲下身尝试看能不能解开这个封印ꓹ 但就在这个时候,拜尼娅却突然开口道:“等等!好像有些不太对!”
“嗯ꓹ 哪里不对?”众人疑惑地望着她。
拜尼娅这时候正蹲在魔法阵的边缘ꓹ 仔细地查看着魔法阵上面的恶魔符文ꓹ 研究了好一会儿之后ꓹ 她才皱着眉头开口道:“不对,这个魔法阵并不是封印斯巴达的手臂的ꓹ 恰恰相反ꓹ 这只手臂中的魔力ꓹ 是供给这个魔法阵运行的!”
“什么意思?”但丁有点没听懂。
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 白玖玖
拜尼娅直起身,指着手臂道:“意思是ꓹ 这只手臂才是整个魔法阵的核心能源,那些光之锁链,不但将其束缚在这里,也源源不断地在抽取着手臂中的魔力,供给魔法阵!我刚才研究了一下这魔法阵中的符文,它真正封印的并非是这只手臂!”
这下子,众人全都愣住了。
不是封印手臂的,那这里的魔法阵是封印什么的?
錯上冷傲特工妻 無極至尊
罗伊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手臂是核心能源?难道说,这封印阵是斯巴达自己设下的!?”
“很有可能哦!”拜尼娅眼睛一亮,道:“斯巴达可能是为了封印什么东西,但是手里却没有趁手的,可以镇压封印的物件,于是干脆用自己的身体部件来进行封印!”
这么一提醒,但丁他们突然也反应过来了,是啊,老爹斯巴达手里的恶魔武装,几乎都在别的地方,几十年前他失踪那会儿,斯巴达之剑化作了力量之刃,封印了特米尼格高塔,叛逆之刃和阎魔刀在但丁两兄弟手里,连解封力量之刃的项链,也是交给了斯巴达的妻子伊娃,而后又辗转落到的两兄弟手里,甚至斯巴达以前使用过的双枪光与影,好像也流落在外,而后不知道怎么又落到了翠西手上……可以说斯巴达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武器可言。
虽然没有见过斯巴达,但通过他的一些事迹,罗伊能够大致猜得到斯巴达擅长的一些能力,他绝对很擅长使用封印阵!要不然的话,当年也不可能封印比他更强的蒙杜斯,而且后来斯巴达又封印了魔界与人间的通道,让人类得以生存下来,这些事迹无一例外都证明着斯巴达对封印力量的运用有多高超。
然而即便如此,斯巴达也不可能凭空制造出一个封印阵来,要知道,一个具备完整力量的封印阵,必须得有一把相应的“钥匙”才行!而这样的‘钥匙’一般都是可以承载施法者魔力的物品,斯巴达手上当时根本没有任何可用的恶魔造物,想要完成封印阵,他除非是新打造一件才行。
但如果当时的情况很紧急,来不及新打造怎么办?
黑帝首席的純情老婆
答案就在面前:斯巴达用自己的身体部件,来承载了封印的力量!
这也能够解释,为何手臂的断面看起来像是被空间割裂了一样,而不是被斩断的,毕竟斯巴达不可能为了制造封印而干掉自己,他得保证自己的存活,才能够供给封印阵魔力,所以这有可能是斯巴达动用了自己的空间能力,将其分离出来的,同时这只手臂还保持着与本体的联系,能够长久保存并源源不断提供魔力。
“这么说来,斯巴达其实是被……自我封印了??”茱莉尔错愕地道:“那他到底想要封印什么?蒙杜斯吗?”
“不,不可能!”刻耳柏洛斯摇头道:“蒙杜斯陛下在很久以前就被封印了,虽然近些年来封印的力量在松动,但斯巴达就算要加固封印,也应该是在原有的封印上加固才对,怎么可能会重新用自己的身体部件制作新的封印阵?”
的确,这个封印阵应该是斯巴达失踪之后才出现的,要不然的话,当初但丁他们看到他们老爹就应该是缺胳膊短腿的样子了,也就是说,这个封印的设立,大概也就二三十年之间的样子,所以这不可能是为了封印蒙杜斯所设下的封印阵。
而且,按照刻耳柏洛斯的说法,蒙杜斯现在就在魔王城当中沉睡着呢,偶尔才会醒来一下子,如果这个封印真的是加注在蒙杜斯身上的,那蒙杜斯估计连醒都醒不过了,哪里还会有之前派出翠西引诱但丁的事件发生?要知道,那时候但丁早已成年,斯巴达失踪都好久了呢。
时间是完全对不上的,所以刻耳柏洛斯敢断定,这封印阵绝对不可能是封印蒙杜斯所用的。
一群人在这里讨论着,根据各自所掌握的情报,很快头脑风暴出了一些隐秘情况,而罗伊则是思索了一阵,通过心灵联系,联系到了在裂谷外面高空中的拉法洛,让他从高空将裂谷周边的环境扫描一下,然后传给自己。
一胞雙胎,總裁他總騙人! 曉星橙
神級破爛王 龍門笑笑生
很快的,拉法洛那边回馈过来了,罗伊拿出一个投影仪,将周边的地形情况投影成虚拟图像展示了出来。
危情烈愛:情挑惡魔上司
“刻耳柏洛斯,你说过这底斯比监狱所在的位置,是在魔王城附近对吗?”罗伊问道:“那魔王城是在哪里?”
刻耳柏洛斯好奇地观察着罗伊所展示出来的图像,很快弄明白了众人所处的位置,回忆了一下后,她抬起一只前爪指示道:“这里,魔王城的位置是在底斯比监狱裂谷以西二十多公里处。”
罗伊在图像上做出了定位,然后联系拉法洛,让他飞到更高的位置传输图像,当更大面积的地图展示出来之后,罗伊在地图上面勾勒出了五个点。
“对啊!”拜尼娅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罗伊要做什么了,激动地道:“这样的封印阵应该不止一个才对,应该是以五芒星的形状排列的,以裂谷位置作为参照,如果能够在其余四个五芒星点上找到类似的封印阵的话,那就等于能够找齐斯巴达的其他身体部件了。”
罗伊也点头道:“我想,斯巴达选择这个裂谷放置封印阵,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依靠那些数量庞大的鞭笞魔作为守卫以外,他真正的目的可能还是为了构筑出五芒星阵图来,而且假设他真的是为了封印魔王城中的某件‘东西’的话,那么魔王城的位置就会是阵中,其余四个五芒星点就是围绕着魔王城安置的,具体距离不会超过二十公里!”
一边说着,罗伊一边在地图上勾勒出了那个五芒星图案,然后指着另外那四个点问刻耳柏洛斯道:“这四个地方,有什么奇异或者不同的吗?”
刻耳柏洛斯惊讶地道:“似乎真得是这样啊,这四个点无一例外,都是某种比较厉害的恶魔族群所居住的巢穴,平常时候都很少有恶魔敢进入他们的地盘的……或许斯巴达真的在这些地方设置了封印阵!”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罗伊展开自己的恶魔之翼浮空而起,道:“我很好奇,如果真的存在着一个以魔王城为阵心的封印阵,而又不是为了封印蒙杜斯的,那么斯巴达到底是为了封印什么呢?他当年失踪之后,又到底发现了什么……?”

3n5ik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私人定製大魔王 txt-第四百二十八章 孤注一擲的尤里曾和塞拉斯一家人推薦-2uvxm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
“果然,仅仅只是四倍的力量增幅,还是没法直接一拳锤死一个恶魔领主啊!”
盤族戰神
看着尤里曾爬起来,罗伊甩甩手,然后朝着尤里曾招了招,示意他继续。
農門醜女
这个动作,让尤里曾恼怒不已,蔑视感实在太强了,从他诞生以来,何曾被人用这样的动作羞辱过!?他怒吼一声,在原地开始蓄力。
他身上原本已经被钉拳打断的那些,如同牙状的骨刺,这时候又重新长了出来,胸口被打瘪的位置,也重新恢复如初,在这种强横的恢复能力下,尤里曾再次回到了巅峰状态,当蓄力完成的那一刻,他双臂猛地一张!
一圈蓝色的魔力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这魔力瞬间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刺眼的强光中,强大的冲击波横扫了树顶大半区域。
但丁见势不妙,立马展翅飞离,塞拉斯则是机警地直接飞到了罗伊的身后,身处爆炸中心的罗伊却没有移动,只是抬起手在身前布下一道厚厚的黑色冰墙,作为抗冲击准备。
凡人成仙傳 月曉風
轰!巨大的爆炸和闪光在高空出现,红墓市上空如同出现了一个小太阳一般耀眼,爆炸之后,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缓缓升起,然而却在上升了一段距离之后就被挡住了,那是一直存在于整个树冠周围的空间结界,这结界将所有的爆炸和冲击,都拘禁在了其中。
这就导致但丁哪怕飞离了,也没能够完全脱离,在边缘地带,他依然遭受了冲击,被巨大的力量轰飞,砸在了结界上面。
而躲在罗伊身后的塞拉斯,反而安然无恙,因为罗伊布下的冰墙,将这个面上的所有冲击和爆炸全都承受了下来。
爆炸结束之后,整个结界当中,弥漫着无数的灰烬,那是逆卡巴拉之树无数树根被毁后产生的尘埃。
地面坍塌了ꓹ 整个树冠所组成的螺旋地面几乎尽数被尤里曾的魔力爆炸击毁,只剩下尤里曾自己站着的那一块还完好ꓹ 罗伊扇动着翅膀浮在半空中,一只手拎住了塞拉斯,等塞拉斯反应过来重新飞起之后ꓹ 罗伊才将他放开。
弥漫的烟尘当中,视野实在不好ꓹ 罗伊一伸手召唤出霜之哀伤,然后对着天空猛地一挥ꓹ 一道无形的空间之力随着剑刃的挥动斩出ꓹ 下一秒一阵玻璃碎裂般的声响传来,尤里曾所布下的结界就这么被罗伊给摧毁了。
随手召来一阵强烈的狂风,罗伊将弥漫的烟尘吹散,对着重新显现出身影的尤里曾摇头道:“被愤怒冲昏头了?没有翅膀的你,竟然还要将地面摧毁?难不成你还想和我打空战?”
這個大叔有點帥
尤里曾这时候正剧烈的喘息着,一瞬间释放出大量的魔力,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ꓹ 听到罗伊的话后,尤里曾露出狰狞的笑容ꓹ 道:“地狱苹果被那个该死的小鬼献祭给你ꓹ 这是我的巨大失误ꓹ 的确ꓹ 没有了地狱苹果的非凡力量,我无法成就完美状态ꓹ 但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失败了!”
“哦?这么说ꓹ 你还有后手?”罗伊失笑ꓹ 一伸手示意道:“请便!”
尤里曾也不多说,单膝蹲下ꓹ 将双手按在了地面上,他所站立的那一块区域,可以说就是逆卡巴拉之树仅存的树干了,在失去了那巨大的树冠之后,此刻的逆卡巴拉之树看起来就如同一个扭曲的刺针一样,而尤里曾就站在这针尖上面。
庞大的魔力顺着尤里曾的双臂流出,注入到了逆卡巴拉之树当中,可以看到蓝色的魔力光芒迅速地流窜下去,在接受了魔力的注入之后,逆卡巴拉之树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动静。
淺愛成婚
逆卡巴拉之树生长的时候,本就是螺旋形地向上生长的,这就导致它的树皮外表看起来就是扭曲的,而随着尤里曾的魔力注入,逆卡巴拉之树整个树干再次开始使劲扭动,原本粗壮无比的树干,此刻紧紧地绞在一起,越缩越小。
就好像在使劲扭毛巾一样,这样剧烈的动静,让整棵树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轰鸣声。
寄生和居住在逆卡巴拉之树中的那些恶魔们,立刻便倒大霉了,逆卡巴拉之树的内部空间一压缩,他们连逃都逃不了,惨叫着被闭合的空间挤压致死,而当他们死亡之后,鲜血和灵魂瞬间被逆卡巴拉之树给吸收,然后向上传导直至树尖,流入到尤里曾的身体当中。
虽然塞拉斯之前用瘟疫风暴清扫了大量的低阶恶魔,然而逆卡巴拉之树当中依然还有着数量巨大的恶魔存在着,甚至一些上位恶魔都没能够逃过这厄运,哪怕他们拼命逃窜和挥动武器劈砍,逆卡巴拉之树依然将他们给绞杀了。
好好的一颗逆卡巴拉之树,这时候彻底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榨汁机,源源不断地汲取恶魔们的鲜血和灵魂,然后反馈给尤里曾。
而接收了这些鲜血和灵魂的尤里曾,身体再次膨胀了许多,浑身的肌肉如同快要爆炸了一般高高隆起,弥漫的强大魔力甚至形成一层魔力之焰在他的体表摇曳燃烧。
逆卡巴拉之树如此巨大的动静,导致正在攀爬的尼禄和V也无法再继续前进了,两人全都抓握不住,从高空掉了下来,翻滚跌落的过程当中,尼禄拔出绯红女皇,V也用他的拐杖,两把武器使劲刺入树干当中,这才没有让他们摔成肉饼。
这棵树估计再也没法呆了,两人也只能往地面落下去。
至于妮可她们,这时候正开着车拼命地在不断收拢的道路上飞驰,她车上载着翠西和蕾蒂两人,翠西和蕾蒂在被救出之后,因为失去力量的关系,无法参加战斗,所以被妮可带着原本是要打算先离开的,没想到途中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
眼看着她们快要逃不出去,就要被逆卡巴拉之树挤瘪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身影飞致,托着妮可的车子飞起,然后将树皮撞出一个大洞,带着妮可她们逃出了生天。
不用说,这个人影自然是罪魔人形态的但丁,尤里曾和罗伊的战斗他没有插手,在结界被毁,逆卡巴拉之树出现异变之后,但丁立刻意识到不妙,想起翠西和蕾蒂还在妮可的车上,于是立马飞着去找她们,好在他反应得及时,要是再慢那么一点点,这一车三个女人怕也要被榨成汁了……
“但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但丁将车子带回地面放下,蕾蒂她们也认出了这个四翼恶魔就是但丁后,赶紧从车窗中探出脑袋询问道。
“一言难尽!”但丁用沉闷的嗓音道:“简单来说,就是塞拉斯把他义父召唤出来了,而他义父将尤里曾逼入绝境,所以尤里曾这家伙准备孤注一掷了!”
“……”三个女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道:“塞拉斯他义父,真的这么猛!?”
“一会儿你们可能就能看到了!”但丁抬起头,看向正在坍塌的逆卡巴拉之树,道:“战斗最后会回到地面上来的……你们还是先开车离远一些吧。”
“你不早说!?”妮可听到这话,立马挂挡,油门到底,飞快地窜了出去。
她只是个后勤人员而已,这种危险的场面,当然要赶紧跑了,不过在开车飞窜的过程当中,妮可注意到,远处有一只体型巨大的地狱三头犬,也在卖力地飞奔逃离着……
不断绞动的逆卡巴拉之树,不但榨干了树内恶魔们的精血,也同样耗尽了它自身仅存的生命力,越来越细的树干,此刻很多部位已经开始出现风化现象,无数细碎的颗粒从树干上面飘散,让原本完整的树干变得坑坑洼洼,残缺不已。
又过了大约几分钟这样,整个逆卡巴拉之树彻底变成了灰白色,在巨大的脆响声当中垮塌了下来,人类军方通过卫星目睹到了这一幕,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颗恶魔之树终于倒塌了,这可是个好消息……
轰隆一声巨响,红墓市如同发生了一场八九级的大地震一般,然而这种震动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而已,因为倒塌的树干在砸落地面之后,也彻底变成了飞灰。
废墟之中,尤里曾缓缓地直起身来,他的身体变得和罗伊一样巨大,激荡的庞大魔力带给了尤里曾无穷的信心,他抬起头,看向了半空中。
倚天屠龍飛鷹記
罗伊正微微扇动着恶魔之翼,从半空中落下,但这一次落下的不止是他,在更上方一点,竟然又多出了几个身影。
一个是背后燃烧着黑色火焰之翼,身材曼妙的堕落天使茱莉尔,另一个是长着逆恶魔之翼的魅魔女妖拜尼娅,最后一个则是身穿巫妖法袍,浑身寒气弥漫的卡珊卓。
在尤里曾榨取恶魔们力量的时候,她们三个也从空间通道当中降临了……
“哦呵呵呵……”拜尼娅手持火焰长鞭,落地之后打量着尤里曾,开口道:“亲爱的,没想到刚降临这个世界,就遇上了挑衅你的家伙,看样子这个世界得恶魔和深渊隔绝太久了,不识趣的家伙变得多了呢……”
茱莉尔倒是没说话,她和卡珊卓正拉着塞拉斯,查看着塞拉斯的情况呢。
然而几个的模样,这时候已经被不远处的但丁看到了,直到这个时候,但丁才知道,塞拉斯并没有吹牛,他还真有这么三个风格迥异的妈……
而光看她们的样子,但丁就知道塞拉斯这三个妈妈也不是什么善茬。
但丁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魔剑,心中有些忐忑:要是塞拉斯这一家子在这个世界乱来,光靠自己一个人,能将他们赶回去吗?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当初见到塞拉斯那时候,没有和这个小鬼真的变成敌人……不然的话,麻烦大了就不止尤里曾了……

cd52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私人定製大魔王-第四百零八章 驅魔委託相伴-tad63

私人定製大魔王
小說推薦私人定製大魔王
“你……你是说,但丁就是斯巴达的后代!?”
V所讲述的故事才讲到一半,才提到了但丁和维吉尔的身份呢,结果听到这里,塞拉斯眼睛就已经差点瞪出来了。
靈媒情緣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和自己呆了好几天的白头发的家伙,竟然就是斯巴达的孩子之一!
看着塞拉斯一脸惊讶的模样,V也有点疑惑,道:“怎么,难道他没有告诉过你这些?”
“没有……”塞拉斯摇摇头,随即恼火地抓了抓他红色的头发:“可恶!难怪那家伙一直在阻挠我调查斯巴达的事情,原来他父亲就是斯巴达……”
之前塞拉斯虽然知道但丁和尼禄都是半魔人,但是但丁并没有和他说起过自己的来历,以至于塞拉斯并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以为但丁和尼禄只是某个恶魔与人类结合之后后裔而已,现在从V的故事中得知了但丁的父亲就是斯巴达之后,塞拉斯才算是恍然大悟,觉得但丁就是不喜欢有人调查他父亲的事情,所以才出手阻挠自己的。
这时候的塞拉斯,他还没有搞懂,但丁他们阻止他调查,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塞拉斯调查他父亲斯巴达,而是因为塞拉斯调查斯巴达这件事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在听到塞拉斯懊恼的话语之后,V也皱起了眉头,问道:“你在调查斯巴达的事情?是为了什么?”
妃常誘人:王爺,約嘛 大腳女子
V其实就是维吉尔人性的一面,借助阎魔刀,维吉尔虽然将他分离了出来,但是V也同样继承了维吉尔所有的记忆的,而斯巴达同样也是维吉尔的父亲,当听到塞拉斯在调查斯巴达的事情之后,V同样也觉得很奇怪。
塞拉斯倒也没有瞒他,将恶魔圣经的事情说了一下,V听到恶魔圣经石碑这个词语的时候,刚开始还一阵茫然,然而回想了好一阵后,他突然眼神一凌。
重生之特工天後撩上癮 陌清影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问塞拉斯道:“你找这个东西干嘛?”
塞拉斯挠挠头道:“只是我的一个任务啦,我义父让我找的,至于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其实也不太懂。”
听到这里,V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的他,出现了和但丁他们刚开始一样误解,以为塞拉斯口中的义父,是个人类,于是V开口道:“关于这东西,我倒是有点印象……”
“哦!?”塞拉斯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你听说过,能告诉我吗?”
“别着急,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呢……”V接着道:“……维吉尔在最后和但丁的决斗当中败北,选择了坠入魔界,在那里,他向蒙杜斯发起了挑战,结果却不幸地再次失败,随后被蒙杜斯所控制,成为了一具傀儡,失去了记忆,而后又再次遭遇了但丁,随后再次被但丁所击败……这对于维吉尔来说,可以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也是……”塞拉斯觉得自己能理解,换做是任何人,接二连三地被自己的弟弟给打败,都会有点自尊心受创吧?
“所以击败但丁,已经成为维吉尔最后的执念了!”V继续道:“然而遗憾的是,在数次战斗中所遭受的重创,让维吉尔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崩溃状态当中,再加上他认为自己数次战败,是血统中人性软弱的一面所导致的,所以为了自救,也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他选择了让自己变成纯粹的恶魔……”
故事听到这里,再结合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塞拉斯终于弄明白了,惊讶地指着V道:“你……你就是维吉尔吧?或者说你是维吉尔人性的那一面?”
“……没错!”V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道:“小鬼,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明白事情的危险性,你也看到了刚才离去的那个恶魔,他是维吉尔身上最冷酷最邪恶的一面,维吉尔的执念被他所继承,他一定会想办法杀死但丁来完成复仇的,他现在去了魔界,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肯定会带着大量的恶魔降临,到时候不止是但丁有危险,整个人类世界都有危险!”
不等塞拉斯有所回应,V一把紧紧地撰住塞拉斯的手腕,道:“你得帮我!帮我找到但丁,然后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其实V能够说出这些话,想到要通知但丁这个唯一的家人,也从侧面看得出来,其实维吉尔本人骨子里也是个弟控,如果罗伊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感叹一下:某鼬也是……
情绪一激动,V顿时又是一阵疯狂的咳嗽,塞拉斯算是看出来了,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并不妙,所以才会向自己求助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对自己一个陌生人说那么多话解释那么多……嗯,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听到自己认识但丁和尼禄的原因。
“帮你倒是可以……”塞拉斯挠挠头,有些苦恼地道:“但我是跟着空间裂缝过来的,根本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这样要怎么回去呢?”
“没关系,我知道这里是哪里……”V抬起头,一脸怀念地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老旧照片,那照片上面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有两个长相很相似的小孩……半晌之后,V才回过神来,道:“这里是红墓市(Red Grave City)……只要出去找张地图,我们就能够想办法回去。”
“好吧!”塞拉斯道:“那我帮你找但丁,但是你得告诉我,关于恶魔圣经石碑的事情,可以吗?”
“成交!”V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见协议达成,塞拉斯也不废话,怒吼一声,身上顿时腾起了熊熊烈焰,这些烈焰在他的控制下,聚集到了他的身后,变成了一对火焰之翼。
这也算是塞拉斯最近一段时间实力增长了一些后带来的收获,这火焰之翼并不是魔人变身时的那一对,只能算是一种魔力的运用方式吧,但是有了这对火焰之翼后,塞拉斯也算勉强能够飞了,于是他双手抓住V的手臂,拖着他从庄园中离开。
没办法,以塞拉斯的身高和臂长,不可能抱得住V这么一个大人,只能用这样吊着的方式带着V飞行……
就在塞拉斯和V寻找着回来的路的时候,另一边,福尔图那小镇上面又是另外一幅情景。
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抢走了尼禄的右臂,导致尼禄大量失血陷入昏迷,在妮可和姬莉叶手忙脚乱地帮尼禄包扎止血之后,她们才总算想起来跟着冲进空间裂缝的塞拉斯,然而却又无从寻找,不得已,只好求助但丁,然而当她俩试着想打但丁的手机的时候,才发现但丁的手机停机了!
“该死!欠费了!?为什么关键时刻会欠费了!?”妮可一脸的懵逼,看样子她并不太了解目前但丁的经济状况。
網遊之至尊槍王 氣吞山河
“试试打蕾蒂或者翠西的电话吧……”姬莉叶提议道。
“好,号码是多少?”妮可捏着手机问道。
青猿傳 山過
下一秒,姬莉叶却愣住了:“我……我不知道啊……”
不止是她不知道,连尼禄其实也不知道,他和翠西蕾蒂两人联系得并不多,就算有联系,其实也都是通过但丁联系的。
翠西和蕾蒂指望不上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姬莉叶只能试着拨打但丁事务所的那个固定电话。
这个固定电话倒是能够打通,然而遗憾的是,响了好久都没人接,直到这个时候,妮可才想起来,似乎但丁他们回去之后,怕是去寻找关于恶魔圣经以及维吉尔的线索去了,没在事务所里面也算是正常。
但这么一来,等于直接联系不上但丁了,也无法向但丁告知尼禄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没办法了,先照顾尼禄再说吧……”妮可叹了口气道。
只是,这个时候的妮可并不知道,她再想要见到但丁,是时隔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藍蝴蝶之吻
……………………
五月二日,上午10点14分。
塞拉斯和V终于赶到了但丁开设事务所的城市。
本来塞拉斯想要直接去找但丁的,然而却被V给阻止了。
他说道:“塞拉斯,我并不想让但丁知道我的身份,也拜托你不要告诉他,可以吗?”
“好吧……你说了算。”塞拉斯点头,他其实也大致能猜到V此刻的心情,于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告诉他这件事。”
“很简单,以委托人的身份就可以了!”V打开手里的一本诗集,微笑着道:“这本来就是一次驱魔,不是吗?让专业的猎魔人来做,再好不过了。”